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47章 河车大周天
    上古之宝,龙雀仙环,只有半个巴掌大小,内外浑圆,通体莹亮,散发璀璨耀眼的光华,就好像一轮清澈的明月,十分的瑰丽玄奇。

    在龙雀环的内侧,铭刻了一行朱文篆字。

    之前,在虎丘剑池之内,萧景元就得到了美少年的指点,不仅知道了篆字的意思,还懂得了篆字的读音,更清楚怎么祭炼这龙雀环。

    此时此刻,他屏气凝神,脑中存思黑白二象,轻易进入禅定的状态。在精神恍惚,身体一片空明之际,他嘴巴轻开,缓慢地吐出了一个个音节。

    一个个音节,荡到了空中,本应了无痕迹。

    但是,在音节散发的时候,萧景元手上的龙雀环,却忽然浮现柔亮之光。奇异的光华,似乎与一个个音节遥相呼应,形成了一层层涟漪。

    涟漪起伏,波动的痕迹,十分的明显。

    玄妙的波动,就如同一座桥梁,衔接了萧景元心神与龙雀环之间的联系。

    久而久之,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就涌入了他的心头。

    不过,萧景元始终保持,澄澈平和的心态,反复的念诵篆文。一遍又一遍,层层叠叠,循环往复,仿佛没有休止。

    龙雀珠的光芒,也随之聚散不定。

    有时,明光如晧月,映亮了整个密室。有时,清光内敛,不见丝毫亮色。

    一明一灭,变幻无常,闪烁如星灯。

    一天过去了,亮光在明灭。两天过去了,巴掌大小的龙雀环,突然飞到了萧景元头顶上,光芒万丈,形成了一轮灿烂的光圈。

    第三天过去,璀璨的光轮,犹如实质,笼罩萧景身体四方,浑圆如罩,壁垒森严。

    到了第四天,辉煌的光华,消失得一干二净。

    龙雀环的体形,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缩小成为了一枚戒指大小的环圈,就贴在了萧景元的印堂正中,流动十分隐晦的幽光。

    然后,又是一天过去了,龙雀环已经完全消失。

    确切的说,应该是消失在萧景元的身体之内,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

    这个,也就是所谓的,身宝合一。

    到了这个地步,萧景元才算是完成了龙雀环的祭炼。另外,他也幸运的,初步的掌握了一些,龙雀环的威能。

    第六天,萧景元睁开了眼睛,一抹湛然神光,如闪电划过,照亮了幽暗密室。他的嘴角含笑,心神一动,冷不防有就一道绚烂的光华,在他的身后如轮绽放。

    璀璨的光轮,突然分裂,一右一左,如扇展开,形成了一对翅膀。

    一对光翼,光芒绚烂清亮,十分的玄异。

    不过,要是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绚烂的光翼,那是由一片片井然有序,十分清莹雪白的羽翎组成成型。

    然而,要是将这些丰密的的羽翎,一根根区分审视,就能知道其中的实质。这哪里是什么羽翎,分明是一片片锋芒毕露,锐气十足的……风刃。

    “哧哧哧哧……”

    随着萧景元的举手挥动,绚烂的光翼瞬间瓦解,然后就化成了密集的风刃,再在密室空间卷起了一场刀锋风暴。

    密集的风刃,仿佛一片片锋利的刀子,在空中飙飞电射,盘卷绞杀。那个情形,就好像是机械涡轮,在高速的转运,让人看得眼花缭乱,难以定睛。

    “呼……”

    顷刻,锋芒毕露的风刃,突然在散化了,化成了无声无息,丝丝缕缕轻风。

    温柔的轻风,连尘埃都吹不起来,转眼融入空气之中,消失了。

    这是龙雀环的神奇功效,可以操纵风象,能聚能合,能散能化,自由随心,端是玄妙,不可思议之极。

    当然,从这精确的控制力,也可以知道。萧景元已经彻底在炼化了法宝,能够借用法宝本身的威能,办到一些他之前办不到的事情。

    这个就是仙家法宝的妙用了。

    仙人,本质上也是人。作为人类,最大的天赋,有别于万物生灵的标志,就是在于人类能够发明创造工具,并且妥善地利用工具。

    仙家法宝,自然是工具的一种。

    借助工具,完成一些突破自己身体极限的事情,那是一种智慧的表现,不丢脸。

    整天喊着,不借外物,超脱自身,肉身成圣,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人。

    不是绝世天才,就是疯子蠢蛋。

    萧景元觉得,自己天资平庸,还是走中间路线吧,沿着先贤的脚步,一步一步走下去,能够抵达顶峰就好,不需要另辟蹊径,剑走偏锋什么的。

    要知道,不管是另辟蹊径,还是剑走偏锋,都有许多未知的风险。

    说不定,还会走火入魔。

    修行,还是要安全第一,欲速则不达。

    萧景元忖思,又闭上了眼睛,仔细地感应龙雀环,然后就发现在体内仙灵之力的温养下,龙雀环反馈丝丝缕缕的奇异力量。

    这奇异的力量,贯行他身体经络,渗入血液骨髓。

    “轰!”

    倏地,萧景元身体一震,接着一股股力量,就好像火山爆发似的,在他的一些隐秘的窍穴之中,纷纷喷涌而出。

    “这是……”

    他脸色一变,旋即又惊又喜。

    这些力量,清凉纯粹,分明是清心白莲的药力。

    在剑池的时候,他吞食了十几粒清心白莲。当时,他没时间修炼炼化那些浓厚的药力,所以药力就潜藏在他身体各处。

    现在,在龙雀环的激发下,药力翻腾不休,如波涛怒起,狂澜起伏。一团团药力化开,转眼就形成了滚滚洪流,气势汹汹,涌入了河车。

    在萧景元的胸口,有一个调节身体力量的气旋,如同河车转动。小小的河车,相当于一个水利工程枢纽,在时时刻刻调度真气的传输分配。

    可是这时,洪涛似的力量,决堤似的,奔腾涌入,瞬间就把河车冲垮了。

    咔嚓,咔嚓,咔嚓!

    河车不堪负重,逐渐在崩溃瓦解。

    一时之间,汹涌澎湃的力量,混杂成为一团,肆虐横行。

    然而,在如此危及的情况下,萧景元不慌不急,心神清宁如一。他存思守一,自然觉得心境平和,万念俱空,一片虚静。

    他虚其身,空其心,内凝神思,身心冥于寂寂之中。然后,一点灵光,就在他的印堂之中悬亮,映照身心上下。

    他福至心灵,心神恍惚,似凝非凝,就聚在灵光之中,抱元守一。

    常言道,圣人抱一为天下式。在进入守一的状态,自然能够获得诸多的好处。毕竟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

    萧景元得一,只觉得灵台清明似镜,身心一尘不染。混乱的力量,更是十分清晰明显,一一浮印在灵光明镜之中。

    杂乱无章,千头万绪的力量,瞬间让他梳理整齐,揪住了一切根本。

    “轰隆!”

    一瞬间,萧景元的身体,连续震荡。溃散的河车,再一次凝聚,如同太极阴阳鱼,更像是八爪大章鱼,探出了无数的触手,直贯四肢百骸。

    重新凝聚的河车,规模十分的巨大,而且一根根触手,如同大树的根须,深深扎根于土壤深处,源源不断汲取养分。

    在大河车转动的时候,横行在经脉之中的混乱真气,就在一股恐怖力量的牵扯下,纷纷汇聚而来,按照规定的轨道,逐步循环。

    与此同时,萧景元更真切的感应到,隐于印堂之中的龙雀环,仿佛是一个神奇的媒介,能够贯通天地两界,形成了一个渠道。

    在大河车启动之时,龙雀环的环圈之中,就突然打通了天地间的屏障,从宇宙虚空内,汲取了最为精纯的日月星辰能量,注入他的身体。

    精纯的能量,与他本身的力量,相互交杂在一起,再卷入到大河车之中。

    通过大河车的转化,自然形成了极为浑厚的仙灵之力。

    仙灵之力盈溢,融入血肉之中,渗透骨髓,净化身体,进一步夯实根基。这个就是所谓的水磨的工夫,以水滴石穿的坚毅之力,逐步将身体改造成为坚固堡垒。

    就是这样,不断的打磨、熬炼,直到有一天,他觉得这个堡垒足够的坚硬,那么就可以引发天劫,来个破而后立,羽化成仙。

    修仙的过程,基本就是这样了。

    当然,过程简单,却知易行难。好比现在,萧景元身心愉悦,知道自己已经跨过了河车小周天,正式晋升为河车大周天之境。

    但是,他纵然高兴,却不敢有半点骄傲自满。因为他很清楚,仙途漫长而艰险,达到大周天的境界,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进步。

    真正的考验,还在后头。比如说,凝煞,炼罡!

    怎么凝聚煞气,怎么炼化罡气,怎么罡煞合流,提升自己的实力,让自己蜕化变质,他根本没有半点头绪。

    “幸好……有现成的人,可以请教。”萧景元欢喜的心情,逐渐归于平静,他再一次睁开眼睛,自然想到了东篱先生杜南山。

    杜南山已然度劫成仙,有足够的经验积累,想必看在方少白的面子上,对于他的求教,不会有什么隐瞒。

    想到这里,萧景元也坐不住了,立刻一跃而起,飞离了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