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21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轰隆!”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一个大霹雳陡然响起。

    冷不防,风起云涌,天空一阵剧烈颤动,无数的气流狂蹿,就如同群蛇乱舞一般,在四面八方扑面而来。

    刹那,吕厚脸色一沉,低骂道:“混蛋,居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要看看,你这只黄雀,牙齿够不够硬,小心崩了嘴……”

    在说话之间,他衣袖一挥,青蚨剑如虹光亘天,溃散而出。完整的青蚨剑,化整为零,又重新散开,化成了九九八十一枚青铜方孔钱。

    这些青铜钱,一散开四周,就呼啸游走,变成一柄柄寸长小剑,吞吐光芒。

    一缕缕光芒锐气,势如破竹,轻易把乱流割碎了。

    狂飙的气流,瞬间消弥于无形。

    “人留下,你可以滚了!”

    与此同时,天空一片气焰滔滔,飞涌而至。

    “谁?”

    吕厚冷眼瞥去,表情微微一变。

    只见这时,一个锦衣青年飞来,他装束十分的华丽,镶金嵌银,悬挂珠玉,仿佛高官权贵的王孙公子。

    不过,在这贵公子的脚下,却是一块直径将近一米的龟甲。

    说起来,这一块龟甲,也十分的奇特,通体散发铜光,奇光闪射,尾部更是喷出长长的气焰,托着贵公子似电飞行,如同流星的轨迹,十分玄奇。

    但是,看到这一幕,吕厚的表情却异常的凝重,似是低声暗骂了一句什么,然后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高声道:“可是雁荡山石梁洞灵龟上人门下铜龟子申无伤,申三公子当面?”

    “嗖!”

    申无伤踩着喷火铜龟甲飞来,一脸冷酷之意,寒声道:“再说一遍,人留下,你滚!”

    “……咳,申三公子,俗话说得好,先来后到。”吕厚皱眉,争辩道:“人是我找到的,您这样横插一脚,怕是不好吧。”

    “滚!”

    申无伤懒得废话,一声暴喝之后,一块全身盘绕符文的古怪令牌,就在他的身后飞起,然后当空拍下,势如泰山压顶。

    令牌一出,方圆数十丈空间,就充塞了深重的压力,整个虚空似要塌陷了。

    “该死……”

    吕厚咬牙切齿,知道申无伤平时,仗着灵龟上人的威势,在雁荡山横行霸道惯了,也养成了骄纵的性格,目中无人。

    想像对付小和尚一样,以言辞之利忽悠,那纯粹是痴心妄想。

    没办法,只得硬拼了。

    吕厚当机立断,凝神一指,盘旋在他四周的八十一枚小剑,立刻夭矫如龙,化作一层层波浪,当空舞动。

    咻咻咻咻……

    转眼间,在小剑的游弋下,一场剑光风暴,就在吕厚周身形成。一圈圈锐剑似光如电,把他与萧景元环裹其间,就像是一只刺猬,浑身都是针。

    当然,这只是防护,防止别人的偷袭罢了。

    但是,面对申无伤的令牌法宝,单单是这样的防护,肯定行不通。

    吕厚也明白这一点,在剑光环绕之后,就张口一吐,一枚小巧玲珑的古戈,就似一条银灿灿的小蛇,在空中蜿蜒游走,迎向了令牌。

    古戈似是青铜铸造,通体流动古拙青霞,更有点点星光闪烁。这是上古之时,先贤大能采集五金之英,配合五行星光之力,以无上道法淬炼而成。

    这上古法宝,没有诸多的玄妙变化,构造更是十分简单。

    然而,变化单一,却最为纯粹,纯粹的锋锐。

    一个利字,足矣!

    戈尖破空,瞬间撞向了令牌,沉重的压力,骤然一空。

    不过,两件法宝,发生了碰撞,却立刻产生了一股恐怖的风暴。一层层空间气纹,就如同大浪波涛,海呼狂啸,席卷四方。

    在天空之中的朵朵白云,瞬间就被一卷而空。

    轰轰轰……

    气浪炸开,波及到山下,一颗颗参天大树,纷纷折断,藤萝杂草化成了粉末,尘土飞扬,整个山头直接塌陷,形成一个个大坑。

    “真是硬茬!”

    一撞之后,吕厚的脸色一白,也有了决断。知道自己的实力,应该与申无伤不分上下。就算更胜一筹,但是要考虑到,申无伤手上,或许还有各种奇珍异宝、奇门妙法之类,与之硬拼不是办法。

    再说了,申无伤背后,那是实力强悍的宗门,而只他不过是一介散修。要是申无伤传讯,把同门召唤过来一起群殴,他岂不是要吃大亏?

    想到这里,吕厚当机立断,不等古戈法宝飞回,就立刻揪起萧景元,驾起一团青光,穿云射电而去。

    “想逃?没门……”

    申无伤冷笑,收回令牌之后,脚下的铜龟甲,顿时喷出一道强烈的气焰,然后就像是一个小型火箭,风驰电掣,层层推进。

    龟行速度,本来十分缓慢。但是,这铜龟甲,明显是一件飞行法宝。经过高人,以独特的秘法,精心炼制而成。

    在飞行的时候,根本不受空气的阻碍,真是如梭如电。

    吕厚没逃多远,就被追上了。

    “累赘啊!”

    吕厚望了眼手上的萧景元,在回头的时候,周身的一柄柄小剑,就已经飞刺出去。嗖嗖嗖嗖,剑尖似刺,流光如星,漫空横亘。

    八十一柄星光璀璨的飞剑,疾若流星飞闪。

    哪怕是傲气冲天的申无伤,也不得不滞空停下,不敢再往前冲。

    一眨眼的工夫,剑雨流星,已经袭杀而来。

    一缕缕剑气,足够削金贯铁,能把玉柱磐石绞成碎末。隔着几尺,申无伤也能够感受到其中的锐利之气,耀得他的皮肤,隐隐刺疼。

    “哼!”

    然而,申无伤也不闪不避,只是轻轻一踩,脚下的龟甲陡然斜飞,挡在了他身前。

    龟甲纹理,纵横交错,十分的玄奥。刹那间,在玄奥的纹理中,就有一道道光线起伏,勾起了一幅十分奇妙的图案。

    在图案成型的时候,一个坚如堡垒的光罩,就在申无伤身体四周环成。

    流星飞剑射来,扎刺在光罩上,顿时擦起了大片绚烂火花,犹如节日之时,夜空中绽放的烟火,异常的瑰丽璀璨。

    只不过,但凡是美丽的烟火,往往没有什么杀伤力。

    火树银花散尽,申无伤人如其名,毫发无伤。

    “该死的龟儿子!”

    吕厚忍不住怒骂,手指头立即轻轻一勾。

    散化的青铜方孔钱,纷纷汇聚而回,再凝合化成一柄青蚨剑。

    “小子,好好待在下面,等我把他打发走了,再去找你。”

    吕厚执剑一拍,萧景元只觉得,自己就好像一枚炮弹,从空中疾落坠地,吓得他全身上下冒出一层冷汗,又惊又怕,哇啊大叫。

    扑通……

    在萧景元觉得,自己就要砸成肉酱的时刻,却发觉地面上是一个深水湖。他落在碧蓝色的湖水上面,直接砸起巨大的水花,飞浪溅起三千尺。

    说起来,有禁法防护,他倒也不觉得疼,就是觉得晕,半天才缓过来。

    湖水荡漾,翻腾不休,过了好久,才算是平复。

    萧景元就静静躺在湖底,睁大了眼睛,仰望天空。只见这时,吕厚与申无伤斗法,两人的手段层出不穷,从天上打到地下,再从地下斗到天空。

    在厮杀的同时,也顿时把一座座山林,摧残得不成模样。

    一些山峦,被夷为平地。一些山沟,则被填平堆高成了山峰。在短暂的时间内,方圆数十里地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谓是沧海桑田。

    萧景元看在眼中,心情却极为复杂。

    在感叹两人的法力高强之余,也在痛恨自己的软弱无能。

    他可没有忘记,两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斗。两人已经视他为砧板上的肉,现在只不过是争执,谁吃这块肉罢了。

    “打吧,打吧,狗咬狗,一嘴毛。最好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萧景元自我安慰,暗暗下了诅咒。

    “咦!”

    良久之后,萧景元感觉有些不对,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受到了什么东西的牵扯,竟然慢慢地离开了湖水,一点一点飘浮到了外面。

    在他离开湖水的瞬间,就有一团淡淡的雾气,诡异的笼了过来,把他彻底遮掩住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一瞬间,萧景元就闪过这样的念头,心中有些惊喜,又有些紧张害怕。他知道,肯定是有第三方人马切入进来了。

    就是不知道,这第三方人马到底是善是恶,会不会是法象小和尚,终于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悄悄地杀了回来,救他于水火之中?

    萧景元思绪万千,有忐忑有期盼。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也算是奇货可居,在没有得到虎丘令之前,安全方面应该有保障。

    大家最多会争夺他,而不会伤害他……吧?

    有了这样的想法,萧景元肯定不会开口提醒打得正热闹的两人,而是带着疑惑的心情,看着自己在无形力量的牵扯下,飞离了湖水,无声无息往深山大泽掠去。

    只不过,这隐秘插手的第三方,还是低估了吕厚的警觉性。

    “人不见了……”

    空中的吕厚目光一瞥,就看到了空荡荡的湖底,顿时脸色铁青,高声叫道:“申无伤,你卑鄙无耻,居然玩阴的,声东击西,调虎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