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63章 趁虚而入
    在花流苏的劝说下,红花姥姥略微沉吟,就立即点头:“……好,那就依计划行事。”

    “太好了师父……”

    花流苏喜形于色,随即眸光一转,指向了萧景元:“不过他呢,师父?把他留在这里,还是……”

    “呃……”

    花流苏的目光,让萧景元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急忙道:“前辈,我只是来送信而已,现在完成任务了,自然要告辞而去。”

    说话之间,他也有些紧张。

    就怕红花姥姥口中,说出一个不字来,然后杀人灭口……

    幸好,这种事情,没有发生。

    “也好。”

    此时,红花姥姥微笑道:“距离南山之约,还有几天。我要处理一些私事,办妥了再赴约也不晚……”

    “对了,现在石火老怪守在外面,你一个人怕是离不开,我捎你一程吧。”

    话音一落,萧景元就看到,眼前一片红光弥漫。他忽觉身心一晃,就发现自己坠落到一片漆黑之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看到了一线曝光。

    扑通!

    萧景元脚踏实地,然后眨了眨眼,就看到了一片藤萝茂密,山清水秀的山谷。

    “你先回去吧。”

    红花姥姥的声音,在空中若隐若现:“告诉杜道友,我稍后就去,与他汇合。”

    “……是!”

    萧景元迷茫片刻,才慌忙拱手。此时此刻,他才算是彻底安心,然后自嘲一笑,知道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都不知道,人家有什么谋划,怎么可能会被灭口。再说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在杜南山的关照下,他不可能有什么危险。

    所以说,有时候,不用把人心想象得太过险恶。

    哪怕是在波诡云谲的修行界,实力再厉害的邪修,也不会无缘无故,要害人性命。除非那人得罪或妨碍到他了,又或者为了什么目的,才会去害人。

    就算是妖魔,在有了足够智慧的情况下,也是有目的地去害人,极少凶性大发,携卷妖风魔云,跑到闹市之中,大肆吞噬百姓。

    这种没有灵智,以人为食的妖魔,向来是各方修士讨伐的目标。

    一经发现,就会有数不尽的修士闻风而动,蜂拥而来。不仅是为捍卫百姓,斩妖除魔,更重要的是,妖魔的筋骨血肉,也是炼丹入药、制成法宝的好材料啊。

    修士对妖魔喊打喊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为了这些材料。当公心,还有私心,混杂在一起的时候,自然爆发无穷的力量。

    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充满了矛盾的生灵。

    善恶好坏,往往就在一念间。

    不管怎么说,平安就好。

    此时,萧景元左顾右盼,观察片刻之后,顿时喜形于色。因为他发现,在红花姥姥的相送下,他已经离开了石火神君阵法的覆盖范围。

    少了阵法的阻挡,自然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好人啊……”

    萧景元表示惭愧,然后精神一振,立即认清了方向,电飞而去。武夷山现在,已经成为了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还是走为上计。

    车马芝再好,没有实力争夺,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况且他已经与方少白约好了,三天就回去。要是回去晚了,肯定又要遭受嘲笑。

    “走人……”

    念头一起,萧景元也毫不迟疑,御空飞到了云端,就要腾飞而去。

    然而,就在这么一瞬间,一道淡淡的流光,就在他的眼角闪过。他视线的余光,注意到了流光的痕迹,自然而然一瞥看去。

    就是这一眼,多看了这一眼,看到的情形,让他如受雷击,整个人一僵。

    以他现在的实力,特别是一双眼睛,经过了仙灵之力的洗礼,自然变得眼明目锐,隔空千百米,都能够看清楚蚊子有几根腿毛。

    所以,此时此刻,萧景元瞥视,自然看到了流光的庐山真面目。

    淡淡的流光,一闪而逝。然而,就在弹指之间,萧景元却看得真切明白,流光的轮廓,分明是……马拉车的造型。

    “……车马芝!”

    瞬时,萧景元瞠目结舌,身心失守。他差一点就控制不住力量,直接在空中坠落了下去,摔成一张肉饼。

    就算没摔,他也摇摇晃晃的,在空中坠落了十几米,才惊觉稳住了身体。与此同时,他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朝着流光逝去的方向,奋起直追。

    “没错,肯定是车马芝。”

    萧景元吞了吞喉咙,十分的确定。

    因为,就算是惊鸿一瞥,他也从残留的影像之中,看清楚了在流光之中,一匹小小的马,在拉着一辆造型精致,十分小巧玲珑,只有巴掌大小的车子。

    小马拖着小车,奔腾于低空之中,完全浮离于地,飞驰而去。

    这样的造型,这样的事物,不是车马芝,又是什么?

    天地奇珍,连石火神君这样的二劫散仙,也动了心思的宝物,萧景元没见之前,还能够抵挡住其中的诱惑,理智的分析判断,觉得掺和不了,冷静的走人。

    可是,当车马芝,真的出现在眼前。

    不管什么理智,不管什么冷静,都烟消云散了。总而言之,这一时刻,萧景元不由自主,仿佛鬼使神差一般,如闪电追逐。

    追追追……

    他从天空,追到了地下,又从地下,潜入了山林,再从山林之中,浸入了河流湖泊。

    一路上,可谓是翻山越岭,跋山涉水。

    不过,当他浸入了水中之时,清凉的湖水,却让他身心清凉,冷不防清醒了。

    “……啊!”

    萧景元打了个寒战,脸上一片霜雪发白,然后就懵住了。

    “怎么回事……”

    他沉在了湖底,身心俱凉,甚至于有点儿毛骨悚然的感觉。

    “怎么突然魔障了?”

    萧景元在水中,吹起了一个泡泡,如同一块明镜,照亮了自己的面孔,也映照了自己的内心。心如明镜,一片澄澈。

    他忽然有了几分明悟,自己刚才的情形,分明是外魔入侵。说到底,还是由于,他修行日短,根基比较浅。不一不留神,就着了道。

    当然,其中的本质,还是一个贪字在作祟。

    萧景元剖析自己,又吐了一口气,激荡的心情,慢慢地恢复了沉稳。

    “还是经验浅薄啊。”

    他闭上了眼睛,一层清澈的光华,在身心轮转,如同湖面上的涟漪,一圈又一圈回荡。这是龙雀环之光,能助他清心宁神,时刻保持冷静。

    刚才,他浸入水中的时候,无意中激发了龙雀环的宝光,才让他恢复了神智。这龙雀环,果然不愧是上古异宝,光华一转,就彻底清除了他的魔念,让他清醒过来。

    “七情六欲,果真是修道人的大敌啊。”

    萧景元感叹,然后苦笑,宽慰自己。类似车马芝之类的天材地宝,连修行有成的散仙,也抵不住其中的诱惑。他只是小小的修士,扛不住很正常。

    在给自己开脱,找理由的同时,他也放出了灵觉,观望四周的形势。

    灵觉环绕一周,他就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完蛋……

    在追逐之间,他又跑进了武夷山脉深处,陷入了阵法的围困中。

    去而复返,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倒霉透顶了。

    萧景元仰天长叹,恨不能抽自己一巴掌,再悲歌一首。人生好比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

    “轰!”

    在萧景元感怀之际,一声惊天巨雷,犹如山洪暴发的震荡声,冷不防传递了过来。就算他沉到了水底,也难逃其殃。

    剧烈的震感,如同波浪狂澜,汹涌澎湃,席卷而至。

    滋滋滋,哗哗哗!

    清澈的湖水,在震荡之中,激起了细碎的泡沫水花。

    砰……

    在强烈的挤压激荡下,还算宽敞的湖泊,突然爆炸了,溅起了一道道水柱。

    猝不及防之下,萧景元就在一道水柱的托送下,飞到了高空之上,再与层层水雾汇合,散布于天空,形成了厚厚的积云。

    这一下子,让萧景元晕头转向,七昏八素,懵了半晌。不过很快,他就定住了身心,干脆隐藏于乌黑云雾中,悄悄地观察四方动态。

    轰,轰,轰!

    恐怖的爆炸声,接二连三,连珠炮似的炸响。

    其中的动静明显,让萧景元迅速把握方向,锁定了目标。他寻声探去,就看到了在数十里外,一座雄伟壮观,高入云霄的山峰之上,突然喷出了一道道火焰岩浆。

    在山峰之上,有人修筑了一栋栋金碧辉煌,犹如城池般的壮丽宫城。只不过,在火焰流浆的侵袭下,再瑰丽的宫城,也要寸裂崩溃。

    “那是……”

    萧景元睁大了眼睛,灵光突然一闪,浮现一个念头。难道说,高峰上的宫城,就是……石火神君的老巢?

    “……有可能,很有可能……”

    “等下……该不会,这是是红花姥姥师徒所为?”

    萧景元福至心灵,忽然拨云见日,豁然开朗。不久之前,花流苏的一席话,如潮水般涌入了他的心头。

    石火神君的本尊,忙于追捕车马芝,分身又在攻打百花坪……

    这是好时机,恰好可以……趁虚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