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仙缘 > 第34章 艮山印

第34章 艮山印

        在美少年述说的时候,铁羽凶禽已然气势汹汹的飞来,在它的周身,则是滚滚如云涛,更像是海浪般的风火之气。

        炽烈的气浪,凌厉的风刀,相互混杂在一起,异常的凶险。

        但是对于这么危险的一幕,美少年的眸中,却浮现欣喜之色,可谓是胸有成竹,就等着铁羽凶禽自投罗网。

        然而,就在这么一瞬间,意外却突然发生了。

        “轰隆!”

        冷不防,一道气焰流光,就在侧边飙飞射来,直接砸在了铁羽凶禽的背上。那流光仿佛流星坠地,充满了爆发力,重如万钧,势不可挡。

        猝不及防之下,连凶残霸道的机关傀儡,也被砸得身躯一沉,从空中跌下去几丈。

        “……申无伤!”

        萧景元只觉得眼睛一花,愣了一愣之后,他才定睛看清楚了。原来这时,却是申无伤从岩壁之上,驾着龟甲呼啸奔来,狠狠地给铁羽凶禽来了一记。

        谁也没有料想,看似重伤垂死,还在岩壁上挣扎的申无伤,竟然这么阴险狡猾,在关键时刻杀了出来,横插一脚。

        当然,这也不算是在窃取胜利的果实,毕竟美少年的计划,还没有成功呢。

        但是,申无伤的眼力不差,也看出来了,美少年的阵法,十分玄妙深奥,很有可能会成功的降伏铁羽凶禽。要是他再没有动作,那么机关傀儡就没他的份了。

        毕竟阵法一开,有了阵法的防护,之后再把凶禽降伏了,他想摘桃子也没有机会。

        所以无奈之下,他只得选择了,横空杀来。

        申无伤敢再杀出来,自然也有自己的倚仗,在撞击铁羽凶禽的瞬间,他就将手上的令牌,硬生生挤开铁羽,塞到了傀儡身体内。

        顿时,在颤动之中,一头狼首飞翼虚影,就从令牌之中飞了出来,然后附在了机关傀儡身上,似乎是要强行夺舍,争取铁羽凶禽的控制权。

        “居然还有这一招。”

        乍看之下,萧景元又惊又急,有几分难以置信。

        狼首飞翼如水波流光,在铁羽凶禽身上窜行,不断的侵袭蚀入。

        在一层层波澜之间,环绕在铁羽凶禽身上的风火气象,也随之逐渐溃散。甚至于凶禽灵巧的动作,也慢慢地变得僵滞。

        “这办法,好像管用。”萧景元有些急了,连忙回头道:“怎么办?”

        美少年蹙眉,思索道:“这情形,似乎是寄生术。”

        “寄生术?”萧景元一怔,头一次听闻。

        “那令牌之中,似乎是有拘禁之法,是件很邪门的法宝。”

        美少年轻声道:“法宝的元灵,应该是很凶残的狼妖,然后被高人活生生抽取凶戾魂魄,再拘在令牌之中,以秘法炼制,形成了法宝之灵。”

        “现在那个申无伤,把令牌打入机关傀儡中,就是想要通过令牌的禁法,蒙蔽了机关傀儡的意识,然后以狼首元灵取而代之。”

        美少年轻哼一声:“好一个李代桃僵的寄生术,算盘倒打得响亮。”

        “懂了……”

        萧景元顿时恍然大悟,不得不叹服,每个进入剑池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特别像申元伤这种有师承的人,手段更是层出不穷。

        不过,美少年的阵法,都已经布置好了,申元伤却在中途拦了一道,真是可恨。

        萧景元义愤填膺,他的态度很端正,帮亲不帮理,无视是申无伤先进的岩洞,并且与铁羽凶禽大战了一场,而后他们才赶来。

        总而言之,无论申元伤占不占理,只要有损他们利益,都是错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私自利,才是世间“真理”。

        所以,看到申无伤可能得逞,即将降伏机关傀儡,萧景元二话不说,指尖就升腾一道绚烂的电光,直奔天空而去。

        “大胆……”

        申元伤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自然发现了萧景元的小动作,顿时勃然大怒,脚下的龟甲汹涌一窜,就将雷珠击溃。

        “你们识趣的话,就赶紧滚出去。”

        此时此刻,申无伤似乎不敢离开铁羽凶禽左右,只是居高临下,气焰嚣张,十分张狂:“要不然的话,等我降伏机关傀儡,就是你们的死期。”

        “他在控制令牌法宝,分神不得……”

        美少年眸光一亮,一针见血道:“所以他现在,根本无力攻击我们。”

        “是吗?”

        萧景元笑了,也难怪以申无伤骄横的性格,神态中竟然有几分虚张声势的意味,敢情他现在是左右为难,骑虎难下啊。

        就是说嘛,实力恐怖的铁羽凶禽,怎么可能被轻易降伏。哪怕申无伤有异宝之助,却只能勉强把凶禽压制住而已,距离收服还有一段时间。

        “上,揍他。”

        美少年毫不犹豫,兴奋的挥着小手,示意萧景元落井下石。

        “嗖!”

        萧景元从善如流,身如流星飞闪,就抵达了岩洞的上空。他还在思索着,是该直接打申元伤的脸呢,还是破坏申无伤的计划,把凶禽身上的令牌轰飞。

        在他幸福苦恼之际,却愕然的注意到一个细节。

        对于他的来袭,申无伤却没有半点愤恨神色,相反在冰冷的眼神是,浮现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之意……

        “不对!”

        萧景元心中惊觉,身似飘羽,倏地的一闪。

        果不其然,在这一瞬间,一道银光闪过,轰隆飞击掠行。尽管扑了个空,而是浩浩荡荡的声势,堪比雷光闪电的速度,却直接把坚硬的岩壁,撞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尘土飞扬之间,银光盘旋再闪,驾临于高空。

        萧景元回首观望,只见空中多出来一块银光灿灿的龟甲。这龟甲的形制,与申无伤脚下的龟甲,十分的相近,都是浑厚坚密,尾喷气焰。

        只不过,与申元伤的龟甲相比,突然出现的龟甲,却是呈通泛银,光华绚烂。

        在银龟甲之上,同样站立了一个衣饰华丽的青年,他踏着龟甲负立天空,从面相来看,比申无伤年轻好几岁,脸上有几分青少年的稚气。

        但是看到这人,申无伤却十分开心,笑容灿烂叫唤:“师兄,你来了……”

        “嗯!”

        那少年点头,孤傲的脸上,勉强展露一点笑意,赞许道:“无伤,看起来,你干得不错,快要成功了……”

        “多亏师父赐予的法宝。”

        申无伤突然变得很谦虚,一脸恭谨的表情:“若不是师父他老人家的指点,我恐怕也拿这头畜生没办法……”

        “是啊。”

        少年深以为然:“毕竟是古仙人的本命法宝,的确不易对付。少了拘魂令,我与大师兄方才在金洞之中,一起联手对付那头六翼飞天白虎。”

        “但是才一个照面的工夫,就被它给轰飞了。”

        少年一叹,身上的孤傲之意,似乎淡了几分,“大师兄审时度势,觉得以我们三人之力,恐怕也不是那头畜生的对手。所以,他决定去剑窟碰运气,吩咐我过来帮你……”

        “六翼白虎,那么厉害?”

        申无伤有些吃惊,随即目光炽烈:“果然不愧是虎丘真的第二元神化身……”

        “嗯,的确很有门道。”

        少年轻微点头,目光一瞥,“他们两个,又是什么人?”

        “无足轻重的小卒子。”

        申无伤眼中杀机一凛,口中说道:“师兄,我现在要控制机关傀儡,抽不开身来,烦劳你出手解决他们。”

        “……行!”

        少年随口答应,随手一翻,在他手上就多出来一枚小小的印玺。这印玺通体晶莹剔透,绽放秋水似的荧光,看似小巧玲珑,十分的精致美观。

        但是,随着少年,扬手把印玺抛到空中之后,只见一层荧光熠熠,整个印玺骤然扩大,体积增加了数万倍,仿佛一座厚重的小山,当空碾压。

        一座印山横空,方圆十数里内的空气,瞬间变得沉滞,布满了威压之气。

        “艮山印。”

        与此同时,美少年明眸流辉,道破了少年的来历:“银龟子,申无病!”

        “有见识,留你全尸……”

        申无病冷笑一声,清俊的脸上,透出几分狰狞之意。他举手一指,沉重的印山,就直接坠落了下去。攻击简单粗暴,以力欺人。

        “咔嚓,咔嚓,咔嚓!”

        一座印山落下,呈现出摧枯拉朽的碾压之意,气浪崩石,势不可挡。

        “快闪开……”

        萧景元惊急,才想飞去把美少年带走。

        没想这时,申无病闪现他旁边,漠然道:“小子,你自身难保,还有心思顾别人?”

        在说话之间,申无病手臂一甩,仿佛弹簧似的,瞬间延长数尺,然后柔韧似一条长鞭,更像是噬人而食的毒蛇,缠向了他的脖颈。

        这自然是灵龟上人门下,只有真传弟子才能够修炼的玄武真法。修炼了这门真法,不仅身体能如龟甲厚盾般坚不可摧,另外还能够像蛇一样柔韧软绵。

        一刚一柔,相辅相成,妙不可言。

        申无病眼力高明,知道底下的美少年,实力深浅不明,怕是不好对付。而萧景元的气机外泄,分明就是软柿子。

        先把弱小的干掉,然后专心对付强者,这是他的策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所以萧景元立即置身于险境之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