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仙缘 > 第40章 异相纷呈,天堑变通途!

第40章 异相纷呈,天堑变通途!

        一口形制古拙的大钟,忽然横在了高空之上。

        萧景元呆呆仰望,只见大钟四周,游动绚烂的彩光,并且有一个个金灿灿的符纹,结成了十分玄奥的云气,盘旋不休。

        这一口大钟,与巨鳌分庭抗礼,各占了半壁江山。正当萧景元以为,钟与鳌会如同楚河汉界一样,形成固定疆域之时,新的状况又出现了。

        冷不防,一轮浩浩荡荡,姣洁明净的月亮,就在狂澜怒潮之中,冉冉升起,气势非凡。海上升明月之象,波澜壮阔,极为宏伟壮观。

        刹那间,半壁江山,就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然而,三国纷争未平,乱象又起。

        在转眼之间,萧景元就看到了,一个个异相在空中浮现。落日、云海、莲花,乘云驾龙,飞鹤栖松,如是种种,瑰丽离奇的幻象,都在空中层出不穷,逐一显形。

        一时之间,萧景元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到了最后,一尊盘龙驮象的金身罗汉,也出现在了空中,也各个幻象争辉相映,他才打了一个激灵,心头一颤。

        萧景元瞪大了眼睛,有几分明白过来,“这是大家在存思观相时候,镇压杂念的物象。但是为什么,会在空中降灵显圣?”

        他真不懂,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所谓的降灵显圣,应该是修士度过天劫之后,成为了仙人才能修炼的神通——法天象地。

        法天象地,天地法相。

        当仙人施展这门神通的时候,一般是元神出窍,由虚变实,化成了各种异相,法力爆涨十几倍,轰轰隆隆地碾压对手。

        按理来说,在场的这些人,应该都是小修士,没这个本事才对。

        萧景元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回头看向了美少年,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看什么,不要问我,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反正,这是天仙的修行洞府,有什么违反常理的事情发生,非常的正常。”

        美少年笑盈盈道:“我觉得你与其追根究底,不如赶紧存思,然后在神秘力量的帮助下,体验一把元神出窍的滋味。”

        “这个就是,许多人不缺少法宝,却偏要进剑池历练的重要原因。天材地宝,对一些人来说,可有可无。但是让一个非仙人修士,跨境体验元神出窍状态的机会,却十分难得。”

        美少年眼眸充满了异采:“这一个机缘,才是虎丘剑池最大的隐秘。也是大家争先恐后,非要进来的主因。”

        听到这里,萧景元身心剧震,十分的骇然。

        他不笨,自然很清楚这事的分量。让一个小修士,提前体验元神出窍是什么状态,相当于是开了挂,天堑变通途。

        毕竟,已经提前知道了答案,再推导过程,就相对比较容易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修为,道行,境界的提高,无一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这绝对不是一件两件天材地宝可以比拟的价值。

        萧景元可以想象,这消息肯定只在小范围流传而已,只有一小撮人知道。

        不然的话,天下九成九的修士,都会蜂拥而来。为了争夺入剑池的资格,进行最为惨烈的厮杀,不知道要卷起多厚的腥风血雨。

        “圣地,修行的圣地。”

        萧景元叹了一声,哪怕这个修行圣地,能呆的时间不长。但是,只要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好处,哪怕是一瞬间,也足够了。

        肯定有许多人,为了这么一瞬间,挤破脑袋也要争取这个名额。

        “知道就好,不要迟疑了。”

        与此同时,美少年伸手,把萧景元按坐下去,轻声道:“最后的半个时辰了,你要好好的把握机会,千万不能错过。”

        “嗯。”

        萧景元郑重其事,盘腿坐好,调节心态。

        一边,美少年也毗邻而坐,他闭上了眼睛,转瞬之间就有一股莫名气机升腾,接着在剑窟之上,悄然出现了一栋琼楼玉宇。

        一个参天丹桂树,就种在楼宇之旁,摇曳生姿。

        海上升明月,长河落日圆,犀牛望月,青松白鹤等等异相,顿时就被华丽的琼楼玉宇、丹桂天宫所取代,被挤到了一边。

        霎时,十数个异相,呈现泾渭分明,类似于金字塔的构造。最顶上的几个异相,牢牢地把其他异相压在底下,让他们出不了头。

        而每个异相之间,又相互碰撞,火花四溅。

        萧景元仔细打量,又立即发现了一个细节。只见游于空间的剑海,在异相出现的时候,忽然变得更加的活跃。

        一把把飞剑,在空中游窜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似的,绕着异相而行,颇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意味,似乎是在试探根底……

        “飞剑有灵,在择主么?”

        萧景元心中又是一震,隐约有些猜测。

        难怪美少年刚才说,想要攫取飞剑,普通的办法不管用。直接飞出去收取,那是在找死。那么,肯定有别的取剑方式。

        不必多说,正确的收取飞剑的方法,就是以元神为引诱了。

        或者说,这是一场另类的配对。

        各个修士,想要得到品质超群的飞剑。但是飞剑有灵,也想选择一个有潜力,有根骨,有前途的主人。

        所以,天空上的一个个异相,就是彰显修士潜质的证据。每个人修行的功法属性,实力潜力如何,都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神奇的地方。”

        了解情况之后,萧景元叹为观止,也随之闭上了眼睛,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再沉寂心神,慢慢地存思观想。

        太极阴阳图,纯粹的黑与白,浑圆旋转,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

        恍惚间,萧景元觉得心境平和,身心皆静,万物俱空。与此同时,一缕缕奇妙的气机,就从外界而来,牵扯着他的灵魂,悠悠出窍。

        “轰!”

        在灵魂出窍的瞬间,他的身体一片死寂,没有丝毫的动静。但是灵魂却受到了剧烈轰击,颤动不安,仿佛惊涛骇浪来袭,灵魂如一叶扁舟,随时可能覆灭。

        小小的灵魂,要直面天地之威,是那么的可怜,那么的渺小,犹如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异常的卑微。

        但是作为修道人,在筑基入道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这一条充满荆棘,崎岖险阻的路。与天争,与地斗,其乐无穷。

        所以,萧景元的意志,十分的坚定。在狂潮怒澜的摧残下,一直保持稳固的心态。

        然后,一缕缕清凉的气息,就贯入到他的灵魂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灵魂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个变化的过程中,萧景元心里也多了几分明悟。这些变化,应该是度劫成仙之后,修成元神的过程。

        现在,奇异的力量,让各个修士,提到体验了这个过程。等到一个个人,顺利度过了天劫之后,就不需要再摸索修行了,能够节省许多工夫。

        当然,模拟的过程,肯定比不上实际修炼。在实际修炼的时候,一个个关卡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还需要努力攻克。

        但是,有了明确的方向,埋头奔进就是了,不用再考虑其他。不像没经验的修士,肯定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懵懂前行。

        有了这样的明悟,萧景元的心态,也愈加的从容淡定。不久之后,他就已经元神大成,化出了自己的法相。

        他其他修士一样,他的法相也与自己修行的功法紧密联系。

        太上感应篇,太极阴阳图。

        黑白二相,腾空而起,萧景元也有几分,渔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畅快感。他驾驭着法相,飞到了高空。可是在这一瞬间,他却迎来了痛击。

        一轮轮异相,犹如铁锁横江,不仅挡住了他的去路,还补上一脚。

        在一个个法相的冲击下,萧景元只觉得心神晃荡,晕头转向,半天没缓过来。他懵了好长时间,才算是有几分清醒。

        起初之时,他肯定是又惊又怒,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不过琢磨了片刻,他就明白了过来。

        一个个修士,彰显自己的法相,在空中耀武扬威,不单纯是为了出风头。其中,也有切切实实的好处。

        至少,他注意到了,越是在剑窟之顶,就越是汇聚了奇光耀眼,霞彩泛滥的飞剑。

        从那些飞剑的品相来看,它们的质量无疑十分上乘。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飞剑择主,自然率先选择有实力的修士。

        那么,法相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人,机会自然最大。

        想到这里,萧景元心中苦笑。他虽然自觉,法相不比别人差。问题在于,再厉害的法相,也要靠实力支撑。在场之中的修士,自然是他的实力最弱。

        弱者是没人权的,自然遭受到众人的排挤。

        “……一帮混蛋!”

        萧景元心中暗骂,却无可奈何。哪怕他心有不甘,想要后来者居上。但是也需要时间的积累,不可能一蹴而就。

        至少现在,他没有这个实力,可以一路拼杀上去。

        所以……

        萧景元强忍失落,自我宽慰:“反正,进剑池之前,也没想过有什么收获,只要平安把清心白莲带出去,就算胜利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