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仙缘 > 第58章 血焰莲花

第58章 血焰莲花

        此时,吕厚觉得奇怪,随口问道:“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

        “你有没有觉得……”

        萧景元犹豫了下,低声道:“那个石玉,是不是败得太快了?”

        “什么?”

        吕厚一愣,错愕道:“快?不快呀。要知道,两个人的实力相差不多,那么法宝的距离就体现出来了。桃花五云障,那也算是顶级的法宝,完爆石玉不稀奇。”

        “除非石玉身上,也有顶级的法宝……等等!”

        在这一瞬间,吕厚灵光一闪,惊声道:“不好,石火神雷……快跑!”

        “咻!”

        吕厚念头一闪,整个人就如同霹雳惊弦,在空中勾起一道弧形闪电,人就已经出现在数百里以外的山峰。

        “轰!”

        几乎是同时,一颗黑乎乎的丸子,就在石玉的脑后飙射天空,然后冷不防炸开。

        石火神雷一炸,整个天空,就沦为一片焰海。

        黑红黄白,各种颜色的火焰,仿佛节日中的烟花,散布在天空每个角落,不断的绽放,然后相互交织,犹如缤纷花雨,幻彩流光。

        瑰丽、绚烂、辉煌。

        这样的场景,可谓是蔚然奇观,漂亮美丽到了极致。

        不过,在美丽之中,往往蕴含了大杀机。

        火焰升腾,翻腾如海,就好像是火山喷发出来,在空中流动的高温岩浆。在炽烈岩浆所过之处,一切生机灭绝,只有死亡的气息弥漫。

        笼罩天空的桃花五云障,也在第一时间被炸翻了。

        毕竟,再顶级的法宝,操纵在不同人的手中,威力自然是有强有弱。很明显,现在持宝之人,不能完全发挥桃花五云障的威能。

        相比之下,石火神雷属于消耗品,只要触发了,就可以彻底爆发。

        厚厚的浓烟密焰,舔卷方圆百里天地。

        乱石崩空,草木枯尽,转眼就成为了一片焦土,生机寂无。这还是石火神雷余威造成的结果,因为大部分火焰主攻的方向,却是浮立空中的女子。

        电光石火,滔天炽焰,就已经涌向了女子四方,把她包裹在炼狱之中。

        “小心,快闪开!”

        萧景元见状,急声提醒。他身体一晃,犹豫不决。然而,就在这么一刹那间,他就有了决断,直接飞身一扑,进入到滚滚雷火之中。

        只不过,他扑飞的方向,并不是空中的女子所在位置,而是山谷之下。

        山谷之中,石玉脸色苍白,精气神萎靡不振,显然就算有石火神雷解围,但是本身在桃花五云障入侵下,情况也不怎么好。

        趁他病,要他命。

        围魏救赵……

        不管基于哪个理由,石玉都是最好的靶子!

        萧景元选定了目标,如身流星飞驰,在破空杀出的时候,他的手中多出来一把剑。

        那是一把剑身残损,灵光隐晦的破剑。

        与龙雀环不同,这一把破剑,早在虎丘剑池之时,他已经彻底炼化了。这些天,他也没干别的事情,就是将剑贴身藏好,时时刻刻在温养。

        温养的结果就是,他与剑中之灵,精神联系愈加的紧密,如臂指使。

        “嗖!”

        一瞬,萧景元就闪现在山谷之下,长剑所指,暗淡的流光,微微的闪烁,一缕缕银丝在凝聚集结,无声无息,没有掀起什么声势。

        “哼……”

        石玉目光一冷,乌黑的丑脸,透出狰狞之色:“想占便宜,找死!”

        他身体震荡,黑煞如焰,聚在了身体四周,形成了一层厚厚的护体气墙,犹如牢不可破的堡垒,没有丝毫的破绽。

        同一时刻,他的手上多出来一把山状叉刺,飞叉流动灿烂的血焰,散发尸山血海似的浓厚戾气,极为可怕。

        这是一件旁门异宝,锐气如锋,能够穿梭一切阻挡,穿山彻地。

        石火神君当年罡煞未成,曾隐居于地肺之中苦修百年。

        期间,他就是以地底火蜥为食,然后凝煞大成,斩杀了一条蜥王。再以蜥王之骨,融合地底玄铁之气,炼成了这一柄飞叉。

        匆匆数百年岁月过去,随着石火神君的重炼、温养,这一件法宝也逐步蜕化变质,拥有了十分可怕的威力。

        飞叉之中,已经打上了石火神君的元神烙印,当石玉激发法宝的禁法之时,一股滔天凶焰就迸发弥漫,形成了恐怖的威压,压得四周空气沉凝,一片死寂。

        “这才是石玉真正的实力么。”

        萧景元心中一凝,也知道石已经是强弩之末。问题在于,在临死之前,那最凌厉的反扑,往往蕴含了莫大的杀机。

        要是实力不济,不要说围魏救赵了,没把自己赔进去,也算是一种幸运。

        “杀!”

        与此同时,石玉率先出手,浓厚的煞气,包裹在飞叉四周,层层煞气如火似焰,更像是一朵朵成型的血焰莲花,瑰丽而危险。

        最重要的是,一部分石火神雷,也在空中汇聚而来,层层叠叠,狂潮似海,由四面八方倒卷逆流,卷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的中心,正是萧景元。

        这一瞬间,空中的石火神雷,威力骤然一减,压力转移集中在萧景元身上。

        这或许是,石玉本身就没有辣手摧花的意愿。又或者是,相对空中的女子,石玉似乎更加憎恶萧景元,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

        所以说,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有时候非常的奇妙。

        有些人,可能会一见如故,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有些人,却是天生的对头,一见面就非常憎恨对方,恨不能对方立即去死。

        显然,萧景元已经光荣的,被石玉录入必杀的对象之列。

        “想要英雄救美,我成全你……”

        石玉恶狠狠杀来,一双眼睛通红如血,杀气盘旋犹如实质,整个人就像是才从地狱中钻爬出来的恶鬼,准备噬人而食。

        杀气腾腾,杀机凛冽,在血焰狂潮的摧残下,一块块乱石崩溃,荆棘杂草寸断,稀薄的空气也随之被蒸发干净。

        一个灼热的真空地带,就在山谷之中成型。

        真空烈日,血焰莲花,这才是凝煞境修士的手段。萧景元身在其中,更加能够感受到,石玉这一击的霸道、恐怖。

        不过,他却十分冷静,剑势不改,继续迎向了石玉。

        “叮!”

        瞬时,剑叉交击,如珠玉相撞,发出十分清脆悠扬的声音。

        石玉冷笑,他信心十足,脑海之中仿佛已经看到了,飞叉将破剑击溃,叉尖再透过萧景元的喉咙,将其脖颈连同脑袋一起叉断的情形。

        那个时候,热血飙飞,血焰莲花愈加的妖异绚丽,妙不可言。

        “滋滋滋滋……”

        然而,弹指之间,变生肘腋,却让石玉的笑容一僵,狰狞丑脸一滞。

        却见这时,残破的剑锋上,冷不防有剑光电射,密密麻麻的剑光,若隐若现,仿佛虚无之影,又有几分实质。

        总而言之,铺天盖地的剑影,犹如火山喷发,在破剑中冒涌飞出。电光石火的时间内,一个玄奥的剑阵,就已然成型,漫布在整个虚空。

        “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已经逃离百里之后,冷眼旁观的吕厚,顿时瞠目结舌,下巴差点脱臼,再也合拢不上来。

        原先,他在犹豫,要不要出手相助。

        毕竟,他想和萧景元结盟,肯定要出手,以表诚意。但是,他又担心,这样正面得罪石火神君的弟子,会不会影响他浑水摸鱼的计划。

        所以,他迟疑不决,颇为苦恼。

        然而,此时此刻,一个玄妙的阵法,倏地横亘天空,占领了一方领域。

        漫天的剑影在游动,万千星火荧光,犹如一片璀璨的星空,在闪烁之间,散发锐不可当,锋芒毕露的气机。

        最为恐怖的是,在这星空苍穹之下,石火神雷的魔焰,竟然一点一点的熄灭。

        石火神雷,这可是石玉最大的倚仗,现在神雷焰火,竟然被剑阵压抑住了,完全失去了用武之地,简直是噩耗。

        另外还有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

        在剑光游弋,直接启动的瞬间,浓厚的地肺黑煞,仿佛遇到了克星,也随之一点一点地溃散瓦解,灰飞烟灭。

        石火神雷被压抑,地肺黑煞瓦解,石玉就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再也没有半点防御之力。

        “铛!”

        萧景元一剑直刺,击在了叉刺上。

        “噗!”

        一股激震之力,从叉刺上涌来,让石玉身体一荡,如受重击,直接喷出了一口血,然后他的手掌一麻,虎口一裂,再也拿不稳飞叉。

        呼咻,飞叉震飞……

        “扑哧!”

        萧景元剑势不减,横穿直入,灰蒙蒙的破剑,抵达石玉的心窝,破开了一切防护,眼看就要穿透过去,一剑贯心。

        不过,这一瞬间,石玉自己也意识到了致命危机,他黑不溜秋的干瘦脸孔,立即一片苍白如雪,没有半点血色。

        因为在破剑刺入心窝皮肤的瞬间,他全身就迸出一蓬血光。接着,砰的一声,一阵污血飞洒,石玉就直接湮灭,消失不见了。

        “血遁!”

        萧景元皱眉,破剑凝滞,刺了一个空。

        “小子,你给我等着……”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虚空中,传来了石玉气急败坏,悲愤填膺的声音:“你再三破坏我的好事,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