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51章 正邪不两立
    那漫天的火焰,如礼花炸开,一粒粒火星,只有米粒大小。不过,每粒均带有一层深绿色的光焰,互相挤拥排荡,一撞即行爆裂。

    由此一变十,十变百千,生生不息,越来越密,炸音宛如连珠密雷。眨眼工夫,萧景元就觉得,在自己的身外四周,就成了一片火海,威势甚是惊人。

    “这个混蛋……”

    萧景元忍不住大骂,因为他看清楚了,底下的矮小青年,他压根就不认识。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也没有打过照面,那人却狠心置他于死地。

    “没完了是吧。”

    在火焰焚空之时,萧景元身上再次迸发一层光环,巨大的光环如轮,然后旋转飙飞,就形成了一片片风刃。

    密密麻麻的风刃,如狂风刀斩,绞卷四方。一时之间,整个虚空仿佛被切割开了似的,出现了丝丝缕缕的裂纹。

    炽烈的火焰,涌入到了裂纹之中,威势顿时一滞,逐渐有熄灭的迹象。

    “咦!”

    与此同时,底下又黑又矮的青年,脸色微微一变,立即收了火袋,傲声道:“我是石火神君门下弟子石玉,你是何人?”

    “石玉?石中之玉么?”

    萧景元身环光圈,浮在了天空,瞄了那人一眼,只觉得白瞎了这个好名字。

    不过,就是这么一眼,却让石玉深深受到了伤害。要知道,他的外貌不怎么样,甚至可以称为丑陋,所以生平对于自身的长相,最为讳莫如深。

    虽然对于修行中人来说,身体只不过是渡世的舟筏,根骨最为重要,是否好看并不影响修行的快慢。甚至于,只要修炼到高深境界,等到度劫成仙之时,就有一次重塑身体的机会。

    在塑形之时,不管再怎么丑陋的躯体,也能够随着自己的心意,化成最完美的形态。

    另外,还能够永葆青春,一直保持少年形象。

    但是,那是仙人,才能够享受的福利。

    在没有修成仙之前,原来是什么模样,就是什么模样。除非说,得到了那种,可以驻颜易形的天材地宝,才有可能易容改貌。

    不然的话,天生天养的身体相貌,不可能有什么变化。

    关于这一点,石玉也十分清楚,但是他非常不甘心啊。尽管他出身高贵,是石火神君的直系血脉,出生就注定了他的不平凡。

    他的根骨资质,也不比任何人差。才修行了几十年,就已经达到了凝煞的阶段。

    况且,有石火神君的关照爱护,只要他肯下苦功夫,那么修炼成仙肯定不是问题。

    然而,那是以后的事情了,他却等不了那么久。

    毕竟出身再高贵不凡,实力再厉害,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他又矮,又丑,形体猥琐,形象连普通凡人都不如。所以,他很自傲,也很自卑,十分的敏感,接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目光。

    萧景元的眼神,可谓是犯了他的大忌。再加上,萧景元的长相,还是不错的,纵然不是帅得天下无双,至少也是标准的小白脸,丰神俊秀,玉树临风。

    来自小白脸的鄙视,最让他恼火不过,悲愤填膺。

    霎时,石玉也顾不上再探问萧景元的来历,直接厉声道:“小子,你在找死……”

    说话之间,他又祭起了灵火袋,抛开了天空。

    小小的袋子,飞到了天空之后,立即摇身一变,扩大了几十倍,化成了一个能够笼罩整个山谷的巨袋。

    “呼呼!”

    巨大的口袋一张,一蓬炽烈的火焰,如同庆典礼炮炸开,飙射出万千彩丝。这些密集的彩丝如带,相互纠缠在一起,然后在挤压之中,一同爆开了。

    轰隆隆,轰隆隆!

    一瞬间,整个山谷,就沦为了一片火海炼狱。

    萧景元飞在空中,也难以幸免。他身上下,都在火焰的围困中。四周的烈火熊熊燃烧,如怒澜狂涌,波涛席卷不定,声势十分可怕。

    换了常人,在火海炼狱之中,估计已经化成灰烬。

    只不过,萧景元提前有了防备,早早以龙雀环护体,将熊熊火焰拒之身外,一时半会倒也不至于败亡。

    “怎么回事?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开打?”

    萧景元有些莫名其妙,根本没有料到,是自己眼神惹的祸。

    当然,眼神肯定只是导火线,肯定还有真正的原因……这需要他的探查。

    毕竟,没有仇怨,又直接下狠手,一定有什么根源。在没有缘故的情况下,出手对付一个修士,那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萧景元觉得,石玉不像是疯傻的样子,相反他的神智清醒,而且在山谷之中,做好了各种布置,似乎还有阵法之类。

    显然,山谷像是防线,又像是陷阱。

    石玉的目的,应该是阻拦别人的进入,或是在猎捕什么东西。

    总而言之,他无意中闯来,可能会对石玉的布置,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石玉才会在旁边突袭暗算,不知道是打算将他截杀,还是驱逐出境。

    萧景元想了想,发现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石玉出手不留情,可见心思十分歹毒,性格张狂而霸道。从脾性与行事的风格来看,多半是邪门歪道之流。

    “总之,不是好人就对了。”萧景元揣测。

    因为名门正派之流,比较讲究天道公理,没事不会造下杀孽,免得影响自己的心境修为。但是邪门歪道之流,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不知道是由于环境的原因,还是由于修行法功的缘故,反正旁门左道的修士,性格一般比较偏激,桀骜不驯,执念很重。

    只要遇到了稍有不合他们心意的事情,他们就撕破脸皮,大打出手。所以,旁门左道修士的身上,因果重重,怨孽之气缠绕,在度劫的时候,往往容易陨落。

    就算侥幸,平安度过了天劫,成就散仙之位。

    但是,二次天劫的威力,却要比其他散仙更重一些。

    所以,为了规避杀劫,修炼有成的旁门修士,往往会选择在偏僻的大山深泽之处,开辟洞府专心潜修,没事不会出去招摇,免得引发天谴。

    一般情况下,基于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原则,或正邪不两立的理念,正道修士与旁门修士肯定互看对方不顺眼,但是没事也不可能残杀相斗。

    问题在于,这个石玉不问青红皂白,见面就发动灵火袭击。

    究竟是为什么?

    萧景元心中迷惑不解,不过身处火海,他也不敢怠慢。

    龙雀光环,在他的操纵下,迸发一圈圈炽烈的光华,层层叠加,逐渐稳固,最终形成了一个浑圆细密的堡垒。

    滔天的火焰涌来,炸在了光环堡垒之上,最多是溅起了绚烂的泡沫浪花,再烟消云散,根本入侵不了堡垒分毫。

    但是被动的防御,久了肯定要吃亏。

    谁知道,那个石玉身上,还有没有别的诡秘手段。

    “礼尚往来,不能坐以待毙!”

    萧景元酝酿片刻,立刻反击了。他随手一指,一片风刃无声无息,在火海之外成型,再狠狠斩向了石玉。

    “雕虫小技……”

    石玉冷笑,身体一动不动,就有一层赤黑色的幽光,从他的脑后迸出,直接把风刃击溃。然后,幽光笼罩,诡异的虚影在他身后蠕动,阴森而恐怖。

    看起来,他就像是来自地狱中的恶鬼,丑陋而可怕。

    “小子,不管你是什么来历,反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石玉一吼,身上的幽光,就扭曲凝聚,化成了一把黑漆漆的叉子。

    这叉子的形制,十分的古怪,呈山字状。两边的叉刺短,中间的叉刺极长,还有密密麻麻的倒钩尖棱,寒光闪闪,锐不可当。

    “死!”

    石玉的法宝,祭到了空中,就如同流光,疾飞突刺,直指萧景元面门而去。

    看架势,是先打算将他毁容了,再击毙。

    飞叉气势汹汹而来,萧景元不惊反喜,扩散在他身体四周的层层光环,骤然回荡收缩,凝成了一抹炽烈的亮光,炫目刺眼……

    石玉抬头观望,本来想看清楚,萧景元怎么死的。但是炽烈光芒一射,就让他本能地闭上了眼睛,视线自然一晃!

    “……不好!”

    倏地,石玉反应过来,感觉有些不妙,急忙运目再看,只见熊熊燃烧的火海之中,哪里还有萧景元的踪影。

    与此同时,他忽觉脑后生风,在他拧头回望的瞬间,却见层层叠叠,数不尽的风刃铺天盖地,飞笼切割而至。

    咻咻咻……

    密集的刀锋,接连不断斩在身上,让石玉闷哼了一声,一步步退却。只不过,他身上的幽光如甲,紧密如鳞,硬生生受住了风刃袭击,不破不裂。

    “卑鄙的小子,这样就想杀我,简直痴心妄想。”

    石玉一边退步,一边冷笑,眼中杀机凛冽,恼羞成怒。

    以他的实力,自然能够看出萧景元的修为境界深浅。想他堂堂凝煞境的高手,出手对付一个河车大周天的小修士,竟然费了这么多力气,还没有成功。

    耻辱啊~~

    石玉怒形于色,身上的幽光越盛,飘浮于空中,犹如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