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22章 元磁雷珠
    在吕厚的提醒下,申无伤顺势看去,眼睛射出寒光,他咬牙切齿,冷声道:“不是我,看来是另外还有黄雀……”

    吕厚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不然也不会跟申无伤说。

    申无伤也是,尽管高傲,目中无人,但不是真傻。在发现不对之后,直接舍弃了吕厚,跳出了战圈,仔细搜寻萧景元的下落。

    与此同时,吕厚却直接飞到了高空,然后在怀中一摸,就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古镜。

    小小的古镜,色泽古拙,呈青灰之色。

    但是在吕厚祭起古镜的瞬间,一圈冰棱水银似的光华,立即映照一方。

    光华一照,许多东西原形毕露,包括托着萧景元,飘浮到了一处小山林中的淡雾,更是被勘破了行迹,没有半点疑漏。

    “想在虎口夺食,问过我了吗?”吕厚冷笑,直接扑飞而下。

    “轰隆!”

    就在这时,十几道强烈的劲气,涌向了吕厚,把他阻在了空中。与此同时,淡雾之中出现了一个灰衣人,他也不再掩饰自己的行踪,抄起萧景元,驾风而去。

    “嗖!”

    灰衣人的速度不慢,风驰电掣,转眼就飞越了几个山头,来到了数十里以外,一片十分茂密的竹海间。

    “给我停下……”

    倏地,申无伤出现了,他踩着喷火的龟甲,气势汹汹,扑杀而来。人未至,手中的令牌,就已经电射空中,化成一只狼首飞翼怪物。

    “吼!”

    那怪物咆哮如雷,层层声浪似浪,绞得大片竹子动荡不安,枝叶折断,竹节寸碎。

    灰衣人见状,脸上冷冷一笑,就嗫嘴发出长啸。

    疾厉的声音,在竹海之间,波荡起伏。

    冷不防,在茂密的竹林四方,就涌出来了二三十个同样装束的灰衣人。

    这些人结伴同行,在盘根究底的竹林间,仿佛如鱼得水似的,根本没有受到半点阻滞,轻易游弋而来。

    在他们飞来的同时,覆盖方圆十里面积的竹海,也随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哧哧哧哧……

    细微怪异的声音响起,一根根秀挺柔韧的竹子,突然摇摆如柳,迎风摇曳。呼啸的风声,疾快的荡起。不是风吹竹动,而是竹动风生。

    起风了,大风如卷,刮向四方。

    一片片翠绿的叶子,就在狂风的席卷下,形成了一柄柄尖利的长剑。

    转眼之间,竹海上下四方,每一寸空间之中,都充塞了竹叶尖剑。密密麻麻,仿佛万箭齐发,铺天盖地,涌向了狼首飞翼怪物。

    “……竹山教!”

    看到了这个情形,不管是申无伤,还是吕厚,都眉头一急,觉得这事有些棘手。

    虽然说,竹山教雄踞湘西,势力在江南偏弱。但是,竹山教的弟子,可不好招惹。

    不是由于竹山教弟子法力高强,神通广大。恰恰相反,在场之中几十个竹山教弟子,实力远远不如申无伤与吕厚两人。

    问题在于,竹山教的弟子,向来不是以质扬名,而是以量取胜。

    竹山教对于门下弟子,向来以慷慨大方著称。只要门下弟子,成功炼气筑基,那么就可以向宗门领取大量法宝飞剑。

    真的是大量,飞剑的数量,从来都是以百为单位计算。一次性,可以领取几百、上千把飞剑,甚至几千、上万……

    当然,这些飞剑,质量肯定不高。那是竹剑,以竹子为原料,再炼制而成。

    质量不高,不代表竹剑就一定劣质。实际上,这些竹质飞剑,也有一定的杀伤力,至少不逊色于任何精钢铁剑。

    最重要的是,竹剑的品阶再低,却架不住量大啊。

    竹山教弟子,在领取大量竹剑之后,再温养一段时间,立马可以运用自如。

    一发生战斗的时候,直接驾驭数百把飞剑,倾囊而出。反正东西量足,炼制的成本又低,打烂也不心疼,随时可以回宗门补充。

    所以,久而久之,竹山教的弟子,就养成了独特的战斗风格。

    不管是与敌人单挑,还是群殴,都习惯成自然,释放大量的飞剑,来个铺天盖地,犹如蜂云漫天。

    蚁多咬死象,更何况密集的竹质飞剑,可不是真正的蝼蚁。

    数以万计的飞剑,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哪怕是防守能力强悍的申无伤,也不敢直撄其锋,选择了暂时避退。

    咻咻咻咻……

    青竹蜂云,穿梭而过,狼首飞翼怪物,立刻被射而了筛子,哀号了一声,破灭消失。

    古怪令牌的光华,也暗淡了几分,伤了一些元气。

    “人归我们,你们走!”

    逼退申无伤之后,数十个灰衣人,就汇聚在一起。为首之人,毫不犹豫,直接警告道:“你们再不离开,怪休我们无礼。”

    伴随他的话,整个竹海绿光环动,一根根竹子枝节瞬间挺直,仿佛一杆杆长剑,散发出锐不可当的气息。

    “该死……”

    看到这一幕,吕厚就知道,在他与申无伤打生打死的时候,竹山教的弟子就已经做好了布置,在竹海之间设下了大阵。

    此时此刻,天时地利人和,竹山教全占了。强攻的话,麻烦很大,而且势必要使用一些威力巨大的法宝。

    但是那种法宝,一旦使用之后,破坏力完全不受他的操控。为了虎丘令的下落,与竹山教结下死仇,值得么?

    吕厚权衡利弊,犹豫不决。

    如果世上,只有一块虎丘令,那他倒是可以把心一横,直接下狠手。但是,虎丘令足足有三十六块,未必需要在一根绳子上吊死呀。

    吕厚心念百转,突然收敛了锋芒,笑呵呵道:“原来诸位是竹山教的道友呀,怎么不早说呢。我与竹山教之间,也算是颇有渊源。”

    “既然,诸位道兄,看中了虎丘令,那我自然要卖这个面子。”

    说话之间,吕厚倒飞而去,消失在空中。就是不知道,他是真走了,还是隐藏在空中,再伺机而动。

    不过,至少在表面上,他是离开了。

    这时,只剩下申无伤,独自面对竹山教的锋芒。

    说起来,两人要是齐心协力联手,肯定可以破开竹山教的大阵。只不过,他们心思各异,根本没有联手的可能性。

    所以,当吕厚消失之后,申无伤的脸色,也逐渐发青,又气又怒,却无可奈何。毕竟他再高傲,也清楚自己的实力。以他一人之力,要对付一帮竹山教弟子,纯粹是妄想。

    但是……

    “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休想得到。”

    忽然,申无伤目光凛然,杀机迸发,直接扔下了一枚东西。另外在出手的一瞬间,他就驾起了龟甲,在空中喷出一抹火焰气流,飞快消失在天际。

    “什么情况?”

    众人却有些迷惑不解,奇怪申无伤走就走了,为什么要扔下一颗蛋?

    的确是蛋,那是一枚类似鸡蛋大小的珠子,通体浑圆,银丝盘绕,直接往萧景元所在方向扔下去,不过在半空中,就被一个竹山教弟子阻拦了下来。

    在阻拦一瞬间,那颗“蛋”,就散发出绚烂银光,一窜窜银电闪烁,弧光耀射……

    “哇啊啊,元磁雷珠!”

    冷不防,吕厚的身影,在高空中现形,然后火急火燎,驾起了青蚨剑,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虹飞电掣而行。

    “怎么了?”

    “莫名其妙……”

    一些竹山教的弟子,还处于懵懂的状况中。

    但是,一瞬间,他们眼中的“蛋”,突然就爆炸了。天地之间,轰然一个巨响,方圆十里范围内,瞬间化成了一片电光雷海。

    数不尽的银蛇,就在竹海之中飞蹿。绚烂的弧光,比节日的烟火还要瑰丽璀璨。

    只不过,这绚丽璀璨的场景,却蕴含了异常恐怖的破坏力。

    雷珠爆炸处,十数个竹山教弟子,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直接化成了一具具焦炭。接着,雷光电蛇起伏,横扫方圆十几里。

    竹海大阵,就在可怕的雷火摧残下,灰飞烟灭。

    本来青竹苍翠,生机勃勃的竹海,在片刻之后,就化成了一片焦土。更恐怖的是,在雷光侵蚀下,焦土开始慢慢地塌陷。

    在短暂的时间内,一切化成了乌有。

    一个巨大的天坑,就出现在了群山环绕大地。

    浓浓的死亡气息,就在坑中沉寂。

    轻飘的灰尘,弥漫到了空中,黑乎乎的一片,仿佛一团厚重乌云,把阳光全遮挡住了,愁云惨淡,不见天日。

    “……申无伤!”

    时间过了很久,才有几个灰衣人,在附近密林间飞涌而出。他们浮在半空,低头观望了天坑一眼,就嘶叫怒吼,疾飞而去。

    这几个人,自然是竹山教布置的后手,由于没在竹海,倒是逃过了一劫。

    他们亲眼目睹了雷珠爆炸的情形,自然是又惊又怒,一路飞疾去寻找师门长辈,汇报事情的经过……

    总而言之,竹山教与申无伤之间的死仇,算是结下了。

    转眼之间,荒野的山中,就空无一人。

    全部的人,都走光了,纷纷各回各家,哭诉的哭诉,报仇的报仇,反正各自积蓄力量,再拉开新的战幕。

    只不过,他们却忽略了一个人,一个不该忽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