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42章 匹夫!
    萧景元看得明白,只见在美少年消失的瞬间,才从虎丘剑池出来的修士,包括小和尚法象在内的七八个人,也纷纷如火焰流光,在空中消散。

    不必多说,这肯定是这些修士身后的师门长辈出手,助他们离开虎丘山困境。

    毕竟这个时候,围在虎丘山,打算趁火打劫的修士,不知道有多少。萧景元目光一扫,感觉至少有上百之数。

    一百多个修士,实力高低不同,而且不齐心。但是,这些修士,一同出手,来一场混战。谁也保证不了,自己在混乱之中,一定会安然无恙。

    所以,关心后辈的大修士,自然纷纷出手,把自家徒弟子女拉出泥潭。

    不过,七八个幸运儿走了,还剩下四五个倒霉蛋。

    萧景元心中苦笑,他就是倒霉蛋之一。而且,不出意料的话,就算同为倒霉蛋,其他人肯定有所倚仗,应该能够杀出重围,顺利地脱身而去。

    就他,实力最弱,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这个世界,太凶残了,有时候,根本没有讲理的地方。”

    萧景元叹了口气,忍不住提起了手中的破剑。那伤痕累累的剑锋,灰蒙蒙的幽光微闪,一点儿震慑力也没有。

    话又说回来,或许是得益于,这剑的卖相不佳,萧景元身上的压力,没有什么大。更多修士的神念灵觉,多数是锁定那几个,手中飞剑灵光奇耀的倒霉蛋。

    毕竟,那几个人手上的灵剑,更有抢夺的价值。

    一时之间,虎丘山上空,乌云密布,黑云压城。一缕缕轻风,不安的流动。剑拔弩张,箭弦越来越紧,大战一触即发。

    “轰!”

    须臾,有修士沉不住气,驾起了法宝,气势磅礴奔袭而来。幸好他的目标,不是萧景元,而是一个宝剑光辉冲霄的少年。

    “你在找死!”

    少年怒了,直接祭起了,在剑窟中收取的宝贝。一柄剑刃薄如纸,通体碧如蓝天的飞剑,立刻如臂指使,虹飞电射。

    才收取了飞剑而已,他却立马运用自如,收发由心。

    这一份实力,让萧景元自叹不如。

    “杀,杀,杀!”

    冲锋号一起,上百修士从四面八方,扑涌而至。

    风雨飘摇,萧瑟杀气森森,冷如刀剑。

    乱战将起,萧景元二话不说,立即施展飞星遁法,破开了空中阴暗云层,然后如同一道闪电,疾飞逃窜。

    敌众我寡,硬拼是自虐。

    萧景元当机立断,直接避战逃了。而且,他要感谢其他同伴,就是由于其他人的分担,一众修士的火力,也自然分散了。

    看到萧景元逃走,有修士犹豫了下,却放弃了追赶。

    毕竟看萧景元身上衣服破破烂烂,一身污脏的样子,连手上的剑,也十分残损,不像是在剑池有什么收获的模样。

    与其追击萧景元,不如围捕那些拥有灿烂灵光飞剑的修士。

    当然,也有不少修士,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心态,又或者觉得在乱战之中,就算有好处也未必轮到自己,不如去赌一把。

    所以,还是有十几个修士,御飞剑、法宝而行,尾随萧景元身后,穷追不舍。

    飞逃了片刻,萧景元也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追在他身后的修士,貌似也有意无意地没有追得太紧,似乎在放纵他的离开。

    发现这个状况,他自然有些惊讶。

    不过很快,就他明白了过来。那些修士,明显是故意的。毕竟,从虎丘剑池出来的修士,先是被接走了大半。剩下的,也不见得是善茬。再加上,僧多粥少,更不好分配。

    萧景元一个人逃遁,十几个修士追赶,避开了大部队。

    从这方面来说,竞争却少了许多。

    只要十几个修士不笨,自然有默契的纵容……

    “都不是什么好人。”

    想通了这一节,萧景元冷冷的一笑,再也没有半点顾虑,直接驾电而去。他全力施展飞星遁术,远远离开了虎丘山,深入到苏州城外的崇山峻岭之中。

    但是,他却没有摆脱身后的追踪。他快,身后的修士就快。他慢,身后的修士,也适当的调整了速度,吊在了后头。

    显然,一个个修士,已经视他为盘中菜,在猫戏耗子。

    之所以,没有急于下手,估计还在等待时机。

    这时机,可能是等他力竭,也有可能是在等哪个修士沉不住气,率先出手。而后的人,就可以螳螂捕蝉,坐享其成。

    这也算是一场无形的较量,在考验一个个修士的心智与忍耐力。如果大家的实力相当,那么谁的毅力更胜一筹,无疑占了优势。

    追捕萧景元的十几个修士,在虎丘山盘桓了一段时间。其间,也没少恶斗,对于彼此之间的实力,也有一定的了解。

    再加上,相互之间,也各有仇怨,自然不会轻易信人。在彼此提防的情况下,谁也不想第一个动手,免得便宜了别人。

    所以,这也是他们纵容,放任萧景元疾飞荒野的重要原因。

    总而言之,一个微妙的平衡,在各个修士之间成型。只不过这个平衡十分的脆弱,随时随地会被打破。

    但是一个个修士,却从来没有想过,打破这个平衡的,竟然是萧景元。

    在深入荒野之后,萧景元虹飞似的身形,突然在高空中一滞,忽然降落在了一座平平无奇的山峦之上,然后回身凝立,静静地等候。

    顷刻之间,十几个修士,也扑飞而至。他们愣了一愣,然后下意识地分散化开,呈众星捧月之势,降在不同的地方,却封锁了萧景元的一切去路。

    十面埋伏,插翅难飞。

    只不过,十几个修士,十分的困惑。不明白,萧景元逃得好端端的,干脆不逃了?

    难道说,其中有诈?

    不是修士们多疑,主要是事出反常,肯定不对。

    为安全起见,一个个修士,纷纷警觉观望四方,暗中祭起了法宝、飞剑,以免一时不慎中了暗算……

    就在这时,萧景元却开口了,举着手中的破剑,轻声道:“我在剑窟之中,得到了这一件兵器——飞剑!”

    荒野之外,没有了云雾的遮挡,月亮非常的纯净,浑圆清澈,就像一只玉盘,在散发盈盈流光,十分的美好。

    在月光的照映下,一个个修士的视力不差,自然也看清楚了破剑的模样。

    杂色的剑体,黑白交掺,浑浊如灰。一道道裂纹,横七竖八的列布,品相连世俗铁匠打造的精钢铁剑都不如。

    唯一让破剑看起来,不至于废到底的,自然是一点飘摇的灵光。

    微弱的灵光,盘缠在剑上,若隐若现,似有若无,十分的晦涩,仿佛轻风一吹,就会彻底的磨灭。

    看到这样的飞剑,一个个修士脑海之中,就浮现了两个字。

    垃圾!

    太垃圾了,把剑送给他们,他们也懒得多看一眼。有机缘进入剑池,却收获了这种垃圾,也是一种悲哀……

    然而,一个个修士,望着破剑,却面无表情,丝毫不为所动。

    谁知道,萧景元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就是在欺骗他们,自然不可饶恕。就算是真的,那又怎么样?

    想想他们,在虎丘埋伏了几天,没能进入剑池就算了。还由于一场场战斗,损失了不少丹药、法力。

    这些损失,没有得到补偿,他们怎能罢休?

    所以,哪怕萧景元在虎丘之中,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也少不了被他们洗劫。要是萧景元身无长物,没有任何值得他们洗劫的东西……

    那就不要怪他们,把几天积累下来的无名怒火,发泄在萧景元身上了。

    一时之间,十几个修士心念百转,眼睛之中透出暴戾之意。

    与此同时,萧景元继续开口,娓娓而谈:“我从你们的眼神之中,也看到了对这把剑的失望之色……”

    “没错,我和你们一样,也十分的失望。当然,同是失望,却有本质上的区别。”

    萧景元抬头,轻轻地挥动破剑,慢声道:“你们失望的是,这是一把破剑,没有任何的价值。然而,我失望的是,为什么世人,总是以貌取人。”

    “难道说,一把破败之剑,就没有让人正眼相看的权力,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待遇?”

    萧景元微声叹息,手中的破剑却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在他挥剑之时,一缕缕灰色的幽光,就在剑中盈亮,如光丝蔓延,覆盖剑身上下。

    当幽光布满全剑之际,残破的剑忽然碎了,无声无息碎裂。

    萧景元保持挥剑的姿势,剑却仿若烟消云散,化作了细碎的尘埃,消散在空中。

    “……搞什么鬼?”

    看到这一幕,一个个修士顿时一懵。不过在听见,萧景元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的时候,他们心中警铃大振,心弦已经绷紧了,随时就会出手。

    但是,萧景元手中的剑,倏地碎了,自然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

    “这是在搞笑么?”

    “故弄玄虚……”

    “我要杀了这个小子!”

    有人暴跳如雷,不承认自己刚才,真被吓唬住了。

    “俗话说,败军之将,不足言勇!”

    此时,萧景元依旧侃侃而谈,悠声道:“但是,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所以这一把破败之剑,干脆就叫匹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