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60章 晶盘影视
    没有想到,本应潜行而去的石玉,根本没有离开。这时,他好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血眸暴戾,浑身上下升腾黑焰,滚滚如球,扑飞而来。

    他锁定了萧景元作为目标,杀机十分凛冽,似乎要与之不死不休。

    杀气浓厚的程度,让萧景元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身体变得十分迟缓。这不是在害怕,似乎是中了什么邪门法术的结果。

    电光石火之间,萧景元冷静了下来,嘴角微微苦笑。

    他忽然明白过来了,或许从一开始,花流苏就知道,石玉并没有走远。所以,她聪明的布了一个局,故意刺激石玉。

    果不其然,石玉上当了,轰轰烈烈现身杀来。

    说实话,萧景元也想不明白,这么明显的套路,为什么石玉会按捺不住?

    作为一个凝煞境的修士,不至于笨到这个程度吧?

    萧景元摇头,心若止水,不急不躁。

    因为这时,他看到了,花流苏纤白的指间,多出来一根金步摇。

    金步摇十分的精致华丽,通体亮如黄金,钗头呈飞凤之状,金丝编织精密,再镶嵌了散碎的珍珠宝石。

    在阳光的映照下,金步摇散发柔亮的宝光,十分璀璨绚烂。

    这东西不仅是漂亮,而且十分的危险。

    在石玉扑来的瞬间,花流苏就出手了,金步摇一闪,如流光飞逝。

    扑哧……

    倏地,天空之中,出现了一只绚烂的凤凰,五彩斑斓的凤尾,拖起了长长的彩屏,五光十色,缤纷华丽,无法用语言形容。

    然而,比烟花更绚丽的场景之中,却蕴含了极度的危险。

    当众人的目光,都被凤凰的灿烂华美所吸引,感到目炫神迷之时,金步摇的钗尖,却无声无息,如针似刺,锋芒毕露,锐不可当……

    就算冷静如萧景元,也只是觉得眼前一花,然后扑飞空中的石玉肩上,突然溅起了一蓬绚烂的血花。

    一溜金光掠过,金步摇滴血不染,散碎的珍珠宝石,盈盈熠熠,浮映湛然星光,显得愈加的妖艳美丽。

    “……啊!”

    半晌,石玉才意识到,自己受伤了。他捂住肩膀,血眸中的暴戾之气,忽然消散了几分,目光恢复了几分清明之象。

    他低声哀号,气急败坏,怒骂道:“贱人,你暗算我……”

    “是你蠢,怪得了我么?”

    花流苏低眉浅笑,眸光盈盈,流眸异彩。

    好心机……

    萧景元突然有些感叹,立即知道眼前这位流苏仙子,看似天真烂漫,性格纯善如小白花的样子,只不过是伪装。

    实际上,心思缜密,聪颖如狐,才是她的本性吧。

    萧景元敢肯定,石玉应该是中了桃花五云障的瘴气,神智有几分不清醒。所以,一受到了刺激,瘴毒立即发作,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另外,他的一身实力,也因此衰减大半,这才轻易被金步摇所伤。

    套路,满满的套路。

    萧景元摇头,身上承受的压力,也骤然一空。与此同时,他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后立刻腾起了一道光环,如虹光疾电,奔向了石玉。

    痛打落水狗这样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提醒,他就懂得去做。龙雀环飞闪而出,一抹璀璨的光辉,就如轮飙转,砸向了天空。

    轰隆……

    空气震荡之间,密密麻麻的风刃,也在一瞬间成型,铺天盖地,仿佛蜂群穿云,裹住了一方天地,绞旋切割。

    滋滋滋滋……

    风刃掠过,在石玉的身上,留下了许多道血痕。

    他痛苦嚎叫,不过最疼的,应该是心。

    心如刀割,绞痛之极。

    悲痛之下,石玉仰天怒吼:“奸-夫-淫-妇,一对贱人,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今日之耻,日后必百倍奉还……”

    话音才落,他身体猛然一炸,化作了一片血雨,转瞬湮灭。

    “又是血遁……”

    萧景元皱眉,也有几分无奈。以他现在的实力,可没有办法阻拦血遁之光。

    除非是仙人出手,才有可能把人留下。

    “这丑鬼,实力倒也不差。”

    这时,吕厚在旁边,啧声道:“看情形,应该是凝煞大成,快要炼罡了。不过,被你们这么一折腾,至少要花几年工夫,才能恢复过来。”

    “当然,要是石火神君,心疼他这个弟子,亲自为他疗伤,那就另当别论了。”

    吕厚嘿嘿一笑,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俗话说,知耻而后勇。他现在,已经恨你们两个入骨。为了报仇,可是什么苦都能忍。”

    “所以,你们两个要小心了,说不定几年之后,他炼罡有成,来找你们报仇。”

    “报仇就报仇,还怕了他了不成?”

    花流苏神态有几分不屑,俏脸多了几分清冷之意,她回眸流盼,精巧的下巴微微一侧,示意道:“你,萧什么……来着,我师父要见你,走吧。”

    “呃?”

    萧景元一愣:“不是说,红花姥姥不在么?”

    “我说不在,你就信呀?”

    花流苏扑哧一笑,有些嘲弄之色:“这么好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卖了,还要帮着人数钱吧……”

    “啊?”

    萧景元无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不过,也就是在这时,他心中一凛,也有了几分觉悟。

    东篱先生杜南山,那是前辈高人,大家相互认识,他自然不屑于也不会骗人。但是杜南山结交的朋友,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

    有正道的修士,也有旁门的散仙。那些人脾性不同,行事作风肯定有异。所以,拿杜南山的标准却衡量其他人,无疑是错误的事情。

    “果然,经验不足呀。”

    萧景元反思之后,立即肃然道:“既然红花姥姥在,我自然要前去拜望。”

    “来……”

    花流苏引路,飞向了百花坪。

    萧景元自然追随而去,落在了姹紫嫣红,桃李争艳的花群之中。

    忽然,花流苏纤手一挥,袖中就飞出一道软红,在他的身边绕过,横亘于空,仿佛彩虹架桥,把吕厚拦在了一边。

    适时,花流苏轻淡道:“道友,我师父只接见熟人,不见外客,请止步!”

    “哎……”

    吕厚连忙叫道:“我不是外人呀,我和他一起来的……萧道友!”

    吕厚以眼神示意,充满了恳求之意。

    “你谁呀,我不认识你。”

    萧景元十分绝情,义正词严道:“流苏仙子,这个人比较缺德,你小心一些,免得着了他的道儿。”

    “萧道友!”

    吕厚气笑了,咬牙切齿道:“你可真是够意思……”

    “缺德道人么?”

    花流苏沉吟:“略有耳闻……你留在外面,最好不要乱闯。要知道,我师父喜静,讨厌别人喧闹。她刚才不出手,是看在石火神君的面子上,不好以大欺人。”

    “至于你……她肯定没这方面的顾虑。”

    花流苏警告两句,柔腻的手腕一绕,十丈软红立刻收了回来。

    然后,她纤步引领,慢声道:“走吧,师父她收到信了,叫我赶紧带你进去。”

    “哦……”

    萧景元快步随行,眼睛余光一瞄,只见吕厚站在原地,想动又不敢动,犹豫不决的样子,显然十分的忌惮花流苏的警告。

    “该!”

    萧景元暗暗一笑,轻快跟上花流苏的纤步,消失在一片繁密的桃李丛中。

    倏地,他步伐一转,却觉身体一晃,眼前一花。接着,一条十分小巧,弯曲的羊肠小道,就出现在他的脚下。

    “咦?”

    萧景元一怔,急忙抬头观望,只见羊肠小道的尽头,修建了一座华丽的宫殿。

    在宫殿的四方,那是十分宽阔的平原。

    他环视一眼,估算平原至少有三五百平方里。气候温润,土地肥沃,绿油油的青草遍地,其中更点缀了绚烂娇艳的红花。

    红花遍野,繁华似锦,散发清幽异香,美不胜收。

    想来,在百花坪中,隐含了一个奇妙的阵法。只有通过了阵法,才能够抵达到红花姥姥的隐居之处……

    萧景元好奇观望平原景致,然后随着花流苏的指引,一同飞进了华丽的宫殿。

    才进了门,萧景元就看到了,在宫殿之中,布局雅致的大厅之内,一块石磨大小的玉盘,就飘浮半空中,光辉灿烂。

    玉盘不厚,只有一寸。上下两面,雕刻了十分繁琐的纹理。

    萧景元走到了大厅之时,注意力第一时间就被空中的玉盘所吸引。他忍不住仔细观望,自然发现了,玉盘的纹刻,那是十分玄奥的符箓。

    玉盘浮空中,密密麻麻的符纹纵横交错,层层叠叠,相互交织,然后映起了一阵阵涟漪似的波光,熠熠流辉。

    而且,最神奇的是,在涟漪光幕之中,却有十分清晰的影像。

    层峦叠嶂,山谷沟壑,悬崖峭壁,飞瀑流泉,数千里山川河流,尽在影像之中,十分清晰明朗的映照,逐渐呈现出来。

    “这是……”

    乍看之下,萧景元吃了一惊,还以为回到了地球,在观看录像屏幕呢。

    “这是晶盘影视,能够索影千里范围的景象!”

    一个温婉的声音传来,萧景元骤然惊醒,连忙望了过去。然后他就在晶盘的底下,看到了一个满头银丝白发,相貌却艳美如花,大概三十来岁左右的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