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50章 祸从天上来
    “是啊,没那么简单……”

    方少白蹙眉深思,然后吐了口气,强笑道:“算了,反正我师父心里有数就行。我这个当徒弟的……舍命陪君子了。”

    “瞧你说的……事情没那么严重。”

    萧景元笑了笑,宽慰道:“如果真有灭顶之灾,你师父的第一反应,恐怕不是请人相助,而是拉着你逃之夭夭。”

    “也对。”

    方少白一脸笑容,乐观道:“俗话说,福祸相依,这未必见得就是坏事,说不定还有什么好处,你说是不是?”

    “是……”

    萧景元能说什么?当然是连连点头,不断的附和。

    “算了,不想那么多,送信要紧,别耽搁我师父的正事。”

    适时,方少白翻开了请柬,一边核实,一边说道:“景元,我们也分头行动吧,一人送两封,很快就能完成任务。”

    “行啊。”

    萧景元无所谓:“我实力比你高一点,就送路程远的吧。”

    “哼!”

    方少白撇嘴:“不要得意,我师父说了,以我的天资,只要肯努力,迟早能够后来居上,反超过你……”

    “……加油,我看好你。”

    萧景元没诚意地祝愿,然后接过了两张请柬,好奇打量。

    “天台山,玉霄峰,白云子!”

    “武夷山,赤水河,戴云崖,红花姥姥。”

    乍看之下,萧景元就知道,这两人与杜南山一样,应该是散修之流。不过实力肯定不凡,不然杜南山,也不会邀请两人来助威。

    “好了,这两个地方,我去送信吧。”

    萧景元瞄了一眼,就笑道:“三天时间,足够我来回了。说不定,我先回来,你都不见人影……”

    “小瞧人是吗?”方少白斜视:“老规矩,一顿狗肉?”

    “行!”

    萧景元点头。

    “咻!”

    冷不防,一道赤白剑光闪过,方少白已然拔地而起,驭剑窜行到天边,然后声音才传荡了回来:“你就等着做狗肉……”

    “哈哈!”

    萧景元开怀一笑,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把道观收拾一遍,这才如流星飞遁而去。

    他穿云御风,凭临下界,经行之处,俱是崇山大川,一些重冈连岭,宛如波涛起伏,直往身后飞也似地退去。

    才半天时间,他就来到了天台山。

    只见这里大小山头,峰峦重叠,郁郁苍苍,十分青翠。

    作为天下著名的名山大川之一,天台山犹如一处世外桃源,洞天福地。环境清幽优美,周围古木参天,绿树成荫,碧水长流,宛然一幅天然画图。

    不过就在这时,萧景元悲剧的发现,自己似乎迷路了。

    天台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连绵起伏的山脉。数百个山峰,星罗棋布,伏脉千里。他也弄不清楚,所谓的玉霄峰,到底在什么方位。

    想找人打听吧,这里却是崇山峻岭,没有什么人烟。

    “怎么办?”

    萧景元挠头,在琢磨着,要不要找个樵夫什么的,问一问路。

    就在这时,一抹红灿灿的光华升腾而起,然后在他怀中的一张请柬,忽然飞了出来化成了一只瑞鸟。

    萧景元自然有些惊奇,随即就看到了,五彩斑斓的瑞鸟,扑棱棱的展翅振飞。

    他心中一动,立即跟了过去。

    鸟儿扑飞,速度也不慢,而且认准了一个方向,驾轻就熟的疾掠。

    就是这样,鸟儿带着他,绕过了一座座山坑沟壑,再越过了一片荆萝密布的山林,眼前突然山势一突,出现了一个高耸插云的山峰。

    看到这山峰,萧景元心中一喜,也意识到这可能就是此行目的地,玉霄峰。

    此时,瑞鸟更像是回归巢穴似的,立即振翅高飞,穿破了云层,转眼消失不见。萧景元自然是追随而去,高飞天上,降落到了峰顶。

    才到崖顶,他就看到旁边有白云弥漫,彩烟笼罩,如同百十丈圆的一个五彩锦堆,云蒸霞蔚,瑞气千条,可谓是世间罕见奇景。

    只不过,山顶之上,花石草木却是不少,而且十分清新自然,颇为秀丽。

    然而,萧景元左顾右盼,却没有看到,峰顶之中有人居住的痕迹。

    这白云子,会在哪里呢?

    萧景元揣测,视线一转,就落在了瑞鸟的身上,只见鸟儿在山峰盘飞,艳丽的翅膀,更是散发出好像火焰似的彩光。

    在绚烂的焰光,摇曳起伏之际,冥冥虚空之上,冷不防探出一只虚无之手。

    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掌,若隐若现,似有若无。

    萧景元眼睁睁的看着,虚空中出现了一道裂纹,然后手掌探了出来,将霞光四溢的瑞鸟擒拿下来,然后消失无踪。

    一刹那间,天地悠悠,白云弥漫,山峰一片安详。

    如果不是,瑞鸟就在自己的眼皮底子消失,萧景元恐怕也要怀疑,刚才的一幕,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

    他呆了一呆,立刻反应过来了,急忙高声道:“……前辈,在下是奉了杜先生之令,前来送信……”

    天空之中沉寂了半晌,才算是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他,我会准时赴约……”

    一句话之后,天空就彻底没了声音,一片寂寥。

    萧景元愣了一愣,感觉那位神秘的白云子,似乎没有见他的打算,他也十分识趣,立即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告辞了。”

    他侧耳聆听,故意等了一等,却没有等到什么回应。

    当下,他也爽快,直接飞遁走了。

    任务完成一半,接下来就是武夷山了……

    萧景元驾着虹光,身似流星,飞向了南边。在他的印象之中,武夷山归属于闽地,也是一条绵延千里,奇山险峰林立的雄浑山脉。

    但凡是名山大川,多起龙蛇,甚至有妖魔盘桓,危险异常。

    刚才,在进入天台山的时候,他就看见了许多虎豹犲狼,毒蛇恶兽。幸好玉霄峰,只是位于天台山的外围,并没有深入进去,没什么危险。

    希望那红花姥姥所在的赤水河畔戴云崖,也是这样容易寻找……

    萧景元心中祈祷,继续赶路。

    飞星遁法,发挥到了极致,就如同一枚流星,划破了长空,一闪即逝。世俗百姓的视力有限,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踪迹。

    就算有人运气不错,看到了他飞行的轨迹,最多感叹一番,却也不足为奇。因为这是一个仙侠世界,各地时常有仙人出没,百姓也有些习以为常了。

    比如说萧景元,他御空飞行的时候,也偶然感应到附近天空,也有一些奇异光芒掠过,应该是修士的遁光,或驾驭法宝飞行的痕迹。

    一个个修士,远在天边,却咫尺可寻。

    如果是换了以前,萧景元发现了这些修士的足迹,就算不打算拜师,也要去寻访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机缘。

    可是自从经历了虎丘山一役,他的心境顿时改变,也明白了世界很大,各个修士的脾性不同,有善良有邪恶,贸然寻访,福祸难料。

    所以,他干脆不管不顾,专心埋头赶路,奔向武夷山而去。

    只不过,有的时候,世事就是这样奇怪。他不想招惹是非,却偏偏祸从天降……

    萧景元在空中,飞行了大半天之后,已经接近了武夷山附近。他特意找了一户山野人家,问明了赤水河的位置。

    当他满心欢快,飞向了赤水河,在经过一个山谷之时,远远的就看到了天边山峦下,有一条赤色的水流,奔腾盘绕,艳如夕霞。

    然而,就当他带着喜悦的心情,掠向赤水河的刹那间,万千点火焰如星,就铺天盖地,像是一场缤纷花雨,密密麻麻涌来。

    “……有危险!”

    萧景元灵觉一颤,遁飞的身体一滞,硬生生刹止,然后念头一动,一圈明灿灿的光环,就由心而发,扩散如轮,护住了全身上下。

    啪啪啦啦……

    漫天的火星,撞在了光环之上,立刻激起了层层叠叠的火花。

    星火飞溅,红光闪耀,蔚然似彩。

    就算隔了一圈光环,萧景元也能够感受到,星火炽烈的力量,就如同火山熔岩,能够焚化万物,销毁一切。

    一瞬间,萧景元就怒了,到底是谁,心思这么歹毒,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直接下死手,实在是太过分了,不能忍……

    要不是他炼化了龙雀环,有异宝护体。

    估计这一下子,他就该被高温炽焰焚成了灰烬。

    他怒火中烧,龙雀环也随着心意爆发,一圈绚烂的光环,也立即变得十分闪耀,直接把漫天星火挤到了十丈以外。

    与此同时,他趁机遁出了环外,飞到高高的天空,俯视底下。以他现在的眼力,稍微扫视一圈,周围的状况,也算是一目了然。

    这是一个山谷,怪石起伏,杂草丛生,山势非常险恶。

    在山谷之间,有一个长得黑不溜秋,身材十分干瘦矮小,相貌颇为丑陋,却一身华丽锦衣的青年,他手上托着一个皮袋,敞开袋口,对准了天空。

    萧景元定神,也看得清楚。

    那青年袋口对空,忽然有火焰喷发。

    初发时,火焰只有筷子粗细一股,和正月里所放花炮相似。飞出丈许,便互相激撞,纷纷化生,晃眼便如狂涛怒崩,涌向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