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19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要不然,怎么说萧景元目光毒辣,心思敏锐呢。

    见微而知著,一眼看穿小和尚的尴尬处境,然后来个对症下药。

    果不其然,本来还有几分拘谨、抵抗心理的小和尚,立刻变得犹豫不决起来。

    萧景元见状,自然趁热打铁,把小和尚引到了客厅,麻利的烧水沏茶,笑吟吟奉上一杯热气腾腾的清茶之后,才请教道:“大师,在下萧景元,还未请教法号尊讳。”

    “阿弥陀佛,衲子法象。”

    小和尚急忙回礼,低眉顺眼,和声细气的样子,却浑然没有当日举钵收妖时候,威风凛凛的金刚罗汉相。

    “法象大师!”

    萧景元一脸恍然的样子,再试问道:“可是金山寺神僧高足?”

    “哎?你怎么知道?”

    法象睁大了眼,很呆萌的样子。

    “真是呀!”

    萧景元心中惊叹,没有想到,方少白竟然猜得那么准。当然,在表面上,他却是胸有成竹的神态,笑容可掬道:“大师威名远播,我们素有耳闻……”

    “不可能!”

    没想,法象却突然变脸,警惕道:“我是第一次下山出门,你们怎么会认识我?”

    “呃……”

    萧景元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也没有料到,小和尚竟然把这样的场面话当真。

    要知道,但凡久仰大名,素来景仰之类的语汇,多半是假话,没人去认真计较的。可是小和尚貌似真是初出茅庐,居然要较真……

    萧景元顿时苦笑,心念百转间,直接拱手,坦诚道:“大师,我这是客套话。事实上,我之前真不认识您,不过是随意猜测罢了。”

    “猜的?”

    在这种事情上,法象倒不觉得尴尬,反而半信半疑:“那你怎么猜得那么准。”

    “因为,听人说,在江南地区,只有金山寺之中,有神僧坐镇。”

    萧景元轻声道:“所以,当日看到了大师你降妖除魔的手段,我们自然揣测,您应该是来自金山寺中。”

    “……不对!”

    一瞬间,法象收敛表情,露出严肃之意,郑重其事的纠正道:“整个江南地区,不仅只有我们金山寺是修行门派,另外还有杭州飞来峰的云林禅院,天目山司晨坪鸡鸣寺……”

    法象逐一列举,连续述说了七八个寺院。

    到了最后,他脸上生辉,憧憬道:“当然,我师尊常言,江南这些寺院,根本不算什么。真正深不可测的,还是与江南沾边,位于东海之中的方丈山……”

    “在方丈山之中,有一位大德真佛在那里修行。”

    法象叹道:“要是能够前往方丈山中,聆听那位大德教诲,那才是三生有幸。”

    方丈山,传说中的海外仙山之一。

    当然,这不是重点,关键是整个江南地区,竟然还有那么多修行门派。由此也可以知道,这修行界的水很深。

    另外,也能够说明,他与方少白一手打造的情报系统,还十分的稚嫩,探查一些不怎么重要的消息,还可以胜任。但是对于机密要闻,却根本无能为力。

    萧景元无声一叹,笑意盎然:“原来,江南还有诸多的高僧大德,我之前真是孤陋寡闻,多谢大师指点迷津。”

    “这好像是常识吧。”

    法象有些奇怪:“难道你师门长辈,没告诉你吗?”

    “我是散修!”

    萧景元神态自若,微笑道:“修行之时,没什么人指点,全靠自己的摸索,有见识不足之处,让大师您笑话了。”

    “呃……”

    法象一愣,欲言又止,手指头忍不住拨弄悬挂脖颈上的珠链,又尴尬了。

    还好这时,几个杂役从外头鱼贯而入。

    他们用独轮车,运回来一个个食盒。在萧景元的示意下,将食盒中的一盘盘精致素斋,井然有序摆放在桌上。

    太白楼的素斋,在整个苏州城,也算是首屈一指。

    据说,楼中的大厨,那是宫廷御膳大师。当年专门为信佛的太后置办素膳,后来由于年纪大了,告老归乡,就带着徒弟们,创办了太白楼。

    顶着宫廷御宴的名头,太白楼的生意自然十分红火。

    再加上,江南地区崇佛信道的人不少,不管是附庸风雅,还是情有独钟,反正素斋膳食销量很好。所以太白楼每天,都要提前准备几十桌素斋,以备不时之需。

    几个杂役去了,付足了银两,就可以带素斋回来,不用多等。

    时间不大,一盘盘斋菜,摆满了桌子。

    热气升腾的香气,就在客厅之中弥漫开来,颇为诱人。

    “大师,晌午了,吃点斋饭吧。”

    萧景元引手,迎着小和尚落坐,热情款待。

    很多交情,都是在餐桌上建立起来的。哪怕是修行中人,也没有例外。

    法象矜持坐下,碗筷不动。

    但是在萧景元的招呼下,小和尚也耐不住盛情,很快就进入状态中。烹饪入味,香气扑鼻的斋饭,确实比山药野果更能满足口腹之欲。

    吃吃喝喝中,小和尚也放开了心防,眉开眼笑,觉得萧景元真是好人。至少,他没从萧景元身上,察觉到有什么敌意。这也是为什么,他跟随萧景元回家的原因。

    其实,实力到了小和尚的境界,灵觉一般十分机敏。只要与人接触,往往能够从对方言谈举止之中,轻易判断对方是否有恶意。

    这样的能力,萧景元也有,更不用说实力远胜过他的小和尚。

    “阿弥陀佛,多谢檀越盛情款待。”

    不久之后,午餐结束,在几个仆役收拾残局,重新奉上热茶之时,小和尚双手合十,开口道:“檀越有事,但讲无妨。”

    修真求道的人,可以卑鄙无耻,可以阴险狡诈,也可以大慈大悲,宅心仁厚。但是绝对不能傻,不可能笨。

    傻子笨蛋,智慧不足,肯定修不成仙,入不了道。

    法象只是心性纯朴,人生阅历不足,却不代表他笨。或许他不明白,什么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是,他肯定懂得,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再说了,在餐桌上的时候,萧景元也给了足够多的暗示。

    小和尚再不领悟,估计脑袋就能当木鱼敲了。

    “大师……”

    提到了正事,萧景元的精神一振,稍微犹豫之后,轻声问道:“你第一次下山,就奔赴苏州城,可是为了虎丘剑池而来?”

    “是啊。”

    法象轻轻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不用他打诳语欺骗。

    “果然……”

    萧景元心神一定,又继续说道:“不过,据我听闻,要进入虎丘剑池,却需要虎丘令,不知道大师您有没有……”

    “我有虎丘令!”

    小和尚没什么戒心,坦然把自己的底儿交待清楚。他铮亮圆润的小脑袋,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隐约映出一圈光华,法相**,十分正直。

    “诶?”

    萧景元呆住了。

    法象有虎丘令,岂不是意味着,他的计划破产,一切算计泡汤了么?

    千算万算,怎么会忽略了这一节?

    “檀越,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小和尚好奇探问,打断了萧景元的发懵。

    “呵,本来有事的,现在没事了。”

    萧景元苦笑:“我还以为,大师要是没有虎丘令,那么我倒是可以帮忙……谁知道,你有虎丘令了,那就不用我帮忙了。”

    “咦?”

    小和尚眨巴眼睛,有些萌萌的感觉。显然,他有些发懵,搞不清楚具体状况。不过未等他思索明白,一道诡异的青光,冷不防飞闪而来。

    咻!

    青光一闪,连小和尚也措手不及,来不及应对。更何况萧景元的实力,远不如小和尚,更是没有丝毫的察觉。

    直到青光似电,穿梭进入客厅之中,出现在眼帘了,萧景元才后知后觉,整个人身体猛然一震,一片骇然。

    但是,这个时候,再有反应,却也已经晚了。

    “嗖,嗖!”

    青光散化,空中出现了一块类似于铜钱的东西,只不过那东西之上,却铭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奇异虫子。

    在东西悬挂在萧景元头顶上空的瞬间,那只奇异的虫子,陡然挣脱了铜钱的束缚,接着像是吹了气的球,转眼膨胀似牛。

    说时迟,那时快。

    体型壮如牛的虫子,长长的触须一卷,就紧紧缠住了萧景元的腰身,然后又化成了流光,拖曳着萧景元破空而去……

    从青光飞来,再到卷起萧景元破空而去,这过程十分短暂,犹如弹指。

    小和尚只觉得,眼睛一花,就看不到萧景元的身影。

    法象望了眼空荡荡的席位,终于清醒过来了,当下心里憋了一口气,仿佛有一团无名怒火在燃烧。不管青光的目的是什么,反正当着他的面掳人,视他如无物,这绝对不能忍。

    “贼子,休走!”

    一瞬间,小和尚也祭起了紫金钵盂,化作一抹流光,似流星赶月,追索而去。

    须臾,整个客厅就空了,只剩下一帮仆役,呆若木鸡,茫然不知所措。

    “快,找白老大,向他汇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自然是让一帮仆役无所适从。好半晌之后,才有人反应过来,大叫一声,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