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38章 坑
    “……你们出家人,不是讲究慈悲为怀,不嗔不怒吗?”

    美少年十分好奇:“但是看你与妖人争斗的样子,可没有半点留手的意思呀。生死相斗,总应该有个理由吧,为什么呢?”

    “这个……”

    小和尚犹豫了下,倒也十分坦诚,说了实话:“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与那妖人之争,那是为了一件……寝宫遗物。”

    “果然不出所料。”

    美少年轻盈一笑,尽在意料之中。

    实际上,这事也不难猜测。毕竟大家进入虎丘剑池的目的,也十分的明确。表面上是为历练而来,说白了就是为了这里的奇珍异宝。

    为了宝贝,相互劫杀,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不过,遇上了熟人,或者正派弟子之间,还可以结盟互助,合理分配收获。但是碰上了邪门歪道,就要担心对方见财起意了。

    显然,应该是小和尚发现了什么宝贝,却被古长风盯上了,出手抢夺。

    至于小和尚到底得了什么东西,不管是萧景元,还是美少年,都没有打听的意思。毕竟关系没熟到一定的程度,胡乱探听对方的底细,很容易惹人疑虑。

    一语带过了这话,美少年就转头,看向了萧景元,“诶,距离剑池关闭,还有几个小时,你要不要去剑窟,试一试自己的机缘?”

    “嗯?”萧景元愣住了:“机缘?”

    “是啊,机缘运气。”

    美少年轻笑道:“剑窟之中,大概有数十万把剑。传闻之中,其间有绝世仙剑。听说在一千年以前,岭南圣地罗浮山掌教通玄道主,就是在第一次开启剑池的时候,在剑窟之中得到了他现在的随身圣兵,周天星河剑!”

    “哎?”

    萧景元眼睛圆睁,这话的信息量,貌似略大啊。

    “走吧,走吧,跟我去碰运气。”

    然而,美少年没给萧景元消化的时间,就直接扯着他,轻快而去。

    小和尚稍微迟疑,也跟在了后头。

    一行三人,很快离开了寝宫。可能是他们运气好,也有可能是其他人,还在寻找寝宫宝贝之中,没空理会他们,所以他们畅通无阻,很快抵达了目的地。

    剑窟,就在宫殿侧边,一个深不可测,仿佛无底的洞窟。

    三人小心翼翼,跃进了洞中,然后飞行下坠,足足有半个小时之久,才算是看到了一抹幽暗之光,似乎是达到洞底了。

    整个洞窟,那是呈瓶状,上窄下宽。

    到了洞底,萧景元环视,才发现这里宽阔无边。另外在四方的岩洞中,更星罗棋布,列满了大大小小的洞口。

    洞中有洞,洞洞相连,隧道又各有岔口,弯拐曲折,错综复杂,难以穷尽。

    只看了一眼,萧景元就觉得眼花缭乱,头皮发麻,苦笑道:“你确定这剑窟里头,真的藏了绝世仙剑吗?”

    “废话,有案例可遁,人证物证都在,假得了?”美少年蹙眉道:“不过,这一份机缘,可不好获得。”

    “怎么说?”萧景元真心好奇。

    “因为……”

    美少年的语气,多少了几分深沉:“这个地方,与其说是剑窟,不如说是剑坟!”

    “剑坟?”

    萧景元呆了一呆,惊疑不解,左顾右盼。他他仔细的观望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洞口,也随之发现了一些端倪。只见在洞口之中,隐约飘逸一些轻幽虚浮,暮气沉沉的气机。

    类似于死寂的气息,让他吃了一惊,也有些明白了,美少年为什么会说,这里是剑坟。因为,衰败的迹象,十分的明显。

    只不过,他还是有些理解不了。究竟什么原因,造成了剑窟了败落。

    “葬剑之坟。”

    这时,美少年也有几分感叹:“虎丘真人,那是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得道的仙贤。他明明有飞升的实力,却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滞留在世间。”

    “他似乎有铸剑的爱好,数千年漫长岁月来,他采取世间最为珍贵的材料,炼制了数不尽的飞剑。不过这些飞剑,有成品,也有半成品。”

    美少年娓娓而谈:“在飞升之前,虎丘真人把所有的飞剑,全部葬在了这里。”

    “阿弥陀佛,其实也不是葬,而是一种磨砺。”

    小和尚开口了,一脸钦佩之色:“我听师尊说,这里似乎布置有奇异的阵法。在剑池关闭之中,剑窟中的飞剑,就会在各种洞口之中飞了出来,然后相互碰撞,磨砺其锋。”

    “千年以来,数不尽的飞剑,一直处于相互磨砺的过程中。有些飞剑,不受交击,纷纷折断,碎裂,沦为凡铁。但是却有一些飞剑,在磨砺之中更加锋芒毕露,并且蜕化变质,拥有许多玄妙的功能……”

    小和尚由衷表示敬意:“这样的手段,真可谓是神鬼莫测。”

    “确实厉害。”

    萧景元为之叹服,也明白了葬剑、剑坟的具体含义。说白了,就类似于养蛊,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也就是所谓的,去芜存菁。

    把次一等的飞剑,都淘汰出局。剩下的飞剑,自然质量上乘,稀世罕见。

    不过,但凡是好东西,一般可遇而不可求。

    飞剑在剑池关闭之后,才会出现……

    萧景元左右环视,轻声道:“那么在剑池开启的时候,那些飞剑是不是都隐藏了起来,不容易找到?”

    “对。”

    美少年点头道:“剑窟太大了,洞口隧道更是十分复杂,其中更布置了障眼法、迷魂法,各种禁制很多,能够干扰大家的视线、灵觉。”

    “另外还有,仙剑神物有灵,也会自晦。一把破破烂烂的剑,可能是罕见的仙家奇珍。一把精光冷射的飞剑,更有可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美少年也有一点无奈:“总而言之,想要在这里有所收获,真是机缘运气,一概不能差。”

    “运气这种东西……”

    萧景元苦笑道:“太过于虚无飘渺了吧。”

    “不然,你以为,仙缘那么好求吗?”

    美少年俏目一白,纤手一招:“不说了,我们走……”

    说话之间,他一拍胸口,一阵绚烂的霞光,顿时在四周迸发,如花雨缤纷,笼罩了他们三人的身影,了无痕迹。

    忽然,一抹霞光闪过,三人顿时消失无踪,好像已经走了。

    此时,萧景元懵住了,因为他看得清楚,这一切都是假象。美少年用潜影匿形之术,把大家遮蔽起来之后,就一动不动,甚至还故意以流光误导。

    这是为什么?

    萧景元惊疑不解,心里憋着谜团,却不好开口询问,免得露馅。

    “……没事,可以说话。”

    美少年明眸流辉,盈盈而笑:“只要你不用法力乱吼,外头的人肯定听不见。”

    “呃……”

    萧景元眨眼,声音有些低:“不是说,要去撞仙缘么,怎么不动?”

    “撞仙缘,碰运气,那是最笨的方法。”

    美少年微微转身,斜视道:“小和尚,你说老实话。在你进入虎丘剑池之前,你师父有没有什么交待?”

    “阿弥陀佛……”

    法象双手合十,果然十分老实,坦诚相待:“师尊的确有交待,他特意叮嘱我,进入剑池之后,要与人为善……”

    “少废话,直接说重点。”美少年翻起了白眼,娇俏道:“对于剑窟之行,你师父就没提点你什么?”

    “这个……”法象迟疑了下,照实道:“他让我晚点到剑窟,不要浪费时间,只要在剑池关闭之前的半时辰内,抵达剑窟就行了。”

    “果不其然。”

    美少年没有什么得意之色,反而蹙起了秀眉,轻叹道:“看来,谁也不是傻瓜,都清楚剑窟的秘密。”

    “什么秘密?”萧景元若有所思,隐约有几分明白,只是不敢肯定而已。

    “小和尚,你来说。”美少年不想多费唇舌了。

    “阿弥陀佛。”

    法象从善如流,如实道:“檀越有所不知,听我师尊说,在剑池关闭之前的半时辰内,隐匿在剑窟各种角落中的飞剑,就会汇聚而出,漫行如龙,似浩浩云海。”

    “到时候,十几万把飞剑,铺天盖地,穿梭如电,密布整个剑窟。”

    美少年补充道:“我们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从漫天的剑海之中,收取你想要的飞剑。只要时间一到,虎丘令就会自动开启阵法,直接把我们传送出去。”

    “对了,你的虎丘令,没丢吧?”

    美少年表情凝重,郑重其事道:“不要以为,丢了虎丘令没事,还可以趁机留在剑池,潜修三百多年……这是在找死。”

    “在虎丘剑池关闭的时候,整个剑池的禁法,就全面爆发,横扫每一寸空间。哪个人敢留下来,绝对会被轰杀,灰飞烟灭。”

    美少年讥笑道:“历年来,都有这样的蠢蛋,以为留下来,就可以独占剑池。孰不知,剑池禁法森严,怎么可能让人钻这个空子。”

    一席话下来,听得萧景元冷汗涔涔。要知道,他也有过类似的念头,觉得在剑池关闭的时候,选择留下来,或许有机会破解剑池的全部奥秘,从而掌控剑池。

    现在看来,他的想法太天真了。

    毕竟世上从来不缺乏聪明人,他能够想得到的事情,别人怎么可能想不到。但是千年来,虎丘剑池依然独立自主,就知道其中肯定有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