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35章 反转
    萧景元的临战经验,真的太少了。

    更何况,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像申无病这么诡异的手段。一条手臂似长鞭,软绵绵的缠绕而来,自然让他心里发毛,一阵怵然。

    吃惊之下,萧景元自然飞退,如同一道闪电,虹飞上空。

    只不过,申无病的修为更高,速度更是不慢。在他飞离之前,长长的鞭手,就直接猛然一震,如一杆笔直的尖枪,突然挺刺。

    长臂如枪,在挺刺之间,瞬间破开了层层空气,抵达萧景元的心口。

    猝不及防之下,萧景元躲之不及。没有意外的话,他恐怕会被臂枪贯穿心窝,就此毙命。从此以后,化作一条幽魂,飘散于天地之间。

    生死攸关,萧景元骇然,脸色发白……

    然而,在生死悬于一线之际,申无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色也骤然一变,然后硬生生的罢手,驾起银龟厚甲,喷焰闪开。

    咻咻咻……

    与此同时,细微的动静响起,只见一大片飞针袭来。一根根流光闪动的飞针,似牛毛,似雨丝,细若毫发,如游丝电闪,突兀出现在天空。

    如果刚才,申无病狠心,非要杀死萧景元,恐怕也会在牛毛细雨针的覆盖下,被扎成了筛子,千疮百孔。

    “……倒是小看你了。”

    申无病目光冷然,低头观望底下的情形。只见这时,艮山印无声无息,坠落在岩洞底下,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凝滞不动,没有任何的动静。

    美少年安然无恙,而且纤美的小手上,在轻拈一根细长的针,指尖十分灵巧的突动,似在绣花,又像是在玩弄。

    总之在他的指挥下,天空上的针雨,密密麻麻,犹如一群游鱼,舒缓的摇曳。

    看似平和安详的针雨之下,却流动了晦涩的气息。

    申无病清楚,如果自己不慎,被流星似的针雨扎中,哪怕他有凝炼煞气的修为,也要被一针针破开法力,然后爆体身亡。

    实力越高,越是能够察觉这些细针的可怕,绝对不能小觑!

    申无病目光沉凝,开口问道:“你是谁,到底什么来历?敢与我们对付,难道不清楚我们师父灵龟上人的威名?”

    “……知道又怎么样?”

    美少年轻描淡写道:“只要把你们都留下来,又有谁知道,这是谁干的?”

    “……哈哈,哈哈!”

    申无病错愕,接着大笑,笑声之中,充满了怒气:“留下我们?好大的口气,不要以为,凭借一个莫名其妙的阵法,就能够妄自尊大……”

    在怒斥声中,他挥手一招,艮山印如流光,飞回到了手中。

    与此同时,他高高捧起了印玺,再次运转了法力,印玺立刻绽放绚烂的明光,然后照亮了整个岩洞,如同一轮太阳高挂。

    绚烂的光芒交织,一股诡秘的气息,就在空中流动,弥漫散开。

    青乌色的气息,仿佛大海波浪,层层起伏,席卷开来。

    “玄霜煞气!”

    乍看之下,美少年俏脸微沉,眸光流转,有几分举棋不定。

    “煞气?”

    萧景元心中一惊,随即就感觉到,在诡异青光弥漫之后,本来炽烈火热的岩洞,却突然降低了温度,一下子变得十分冰凉。

    滂沱的煞气,随着青乌之光,散遍了岩洞每个角落。转眼之间,炎热的岩浆,顿时凝固了起来,并且在表面结了一层冰。

    煞气外泄,就已经有这么恐怖的威势,真是十分的惊人。

    哪怕是美少年,也不敢直撄其锋芒。

    萧景元打了个寒战,连忙飞了下去,低声道:“行不行?不行的话,我们先撤……咳,战略性转移,也不丢人。”

    “……好!”

    美少年眸中有几分不甘心,但是看到青乌之光越来越强盛,他不得不挥手,收起了漫天的细针,然后再取出一杆小旗子轻轻摆动。

    呼呼,风起云涌,空间四周,浮现了几十杆小旗帜,其间有绚烂的霞光交织如锦,就好像是缤纷的花雨,十分的美妙。

    就是在花雨的笼罩下,不管是炽烈的岩浆,还是寒若冰霜的煞气,都入侵不进半分。

    然而阵法再神奇,只是防守有余,攻击力却不足。毕竟敌人在阵外,想攻击也攻击不了,只能作为防身之用。

    美少年暗恨,一挥旗子,一道绚丽似的缤纷光华,就裹着他与萧景元,仿佛虹桥似的,往洞口方向疾去。

    “现在想走?晚了!”

    与此同时,申无病阴狠一笑,印玺如流星闪电,横亘出现在洞口之前。青乌煞气弥漫,直接把山洞封锁似墙,不留下一丝空隙。

    同一时刻,申无伤兴奋大吼一声,竟然骑在了铁羽凶禽的脖子上,然后仿佛已经收服了铁羽凶禽,破开了禁锢,驱使凶禽振羽扑去。

    印玺煞气在前挡路,铁羽凶禽在后头汹涌而来。

    一前一后,相互夹击。冰冷的煞气,漫天的风火,澎湃如波涛大浪,更像是暗潮逆转,气势磅礴汇聚在一起,声势浩大,异常的凶险。

    哪怕是隔着阵法,萧景元也清晰察觉到,两股庞然力量的恐怖。

    一直以来,美少年都表现得胸有成竹,各种计算了然于胸的样子。但是这一次,他却有些花容失色,不再淡定……

    “怎么办?”

    美少年揪紧旗杆,指尖过于发白,充满了慌乱、紧张之意。他眸光闪烁,在努力思索应变之道,却一无所获。

    “阵法挡不住吗?”萧景元表情慎重。

    “……应该可以。”美少年下意识地回答:“一击两击,没那么容易破阵。不过,阵法晃动的时候,肯定会出现一些破绽……最多能够阻挡一时……”

    “这样就好!”

    萧景元微微一笑,忽然把一个布囊塞到美少年手中,轻快道:“你离开剑池之后,帮我把这些清心白莲送到东篱书院,交给一个叫杜南山,或方少白的人……”

    话音未落,他已经如同流光,闪出了阵法。

    此时此刻,萧景元凝立空中,深深吸了一口气。一瞬间,在他的身体四周,立刻蹿起一道道绚烂的电光。

    银灿灿的电光如蛇,在空中窜行游弋的时候,从四面八方,一丝丝一缕缕元磁力,立刻疯狂涌入了过来,形成了一个球形光罩。

    滋滋滋……

    元磁的力量,细若游丝,但是一与电弧接触,顿时起了剧烈的反应。转眼间,游丝似的元磁哔啦爆长,马上化成了闪电似的银蛇。

    一条条银蛇,就绕着萧景元四周,飙飞狂转,浑然如球。

    顷刻之间,一颗巨大型号的“元磁雷珠”,就凭空出现,并且窜起绚烂的火花,透发出极其危险的气息。

    “……元磁雷珠,怎么可能?”

    看到了这一幕,申元伤直接懵逼了,目瞪口呆。他对于元磁雷珠,自然不会陌生。那可是灵龟上下,亲自赐予他的防身宝物。

    多年以来,他也没少使用雷珠,对于雷珠的力量,自然十分敏感。所以,一看到萧景元身上散发出来的雷电光芒,他立刻识别出来。

    “不对,应该不是……”

    不过接着,申无伤本能摇头,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就好像一团浆糊。因为他印象之中,雷珠那是玄异法宝,不可能随便凝聚出来的呀。

    相比之下,申无病的反应,无疑更快一些。他才不管是不是元磁雷珠呢,只是看到萧景元在空中,冷不防扑飞而来。

    在那一刹那,申无病就明白了萧景元的打算,顿时觉得一阵汗毛惊立,再也保持不住孤傲的表情,骇然叫道:“你疯了吗……师弟,快闪开,他想拉我们陪葬!”

    在申无病的叫声中,申无伤顿时打了一个激灵,然后就看到了,萧景元犹如一轮太阳,浑身上下散发绚烂的银光。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轮绚烂银光,雷蛇狂舞,隐约浮现毁天灭地的气息,竟然朝自己轰隆撞来,这是要与自己同归于尽的节奏。

    乍看之下,申无伤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他自然知道,元磁雷珠爆炸的威力,到底会有多么的恐怖。

    所以他在使用元磁雷珠的时候,往往是事先逃飞百里之外,从来不敢靠近半步。但是现在,一个疑似雷珠的存在,就快要撞向了自己……

    想到其中的后果,申无伤毫不犹豫,直接舍弃了铁羽凶禽,驾起了龟甲仓皇而去。

    不过,申无伤的速度,却是慢了几分。

    一瞬,萧景元撞在了铁羽凶禽腹间,环绕他身体四周的雷珠,骤然炸开。在那个时候,他只觉得天地之间,只有一个霹雳巨响,震耳欲聋。

    炮火轰隆,仿佛节日中的礼花,炸起了一大片火雨流星,一株株火树银花,相继绽放,铺满了整个天地,那是最绚丽多姿,美不胜收的锦绣画卷。

    “……不要!”

    恍惚之间,萧景元似乎听见了,有人在自己耳边泣语,但是他却感觉很累,整个身体包括灵魂,都是轻飘飘的,虚浮在九天云端,久久没有着落。

    时间可能过了好久好久,他才算是恢复了一些神志,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不过脸上一片茫然,还未彻底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