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17章 虎丘剑池之秘
    “百竹道人倒不倒霉,我倒是不清楚。”

    此时此刻,萧景元面无表情道:“反正少白很倒霉,才中了毒,没隔一天,又中了罡煞,灾祸不断……而且这两件事情,都与所谓的虎丘相关……”

    “东篱先生,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萧景元真心好奇,想要知道其中的答案。

    “看来,你知道的,也不少嘛。”

    杜南山有些意外,随即笑道:“不过,看你忽然筑基入道,显然也是得了什么机缘奇遇,也算是我辈中人,那么告诉你也无妨。”

    “请东篱先生指点迷津!”萧景元态度很端正。

    杜南山很满意,授课育人久了,他也好为人师,不吝啬指教,“既然你知道了一些情况,那么应该能推测出来,我们口中的虎丘剑池,与春秋战国时期的吴王墓,肯定是两码事。”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

    “这其中,也有一段秘闻。”

    杜南山遥想当年,侃侃而谈:“一千多年前,有一位高人前辈,不知为何,竟然看中了虎丘之地,然后在虎丘开辟洞府,自号虎丘真人。”

    “这位虎丘真人,在虎丘修行一百多年之后,在某一天忽然度劫,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挥手一剑破开层层劫云,谈笑间以肉身成圣,白日飞升而去。”

    杜南山语气充满了神往,“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虎丘真人那是了不起的大能,实力高深莫测,让人难以想象。”

    “当时,有幸目睹了虎丘真人飞升场面的修道人,一个个都感到十分震撼,然后带着几分朝圣的心理,来到了虎丘寻访,以沾仙气。”

    “没想,在偶然的情况下,有修道人发现了虎丘真人遗留下来洞府,而且从中得到了大好处……”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纸始终包不住火。这消息泄露之后,自然引起了一番轰动,更引来了诸多修道人的探查。”

    “其中难免有一些冲突、争斗,腥风血雨。但是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虎丘真人的洞府,其中布满了各种禁制,防卫十分森严,甚至连实力高深的地仙,也未必能够破开。”

    “唯有执拿虎丘真人的令牌,才能够进入其中。”

    杜南山笑道:“这个令牌,自然就是虎丘令。”

    “……原来如此!”

    萧景元轻吸了一口气,多少还有一点懵懂。

    “对了,那个洞府,貌似是虎丘真人,故意遗留下来的。其中不仅有禁制,更设定了很严谨的周期。洞府每隔三百六十年,才会开启一次。”

    “只有洞府期限到了,才可以通过令牌进出。不然的话,洞府不开,有令牌也不管用。”

    杜南山淡声道:“如今,千年时光过去,虎丘洞府已然开启了三次。再过几天,就是第四次开启的时间。”

    “也不知道,那百竹道人,从哪里探知,我手上有虎丘令,所以才会潜入盗取。”

    杜南山哼声道:“不过,他被我发现了行踪,盗取不成,改成了明抢……”

    虎丘真人,洞府,三百六十年开启一次!

    萧景元惊叹之余,也迅速把这些消息消化干净,然后抬头问道:“东篱先生,你该不会是想说,清心白莲就生长在那洞府中吧?”

    “对了……”

    杜南山欣然笑道:“据一些进入过虎丘真人洞府的修道人透露,在洞府之中,不仅有许多玄妙的法宝飞剑,更有一个大池塘。”

    “所以,虎丘剑池之名,才慢慢传扬开来。只不过,世人以讹传讹,不知道从哪里误听了消息,以为说的是吴王墓埋藏了宝剑,所以利欲熏心,开凿盗墓,掘山成池……”

    杜南山摇头,鄙薄道:“世人无知,真是可悲可笑。”

    “呃!”

    萧景元耸了耸肩膀,他才不管吴王怎么无辜躺枪呢,当务之急还是方少白的病患。当下,他把话题拉了回来:“东篱先生,要是虎丘剑池之中有清心白莲,那你是不是可以……”

    “不可以。”

    不等萧景元把话说完,杜南山就直接摇头,叹声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是想让我进入虎丘剑池中,摘取清心白莲。但是我明确告诉你,这不可能……”

    “为什么?”萧景元心中一沉,急声道:“东篱先生,少白他好歹跟了你几年,平时更是恭敬有加,从来没有半点怠慢之处。而且,他中了罡煞之气,更是为了帮你……”

    “哪怕没帮成,但是一片热忱之心,却作不了假。”

    萧景元声音发沉:“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忍心眼睁睁看着他……陷入危境?”

    “你不要急,先听我说。”

    杜南山苦笑了下,无奈道:“不是我不想出手,主要是这事,我真帮不了忙。因为虎丘剑池的禁制,非常的怪异神奇。就算我有虎丘令,一样进不去。”

    “你也进不去?”萧景元眉头似锁,十分怀疑。

    “千年时光,经过无数修道人的探查,大家对于虎丘剑池,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至少可以肯定,虎丘真人飞升之前,就已经决定把修行洞府流传下来,所以才布置了许多禁制。”

    杜南山慢慢解释,娓娓而谈。

    “毕竟,飞升之后,贵为天仙,许多法宝妙物,已经派不上用场。所以,虎丘真人把这些东西,都存在洞府,尽待有缘人。”

    杜南山一脸感慨之色:“只不过,虎丘真人心目中的有缘人,却不包括仙人。”

    “什么意思?”萧景元懵了。

    “意思就是,只要是凝煞炼罡,度过了天劫的散仙、地仙,都进不了虎丘剑池。”

    杜南山苦笑道:“但凡散仙、地仙,踏入剑池一步,就会受到整个虎丘剑池玄妙禁法的强烈攻击。”

    “要知道,虎丘真人在成为天仙之后,顺手把洞府的禁法重新布置了一遍,其中禁法威力之强悍,哪怕是地仙也难以抵挡。”

    杜南山一脸严肃表情:“据我所知,千年以来,也有一些个旁门散仙、地仙,觊觎虎丘剑池中的奇珍异宝,甚至想要将虎丘剑池占为己有。”

    “不过,他们都失败了。”

    杜南山啧声道:“一个个人,灰头土脸,颜面尽失。甚至于,一些实力较弱的散仙,还葬身在剑池之中,再也没有现踪。”

    “久而久之,再也没人敢打虎丘剑池的主意了。只有等到虎丘剑池开启的时候,才派遣门下精英弟子来夺取虎丘令,进入剑池中撞机缘。”

    杜南山慢声道:“那个百竹道人,想要盗取我手上的虎丘令,肯定不是为了自己,多半是为了门下弟子。”

    “竹山教雄踞湘西,教众数十万,精英弟子数万,核心弟子数千,真传数百……这么大的家业,资源肯定不可能平均分配到每个弟子手上。”

    杜南山分析道:“就算百竹道人身为教中长老,也不可能以权谋私,偏袒自己的徒弟,那么在打虎丘剑池的主意,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不仅是百竹道人而已,估计还有各方势力……”

    杜南山摇头叹道:“现在看似平静的苏州城,恐怕已经是暗流汹涌,邪门歪道云集,不知道有多少牛鬼蛇神隐藏其中。”

    萧景元听了,内心肯定不平静,脸色阴沉似水,眉头微微跳动片刻,冷不防伸手道:“东篱先生,给我吧。”

    “嗯?”杜南山眨眼问道:“给你什么?”

    “虎丘令!”

    萧景元平心静气道:“您和我说了这么多,难道不是在暗示我,让我进入虎丘剑池中,给少白夺取清心白莲么?”

    “哈哈!”

    杜南山大笑,眼中掠过一抹赞赏,然后却否认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可没这个意思。要知道,想要进入虎丘剑池寻宝的人,何止数千、上万。”

    “只不过,由于虎丘令数量不多,才三十六块而已,所以一次只能进去三十六人。僧多粥少,不乱才怪。”

    “况且,不要以为,有了虎丘令,进了剑池,就可以万事大喜了。要知道,进去的三十六个人之中,也是有正有邪,分属不同的宗派,说不定还是生死仇敌。”

    “剑池之中,机缘珍宝无数。财帛动人心,为了争夺珍宝,哪怕是师兄弟,也会翻脸,祸起萧墙。你进入其中,肯定是福祸难料。”

    杜南山叹气道:“就怕你,进得去,出不来啊。”

    萧景元的脸色,一阵阴晴变换,也有几分挣扎之意。但是很快,他就下定了决心:“东篱先生,少白的情况,是不是非清心白莲不可?”

    “不一定。”

    杜南山摇头:“如果有其他灵药,也一样管用。比如说千年肉灵芝,芝马、苓兔,万载空青、灵石仙乳之类,都可以让他彻底康复。”

    得,一听这些名字,萧景元就知道,那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天材地宝。

    不要说,这些东西去哪里寻求,就算知道哪个地方有,他也未必能够得到。相比之下,还是虎丘剑池中的清心白莲,听起来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