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16章 毒火罡煞,清心白莲!
    却说,乌袍道士,张口喷出一道乌光,然后风云变幻,气势汹涌。

    乌光似墨,漆黑一片,就好像一张大幕,飞到了长空,再当头盖下。那情形,仿佛要把杜南山一网成擒,扑灭绞杀。

    “山长,小心啊!”

    方少白或许,还没有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但是看到了这惊险的一幕,他忍不住扯开嗓子吼叫提醒。

    光是提醒,他还觉得不够,干脆一个箭步上冲,再借力一挥。他手中的竹尺,就如同脱弦之箭,射向了空中,目标直指乌袍道士。

    显然,方少白打算,来个围魏救赵。

    他的手劲,一点儿也不小。竹尺像一根利箭,直刺长空。

    不过可惜的是,这没什么卵用。

    竹尺才到了半空,就被一层乌光绞成了碎末。

    最可怕的是,那乌光仿佛有灵性似的,察觉到方少白身上的敌意,就顺势席卷而下,要把他缠绕其中。

    “少白,快跑。”

    见此情形,萧景元惊出一身冷汗。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轻易判断出来。不管是杜南山,还是乌袍道士,都应该是修行界中的高人。

    两个大高手相争,场面如排山倒海,崩石撼岳,惊天动地。

    方少白敢插手其间,那纯粹是在找死。

    看到危险,萧景元急了,直接扑飞而去,整个人疾如奔马,呼啸而至。转瞬间,他就出现在方少白旁边,然后扯着他闪人。

    不过,他的速度,终究还是慢了几分。当他揪起方少白时候,乌光已经悄然而至,渗进了方少白的身体中。

    刹那间,方少白闷哼一声,身体剧烈一震,就喷出了一口血。

    “百竹!”

    与此同时,空间之上,传来了杜南山暴喝如雷的怒声。斥喝之声,如春雷炸响,一个大霹雳荡开,整个空间都在晃动。

    “本想饶你一回,但是你冥顽不灵,休怪我无情了。”

    杜南山训斥,青须飞扬间,他抛手一掷,戒尺立刻飞到了高空,光芒万丈。

    “轰!”

    一瞬,流光戒尺,化成了万千书卷,纷纷坠落而下。

    漫天书卷,化作了书山文海,挤满了阵法空间的每一寸地方。一卷卷书,一页页纸,一个个文字,流光闪动,金霞四射,让人眼花缭乱,难以睁目。

    铺天盖地的乌光,在书山文海的冲击下,轻易瓦解消散。舞动长空的数百飞剑,勉强支撑了片刻,也随之寸裂崩断。

    转眼之间,乌袍道士被书山文海镇压住了。

    这一幕,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知识就是力量!

    “噗!”

    乌袍道士坠地,也随之喷了一口血雾。不过,这血雾之中,却蕴含了诡异的力量,直接化成了一道血光,破空瞬间消失无踪。

    在血光消失之后,被镇压住的乌袍道士身体,却突然崩溃,烟消云散了。

    “血遁……狡猾的家伙!”

    杜南山飞落下来,目光一瞥,也有几分恼意。

    不过他也很快释然,毕竟他也清楚,乌袍道士的实力不凡,就算他可以镇压得了一时,也镇压不了一世。

    这人逃脱,那是必然的事情,他很难阻止得了。除非说,他毫无顾虑,直接痛下杀手,那就另当别论了。

    杜南山权衡了下,也不打算追踪杀敌,而是转身看向旁边。乍一看,他的目光落在萧景元身上,眼中就爆闪精光,略带几分惊异之色。

    “少白,少白!”

    这时,萧景元急得满头是汗,他抱着昏迷不醉的方少白,无论怎么叫唤、摇晃,方少白却始终不见苏醒。

    “他中了百竹道人的毒火罡煞,没那么容易醒来。”

    杜南山开口了,语气有几分凝重:“百竹道人是竹山教长老,在两百年前,采集了地肺太古毒火凝煞,再摄取九天巽风之罡,相互融炼了一甲子,才合成本命真罡煞气,再凭此度过了天劫,成为一介散仙。”

    “一百多年过去,他的毒火罡煞,也愈加的玄妙,不易破解。少白被罡煞侵蚀入体,哪怕只是一丝一毫,却不是他能够承受得了的。”

    杜南山沉声道:“如果不是,他的身体素质,远胜于常人。恐怕这一下,已经让他毙命。”

    “这么严重……”

    萧景元骇然,连忙抬头道:“东篱先生……求你,快救下他。”

    “嗯!”

    杜南山微微点头,手掌轻轻一扬,那银光流转的戒尺,就突然收缩变小,化成了三寸长的一块,然后贴在方少白的心窝上,再散发一阵阵金辉霞彩。

    霞光流转似水,轻快渗入方少白的体内,再循环往复,稳住了形势。

    须臾间,方少白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红润之色,呼吸也恢复了正常。萧景元看在眼中,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要高兴太早。”

    没想,杜南山却在旁边泼起了冷水,锁眉道:“我现在,只是暂时把百竹道人的毒火罡煞压制住而已,只是治标,没有治本。”

    “什么?”

    萧景元心里一沉,惊声道:“东篱先生,该怎么治本?”

    “想要化解这毒火罡煞,还需要一味灵药,以激发他身上的气血沸盈,然后固本培元,自然百病愈消。”

    杜南山眼中精光一闪,神色越发淡然:“要知道,他幼年有奇遇,应该是吃了什么天材地宝,有脱胎换骨之妙。只可惜,他当年不懂修行之道,消化不了其中的好处,以至于药力隐藏在四肢百骸中。”

    “不过,傻人有傻福。要是这一次,他足够幸运的话,应该能够因祸得福,直接把这点真罡煞气炼化,转为仙灵之气,和你一样筑基入道。”

    “啊……”

    萧景元一听,不知道是该惊,还是该叹。一瞬间,他收敛心神,深深看了杜南山一眼,轻声道:“东篱先生……东篱仙人?”

    “修道人而已,谈不上什么仙人。”

    杜南山衣袖一挥,整个空间立刻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青濛濛的亮光,一点一点的消失。一闪一灭,场景顿时切换,一个十分素雅的房间,就呈现在萧景元的眼前。

    空间阵法撤去,从半虚化的空间,回归到了现实世界。

    萧景元微眯眼睛,只见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熊孩子们的嬉戏声,隐隐在长廊回荡。但是方少白依旧昏迷不醒,说明刚才的事情,并不是一场幻觉。

    “……散仙、地仙,无非是名称不同,境界不同。只有真正飞升,离开了这一方世界,在渺渺时空中,探索宇宙大道,才算是真正的仙人。”

    杜南山有些感慨,随即转身回望,眼中有几分笑意:“你不要怪我隐藏身份,毕竟在红尘中修身炼心,也是一种修行。没有必要的话,我自然不会随意泄露身份……”

    “……也对!”

    萧景元心念百转,其实心里也有许多疑问,不过最终开口的,却是一个问题:“需要什么灵药,才能够救醒少白?”

    “清心白莲!”

    杜南山眼中,充满了欣赏的意味,更没有卖关子,直言不讳道:“我说的清心白莲,那是一种生长在灵气浓厚的池塘中,经过几百年时间的蕴化,才花开结子的灵药。”

    “青叶红花白莲子。”

    杜南山娓娓而谈:“三百六十年,才结了一个莲蓬,其中有三十六颗莲实。一颗颗莲实如脂似玉,清香透鼻,属于药中圣品。”

    “只要一颗清心白莲,就能够化解百竹道人的毒火罡煞,要是有三颗莲实,那么我就可以顺势以莲实之药力为引,一举助他筑基入道。”

    杜南山目光闪亮,一席话斩钉截铁,没有半点虚言。

    “哪里有你说的清心白莲?”

    萧景元很沉得住气,因为他心里清楚,类似这样珍贵的东西,肯定是可遇而不可求。

    杜南山一笑,突然岔开了话题:“你可知道,好端端的,那百竹道人为何潜入书院之中,与我相争激斗?”

    “呃?”

    萧景元一怔,随口猜测:“你们之前有仇?”

    “不。”

    杜南山摇头:“我与他无仇无怨,只闻其名,从来没有什么瓜葛,更没有什么交往。”

    “那……”

    萧景元心中一动,脱口而出:“他是不是冲着什么东西而来?”

    “聪明!”

    杜南山点头赞许,然后轻轻招手。只见墙壁书架上,一卷书册无声展开,接着有一片灿烂的星光闪耀。

    星光灿烂,化作一道虹光,悄然落在了杜南山的手上。

    萧景元定神一看,只见虹光淡化,一块通体黝黑,点点星芒流转,上烙古拙篆字的令牌,就托在了杜南山掌中。

    乍看之下,萧景元自然一惊:“虎丘令!”

    “咦?”

    杜南山意外了:“你竟然知道虎丘令?”

    “……不知道!”

    萧景元很茫然:“只不过,就在刚才,有人在百戏园中,取走了一块东西,他告诉我东西叫虎丘令。至于这虎丘令,到底隐藏了什么奥秘,与城外的虎丘山、虎丘剑池有什么关系,我就不得而知了。”

    “什么,百戏园里,也有虎丘令?”

    杜南山惊愕,然后轻笑叹道:“真是没有想到,灯下黑呀。那百竹道人,舍近取难,也活该他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