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18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萧景元思索片刻,就毅然决然道:“东篱先生,我决定了,进去拼一把,请您成全!”

    “以你的实力,进去怕是于事无补。”

    杜南山泼冷水道:“虽然说散仙以上,不能进入剑池,但是散仙以下,凝煞的凝煞,炼罡的炼罡,再不济也是大周天圆满。”

    “你呢,才筑基入道,河车初动,小周天都没有完成。最重要的是,身无长物。要法力没有法力,要法宝没有法宝,怎么和其他人争?”

    杜南山直言道:“你进入虎丘剑池,那不是义气,而叫逞强,是去送死。”

    这一席话下来,训得萧景元抬不起头。他倒不至于生气,反而明白杜南山说的是事实。不过,他心里却一片冰凉,颤声道:“东篱先生,这不行,那不行,少白怎么办?”

    “……我自有办法。”

    杜南山顿了一顿,捋着青须微笑道:“我的意思是,虎丘令稀少,想要的人肯定很多。我们完全可以挑选一个高手,以虎丘令为条件,和他进行一笔交易。”

    萧景元眼睛一亮:“给他虎丘令,让他进入虎丘剑池,然后帮我们把清心白莲带出来。”

    “没错。”

    杜南山长笑道:“一举多得的事情,想必那人也不会拒绝。”

    “肯定不会……”

    萧景元喜形于色,随即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可是,该去哪里找这样的高手?要是那高手不守信用,那就麻烦了。”

    “让他起道誓,不怕他不尽力。”

    杜南山拈须沉吟:“只不过,高手确实不好找,须要认真物色才行。”

    “东篱先生……”

    萧景元目光闪烁:“难道你就没有什么门下弟子,后生晚辈之类吗?”

    在萧景元看来,杜南山是仙人之流,那么他的同门晚辈,实力肯定不浅。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又何必假人之手呢?

    “我是散修!”

    杜南山淡然一笑,“一身所学,尽管有师承。但是我师父,也只有我一个弟子,并没有师兄弟,更不用说师侄晚辈了。”

    “那您没有徒弟?”萧景元眼中,透出一缕异色。

    杜南山又摇头:“我在几十年前,才侥幸度过四九重劫,然后一直在红尘炼心,稳固修为境界,哪有心思教徒弟啊。”

    “原来如此……”萧景元眼睛转动,“那你觉得,少白资质怎么样?”

    杜南山微怔,旋即挥手笑骂道:“小牛鼻子,居然算计到我头上来了。放心,你兄弟是因我之故,才受了这番苦,我不会坐视不理。但是你也不要闲着,赶紧出去物色高手……”

    在他衣袖挥动间,一股无形的力量,骤然喷发。

    萧景元根本抵御不住,忽觉一阵巨力涌来,让他不由自主飘起,从窗口一直飘到书院外,再无声无息坠落……

    “砰,砰!”

    适时,门窗紧闭,杜南山的视线,落在了方少白的身上,眼睛带笑,轻声自语道:“那小牛鼻子的小心思真多,说来也是咄咄怪事,一肚子狡赖心思的小子,怎么能够积攒了这般浑厚的功德,以至于一夕化凡,立基筑道。”

    “不过大道至公,既然有万千功德加身,福报自临,这也是迟早的事……”

    “那小牛鼻子,毕竟有自己的宗门传承,被人先下手了,我确实是不好抢徒弟,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啊。幸好,还有一个……”

    杜南山伸手一指,盘桓在方少白心窝中的戒尺,立刻绽放璀璨的银光,一道道金霞银辉,十分的绚烂瑰丽。

    流光似水,化成了一层层丝线,瞬间把方少白包成了一个光茧。在光茧的滋养下,方少白全身上下,流动弧电似的闪光,也在逐渐产生微妙的变化。

    “臭小子,便宜你了。”

    杜南山轻轻一笑:“就算没有清心白莲,大不了厚着脸皮,帮你去求枚灵丹,也能助你脱胎换骨,筑基立道……”

    “只是,肉身终归只是渡世之筏,精神才是根本……所以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睡梦之中修心养性吧。”

    说话之间,杜南山一挥手,就有一页金灿灿,字如繁星的宝纸,凭空出现在空中,再徐徐覆落在方少白印堂上。

    星字流光,散发出玄妙的气息,十分瑰丽神奇。

    萧景元不知道,方少白也有大气运在身,也不缺乏自己的机缘。因祸得福,那是注定了的事情。他还是有些担心,但是想到有杜南山的照顾,料想短时间内,肯定安然无事。

    “清心白莲,高手……”

    在书院外头徘徊了下,萧景元也有决断,不再回头,转身往闹市方向而去。

    在闹市一条小巷子中,那里有一栋十分普通平常的宅子。

    这个地方,就是方少白平时居住的房屋,也是他与一帮手下联系的堂口。

    穿越十年,萧景元也没给先辈们丢脸,早就利用了卓越的见识,为自己与方少白打下了一片不小的基业。

    只不过他一心向道,就把基业交给方少白打理。

    但是,真正有需求的时候,萧景元肯定不会客气,直接来到了堂口,打算吩咐一帮人,留意打听城中状况。

    他就不信了,这么多外来人涌入城中,就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只要掌握了确切的信息,再请杜南山去核实清楚,这样更有效率。

    当然,这种只能旁观,本质上属于束手无策的无力感,却让萧景元觉得十分郁闷。这也是他之所以,一心求道成仙的主要原因。

    不仅是由于老道士的遗嘱,更重要是他想要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

    我命在我不在天!

    在萧景元的想象之中,或许只有真正的仙人,才能够打破天地的牢笼,获得超脱永恒,不再受命运的摆布,逍遥自在……

    “还是要努力啊。”

    这一瞬间,萧景元成功筑基入道的自得心情,彻底烟消云散。他心中沉甸甸的,突然多了一种紧迫感。

    毕竟,在见识到了杜南山与百竹道人之间的斗法,他才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一脚踏入到了玄诡离奇的仙侠世界之中。

    要知道,在这一方世界,不仅有法力高深的仙人,还有穷凶极恶的妖魔鬼怪,以及亦正亦邪的旁门左道。

    在此之前,他还是普通寻常的老百姓,和妖仙邪魔的关系不大,至少还能够保证一定的安全。但是,当他进入到这个世界,肯定要直面各种妖仙邪魔。

    那个时候,自然没有安全保障。

    所以说,福祸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有得必有失,自然之理。

    只不过,萧景元不会后悔就是了。他的眼中,透出坚毅之色,脚下生风,很快就来到了闹市之中,远远就看到了巷子堂口。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抹耀眼的金光,却突然映入他的眼帘。

    “咦?”

    萧景元顺势看去,顿时愣了一愣。

    只见这时,一个穿着鹅黄僧袍的小和尚,手中托着一个紫金色的钵盂,就站在闹市熙熙攘攘的街头,一脸腼腆迷茫之色。

    看情形,他似乎想要化缘,却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模样。过往的行人,更是一副冷漠表情,个个对他视而不见,甚至走快几步从他身边经过。

    动静之间,相映成趣。

    见此情形,萧景元的眼睛就亮了,忽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小和尚,他认识啊。

    就是前两天,在郊外破庙,收降了蜈蚣妖,救他与方少白一命的高僧啊。

    尽管这高僧,年纪看起来有些小。

    但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有志不在年高。从当天的情形来看,小和尚法力不凡,而且宅心仁厚,怎么看都是最佳人选。

    念头一起,萧景元也不迟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笑容满面招呼:“大师,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又见面了。”

    “嗯?”

    小和尚迷糊回头,定睛一看,也认出萧景元来了,顿时收敛了茫然表情,肃然点头道:“原来是檀越你呀。”

    “是我……”

    萧景元笑容灿烂,热情洋溢:“大师,前天您走得匆忙,救命大恩,我们都没有来及得拜谢,真是罪过。”

    “今天有缘遇上,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一个答谢的机会。”

    一边说着,萧景元直接伸手,扯住小和尚的衣袖,推动道:“大师走,上我家去……”

    “那个……”

    小和尚懵了,稀里糊涂的跟着走。等他清醒过来,已经随着萧景元,来到了一家清净雅致的宅子之中。

    宅门一开,就有人迎了上来。

    “道长,您来了……”几个杂役,看到萧景元,十分的开心。不过,注意到他身边的小和尚,却难免有些惊奇,意外。

    萧景元轻轻按手,吩咐道:“你们几个,现在就去太白楼,置办一桌最好的素斋,然后赶紧带回来……我要设宴款待大师,不许怠慢。”

    “是!”

    几个杂役纷纷应声,而且没有半点疑议,转身快步而去。

    “阿弥陀佛!”

    小和尚清醒了,闻声喉咙一动,表情有几分尴尬,不怎么自在。

    他还是人,没修成仙啊!

    尽管他也不算饿,但是每天餐风宿露,以野果山药果腹,那滋味真不好消受。萧景元的吩咐,真可谓是触及到他的心坎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