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62章 满满的套路
    “砰,砰,砰。”

    在三人说话之际,石火神君的分身,就已经裹起了层层阴云,如同一片沸腾的云海,卷起了层层惊涛骇浪,扑向了百花坪。

    一瞬间,就算身在宫殿之内,萧景元也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力,从天而降,荡得大地摇晃,仿佛七八级地震。

    然而,就在这时,以宫殿为中心,四周宽阔无边的平原上,一朵朵红色的小花,密密麻麻如漫天的繁星,忽然亮了,有红光蔓延溢过。

    瑰丽的红光一荡,透发冲天的香气,迎向了天空。

    刹那间,剧烈的震荡感,就在红光的拂掠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空间稳固,安然无恙。

    萧景元身在殿中,却清晰的感受到外界的变化。他在惊奇,四周阵法玄妙的同时,也有几分心神激荡……

    这散仙之战,果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凶险。

    以散仙的实力,举手投足,就可以撕天裂地。普通常人,包括他这样的小修士,夹杂在其中,绝对是炮灰,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

    不过,就是由于,散仙的实力太强悍了,所以才不敢放开手脚大战。

    要不然,打得天崩地裂,山河倒卷,这还是小事。最怕的是,在城市之中交战,一城的百姓恐怕要殁于战火,尸骨无存。

    出身旁门左道的散修,自然不会理会百姓的死活。死再多的人,在他们的眼中,也只不过如同蝼蚁。

    当然,人毕竟不是真正的蝼蚁,作为天地之间的主角,人类受到天道的庇护,得天独厚。不管是什么人,残杀的人类多了,身上必然是怨孽缠身,必遭天谴。

    就算有散仙实力雄厚,能够规避天谴,但是也驾不住,无数的正道修士,想替天行道啊。一人身上的杀孽越重,正道修士出手替天行道,收获的功德自然越大。

    正道修士,十分注重积累功德,不是由于一个个修士心地善良,见不得别人受苦受难。这种圣母类型的修士,也不是没有,不过肯定极少,凤毛麟角。

    人皆自私,修士也不例外。

    只不过,在修行的过程之中,正道的修士,能够克制自己的私欲。旁门修士却讲究随心所欲,无拘无束。自己随心行事,往往容易妨碍到别人。

    所以,旁门之中,易出败类。

    数千年来,神州大地之上,不知道出现了多少祸害苍生的大魔、大妖。但是这些大反派,无一例外,都被正道修士镇压斩杀了。

    究其原因,无非是功德这种东西,妙用无穷。

    功德在身,可以增加自身的气运,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这不是开玩笑,而是真切的事实。

    上体天心,替天行道,好处肯定不必多说。

    如果有哪个修士,身上的功德足够丰厚,那么在度劫的时候,灾难的威力,至少会降少了大半,让他平安顺利度过劫难。

    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无数的修士怦然心动,努力积攒功德了。所以但凡发现,谁的罪孽深重,一些修士肯定不吝啬出手,收割功德。

    有了足够的好处,各路妖魔自然是人人喊打。

    甚至一些旁门修士,也抵不住其中的诱惑,哪怕不经常替天行道,偶尔也会做一些好事,以功德之力,推进自己的心境道行。

    据萧景元的理解,所谓的天道,就是一种秩序。大家自觉维护秩序,并且制止捉拿破坏秩序的人,自然得到天道的奖励,也就是所谓的功德。

    妖魔不说,那是处于人类的对立面,破坏秩序很正常。但是旁门修士,明知道功德的好处,却容易造就杀孽,主要原因还是心性的问题。

    就像地球上罪犯,都十分清楚明白,犯法肯定要受到罚款,但是一个个人,总是由于种种原因,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类似石火神君这样的旁门邪修,就是这样的情况。

    他出身旁门,性格桀骜,杀戮不少。千百年来,没少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只不过,他谨小慎微,狡猾如狐,一直没被其他修士替天行道。

    之后,他更是以异宝度过了二次天劫,成了气候,就更难以对付了。几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正道修士,视他为“大功德”,想要剿灭他,积累外功。

    但是,当他遇到危险之时,就第一时间,躲进了武夷山的一片火脉之中。

    这火脉,就是他最大的底牌,已经与他的元神,完全融合在一起。他以火脉为要挟,当谁危及到自己生命的时候,他就自爆元神。

    元神一爆,整个火脉喷发,山摇地动,岩浆流窜千里,毒火灰烟覆盖整个八闽大地。

    数以千万百姓的生命,悬于毫发之间,投鼠忌器,谁敢轻举妄动?

    纵然,石火神君敢这样做,绝对是形神俱灭、真灵消磨的下场。问题在于,数千万含冤受死百姓的怨魂,有一部分受到因果的牵引,会降临在逼迫他的修士身上。

    数十万,上百万的怨魂缠身,那是什么结果?

    这业障之力,如同附骨之疽,数世轮回,不散不灭,前途尽毁。

    试问,哪个修道人,敢拿自己的前途去拼?

    所以,石火神君才得以逍遥到现在,气焰嚣张,不可一世。

    当然,他也很聪明,只敢在武夷山一带称王称霸,而且从来不去招惹有名望的正道大派弟子门人,免得一些正道大派的弟子之中,有人舍生取义,选择与他同归于尽。

    自古以来,邪不压正,最大的原因,就是由于一些人,为了捍卫自己的理念,可以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不仅是生命,还有灵魂。

    哪怕是身死道消,也义无反顾。

    这种人,把他们的理念,在世间散播,薪火传递,世人就把他们,尊之为圣。

    亿万人之中,总是不缺乏圣贤的存在。

    这也是人类得以在险恶的环境之中,日益壮大,生息不绝的主因。更是石火神君这种厉害邪修,平时选择潜藏深山大泽,不敢肆无忌惮迫害苍生的缘由。

    只不过,在人迹罕至的武夷山境内,石火神君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一出手,就是腥风血雨,浓厚的阴云,就犹如大海巨浪,滚滚翻腾,一层接着一层,撞向了百花坪之中。

    看情形,他是打算把百花坪方圆数十里山峦,全部夷为平地。

    魔焰滔滔,十分可怕。

    然而,红花姥姥也不是吃素的,在百花坪之中,布置了十分玄妙的阵法,轻易把石火神君分身的攻击,化解于无形。

    “师父……”

    适时,花流苏忽然开口:“石火老怪的分身,已经被我们引来了。他的本尊,又忙着去捕捉车马芝,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趁机……”

    趁机什么?

    萧景元懵了一下,自然猜不透。但是,在心念百转之间,他却明白了一点。

    敢情暴打石玉,并且留他小命回去哭诉,就是为引石火神君来呀。

    套路,都是套路,满满的套路。

    只是,算计这么深,到底想干什么呢?

    萧景元忍不住一阵遐思,目光多了几分奇异之色。

    “红花,给老夫滚出来。”

    在他思索之时,一个个嘶哑难听,却凶悍如雷的声音,直接传到了宫殿之中,浩浩荡荡的荡开,震得他耳朵发麻,嗡嗡作响。

    萧景元摇头晃脑,急忙捂住了耳朵。

    然而,恐怖的声音,如魔音贯脑,根本抵挡不住。

    “……你我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老夫敬你一尺,打算与你联盟,分你一些好处,你不领情就罢了,还打伤我徒儿……”

    “此事,你不给老夫一个交待,绝对不能善了。”

    在怒吼声中,天空阴云突然凝聚,缩成了小小的一团。殿中的晶盘影视重开,屏幕扭曲如涟漪,清晰浮现了阴云的变化。

    转眼之间,漆黑的阴云,化成了一个人形,黑袍长发,脸孔模糊不清,但是神态十分的凶悍,魔焰熊熊,如水纱流溢。

    “红花,你莫不是觉得,有阵法为屏障,老夫奈何不了你?”

    黑袍人浮立天空,在他四周飘逸的云气,形成了一圈圈火焰,灰黑色的火焰,就好似一轮黑色的太阳,在焚化整个虚空。

    在魔焰之下,本来生机勃发的桃李竹梅,纷纷无精打采,有枯萎的迹象。

    “澎!”

    冷不防,一轮黑色的太阳,直接坠落了下来,砸在了百花坪上。一刹那间,千百株桃李梅花,立即燃烧了起来,转眼化成了焦炭。

    乍看之下,红花姥姥的脸色,微微的一变:“倒是小瞧这老怪了,看来他对于阵法,也有一定的研究……”

    这也正常,毕竟石火神君,能够在整个武夷山脉,布置了重重禁法,说明他对于阵法并不陌生,而且水平不低。或者,比不上红花姥姥专业,但是寻找到阵法的脉络,再暴力破坏,肯定绰绰有余。

    见此情形,花流苏再劝道:“师父,不能拖了,按照原定计划行事吧,以百花坪为饵,把石火神君的分身,滞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此时此刻,正是……最好的时机,错过之后,又要等好久……”

    花流苏有几分急切之意,鼓动道:“师父,当断不断,日后肯定要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