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41章 破剑
    话是这样说,萧景元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十分郁闷。

    他观望了片刻,只见上头的几个异相,也在相互争斗。他看了半天,还是觉得心中不甘,所以找了一个空隙,把心一横,一咬牙直冲而上。

    “砰!”

    事实证明,他还是小瞧了其他修士。他还没冲上几米,就撞上了一堵墙壁。

    前头的几个异相,似乎早防了他这一招。在他上冲之时,就已经放弃了争斗,然后相互联合,再次给了他沉痛一击。

    轰然一撞,势如破竹,萧景元难以阻挡。

    在激烈的撞击下,他只觉得自己几乎要散架了,整个法相摇摇晃晃,黑白之象变得十分含糊不清,似有若无。

    一瞬间,萧景元只觉得,自己沉到了谷底。

    这不是形容,而是事实。他的法相,差点被打散,落在了剑窟之底,与一群伤痕累累,十分残破的废剑作伴。

    “……今日之耻,一定要找机会,狠狠回报!”

    萧景元咬牙切齿,尽管各种愤恨不平,却也束手无策,甚至于连重新凝聚法相的力量都没有了,只得停滞在窟底,静静休养。

    适时,他也恍然大悟,明白美少年为什么说,夺剑是异常凶险之事了。因为元神法相,与自身精神紧密联系。

    在法相争斗之中,要是被人轰散了法相,精神自然严重受损。说不定,还会灰飞烟灭,彻底沦为白痴。

    一时之间,萧景元的法相,充满了萧瑟之气,如果新败之军,士气不振。只不过,在失败之中,他却依旧不甘。觉得自己的失败,非战之罪……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肯定不是这样的结局!”

    不要看萧景元表面上,对许多事情都是毫不在意的样子。实际上他的本身,却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比谁都要傲气。

    他的骄傲,从来不在人前彰显,却藏在了内心,融入骨子里。

    他允许自己的失败,也接受自己的失败,更正视自己的失败。但是他更加坚信,一时的失败不代表永远的失败。

    他的骄傲,让他始终相信,失败是成功之母。就算他坐在了泥潭之中,却依然仰望晴空,这是一颗胜者之心。

    拥有这种素质的人,肯定不会屈服于一时的失败,更加不会沉沦在失败的沮丧之中。所以在幽暗深沉的窟底,他的法相,他的斗志,还在燃烧,如同大火,在熊熊燃烧。

    然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在剑窟之底,至少堆积了十数万把破剑。

    这些破剑,有残,有断,有碎,有裂,伤痕纵横交错,锈迹斑斑。最重要的是,每一把破剑之上,都缭绕了死寂之气。

    显然,这些剑,都已经失去了灵性,如同一块块凡铁。

    要知道,但凡没了灵性的剑,就算铸剑的材料再罕见,在修士眼中,也与破铜烂铁相当,不值得关注。

    这些废剑,无疑是千年来,数十万把飞剑,在相互磨砺争锋的时候,失败了,残破了。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才导致它们的失败、残损。

    过程并不重要,关键是结果。堆积如山的残剑,它们与萧景元一样,在这个时刻,属于失败者,冠以失败之名。

    但是此时,在萧景元的法相,熊熊燃烧不败斗志之时。一丝丝,一缕缕气机,自然在法相之中散发飘逸出去,游走于残剑山海之内。

    嗡嗡嗡……

    呜呜呜……

    冷不防,幽深的剑窟底下,逐渐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似乎产生了共鸣的现象。一道道十分玄异的气机,纷涌而来,环绕在了萧景元四周,在进行深入而密切的交流。

    只不过,这变化,这现象,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因为就在这时,天空之上,也同样出现了共鸣的现象。而且,空中的共鸣状况,声势十分浩大,更加的惊人。

    一柄飞剑,在经过了试探、犹豫之后,就立刻投入到某个修士的怀抱之中。在那一瞬间,剑光绚烂辉煌,照亮了幽暗的剑窟,刺目耀眼之极。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其它飞剑也不再迟疑,纷纷择主。

    刹那间,整个剑窟,一束束火树银花,依次绽放,就如同国庆假日上的礼花,耀得整个虚空银光灿烂,珠光宝气,流霞溢彩,瑰丽得难以形容。

    一团团花火,充塞了剑窟的每一寸空间,铺天盖地,密如花雨。

    就是在这璀璨的场景下,坚持到最后的十几个修士,再也无处藏身,纷纷在隐秘的角落,显现出自己的身形。

    与此同时,一个个修士也从美妙的元神法相状态中清醒过来,他们心神恍惚,手上或多或少,都拿了一柄剑。

    这些剑,有长有短,有宽有细,有中规中矩的传统形制,也有奇形怪状的造型。但是,不管什么形状的剑,都流动奇光,锋芒闪烁。

    当然,凡事也没有绝对,当一些修士彻底清醒,恢复了神智之后,就警惕的环视四方,以免在最后的时刻,遭人阴谋暗算……

    就是这么一看,有眼尖的人,顿时注意到了,萧景元手中的剑,似乎“不同寻常”。

    只不过,这个不同寻常,在这个时候,可不是褒义词。

    萧景元也醒了,在他的手上,也有一把剑。他呆呆地望着手中的剑,似乎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与其他人相比,他拿着的剑,确实与别人不同。

    别人手上的剑,无一不是华彩流光,浮光跃金,霞辉绚烂。但是他呢,不知道怎么回事,手上的却是一把破剑。

    这剑,约有三尺余长,通体漆黑似墨,似乎还有一丝丝斑白。黑白之色纠缠,就形成了十分浑浊的灰色。

    剑刃很钝,没有锋口。另外,在剑身之上,更有龟裂似的纹理,看起来可谓是伤痕累累,破破烂烂,与废铜烂铁相当。

    嗯,严格来说,也没有那么废。

    毕竟,细看的话,还能够在剑上,看到一缕若隐若现,似有若无的幽光。这说明,这剑多多少少,还有一点儿灵性。

    不过可惜的是,这灵性如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

    也就是说,这是一把灵性快要磨灭的剑。毕竟数十万把飞剑,时常相互撞击磨砺,一些品质不行的飞剑,在撞击之中,逐渐沦落为凡铁,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剑的也算是运气不错,时间卡得很妙,介于凡铁与飞剑之间的临界点。要是过了这个临界点,这剑肯定要废了。幸运的是,临界点没过,这剑还属于灵剑的范畴。

    然而,这是剑的幸运,却属于萧景元的不幸。

    因为,大家辛辛苦苦,在进入剑池之前,或进入剑池之后,肯定没少吃苦头。

    冒了险,有了巨大收获,一切辛苦都值得。

    问题在于,历尽千险,却收获了一柄残剑,那该是多大的悲哀?

    一时之间,不少修士看向萧景元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同情……以及,幸灾乐祸。甚至于,报以嘲弄之色……

    毕竟,取剑的过程,自然是以实力为先。萧景元的实力,元神法相,明显不如其他人,那么得到了一把破破,倒也顺理成章。

    不过,未等某些尖酸刻薄的修士开口嘲笑,一圈圈流光,就在不同的修士身上荡出。

    “剑池关闭,该走了!”

    众人心头一动,纷纷凝立不动,不敢有丝毫的抵抗。

    萧景元也是这样,手中紧紧攥着残剑,然后望着怀中的虎丘令,荡出一圈圈涟漪似的华光,如同一个漩涡,把自己倒扣吞没。

    光华流转,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再次进行奇妙的空间旅行。

    许久之后,萧景元忽觉身体一震,接着就看到了,一片寂寥的星空。

    月黑风高,云雾缭绕,阴森而恐怖。

    他视线一转,立时定了心神,也确定了所在位置。

    “出来了,在虎丘山上……”

    萧景元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奇。因为他发现,虎丘山上的一景一物,似乎和他进入剑池之前的状况,没有丝毫的区别。

    甚至于,连之前那个魔门修士自爆的血雨,还没有清扫干净。所以此时此刻,整个虎丘山上下,依旧流动浮燥的气息,杀机弥漫。

    剑池中的时间,与现实世间的时间,似乎不是一回事?

    萧景元才有了这个觉悟,然后就察觉到了,虎丘山林之间,忽然涌起了幢幢幻影,似乎有数不尽的流光闪动。

    一瞬间,他的心头一惊,有几分发虚。

    不必多说,那些幻影流光,肯定是没得进入虎丘剑池的修士,而他们之所以迟迟没走,恐怕是在打守株待兔的主意,在等进入剑池的人出来。

    这些人摆明了是不安好心,不怀好意,而且他们人多势众,该怎么应对?

    萧景元心念百转,没等他想出什么好主意,就听见身旁的美少年,口中念念有词,语气十分急虑:“爹,你等等,再等等……不要……啊……”

    “什么情况?”

    萧景元拧头一望,就骇然的看见,美少年似乎受到了什么力量的牵扯,整个人化成了一道漂亮绚烂的彩虹,直接拔地而起,破空消失在天际。

    “诶……”

    乍看之下,萧景元呆了一呆,就反应了过来,伸手想要一抓。不过,他太慢了,手掌扑了一个空,只来得及触摸到一抹余尾虹光。

    美少年走了,似乎是在长辈的帮助下,如同流星闪逝。

    萧景元呆望天空,隐约有几分怅然若失。

    不过,残存的理智却告诉他,美少年现在离开,这是好事。或者说,真正有后台,有背景的修士,本该就在这个时候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