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64章 梅花针
    “没错,按计划行事……这事,肯定是这样……”

    萧景元越琢磨,越觉得可能性很大。红花姥姥师徒的目标,根本不是什么车马芝,而是石火神君的宫城……

    “不过,为什么这样做?”

    萧景元惊疑不解,毕竟从明面上分析这事,攻打石火神君的宫城,似乎有些得不偿失啊。相比之下,还是车马芝更加诱人才对。

    毕竟,以车马芝的药力,可以让石火神君平安度过第三次天劫的几率,至少提高一倍。所以他不惜封锁数千里武夷山脉,派遣门下弟子,阻击各方修士,以独占车马芝。

    同为散仙,红花姥姥没理由不动心。

    然而,她偏偏舍弃了车马芝,选择在石火神君无暇分身,及其门下弟子空虚的情况下,一举攻破了石火神君的宫城,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要车马芝,甚至于往死里得罪石火神君,也要破城进去。

    这其中的图谋,也应该不小吧?

    萧景元低头思索,却没有什么头绪。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石火神君的巢穴之中,肯定有红花姥姥徒弟势在必得的东西。

    “算了,不管是图谋什么东西,反正……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还是躲开为妙。”

    萧景元沉吟,正准备离开,走远一些,却发现晚了。

    “老虔婆,你在找死……”

    只见这时,远在天际有一道灰影漫来。近了,萧景元才发现,灰影是一团浓厚的阴云,铺天盖地,滚滚滔滔,如海浪起伏。

    阴影之中,分明是石火神君的分身。显然,在宫城被破的时候,石火神君也有所感应,意识到自己的上当,立刻飞身赶回。

    不过,他的速度,却慢了一线。

    “轰隆!”

    火山彻底喷发,整个雄伟壮丽的宫城,立刻化成了灰烬。

    在天地之威的摧残下,不管石火神君在宫城之中,布置了多少阵法禁制,在这一时刻,纷纷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说起来,也怪石火神君托大,把宫城建在了火山口之上。他的本意,无非是想借助火山之力,维持宫城阵法、禁制的运行,或者让门下弟子方便修炼,一举多得。

    然而,这也留下了危险的隐患。平时,有他在宫城之中坐镇,隐患根本没有任何危害,反而成为了他应敌的助力。

    可是现在,他不在宫城之中,隐患在红花姥姥徒弟的引导下,立刻爆发了。

    一瞬间,石火神君经营了数百年的基业,立刻毁于一旦……

    “不对,好像只有毁了一半。”

    察觉天际有阴云袭来,萧景元立刻屏气凝神,隐匿于积云深处,不敢胡乱动弹。不过,他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忍不住仔细观察宫城的状况。

    乍一看,他心头一震,十分的吃惊。

    因为那被火山流浆摧残的宫城之下,竟然还有建筑的轮廓。萧景元连忙眯眼观望,等看清楚其中的情况之后,更是非常的惊奇。

    因为那些建筑,流动着金属的光亮,似金似玉,流光异溢,颇为玄异。

    不过,最让他惊奇的是,这些金属似的建筑,好像是一个宫殿。只不过这个宫殿,却建造在火山口的内部……

    在滚滚岩浆流动的时候,这些宫殿却毫发无损,没有半点摧残的痕迹。

    “没有想到,这地下还有一处宫殿……”

    萧景元惊奇之余,也顿时想到,不出意料的话,红花姥姥徒弟的目标,应该是这个宫殿。或者说,是宫殿中的某样东西。

    在他深思之时,只见金属宫殿之中,忽然有一条五彩缤纷的气柱,朝天空喷发,直透百丈天空,捅入了云霄,搅得天地变色。

    “又是什么情况?”

    萧景元一呆,也来不及多想,只顾睁大眼睛,仔细的端详。

    “轰,轰,轰!”

    同一时刻,宝光四射的宫殿,也随之剧烈的颤动,摇摇晃晃,好像是要拔地而起。

    高耸的山峰,也在激烈的震动之中,山体开始崩裂,泥石滑坡,如同滚雪球似的,扑涌而下,覆盖四周山林。

    一时之间,山峰平空矮了好几丈,而且裂纹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犹如蛛网分布,快要分崩离析,瓦解溃散。

    “红花,安敢欺我……”

    在危急关头,石火神君的分身,也终于赶了回来。他看到了山峰宫城狼藉的状况,自然是勃然大怒,直接卷起了阴云,作化一中擎天巨掌,狠狠拍了下去。

    这一掌按下,方圆数十里空气,忽然变得十分沉重凝滞,就像是一个大沼泽泥潭,拖泥带水,重如泰山压顶。

    萧景元也看得清楚,在掌心之下,整个火山口的上空,忽然出现了凹陷的现象。透明的虚空开始扭曲,不断盘旋,拧成了一股麻花绳。

    散仙之威,举手投足,撕裂长空,这不是形容词,而是真正的事实。

    看到了这个情形,萧景元又是紧张不安,又是兴奋激昂。

    紧张不安,是害怕石火神君发现自己,反手一掌拍过来,他肯定无处可逃,直接被拍得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兴奋激昂的是,刚才红花姥姥避而不战,现在应该要出手了。

    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达成目的。

    散仙大战,一触即发。

    果不其然……

    在擎天巨掌,快要拍落在山峰之时,一溜游丝红光就若隐若现,浮跃在长空之上,刺向了扭曲一团的虚空。

    以萧景元的眼力,只能够捕捉到红光游弋,细若毫发的痕迹。具体红光是什么东西,他却分辨不出来。

    但是可以肯定,这绝对是很厉害的玩意。

    在红光游丝,刺中了擎天巨手之际,扭曲如麻花陀螺似的虚空,冷不防爆开了。一个巨大的气旋,立刻逆流而上,倒卷天空阴云,反戈一击,迎向了石火神君。

    在狂暴的气旋之中,也有绯色的光华起伏,艳似胭脂,粉红如梅。

    萧景元也随之看清楚了,淡若游丝的红光,那是一根细细长针。细针如发,但是在刺向长空的时候,空中就绽放一朵朵殷红梅花。

    梅花朵朵开,漫延如浪,向四方扩散,转眼就遍布方圆数十里范围。

    刹那间,整个虚空就形成了一片梅林。细如丝的长针,就隐匿在梅花林间,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痕迹,阴险而可怕。

    “梅花针……”

    在萧景元看得目炫神迷之时,一个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耳边,立刻让他心神震颤,差点吓得心脏炸死,迸出胸口。

    就在这时,一张熟悉的面孔,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咦?”

    萧景元呆若木鸡,愣了半晌没有回神。

    因为这人,正是吕厚,他笑容可掬,小声道:“这梅花针,是红花姥姥,采集了数万株寒梅之生机香气,再在度劫成仙之时以无上秘法,硬生生逆转虚实,凝炼成了一枚针!”

    “这梅花针,只要射入人身,便顺着血脉流行,直刺心窍而死。”

    吕厚娓娓而谈:“当然了,这只是梅花针最粗浅不过的功效罢了。实际上,梅花针最大的威能,那是克制元神。”

    “以梅花之气,凝炼而成的针,用来对付无形无质的元神,最恰当不过了。”

    吕厚小心翼翼道:“你看,就是知道梅花针的威力,石火神君也不敢直撄其锋芒,而是选择在空中酝酿神通……”

    萧景元回神,瞪大了眼睛:“……你怎么来了?”

    “你能来,我怎么不能来?”

    吕厚嘿嘿一笑,表情略有几分得意之色:“石火神君攻打百花坪,一心想要对付红花姥姥,可没空理会我这样的小卒子。”

    “我见机不妙,肯定直接溜了。不过,在途中的时候,却忽然发现,石火神君火急火燎,匆匆忙忙在空中飞掠而过。”

    吕厚精明道:“我当时一琢磨,其中肯定有什么变故,所以就远远地尾随而来。”

    “果然不出所料……”

    打量片刻,吕厚就忍不住啧声道:“好一招声东击西,石火神君棋差一着,攻打百花坪不成,反而被人端了老巢。”

    “这事要是传扬出去,他肯定要在很长一段时间,抬不起头来。”

    “除非……”

    吕厚的眼睛闪亮,也颇为兴奋:“除非他能够把红花姥姥留下来,才能洗刷耻辱。不然的话,他肯定要沦为大家的笑柄。”

    “哼……”

    吕厚话音才落,突然空中有飓风袭来。

    未等两人有所反应,飓风就已经撕开了厚厚的积云,化成密集的刀锋,在两人身上切割而过,仿佛要把两人千刀万剐一般。

    “……不好!”

    萧景元惊觉,龙雀环立刻爆闪一层光辉,如同一个罩子,牢牢守住了四方。

    密集刀锋割过,立即在光罩上激起千层浪花。

    咔嚓,咔嚓……

    巨大的压力,锋利的刀切,也使得柔韧的光罩,产生了丝丝缕缕裂纹。

    “快撑不住了……”

    萧景元急出一身冷汗,隐约看到了,光罩支离破碎,瓦解崩散,自己被锋利刀刃切分成肉片的可怕下场。

    扑哧!

    生死攸关之时,一团璀璨的青光,也随之升腾开了。只见这时,吕厚双手结印,身上有乙木青气环绕,形成了一个圆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