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20章 缺德道人,吕厚!
    且不提仆役们的惊慌失措,单说萧景元,他现在的情况,也不怎么好受。

    虫子卷着他,风驰电掣,破空而行。

    呼啸的空气,就好像一把把尖刀,在他的身上、脸上划过。如果不是,他才经历了脱胎换骨的蜕变,身体素质不错,恐怕已然伤痕累累。

    狂风卷动,猎猎作响。

    风太大了,萧景元睁不开眼睛,只是凭感觉,自己被拖到了高空飞掠。他心乱如麻,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被人擒拿掳走。

    半晌,他才勉强适应高空环境,眼睛微睁一条缝隙,然后看到了自己在青光的掳卷下,穿云破风,掠过了城市街道,来到了郊外的崇山峻岭之间。

    “贼子,休走,把人留下……”

    同一时刻,小和尚在追赶而来,他身似流光,比闪电还要快上几分。

    在斥喝之时,他把手一扬,紫金钵盂飞了出去,瞬间推进数百丈距离,然后化作了一道柔软的气墙,把青光的去路堵截。

    “砰!”

    一瞬间,萧景元只觉得,自己撞在了柔韧的大网上,尽管没受什么伤,但是那绵软的反震弹力,也让他一阵上下起伏,七晕八素。

    但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得救了。

    然而,事实证明,萧景元高兴得太早。因为这时,变故又生……

    “咻咻咻咻!”

    冷不防,在崇山峻岭的密林之下,有电光闪射,又窜出一缕缕瑰丽青光。一道道青光,迷迷濛濛,电射而至,然后在空中化成了一个个奇异的虫子。

    数十只奇异的虫子,纷纷撞向了紫金钵盂。

    叮叮叮叮……

    接连不断的撞击,散发出十分清脆的声响。这声音类似于金属,又如同珠玉落盘,十分的柔润悦耳。

    见此情形,飞来的小和尚,忽然吃了一惊,表情露出慎重之色。

    要知道,紫金钵盂,那是佛门纯阳至宝。他祭炼多年,已经能够发挥法宝的两三成威力。不过就是这两三成威力,收伏一条有八百年道行的蜈蚣,却不费吹灰之力。

    在收降蜈蚣之时,那蜈蚣拼命挣扎,想要临死反扑,都撼动不了钵盂分毫。

    可是现在,那数十只体形细小的虫子,仿佛飞蛾扑火一般,接二连三撞向了钵盂,却没有因此而粉身碎骨,相反还撞得钵盂节节偏退。

    这样的情形,自然让法象大为吃惊。

    当当当当……

    紫金钵盂偏飞,数十道青光,自然在空中汇合。

    青光敛去,赫然是一枚枚青铜方孔钱。

    萧景元眼尖,也看得十分清楚。这些青铜方孔钱,总共有九九八十一枚。每一枚钱币上,都铭刻了线条流畅,图案栩栩如生的奇异虫子。

    尽管他也不知道,这些奇异的虫子,到底是什么底细。但是他可以肯定,这些青铜方孔钱绝对非同凡响,多半是什么玄妙法宝。

    实际上,他又猜对了。

    在青光爆射,光芒直冲云霄间,八十一枚青铜方孔钱,纷纷凝聚,然后组合形成一柄流光闪耀,锋芒毕露的三尺青锋。

    青锋古剑,造型比较奇特,其中有三个朱文篆字,熠熠生辉,流动霞光。

    小和尚眯眼一看,心头顿时一震,惊声道:“青蚨剑,缺德道人……”

    “哈哈!”

    长笑声起,在青蚨剑流光之上,就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身影。

    那身影由虚化实,身形五官很快映入萧景元眼帘。他仔细观望,只见那人身穿青灰色的道袍,看似朴实无华,十分简素的样子。

    但是只要细看,就可以发现,在那人不起眼的道袍遮掩下,却隐约浮现一丝丝金灿灿,一缕缕银晃晃,一道道白熠熠,低调而又奢华的珠光宝气。

    “道友,请了!”

    青袍道人一脸笑容,浓眉大眼,相貌普通,看起来有几分憨厚老实。

    但是小和尚飞来,招回紫金钵盂之后,却如临大敌似的,十分警惕的样子:“你是不是缺德道人吕厚?”

    “不是缺德,是全德!”

    吕厚笑眯眯纠正,然后摇头晃脑叹道:“道友,江湖水深,人心险恶。人云亦云,以讹传讹要不得啊。其实,我有个别号,名为厚道人。”

    “我生平行事,最为厚道,为此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那些人视我为眼中盯,所以在背后各种非议,甚至抹黑诽谤……”

    吕厚哀叹道:“做人难,做个好人,真难啊。”

    “好人?”

    法象皱眉,肯定不会轻易上当,冷笑道:“如果你是好人,为何要掳走他?”

    萧景元连连点头,他现在的情况,比起刚才更加不妙。整个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牢牢封锁在半空中,根本动弹不得。

    无论他怎么挣扎,都破不开这个囚禁。

    私闯民宅,非法拘禁,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会是好人?

    萧景元深表怀疑,打死也不信。

    “哎,你们真是不识好人心。”

    吕厚长长一叹,环手比划道:“所以我才说,你们不识江湖险恶。难道不知道,现在整个苏州城中,为了争夺虎丘令,已经沦为是非之地了么?”

    “你们倒好,不作任何防备,就堂而皇之的商讨虎丘令下落。这与在闹市之中,抱金而行的三岁小孩,有什么区别?”

    吕厚怒其不争道:“俗话说,隔墙有耳,你们不怕被人听去了,惹火烧身吗?”

    “呃……阿弥陀佛,好像也是。”

    法象挠了挠圆亮的小脑袋,懵懂的点头。

    萧景元顿时啼笑皆非,急忙提醒道:“大师,他就是隔墙的耳,包藏祸心。你不要听信他的花言巧语,赶紧救我……”

    他叫了几声,立刻发现其中的不对。这无形的禁锢,不仅限制他的行动,更把声音也隔绝开了,根本传不出去。

    所以,吕厚不慌不忙,继续侃侃而谈,笑着说道:“道友,在苏州城中,邪魔歪道很多,如果虎丘令,落在了他们手上,对许多人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为此,为了不走漏风声,我不得不采取一些过激的手段……”

    吕厚笑眯眯道:“我掳人,只是为了保密,绝对没有恶意。要是道友不信,我可以对佛祖起誓,若有半点虚言,叫我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听到这话,小和尚顿时动摇了。

    在有仙佛的世界中,这誓言可不能乱发,真会应验的。

    问题在于,萧景元却轻易听出了其中的破绽,吕厚一个道士,又不信佛,对佛祖没有敬畏之心,起的誓言有用才怪。

    小和尚才下山,阅历不足,不懂其中的门道,很可能上当受骗。

    萧景元心里焦急,但是声音传不出去,身体又动弹不得,他无可奈何,只得使劲眨眼,希望小和尚的榆木脑袋开窍,发觉其中的不对。

    不过,话又说回来,小和尚未必开窍了,但是看到萧景元挤眉弄眼的样子,却也有几分机灵,立刻开口道:“不管你是不是一片好心,总之你先把人放了再说。”

    “早该这样了……”萧景元一听,差点热泪盈眶。

    “哈哈,好说,好说。”

    吕厚竟然爽快的点头,长笑道:“我真的没有恶意,马上放人……”

    在说话之间,他飘到了萧景元的旁边,轻轻探手一拍。一层无形的波光,就在空中如同涟漪似的荡漾起伏……

    这是禁法解除的征兆。

    乍看之下,小和尚又信了几分,心神微微一松。

    就在这么一瞬间,起伏的波光突然一炽,犹如太阳一般闪亮,绽放万丈光芒,刺目耀眼,让他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不好,上当了!”

    小和尚反应过来,运起法力凝聚双目,然后睁眼一看,只见前方空荡荡的,萧景元与吕厚都失去了踪迹。

    “……恶贼,居然敢骗我!”

    小和尚懵了下,顿觉一口闷气,直冲天灵盖,双脸火辣辣的,羞怒得厉害。

    他气炸了,自然要想找吕厚算账。

    可是,天空之上,碧空如洗,朵朵洁白的云,就在四方飘浮。大好的风光景致,却找不到吕厚的痕迹。

    法象恨恨环视,也不多思索,直接选定了一个方向,祭起了紫金钵盂,如同一道紫电,直奔深山而去。一瞬千里,消失天际。

    “菜鸟就是菜鸟,总是那么容易上当,骗起来没有半点成就感。”

    一会儿,丝丝缕缕清风轻轻吹拂,一朵洁白的密云,慢慢地散化了,然后出现了吕厚与萧景元的身影。

    显然,两人根本没离开,只是吕厚的手段高明,使了一个玄妙的障眼法,把小和尚欺瞒了过去,直接将他忽悠走了。

    “嗯,也不算骗,应该叫不战而屈人之兵。打打杀杀的,多破坏和谐呀。”

    吕厚转头,笑容可掬道:“嘿,小子,你说是不是?”

    萧景元苦笑,百念百转,很干脆问道:“你想要什么?”

    “哈,小子,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识时务者为俊杰,也不必我多费唇舌了。”吕厚大笑,亲切的拍了拍萧景元的肩膀,然后陡然变脸,语气有几分阴森:“虎丘令,在哪?”

    “在……”

    萧景元确实知情识趣,才打算开口,就被一个晴天霹雳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