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54章 趁火打劫
    “那老怪物,脾性孤癖乖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出手布阵,把整个武夷山脉,都圈围住了,肯定在密谋什么大事。”

    吕厚有几分危言耸听的意味:“道兄,你我无意闯了进来,破坏了他的好事,肯定会引发他的不满,就要大祸临头了。”

    “所以,道兄你还是先助我脱困,然后你我联手,才有一线生机啊。”

    吕厚急切喊叫,也有几分焦虑之意。

    萧景元琢磨了下,却冷笑道:“吕厚,你不要避重就轻,差点就被你忽悠过去。你还没说呢,如果我助你脱困,你怎么报答我?

    “呃……”

    吕厚也有些无语,怎么外头那人,油盐不进呢。

    只知道索要好处,都不体谅他的艰难……

    同行,绝对是同行,无利不起早。

    有了这样的认知,吕厚不怒反喜。毕竟,只有同行,才会得了好处,就尽力帮忙。他更怕遇上了一些愣头青,听说过他的坏名声,要对他喊打喊杀。

    算了,给就给吧。

    人要是没了,宝贝再多,也没什么作用,到头来还是要便宜别人。

    见糊弄不过去了,吕厚也十分的干脆,高声叫道:“道兄,蒙你不弃。小弟身上,恰好有一枚古玉,可以辟风祛尘,水火不侵,你觉得可好?”

    “不好!”

    萧景元摇头,鄙视道:“这样的东西,放在世俗凡间,的确是难得的奇珍异宝,但是在我们修道人眼中,却是鸡肋无疑,要来何用?”

    “咳!”

    不是善茬呀,吕厚挠头,一咬牙,又叫道:“道兄,小弟身上还有一片灵符,那是上古仙人遗留,符刻道韵,如果时常参悟,对于修为心境的提高,大有脾益……”

    “……听起来,倒也不错。”

    萧景元斟酌了下,轻笑道:“但是……不够打动人心啊。”

    “……道兄,小弟还有一枚宝珠。”

    吕厚从善如流,继续说道:“珠是千年老蚌之丹,可分水凝霜,宝光如日,探照九幽。最重要的是,以珠丹浸灵泉,泉水可美容养颜,神异非常。”

    “要是道兄懂得炼药的话,更是可以拿宝珠入药炼丹,妙用无穷。”

    吕厚沉声道:“道兄,这宝珠也算是小弟身上,最为宝贵之物了。如果你还不满意,那小弟也……无话可说。”

    萧景元沉吟,仔细观察,只见藤球之中,吕厚身上神光收敛,盈盈暗动,隐约透发出一股锋锐之气。看情形,气机犹如一座活火山,随时可能爆发。

    一看,萧景元就知道,吕厚在蓄势,估计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可以付出某些代价,再破困而出。

    也就是说,他压榨太狠的话,吕厚觉得不值得,肯定会一拍两散。

    “……好!”

    萧景元想了想,就点头道:“你先把三件东西送出来,我再救你。”

    “……什么,三件?”

    吕厚先是欣喜,随即反应过来,勃然大怒:“你这是趁火打劫,敲诈勒索,贪得无厌,没你这么狠的……”

    他越是暴跳如雷,萧景元心情越是舒畅。

    “一句话,行不行?”

    越是在关键时刻,萧景元越是不客气。

    “……好!”

    好久,吕厚的语气之中,有几分不甘和无奈,几乎是咬着牙齿,憋出话来:“只要道兄,助我平安脱险,东西我自当双手奉上。”

    他也不傻,也怕萧景元拿了东西,直接翻脸走人。

    说白了,就是个信任的问题。

    萧景元想了想,提议道:“要让我救你,那也没问题。不过,你要起道誓,要是脱困了,不把东西给我,那么从现在开始,你的修为境界永固,不得有半分寸进。”

    “……道兄,何至于此?”

    吕厚苦笑,他的名声,真的已经那么败坏了么?

    实际上,他也没坑过多少人啊。仔细想想,也无非是……百八十个罢了。

    本质上,他还是好人……

    但是萧景元不信,他考虑了下,还是乖乖起誓。这一次,他也没玩什么花样,很老实的立了一个道誓,以天地为证,约束自己。

    誓言一成,吕厚就干巴巴道:“道兄,你满意了吗?现在,是否助我一臂之力?”

    “行,等着……”

    萧景元也十分爽快,立即冲天而起,飞向了更高天空。

    主要是他担心,在解救吕厚的时候,密林中的天木大阵,会波及到自己。那个时候,救人不成反被困,就成大笑话了。

    一会儿,萧景元估算距离,感觉差不多了,才停下了直飞,悬立长空。他深深吸了一口清凉的气息,眼中透出诡异的神色。

    “道兄,好了没有?”吕厚等得有些不耐,高声催促。

    “快了,很快就好……”

    萧景元轻声回应,也不管吕厚是不是能够听见,反正一口清凉的气息,贯入在他身体经脉的时候,体内河车就滚滚转动。

    一瞬间,以他身体为中心,在方圆数里之内,四方元气如波涛起伏,激起一阵阵狂澜,然后汇聚而来,形成了一个风暴。

    吕厚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元气反应,自然不再乱叫,带着几分惊喜交集的心情,屏气凝神等待脱困的时机……

    他被困在阵中,却是没有看到,在天空之中,风暴的中心,萧景元身体冒起了十分璀璨的银丝闪光,一道道电弧如同龙蛇,滋啦闪烁。

    一股毁灭破坏的力量,在萧景元的刻意收敛下,浑圆凝聚,不泄漏丝毫。

    几分钟过去,在他的双手之上,一枚硕大似排球,内蕴炽烈银光闪电,环绕风火龙蛇的元磁雷珠,就呈现在他的眼前。

    这一枚雷珠,与真正的元磁雷珠相比,肯定还有极大的差距。

    不过,据萧景元自己估算,他凝聚的雷珠,至少有真正雷珠的四分之一威力。再加上,他灵机巧动,往雷珠之中添加了风火之力。

    也就是说,这是一枚变异了的雷珠。

    这样的东西,到底有什么样的威力,连萧景元自己也说不清楚。

    “你做好准备,我开始救你了……去!”

    萧景元的脸上,露出一抹坏笑,然后双手挥落,硕大的雷珠,立即呼啸坠落,勾起一道电光,瞬息就落在了密林藤球之上。

    “来吧……”

    与此同时,藤球内部,强烈的青光如锥,硬生生在层层叠叠的山藤中,开辟了一个口子,以迎接雷珠的进入。

    吕厚太配合了,让萧景元愣了一愣,随即感叹了下,幸灾乐祸……

    “……这是什么?”

    “啊???”

    随着吕厚的惨叫声,雷珠炸开了,绚烂的银光电闪,一丝丝,一缕缕,一道道雷光,就仿佛龙蛇起舞,在直径逾十丈的藤球中狂窜。

    炽烈的银光闪电,散发出无穷的光与热,犹如火山喷发,破坏一切,毁灭一切。

    其间,还有狂乱的风刃,如同刀割切斩,电飙旋转,将坚韧的山藤荆棘,斩成了碎屑,在空中寸寸湮灭。

    风火雷电,蔓延荡开,席卷横扫……

    然而,未等这毁灭力量扩散,覆盖百里山林的参天大树,突然无风自动,泛起了一层层涟漪似的绿光。

    接着,无尽的山藤荆棘,苍劲的老树根,横七竖八,在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密集的山藤,铺天盖地,在四方蠕动,重重叠加,相互编织纠缠,形成了十几丈厚的树壁围墙,然后层层推进,步步为营,将风火雷电的力量,封锁其间。

    在雷电的摧残下,许多山藤荆棘化为了枯木焦炭。

    但是在绿光的催发下,更多的植物抽枝发芽,茁壮成长,生生不息。此消彼涨,在雷珠力量耗尽之后,风火也随之被扑灭,如青烟溃散。

    到了最后,还是天木大阵,取得了最终胜利。

    不过,这也在萧景元的意料之中,毕竟他的本意,也不是想破开密林大阵,而是想要“解救”吕厚而已。而且看情况,他的“目的”,貌似圆满成功。

    早在雷珠风火肆虐,藤球破裂的时候,就已经有一道人影飞窜而出,脱离了天木大阵的领域,直冲云霄。

    那人很狼狈,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脸上更是乌漆发黑,伤痕累累的模样,十分凄惨。这一副尊容,走到大街上,肯定有许多善良百姓,要动恻隐之心,投以铜板。

    “……你是想救我,还是想杀我?”

    那人自然是吕厚,他现在憋着一肚子火,怒气冲冲,奔向了萧景元。也难怪他这么愤慨,毕竟雷珠轰下,就在藤球之内炸开,他根本无处可躲,只得硬生生的接了下来。

    恐怖的雷电肆虐,风火交加飙窜,让他吃尽了苦头,五痨七伤。如果不是他身上,有厉害的法宝护体,估计已经粉身碎骨,连渣都不剩。

    是可忍,孰不可忍。

    吕厚气势汹汹的飞了过去,要好好的理论一番。但是当他飞到了高空,看到了淡然浮立,负手冷笑的萧景元之际,就觉得眼睛一花,有些模糊了……

    “你……”

    吕厚眨了眨眼睛,一脸狐疑之色,上下打量萧景元,甚至于忘记了算账之事,只是觉得十分奇怪:“我们是不是……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