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48章 铁钟真人
    萧景元也不知道,自己在密室之中,具体修炼了几天。不过从密室之外,铺积的一层厚厚灰尘,就可以知道,这时间应该不少。

    不过,收获也很大,可谓是突飞猛进。

    这些天的潜修,他不仅是单纯的祭炼法宝,提升修为而已。最重要的是,他悉心梳理,反省自身,弥补了修为爆涨之后,可能产生了一系列隐患。

    毕竟,自从他被雷劈,激发了仙灵之气,再到筑基入道,大小河车之境。一个个阶段,几乎是跨越式的提高,而且时间也极快,不足月余。

    一个月的时间,就能抵别人数十年的苦功。

    这其中,固然是由于机缘奇遇,各种奇珍异宝之助。但是修为实力火箭似的爆发,尽管对他的发展有利,却也隐藏了一些弊端。

    最大的弊端,肯定是根基不稳,不熟悉自己的力量。

    所以,在剑池的时候,萧景元在应敌之时,总是觉得处处受制,束手束脚,施展不开。一方面,是由于他实力比不上敌人。另外一方面,自然是由于弊端的存在。

    就是由于这个原因,他只能够通过拼命的方式,让敌人心生顾虑,不肯同归于尽,才保全了自身。再加上美少年,在旁边拾漏补缺,他才能平安顺利带清心白莲出来。

    不过,拼命之举,偶一为之还行,不能持久。

    不然,拼着拼着,真把命拼没了,才叫悲剧。

    萧景元反省自己,痛定思痛,在明白了自己的缺陷之后,自然加以弥补。

    在潜修的时候,不急于提高修为,而是一点一滴地夯实基础。

    然后,等基础补劳了,一切水到渠成……

    此时,萧景元站在了庭院之中,天空艳阳高挂,洒射万道金辉。炽烈的阳光,晒得庭院的大树,枝叶松垮,病蔫蔫的样子。

    但是,在萧景元看来,霸道的烈日,挥洒下来的炽烈火焰之气,在覆盖他身上皮肤之时,却转化成为了十分清凉的气息。

    清风绕休,阴阳变化,寒暑不侵。

    “没有想到,我也有成为人形空调机的一天。”萧景元欣然而笑,视线忽然一瞥,然后随手一指,一道绚烂的光圈,就骤然迸现。

    璀璨的光圈,原本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在疾飞之时,转眼就化成了一轮烈阳。一道道幻彩流光,刺目炫眼,迎向了天空之上电射而至的一柄飞剑。

    金灿灿,银熠熠,锐不可当的飞剑,在遇到光圈之时,剑尖自然一滞,根本穿透不过去。与此同时,绚烂的光圈,冷不防一缩,如同一个环扣,反过来把飞剑套住。

    “咦?”

    惊愕的声音响声,墙头之上出现了方少白的身形,他表情却有几分急虑,心神系于飞剑之上,感觉到其中的不妙。

    “回来,快回来……”

    随着方少白的召唤,飞剑在空中交映金银霞光,剑身更是剧烈的颤动。可是,无论他怎么牵引,飞剑却在颤动之中,慢慢地平静下来。

    到了最后,金银霞光,更是干脆溃散,只有淡淡的流光,在剑脊闪耀。

    “来……”

    见此情形,萧景元淡雅一笑,然后轻轻的一招手,只见璀璨流光一闪,飞剑就出现在他的手上,十分温顺无害。

    “……啊啊啊!”

    方少白飞落了下去,又是惊,又是急:“这是我的剑……”

    “知道是你的剑。”

    萧景元笑了笑,把春秋剑还了回去。

    “……怎么回事?”

    方少白接过了剑,表情十分奇怪:“为什么,被你的光环一套,我的剑就不听使唤了?我已经祭炼过了,没理由呀……”

    “你以为,祭炼过的法宝,就不会丢失?”

    萧景元嗤笑,点醒道:“你不要天真了,世上的法宝,多数是相生相克。在剑池的时候,我亲眼所见,一个邪派的修士,施展碧磷砂,能污坏别人的法宝。”

    “但是反过来,也有一些法宝,能够克制碧磷砂。”

    萧景元娓娓而谈:“天生万物,从来没有绝对的优势和劣势。优劣形势,会随着时间和地点、环境,发生微妙的变化。”

    “说重点!”方少白才不会轻易被糊弄。

    “好吧,我是想说……”

    萧景元神态自得道:“龙雀环,本来就有束缚的妙用,再加上,我的法力比你强,以及你没有使尽全力,那么飞剑被截,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嗯?”

    方少白目光凝滞,脸色变幻不定。

    “明白了吗”

    萧景元郑重其事道:“尽管我可以肯定,类似龙雀环之类的异宝,世上肯定不多,但是绝对也不少。”

    “如果你以后,还像今天一样,带着炫耀似的心情,驭剑对敌的话。那么我可以确定,你这把春秋剑,以后到底属于谁,还是未知数。”

    “……懂了!”

    方少白表情严肃,他斟酌片刻之后,冷不防一甩手,春秋剑破空而出。

    剑光如电,横亘于天空,如同盘龙飞舞,勾起了漫天的剑影。万千剑光,层层叠叠,合成了一朵朵绚烂剑花。

    一时之间,天空布满了璀璨银光,如佛说法,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眼花缭乱,花雨缤纷的场景,自然极为瑰丽绚烂。

    倏地,漫天花雨骤然消失,天空只剩下一道惊电,飙飞绕行。赤白色的光芒,飘忽不定,变化莫测,让人根本捕捉不到其中的痕迹。

    “疾!”

    方少白轻喝一声,赤白之光一闪,就在庭院大树茂密的枝叶间,唰唰唰盘旋,只见点点星芒闪烁,更像是流星,稍纵即逝。

    转瞬,春秋剑飞回,消失在方少白衣袖间。

    与此同时,一阵清风拂面,十分的清爽。接着,庭院大树,一片片叶子,随着轻风翩翩起舞,飘摇坠落,摇曳而下。

    萧景元定睛再看,只见繁茂的叶子,已经让方少白全部斩落,只余下光秃秃的树枝,铁干苍鳞,萧瑟如冬。

    “……不错嘛,有进步。”

    萧景元赞叹一下,旋即瞪眼怒吼:“少卖弄一下会死啊,赔我的树叶……”

    “这个……哈哈,快看,我师父来了。”

    方少白迅速转移了话题。

    不过,杜南山真的来了,悠然而至。

    在他的脚下,是一团五彩霞云,瑞气千条,十分的华丽。

    只是,萧景元的眼神锐利,却看到了杜南山的脸色似乎有几分不对。不苟言笑的样子,好像有什么心事。

    须臾,杜南山驾云而下,降落在庭院中。

    方少白连忙迎上叫唤:“师父……”

    “东篱先生!”萧景元也上前行礼问候。

    “嗯!”

    杜南山点了点头,冲萧景元一笑,“景元,你出关了。看你的气色,修为似乎精进不少,看来很有收获,恭喜了。”

    “谢谢。”

    这是事实,没什么不好承认的。萧景元笑容可掬,觉得关系亲近,也没必要谦虚谨慎,直接点头道:“主要还是,才炼化了清心白莲的药力,实力自然提高了一点……”

    “对了。”

    借着这个机会,萧景元连忙求教道:“东篱先生,我的实力,提高得这么快,会不会有什么不妥?比如说,容易造成根基不稳之类的隐患,影响以后的发展……”

    “……哈哈!”

    杜南山笑了,有几分赞许之意:“你能够想到这一点,也算是足够冷静。有些人呀,在修行之时,恨不能一步到位,直接登仙,很容易忽略自身的短板。”

    “只不过,就目前为止,你的担忧,不足为虑。”

    杜南山淡然道:“只要稍微努力一些,绝对不会造成任何隐患。”

    “为什么?”

    萧景元有些惊奇,不是说欲速则不达吗?他已经坐上了火箭,再不控制一下速度,就怕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因为,不管是你,还是少白,你们两个,只不过是才入门罢了。”

    杜南山直言不讳道:“在修行之初,类似你们这样的水平境界,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自己能飞能遁,上入青冥,下探九幽,似乎很厉害了。”

    “实际上,你们才不过是起步而已。仙途大道,犹如一道天堑,无穷无尽。不管你们是慢走,还是飞跑,在没有抵达终点站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杜南山轻笑道:“至于稳固根基什么的,你们更不用担心了。因为在修行之时,河车大周天以下阶段,都属于热身。”

    “真正的夯实根基,一般是从凝煞炼罡开始。”

    杜南山瞄了萧景元一眼,似感慨,似怀念,似怜悯,“景元,恭喜你,苦难……咳,磨砺意志,培根固本的日子,即将来临了。”

    看到杜南山的神色,萧景元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战战兢兢,颤悠道:“东篱先生,你不要吓我呀。凝煞炼罡,是不是非常的艰难?”

    “不,不是艰难,而是……折磨……”

    杜南山手掌微颤,然后下意识地摇头,似乎是在摆脱心灵上的阴影。他叹了一口气,转移话题道:“算了,这事我们稍后,再慢慢探讨。”

    “我收到风声……”

    此时,杜南山表情一正,轻哼道:“半月之约,百竹道人邀请了天师教茅山分坛的坛主铁钟真人出席观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