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46章 祭炼
    滚滚气浪炸开,如同惊涛骇浪,震得几个修士抱头鼠窜,逃之夭夭。

    毕竟,杜南山出手,和不出手,那是完全两个概念。之前,杜南山自持身份,不打算与几个修士计较,任由他们破阵。

    但是不计较,不代表几个修士,有资格和实力,直面一个仙人的怒火。

    杜南山不开口,几个修士自然有胆子冒犯,但是当他出手斥喝之时,几个修士自然是吓得屁滚尿流,逃命而去。

    反正,杜南山也给了口信,他们回去如实复命就是了。

    一时之间,道观外头,立即清净了下来。

    “嗖!”

    剑光闪烁之间,大堂之中出现了方少白的身形,他表情有几分不满,懊恼道:“师父,你干嘛出手?我能对付得了他们。”

    “我知道你对付得了他们,不过……”

    杜南山含笑一指:“但是,有人在担心你,一直战战兢兢。”

    “……少白!”

    此时此刻,萧景元也抛开了心中的杂乱心绪,仔细的打量方少白,绕步看了两圈,才欣喜笑道:“好,你总算好了。”

    “阿元!”

    方少白咧嘴而笑,洁白的牙齿,在阳光底下,熠熠生光。他拍打自己结实的胸膛,呵呵大笑道:“我没事,全好了,健壮如牛,能空手打死一头老虎……”

    “对了,你看!”

    说话之间,方少白一招手,一道流光跃金,绚烂如幕,绕着他的身体,盘飞了一圈,再浮在了头顶上空。

    “……我修仙了!”

    方少白笑容灿烂,兴冲冲道:“阿元,我要成仙了。你要不要学,我教你……”

    “嘿,他教你差不多,还用你教?”

    杜南山轻嘲一笑,然后向外走去:“算了,你们虽然才几天不见,但是机缘巧合的,也相当于久别重逢,慢慢地叙旧吧。”

    他识趣的,不打扰两人的欢聚,轻快走到了外面,把道观阵法撤去。其间,在厅堂之内,一阵阵欢声笑语,仿佛畅快的溪流,一曲如歌。

    悦耳的声音,也让杜南山情不自禁,流露淡淡笑意。

    好久好久之后,两人才结伴出来,走到了庭院之中。萧景元远远拱手,趋步走近,十分诚恳的拜谢:“先生救治之恩,没齿难忘。”

    “我救徒弟,何用你谢?”杜南山拂手,视线轻轻一瞥。

    “扑通!”

    方少白跪倒了,俯首道:“多谢师父再造之恩。”

    “嗯!”

    这个礼,杜南山欣然接受,点了点头,然后叮嘱道:“少白,你才入门,初涉修行之道,须谨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且莫有了一点小成绩,就骄狂自大,目中无人。”

    “师父,我没有……也不敢啊。”方少白连忙辩解道:“我刚才只是……”

    “我知道,你是无心的,只不过是年少轻狂而已。”

    杜南山微笑道:“不过,我就是怕你的年少轻狂,害了自己。所以,现在提醒你,不要被轻狂所害。”

    “……是,徒儿谨记!”方少白老老实实答应,不再争辩下去。

    杜南山颇为满意,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各有收获,心情舒畅,恨不能摆酒,庆贺三天三夜。不过……刚才你们也听见了,我定下了半个月之期。”

    “到时候,我出手对付百竹,但是他手底下,也有不少孝子贤孙。那些人,就要靠你们应付过去……”

    杜南山悠然道:“所以,我建议你们,延迟庆贺,先稳固根基,在半个月之后,能够帮得上忙,助我一臂之力。”

    “诶……”

    萧景元与方少白,互看了一眼,却有几分跃跃欲试。

    “师父,你放心,我们自当尽力。”

    一提到百竹道人,方少白就忍不住咬紧牙关:“那个恶贼,不顾江湖道义,恃强凌弱,真不是东西,的确要与他清算一下才行。”

    萧景元深以为然,却有几分迟疑:“与百竹道人算账,自然十分应该。不过,他身后的竹山教,貌似势力不小……”

    “不必担心。”

    杜南山从容笑道:“百竹道人只不过是竹山教的长老,代表不了竹山教。毕竟竹山教的弟子无数,分属不同的山头,未必齐心。”

    “再说了,这事我们占了理。如果竹山教,真打算替百竹道人出头,我也不是吃素的,未必会怕他……”

    杜南山傲然,十分自信。

    方少白眼睛一眨,低声道:“师父,你不是说,我们是散修么?”

    “散修,就不能有朋友了?”

    杜南山淡笑道:“你师父我,修行两三百年,就不允许我认识几个生死之交?在我认识的知己好友之中,就不能有几个大宗门的长老?”

    “啊,嘿!”

    方少白恍然大悟,摸着脑袋傻笑。

    “好了,你们修行吧,我回书院,安抚人心……”

    杜南山挥了挥手,身形倏地如烟气散开,转眼已经消逝不见。

    “……走了!”

    方少白探头观望了眼,就立即转身,兴致勃勃道:“阿元,你继续说,在进入剑池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虎丘剑池,真的是遍地珍宝么?”

    “哪有遍地珍宝,是遍地危险才对。”

    萧景元苦笑,叹气道:“第一层荷塘,万年怪鳄力量无穷,守候着清心白莲,谁想夺宝首先要过了它那一关。”

    “第二层寝宫,禁法重重,有许多机关陷阱。不过最危险的,还是人心……”

    萧景元娓娓而谈:“至于第三层剑窟,更是玄诡难测。夺宝之争,更是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谁也不留手容情,精神相搏,险象环生……”

    在方少白的惊乍之间,萧景元把进入虎丘剑池的经过,简单的述说了一遍。但是其中的惊险刺激,危机四伏,惊心动魄,却也可以想象。

    “……元神法相?”

    方少白十分的神往:“恨不能,陪你一起进去。”

    “要是你能陪我进去,估计我们就进不了剑池了,东篱先生肯定不允许。”

    萧景元轻笑一声,说了一个事实。

    “也对……”

    方少白耸了耸肩膀,眼珠子一转,脸上堆起了好奇的笑容:“阿元,听你的意思,在剑窟之中,也得到了什么好东西?”

    “喏!”

    萧景元举手示意:“得了这把剑!”

    “……呃?”

    方少白一看,瞠目结舌:“真的假的?”

    难怪他惊疑,因为萧景元手中举着的,却是一把破剑。

    剑身残损,纹如龟裂的破剑。

    “骗你做什么?”

    萧景元微笑道:“这是我的剑,我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匹夫!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以后我要把它炼制成本命法宝……”

    此时,仿佛要回应他的话,破剑之上流动残烛似的灵光,若隐若现,随时可能湮灭。

    “这剑……”

    方少白皱眉,有心点评两句,却说不出口。

    在他的心思起伏间,干脆把手一扬,空中就飘浮起一把飞剑,然后散发金灿灿的亮光。不过金黄色的飞剑,细看可以发现,剑芒透发银白之光。

    金灿灿,银烂烂,金银光华相间,一正一反,泾渭分明。

    剑名春秋,是上等法宝,品质超群的飞剑。

    其中的妙用无穷,方少白才祭炼成功,未能彻底的掌控飞剑的变化。但是单从卖相上看,肯定要甩破剑几条大街。

    “哈哈,怎么?”

    萧景元笑了,扬眉道:“是不是觉得,这把剑很破,不堪入目?少白,方少白呀,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以貌取人……呃,取剑了?”

    “没啊,我没有啊。”

    方少白口是心非道:“我只是觉得,这剑……挺好。对,挺好的……不过,看起来,好像要断了……我师父手上,应该还有别的飞剑,要不我求他……借你一把?”

    “不必!”

    萧景元笑了笑,也不打算解释。反正,迟早有一天,方少白会大吃一惊,后悔自己的有眼无珠,不识金镶玉。

    他腹黑隐瞒了破剑的奥秘,很期待方少白见证真相的表情。

    “就算没剑,我还有一个环。”

    萧景元转移了话题,把龙雀环亮了出来。白色的光环,散发珠光宝气,熠熠生辉,溢满了整个厅堂。

    “……好东西,这才是宝贝呀。”

    一瞬间,方少白眼睛放光,惊喜交集道:“那位兄弟,真是够意思,讲义气啊。这样的宝贝,说分你,就分你。”

    “……是的!”

    萧景元心神恍惚了下,才回神微笑道:“认识她,也算是我的幸运。”

    他没细说美少年的身份,再加上方少白没有见过真人,自然下意识地认为,美少年是位胸襟广阔的好汉子。

    “这环威力多大?有什么玄妙功效?”

    另外,方少白关注的重点,自然在于龙雀环的本身。

    “这是清心宁神,降伏心魔的至宝。”

    萧景元解释道:“至于威力么……我还没有祭炼,也不太清楚。不过想来,古仙人炼制的仙宝,威能肯定不差。”

    “那你磨蹭什么。”方少白急忙催促道:“赶紧的,去祭炼啊。”

    “……行,那我去闭关几天。”

    萧景元从善如流:“你帮我护法,顺便照看道观。”

    “知道,知道,快去,快去。”

    在方少白的撵送下,萧景元进入了道观的密室。

    几天没清扫,密室也积了薄薄一层灰尘。萧景元衣袖一卷,将灰尘送出了室外,就在蒲团盘腿坐好,研究龙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