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15章 东篱先生,杜南山!
    “道爷,道爷……”

    萧景元的速度极快,一溜烟似的,就消失在园外。

    一帮人追之不及,只得望洋兴叹。

    尽管萧景元已经离开了,但是一个个却没有散去,反而聚拢起来,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兴奋激动的神色。

    “太好了,道爷终于如愿以偿,多半要成仙了。”

    “就是不知道,道爷成仙之后,会不会扔下我们不管……”

    “不会的,萧道长慈悲心肠,是天上的菩萨投胎转世,他成仙是大好事,可以更好的保护大家,帮助大家安身立命……”

    “对的,对的!”

    许多人深以为然,兴高采烈述说好久,才三三两两散去,重新整理园子,再次纳客进门,继续喧嚣热闹的表演。

    “……有趣,有意思的人!”

    与此同时,在天空之上,一团流光笼罩处,隐隐出现美少年的身影。他清亮的眼眸中,透出一抹奇光异色。

    “昨天,还是炼气小修士,却在一夜之间,筑基入道。就算匣子之中,有什么灵丹妙药,但是修炼的速度,未免太快了。最重要的是,根基稳固,不像冒进的样子。”

    “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厚积薄发,不足为奇。”

    “但是稀奇的是,他明明与红尘世俗有很深的纠葛,身上却没有什么因果缠气,相反还清光绕体,明堂透亮,分明是功德贯顶,福缘绵厚之相。”

    “啧,奇怪的人。难怪父亲常说,民间龙蛇起陆,因缘际会之下,蛟蟒一夕飞腾化龙,也不是什么异事……”

    美少年喃声自语,纤纤细指,如象牙腻白,依次相扣,似乎在计算什么。

    片刻之后,他满意一笑:“时间还早,不急于一时。不过虎丘之行,似有几分惊险,还须做足准备,免得让父亲笑话。”

    说罢,华辉流动,如银雨洒过,他彻底消失不见了。

    此时,在瓦市邻街,城中最为偏僻的角落,一栋十分古朴的书院,就出现在萧景元眼前,他驾轻就熟,轻步走去,很快来到门前。

    大门台阶,长了一些绿藓,痕迹斑驳,颇有几分岁月沧桑之意。

    在大门之上,却是一块匾额,上书墨色淋漓、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东篱书院!

    书院很普通,在整个苏州城,根本排不上什么名号。

    不过书院的山长,却是一位很有善心的儒者,崇尚有数无类,不计较学生的出身,不论是贱籍杂役,还是贫寒农家,只要进入书院之中,他都尽心尽责教授。

    所以,尽管书院的山长东篱先生,在苏州士林默默无闻。但是在许多人的以上中,他却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儒圣贤。

    勾栏瓦市之中,一些伎人的子弟,不少在书院中就读。

    方少白也不例外。

    值得一提的是,方少白是个秀才,还是整个瓦市子弟之中,第一个考中秀才的人,很有励志带头作用。

    只不过,在中了秀才之后,他却不愿意再专注科举,而是选择留在书院,协助东篱先生,开始了蒙学童师的生涯。

    所以,当萧景元进入书院,就可以看到,一袭素白儒袍披身,气质温和如玉的方少白,手中提着一根戒尺,在一间明亮的学堂中悠悠踱步而行。

    在学堂之中,十几个乳臭未干,包扎总角的熊孩子,在方少白戒尺的威慑下,一个个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摇头摆尾朗诵诗篇。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朗朗上口的韵律,出自稚嫩声音之口,也别有一番童趣。

    萧景元脸上不自觉露出浓郁笑意,他站在沉淀窗边,观望一个个孩童,心里却十分清楚,这些熊孩子,不仅是启蒙童生而已,更是希望。

    背负了整个瓦市,近千户人家的希望。

    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予渔。就算他才智百出,以地球上先进的商业企划,硬生生把一个贫民区,改造成为苏州城最为繁华的区域。

    但是在这万恶的封建社会,最能改变一个人命运的,还是读书。

    或者说,科举。

    同为难民,他可以帮助许多人脱贫致富,却不能像个保姆一样,时时刻刻的照顾他们。再说了,求人不如求己。他已经点明了方向,剩下的就是靠他们自己的努力了。

    靠山山倒,总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那是最不靠谱的事情。

    萧景元思绪飘飞,就看见方少白走了出来。

    “稀客啊。”

    方少白挥手,把一群熊孩子打发到学堂外头嬉戏,然后笑着说道:“今天刮的什么风,竟然把萧道长吹来了。”

    “台风!”

    萧景元哈哈一笑,左右看了眼,轻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今天还有授课的任务吗?没有的话,去你家里谈。”

    “嗯?”

    方少白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问,只是说道:“还有两堂课,要是你急,我可以向山长请个假,明天再补……”

    “行,请假吧。”萧景元催促道:“快去。”

    “哦,真那么急?”方少白有些吃惊。

    萧景元笑了:“我肯定不急,但是怕你急……”

    “是吗?”方少白很怀疑,带着困惑之色,决定相信萧景元,立即转向朝书院长廊走去。在长廊的尽头,就是书院山长的起居室。

    一般情况下,山长就在屋中读书、练字,修身养性。

    萧景元也跟着走去,就算他与东篱先生不熟,但是好歹也见过。既然来到人家的地盘,不去拜问一番,也十分失礼。

    两人速度不慢,很快来到了起居室前。

    “山长……”

    方少白举手,正准备敲门。

    就在这一瞬间,萧景元心头一颤,隐约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下意识地伸手一拦,把方少白的手腕截下来。

    “怎么了?”方少白愣了一愣,不明其意。

    萧景元锁眉,表情阴晴不定。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仿佛在房屋之中,隐含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要是他们贸然推门了房门,怕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有事?”方少白奇怪道:“干嘛呢?”

    萧景元有些恍惚,定神再看,只见房屋平静,根本没有半点端倪。他的预感,或许只不过是一场错觉……

    “不要捣乱,真是的……”

    方少白摇了摇头,继续伸手敲门,叫唤道:“山长,我要请假。”

    一边说着,他习惯按手在门上,轻轻一推……

    萧景元心头一震,已然拦之不及。

    “吱呀!”

    与此同时,房门推开了一条门缝,接着一道青濛濛的流光,就如同水银一般,在屋中倾泄而出,铺天盖地,汹涌澎湃。

    “啊……”

    猝不及防之下,两人直接被光华吞噬。

    萧景元才想要挣扎,就发觉光华之中,充塞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就如同海底漩涡,根本容不得他抵抗,就被牵扯了进去。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扑通一声,他才摔了个结实,头晕目眩。

    半晌,萧景元才回了神,飞快观望四方,顿时骇然震惊。他看到了,方少白就在旁边,也是恍惚懵懂的样子,估计是没搞清楚状况。

    不过,他却是看到了,他们两个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

    在光华的传送来,他们来到了一个十分宽阔的空间。

    这个空间,与现实世界,存在了很大的差异。整个空间,那是虚无飘渺,到处散发青荧荧的光,一切朦朦胧胧,若隐若现,没有实质感。

    “阵法,结界!”

    打量片刻,萧景元的心头,就浮闪这个结论。

    毕竟这里的环境,非常符合道观典籍中的描述,应该是阵法营造出来的结界。一个有别于现实世界,独立存在的空间。

    问题在于……

    萧景元记得十分清楚,之前他们明明在书院之中,为什么推开了东篱先生房门,却来到了这个阵法空间里头?

    这不科学……

    萧景元心乱如麻,暂时冷静不下来。

    “山长!”

    突然,方少白的叫声,却让萧景元神思一凛,凝神望去。

    只见这时,在阵法空间之上,有一灰一白两道身影,在纠缠相斗。

    灰色的身影,似乎是个乌袍道士,他身体干瘦,有几分阴鸷之相。在他的四周,却环绕了数以百计柄飞剑。

    一柄柄飞剑,夭矫如龙,翔空舞动,寒光闪闪,电芒四射,十分耀眼。

    与乌袍道士相对的,却是一个中年文士。

    萧景元看得清楚,中年文士就是东篱书院的山长,东篱先生杜南山。

    然而这时,杜南山的形象,完全颠覆了他平时文质彬彬,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文人模样。在乌袍道士的飞剑威逼下,他手执一根流闪奇光的戒尺,神态自若,从容不迫。

    戒尺一挥,一圈圈银灿灿的光华,就形成了一幅幅墙壁,将锋芒毕露的飞剑挡在身外。

    不仅如此,当飞剑滞缓身外之时,他更是以尺作笔,在虚空勾勒大大小小的光圈。一个个光圈似链,反过来要把乌袍道士封锁其间。

    “哼!”

    乌袍道士不愤,突然张口一吐,一道乌光骤然闪现,铺天盖地,笼罩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