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26章 狠
    “成功了……”

    危险解除,萧景元表情如一,无喜无悲。他就知道,在修士云集的地方,肯定有明眼人认得元磁雷珠,也清楚元磁雷珠的威力。

    果不其然,他狐假虎威之计,真的奏效了。

    当然,就算不奏效,那也没啥。以他手上雷珠的威力,就算毁灭不了四方修士,但是炸开一柄蛇形飞剑,应该不成问题。

    雷珠凝聚,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萧景元手掌一拢,把雷珠纳入掌心,然后不动声色地观望周围形势。他环视一眼,基本上了解了四方状况。

    似乎,剑池已经开启了,在虎丘山顶的一座塔顶上,雄踞了一扇光门。

    巨大的光门,就镶嵌在虚空中,若隐若现。在光门的四周,清晰可见玄奥的金色符文绽放霞光,花雨缤纷,瑰丽而神奇。

    但奇怪的是,在光门四周,却没有修士的存在。

    或者说,但凡有哪个修士,敢靠近光门附近,就势必迎来了众人的群起而攻之。

    “已经有人进去了。”

    乍看之下,萧景元就有了这样的明悟。不仅只有一个人进去而已,估计拥有虎丘令的人,已经进去得差不多了。

    或许三十六块虎丘令,已经出现了大半,还剩下零散的几块没有出现。

    现在,盘聚在虎丘山附近,不愿意离开的修士,应该是没有虎丘令,打算看看有没有机会捡便宜,截杀最后的持令人碰运气。

    “又来晚了……”

    不得不说,萧景元也是在打这个主意。他刚才还琢磨着,在虎丘剑池开启之时,那些拥有虎丘令的人,肯定要现身进入剑池,那时候出手抢夺,或许能够捡个漏。

    没有想到,其他人也不傻,都有同样的心思。

    关键是,僧多粥少,更难办啊。

    整个虎丘山,不知道隐藏了多少修士。

    这么多人,都在打同样的主意,自然算是竞争对手。也难怪,他一出现,就成为了众人排斥的对象……

    萧景元摸清楚了形势,顿时踌躇起来。现在,进不得,退不了,怎么办?

    “啊啊啊……”

    突然,一阵惨叫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咦?”

    他偏头一望,只见在巨大的光门附近,一个修士顶着一件法宝,在法宝光圈的环护下,硬生生往光门撞去。

    然而,在那个修士挤入光门的时候,却遭遇到了极大的阻力。整个光门,符文流动闪烁奇异彩光,就好像一张细密的大网,拦住了那人的去路。

    不仅如此,在大网之中,还迸发出刺眼耀目的水火风雷之象,仿佛飙雨散射,纷纷坠落在那个修士的身上,轻易把他身上的法宝环护洞穿成筛子。

    禁法的力量,十分的可怕。

    那个修士的法宝,才支撑了半晌,就直接破灭崩坏。凌厉的水火风雷,全部砸落在了他的身上,轰得他怪叫连天,伤痕累累。

    幸好修士的旁边,似乎有个同伴,见势不妙,及时伸以援手,才算是把他拉出火坑,让他捡回了一条小命。

    这个就是没有虎丘令,却硬闯光门的下场。

    见此情形,有人目光闪烁,有人冷笑鄙视,有人心中惴惴,不一而足。

    只不过,大家都十分清楚,虎丘剑池中的禁法,彰显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不然也不可能防护了剑池千年,也没让有心人占为己有。

    硬闯,无疑是下下策……

    萧景元吐了一口气,实在是不甘心啊。

    “留下来……”

    倏地,又有人大叫,只见一抹红光,就覆盖在了光门之前,直接把光门入口堵成一幅墙,再顺便迫使一个隐身的修士露出身形。

    在那个修士的手上,明显有一块闪烁星光,形制古拙的令牌。

    令牌上的星光,隐约与光门中的符文,遥相呼应。

    虎丘令……

    “轰!”

    乍看之下,数不尽的璀璨流光,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那个情形,有点儿像是在湖塘撒饵料,引得群鱼汇聚,争相涌跃。

    那修士悄然潜入剑池的计划泡汤,自然引发了众人的追逐。

    连萧景元也不例外,飞星遁法发挥到了极限,整个人如同流星赶月,一闪就出现在那个修士的旁边。

    然而,没等他伸手抢夺,几件霞光耀彩的法宝,就后发先至,轰在了那个修士身上。

    “……你们这些混蛋!”

    当然,那个修士,却也不是弱渣。他怒吼一声,一圈明亮的光幕,就挡在了身前,荡起了一层层流波。

    凌厉的法宝,与玄妙的流波,直接轰撞上了。

    砰砰砰砰……

    空间震荡,气浪滔天,山摇地动,声势十分浩大。

    萧景元就站在旁边,自然受到了波及。他还没有站稳,就被一股庞然的力量弹飞,像炮弹似的撞到了几十米以外的塔墙上。

    “……该死!”

    萧景元挂在破裂的墙壁,只觉得脑袋七晕八素,天旋地转。他挣扎起来,晃了晃脑袋,才算是清醒几分。

    只见这时,数十个修士,已然战作了一团。

    刀枪剑戟,各类奇形怪状的法宝,更是在空中穿梭,相互碰撞,擦起了绚烂的火光,也引发了一场场爆炸。

    修士之间的争斗,本身的修为虽然是基础,但是修炼的玄妙功法,还有法宝的优劣,以及对时机的把握,也是决定胜负的主要因素。

    胜与败,那是综合实力的考量,不是说谁的境界高,就一定就能赢。

    更何况,现在是一场混战,敌友难分。

    前一秒钟,还在联手对敌。下一瞬间,估计就被盟友捅刀子。

    所以,眼前的局势,非常的混乱,看得萧景元眼花缭乱,晕头转向,甚至于连切入进去的时机都找不到。

    毕竟,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法宝的光亮,极为璀璨刺目。虎丘令隐藏其间,而且在不断的轮流过度,在不同修士的手中传递。

    萧景元真心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不过说实话,围观也是一种幸运。因为在乱战之中,或是由于实力不济,又或者是由于种种意外,反正有不少修士,被淘汰出局了。

    有人战死,也有人受伤,更有人重伤垂死,来个临死一击。

    “轰!”

    最后的反扑,十分的疯狂。有个临死的修士,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也更狠,直接来了一个自爆,把自己的身体爆得血肉横飞,仿佛一场红雨。

    另外,在红雨纷落之时,在丝丝血雨之中,突然飞涌出来一只只狰狞虫子。

    “蛊啊!”

    有修士被虫子咬到,甚至钻入到皮肤肉里,似蛇蝎蹿动。那撕心裂肺似的痛苦,自然让那人又恐又惧,一阵嚎叫。

    以自身血肉为养料,释放大量的蛊虫,死了都要拉几个垫背。这样歹毒的心思,可见那个修士,绝对是出身南疆魔门。

    血蛊横空,盘旋不休,凶残的攻击在场的每一个修士。

    一些修士,一时不慎,被蛊虫附在身上,然后就倒了大霉。皮肤血肉,被啃咬得稀烂,坑坑洼洼,隐约可见森森白骨。

    当然,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小小的蛊虫,根本不算什么。或许是以法宝护身,或是直接喷冰吐火,将蛊虫灭杀在空中。

    不过,就是由于这个插曲,也使得混乱的局势一缓。

    与此同时,萧景元眼明目利,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时机,然后毫不犹豫出手,驾起飞星闪电,来到了血雨中心,蛊虫最茂密的地方。

    在这里,魔门修士自爆的方位,一块幽暗的令牌,就在尘土的轻掩下,闪烁暗淡星光。

    萧景元飞驰而至,脚下轻轻一勾,虎丘令就落在了他掌上。

    “扑哧!”

    同一时刻,十几件法宝呼啸而至,铺天盖地,封锁八方六合,上天下地,不留下丝毫的空隙,犹如最严密的网,笼罩四方。

    此时此刻,萧景元如瓮中之鳖,飞天遁地,在劫难逃。

    但是,在这危及关头,他却展颜一笑。手掌摊开,再轻轻的一捏。

    一枚银亮如珠光团,就瞬间爆了。

    “轰隆!”

    晴天霹雳,电光闪烁,一道道银蛇乱窜,席卷四方。

    刹那间,以萧景元为中心,方圆数百米范围内,尽是银光电射,盘丝雷动,摧残一切,横扫千军。

    不过,包括萧景元自己在内,也受到了雷电的肆虐,痛得他脸孔扭曲,豆大的汗珠滚滚坠落,又在狂雷闪电下湮灭。

    “真疼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他咬紧牙关,拖着伤残的躯体,快步走向了剑池光门。在他靠近光门的时刻,虎丘令上立即散发一层星光,与四周玄奥符文交融在一起。

    一瞬间,巨大的光门,顿时形成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仿佛某种洪荒猛兽,张开了獠牙大口,一口把萧景元吞吃干净。

    转眼间,萧景元消失在虎丘山上,银蛇电光才逐渐消散。

    “……杀千刀的混蛋!”

    “被骗了,不是元磁雷珠……”

    “但是威力也不小……那家伙也是狠,对自己狠……”

    “拼着受伤,也要进去。算了,狠不过他,算他赢了……”

    一帮修士,或是愤怒,或是失望,或是佩服,三三两两散开,又开始了新一轮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