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57章 桃花五云障
    “……戴云峰百花坪,红花姥姥!”

    萧景元一听,就知道这是自己要找的目的地,而且看情形,与石玉交手的人,多半与红花姥姥有什么关系。

    所以,这一瞬间,他也没有多想,直接飞了出去。在疾飞之时,他的身上顿时迸发一层璀璨的光圈,辉煌如轮,环绕四方。

    “石玉,看打……”

    他飘飞天空,如狮子一吼,声如洪钟。

    不是他老实,不作偷袭之举。主要是,石玉与那女的,相互纠缠,战成了一团。如果不开口提醒,打错了人,怎么办?

    果不其然,随着他的吼声,石玉身体自然一滞,目光瞥视而来。

    “很好,就是现在。”

    萧景元抓住空隙,一道光环如闪电飞去,坠落在了石玉的头上。

    “轰!”

    光环坠落,凌厉的大风,顿时如同波涛汹涌,刮起了龙卷风暴。在风暴力量的牵扯下,地面上山石崩飞,百草起伏如浪。

    最可怕的,还是风暴之间,暗藏了密密麻麻,十分尖锐细小的风刃。

    风刃似刀、如刺,十分轻淡,痕迹极小。

    一明一暗,两层力量,环环相扣,也有几分阴险的意味。

    说时迟,那时快。

    光环临身,石玉也察觉到,那奔涌而来的巨大力量,绝对不好招惹。他脸色微变,却不退反进,手掌缭绕一层幽光,瞬间形成了一堵厚墙。

    “砰!”

    光环撞在了墙壁上,龙卷风暴在激烈的撞击之下,立即溃散纷飞。霎时空间震荡,紊乱的气浪,相互撕卷、消磨,如怒海狂潮,声势愈加的浩大。

    滋滋滋滋……

    暗藏的风刃,也在同一时刻,相继爆发。

    尖锐的刃锋,接二连三,在幽光厚墙中穿梭、切割而过。然而,地肺黑煞之气,果然是名不虚传。任由风刃怎么切割,却撼动不了其分毫。

    萧景元的空袭,也算是白费力气。

    不过,他这一番辛苦,却也不算在作无用功。

    因为他的攻击,却让石玉处于防御的状态之中。另外一边,全身环绕彩云的妹子,就得以喘上一口气,然后酝酿大招,悍然出手。

    “嗖!”

    倏地,妹子身上的溢彩流光,忽然如水奔流,在空中交织盘旋,形成了一片绚烂的云幕,如锦绣花障,美不胜收。

    “……桃花五云障!”

    吕厚仿佛不散阴魂,又出现在萧景元身边,啧声道:“果然,她是红花姥姥门下,身上有红花姥姥赠予的护身法宝。”

    “这桃花五云障,实际上应该称为,桃花五云瘴,瘴气的瘴!”

    吕厚侃侃而谈:“据我所知,这种毒瘴,那是南**有之物,产于烂桃山之中。”

    “这烂桃山的得名,由于遍山都是桃树,结实如盘,可惜远隔南疆,深山野峻,人迹罕到,无人采摘,由它自生自长。”

    “日久年深,高处落下的桃子,随着风雨山泉滚到低处,越积越多,日久腐烂成为泥浆,把山中心的大平原变成一片沼泽。”

    “每到桃花盛开的季节,沼泽中的桃泥,受到了太阳的蒸发,幻成一片五彩云雾,大风吹都不散。它因为是桃花桃实所化,所以又名桃花瘴。”

    吕厚惊叹道:“说起来,造物主也是十分的神奇。在形成桃花瘴的烂桃山附近,又有一座活火山,每年都要喷发岩浆流火。”

    “只要火山一喷发,桃花瘴受到了地底的震动,千百年所敛聚的五云毒瘴,便蓬蓬勃勃从地底下直冒上来,弥漫了整个天空,笼罩方圆千里范围。”

    “在火山的灼烧下,瘴气也发生了变异,与云雾纠缠,形成了奇异的桃花瘴。”

    吕厚娓娓而谈:“常人闻到了一丝瘴气,恐怕直接毒发身亡,尸骨化成一滩血水。就算是修行有成的散仙,也不敢深入毒瘴,免得坏了道基。”

    “但是红花姥姥,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秘密潜入桃瘴核心区域,费了十年的苦功,才提炼一团桃花瘴。之后,她再以桃瘴为主料,辅以蚕丝、鲛丝、云丝,炼成了五云障。”

    吕厚轻声道:“这五云障,十分的神奇玄妙。你也看到了,法宝似云非云,似雾非雾,就好像一团绚烂缤纷的彩霞,可虚可实,可攻可守,还能迷惑对手,伤人于无形……”

    “伤人于无形?”

    萧景元心中一动,连忙抬头仰望上空。

    只见这时,粉红色的桃花障,化成了一大片彩云,五光十色,十分绚烂多姿。然后在彩云起伏间,一丝丝,一缕缕,沁人肺腑的异香,就散发了出来。

    异香扑鼻,清雅若兰,沁人心脾。

    萧景元嗅到了一点,只觉得精神一振,忍不住抽吸了一口,然后就觉得,奇香在五脏六腑之中化开了,让他陶然欲醉,心神恍惚,沉浸迷失……

    “……不对!”

    与此同时,龙雀环一颤,宝光直映灵台,让萧景元瞬间清醒。他心神一凝,忽觉手脚身体似有几分僵麻之意,如同岁暮老人,行动迟缓,血液不畅。

    一瞬间,他吓出一身冷汗,一股清凉的气息,立即在河车中盘旋飞窜,闪电似的在身体经络中循环几周,这才逐渐消除其中的不适。

    “……可怕!”

    适时,萧景元如临大敌,屏住了呼吸,身上升腾一圈光环,把奇异香气挡在了外面。但香气融入空气,无处不在,弥漫天地。

    就算有光环的阻拦,但是香气如同水银,无孔不入,无时无刻在侵蚀光环的防护。

    萧景元有种感觉,要是他放任不管,光环最多能够阻挡得一时半刻,然后就要在香气的腐化下,分崩离析,瓦解破裂。

    “现在知道,这桃花五云障的厉害了吧?”

    吕厚在旁边,身上也是青光盈动,十分感慨:“据传,几十年前,红花姥姥不知怎地,与几个魔门修士,结成了死仇。”

    “一天,几个凶残的魔修,寻上门来,要找红花姥姥的晦气。红花姥姥一怒之下,祭出了桃花五云障,覆盖漫山遍野,化作了一片桃林。”

    吕厚摇头道:“那几个人,都是凶名在外,残暴不仁的魔门散仙,平时气焰嚣张,身怀奇功秘法,而且妖异法宝不少。”

    “许多正道修士,都想将他们绳之以法,替天行道,积攒功德。但是屡次围剿,都让他们给逃走了,功亏一篑。”

    “由此也可以知道,这几个人精通匿形逃遁之术,轻易困不住他们。”

    吕厚啧了一声:“然而,红花姥姥以桃花五云障,化成了一片桃花林之后,那几个魔门散仙困在了阵中,可谓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

    “三年,足足三年时间。”

    吕厚又是忌惮,又是感叹:“几个人困在了桃花阵中,被瘴气荼毒了三年,最终不堪忍受的折腾,纷纷选择了自爆……”

    “当时,有人亲眼所见。几个魔修,相继自爆,血雨缤纷,形成了一根五彩玲珑玉柱,直冲云霄,真灵消磨,形神俱灭,好惨!”

    吕厚吞了吞喉咙,小心翼翼道:“从此以后,大家才知道,原来天底下,还有这么厉害的一位女仙,轻易不敢招惹……”

    萧景元听了,也有些心神摇曳,随即有些奇怪:“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知道各方势力的人物,及其成名法宝、功法、战迹,那也就算了,连炼制法宝的细节,都一清二楚,如数家珍,是不是有些过分?

    “嘿嘿……”

    吕厚笑了,神秘道:“道友,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出门在外,行走江湖,多了解一些秘闻逸事,总是有好处的。”

    萧景元瞥了他一眼,不再多话,而是继续观望。

    只见这时,石玉似乎也明白桃花五云障的厉害,当天空瘴气如云的时候,他身上立刻涌起了滔天黑煞。

    滚滚黑煞,如同升腾的火焰,焚山煮海。

    虽然有句俗话叫做一火破万毒,但是要知道,桃花瘴的形成,与火山喷发,也有颇为紧密的联系。

    所以,当黑焰如火燃烧之时,天空玄异的桃花五云障,不仅没有丝毫损伤,相反还在火焰之中,透泛艳丽妖冶色彩,五色迷离。

    “疾!”

    一旁的妹子,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时机,立即施法遥控五云障,犹如一块天幕,当空包笼而下,封住石玉所有去路。

    轻似薄纱的桃花瘴,在坠落下去的时候,如同一抹缤纷花雨,在闪烁十分绚烂的珠光,让人眼花缭乱,五蕴皆迷。

    转眼之间,石玉就陷入声色迷离的幻境之中,心神恍惚,似乎已经丧失了神志,滔天黑煞一点一点收敛。预计,在黑煞消失的瞬间,就是他败亡之时。

    桃花瘴的香气,透过他的五官七窍,甚至皮肤毛孔,一点一点渗入进去。当他的体内,全是香气的时候,他的骨肉肯定自然消融,化为血水。

    作为旁观者,萧景元也算是亲眼看到,石玉身体摇摇晃晃,快要崩溃的模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隐约不安,模模糊糊的有一些不对劲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