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25章 疯子
    轰隆隆,轰隆隆。

    银蛇电光,狂蹿乱舞,直接把十几棵参天大树,炸成了稀烂,甚至连盘枝错节的树根,也被爆炸气浪推翻了,抛扯到空中,撕成碎片,泥尘漫天……

    片刻之后,一个近百平方米的大坑,就骤然呈现山林之间。这样的破坏力,差不多有真正的元磁雷珠的十分之一威力。

    萧景元观望一眼,脸上浮现几分兴奋之色,然后咬牙切齿:“吕厚,申无伤……”

    虽然他也算是因祸得福,但是其中的悲惨遭遇,他肯定不会忘记。如果不是他体质特殊,恐怕已经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这个仇,这个恨,那雷电淬体之痛,不能不报。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的体质,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萧景元皱眉苦思,他隐约感觉自己的情况,与传说中的劫引之质,存在很明显的差别。

    劫引之体,无非是能挡灾而已。在挡灾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他呢,每被雷电淬炼一次,修为实力就提升一截。搞得他现在蠢蠢欲动,想找个雷雨天气,再仔细的验证一下。

    只不过,他还心存疑虑,有些担心。

    毕竟两三次雷击,都是在无意之中完成,过程十分的侥幸。最怕他有意识招雷劈,反而弄巧成拙,真被劈得魂飞魄散,那就十分冤枉了。

    再说了,在被元磁雷珠轰炸的时候,他也感觉到雷电殛身,好像快要超出他的承受范围,那撕裂筋骨肌肉的痛苦,仿佛要把他身体瓦解……

    回忆到这里,萧景元情不自禁,微微打了个寒战。觉得没事的话,别自找雷劈为妙。

    毕竟凡事都有个度,过犹不及。超过了临界点,管他是什么体质,一样会被轰成渣滓,直接化成焦灰。

    “算了,还是考虑一下……以我现在的实力,有资格进入虎丘剑池了么?”

    萧景元目光微闪,心念一动,身体就如同流光,在天空勾起一条美妙的虹桥,亘贯天际,转眼消失无踪。

    此时此刻,天夜了,天空有星无月,十分的寂寥。

    苏州城中,由于宵禁的存在,普通百姓人家,已然早早安眠。唯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场所,还夜夜笙歌,红烛灯火不休。

    萧景元的身形,在灯火通明的青楼楚馆掠过,无声无息,了无痕迹。在夜幕的掩饰下,他从天上直接入城,然后选定了方向,直接降落在东篱书院之中。

    晚上,书院的学生,自然已经放学归家。

    整个书院,就变得冷冷清清。

    在萧景元的印象之中,晚上的书院,似乎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大爷,以及杜南山在。或者有时候,方少白会留下来,打理一些杂物。

    但是这时,当萧景元抵达书院,探视左右之时,却愕然发现,整个书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一丝人的踪迹。

    “人呢,都去哪里了?”

    萧景元的视线,先从大门旁边的门岗小屋掠过,再深入到书院内部,然后落在了书院山长起居室中。

    他飞光一闪,就抵达杜南山房屋之前,然后抬手敲门。

    “笃笃!”

    清脆的声音,在静寂的书院中,显得十分的响亮。

    只不过书房之中,却没人回应。

    萧景元目光一凝,直接开口叫唤:“东篱先生……在吗?”

    还是没有回答,房屋内部似乎是空的。

    他心中一急,手掌自然用力一推。咔嚓一声,房门敞开,屋中一目了然。

    真的没人,整个房屋一切摆设,都没有异常。只不过,不管是杜南山,还是方少白,都没有了踪影,仿佛人去楼空一般。

    “怎么回事?”

    萧景元懵了,心中充满了忧虑之意。他钻入了房屋之中,从房屋开始,搜遍了书院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什么发现。甚至于,连看门的大爷,也不见人影。

    “发生什么意外了吗?”

    萧景元眉头锁成川字,突然一纵,身体上飘,浮到了书院上空。他居高临下,纵目四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分析……

    从书院完好无损的情况来看,说明杜南山是主动离开的,证明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意外,方少白肯定平安无事。

    毕竟,杜南山的法力高深,就算有强敌来犯,打不过也能逃得掉,不用太担心。

    萧景元自我安慰,却难掩心中的忧郁。

    他思索片刻,才打算到城中闹市堂口,探问一下情况。

    忽然,郊外夜空之中,冷不防有道道诡异的光芒直冲云霄。尽管那些光芒,一闪即逝,普通人很难察觉得到。

    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不仅看到了光芒射斗,更感应到了那个方向,传来了十分晦涩的波动,肯定是有什么状况发生了。

    萧景元心中一动,眼珠子微微一转,就游身一掠,驾电驭光而行。

    他轻轻一晃,就已经离开了城池,抵达郊外荒山。不过在距离目的地很远的地方,他就停了下来,然后无声无息,潜行而去。

    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没错。他潜行数里,就发现了晴朗的夜空之中,忽然飘来了一层雾,笼罩了方圆近百里荒山。

    这迷云淡雾,十分的怪异,只是以荒山野岭为界线。在覆盖了一大片区域之后,无论清风怎么吹拂,云雾都没有飘散一丝一缕。

    萧景元察觉有异,稍微打量一眼,心中顿时一震。因为他看得很清楚,迷雾覆盖的范围,分明是虎丘山。

    整个虎丘山,就笼罩在迷雾之中,恍恍惚惚,含糊不清。

    “……该不会是,剑池开启了吧?”

    萧景元心头狂跳,突然有些紧张、急虑。他突然想起了,自己被雷珠轰炸之后,似乎是躺了好几天,才突破修为,伤势复原。

    几天时间,恰好是剑池开启的期限……

    “该死!”

    萧景元一计算,顿时十分恼火,觉得被耽误了。

    没有虎丘令,怎么进剑池?

    进不了剑池,清心白莲肯定也要泡汤,到时方少白怎么办?

    萧景元心急如火,凝望迷雾之后,突然一咬牙,直接浮空而起,飞到数百米高空之中,然后慢慢地钻进了雾中。

    其实,他也猜测到,这迷雾肯定是阵法之类。

    这也是事实,当他进入迷雾之后,立刻看到眼前场景切换,一座孤零零的虎丘山,就映入他的眼帘。

    他看到的,不仅是虎丘山,还有山上的景物,以及一片片金彩霞光。

    绚烂的霞光,其实是刀光剑影,以及法宝碰撞的幻彩。

    实际上,整个虎丘山,并不高,也不大。但是,小小的山丘,绝岩耸壑,气象万千,并有三绝九宜十八景之胜。

    山上植被茂密,林相丰富,群鸟绕塔盘旋,蔚为壮观。

    然而这时,繁盛的鸟群,却遭了大殃。

    一件件法宝,在碰撞之间,擦起了灿烂的火花,更形成了惊涛骇浪的波纹,直接把各种飞禽走兽震得七窍流血,骨肉离散。

    一道道诡异的身影,或是光明正大,高浮于空中。或是小心翼翼,暗藏于秘林山石间。总而言之,这里已然沦为了战场。

    萧景元进入战场之中,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迎面就有一洒流星飞来,却是几十枚尖梭棱刺,散发锋锐的光芒,杀气腾腾。

    “倒霉……”

    棱刺如针,红星闪烁,戾气盘旋弥漫,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法宝。如果是邪门法器之类,沾之恐怕毒气攻心,立刻毙命。

    萧景元眼睛一瞥,也意识到其中的危险,立即一个倒栽葱,身体呼啸下坠,才躲开了棱刺的袭击,就遇到了一柄在空中游窜的飞剑。

    咻咻……

    飞剑的形制古怪,弯曲似蛇,在空中蜿蜒游弋,真的犹如毒蛇一般,行迹十分阴险诡秘。哪个人稍微不慎,就会被它洞穿身体,形神俱灭。

    这是比棱刺更可怕十倍的法宝……

    不仅是蛇形飞剑,另外在四面八方,还有红的,蓝的,紫的,形形**的法宝,从各处袭杀而至,显然是针对他这个后来者。

    “一帮混蛋,真把我当软柿子了!”

    萧景元心头恼怒,知道自己在无意之中,成为了许多人联手排挤的对象。

    “不能退缩,一步退,步步皆输!”

    他念头百转,立刻把心一横,突然滞空不动,选择正面迎接挑战。

    说时迟,那时快。

    飞剑电闪射来,眼看就在洞穿他的喉咙。

    就在这一瞬间,他的身体突然浮现一层璀璨的银光。

    滋滋滋……

    银光炽亮,一窜窜游丝电弧,形成了一片绚烂的烟火。与此同时,一阵轰隆隆的低鸣声,就开始传荡开了。雷声乍响,向四方透发恐怖的压迫力。

    接着,许多人看到了,萧景元双手虚拢,扣在了胸前。一颗如鸡蛋大小,十分圆亮的银灿灿的珠子立刻浮现,奇光闪射,映得一些人睁不开眼睛。

    最重要的是,在珠子内部,蕴含了丝丝缕缕威能,雷电烁烁,充满毁灭气息。

    “……元磁雷珠!”

    有人脱口而出,然后愤然咒骂:“这个疯子,想拉大家一起陪葬么?”

    哧哧哧……

    瞬息之间,蛇形飞剑,包括各样法宝,忽然在萧景元身旁绕过,扑向了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