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界仙缘 > 章节目录 第65章 天遁镜
    密密麻麻的刀锋,铺天盖地的涌来,把萧景元和吕厚打懵了。幸好两人的反应还算快,纷纷祭起了法宝抵御,这才算是逃过了一劫。

    当然,就算性命无忧,安然无事。但是在飓风的刮卷下,两人也如同羽毛似的,被吹到了天边,坠落在一片乱石沟壑中。

    扑通……

    两人从空中坠落下去,也算是摔得不轻。

    还好,他们有法宝光环护体,倒也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两人也受到了惊吓,脸色苍白如雪,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好久之后,萧景元才定了心神,抹汗道:“……恐怖!”

    “是啊,可怕。”

    吕厚苦笑长叹:“果然,散仙真不是我们能够随便觊觎的……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赔进去。幸好,他没把精力放在我们身上,不然……死定了。”

    萧景元喘着气,深以为然。

    不必多说,飓风刀雨,肯定是石火神君的杰作。

    究其原因,无非是发现战场附近,有两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虫子,在暗中潜藏窥探,他肯定觉得自己被冒犯了,直接清场。

    结果很明显,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他们两个连石火神君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半点察觉,就已经被轰到了百里以外的地方。

    这结果已经很幸运了,如果不是有红花姥姥在旁,石火神君不愿意浪费力气,恐怕两人现在已经沦为烟灰。

    “轰,轰,轰!”

    与此同时,剧烈的爆炸声,犹如惊天雷响,接连不断的传荡而来。不出意料,应该是石火神君与红花姥姥的大战,已然正式拉开帷幕。

    “……哎!”

    两人对看了一眼,顿时长长一叹,兴味索然。

    “要不然……”

    萧景元突然提议道:“我们再潜回去,看看情况?”

    “你找死啊?”

    吕厚惊声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要是被他们发现了,肯定没有刚才的好运气了。一根手指头,就足以把我们碾死。”

    两人一同落难,也算是相互扶守,感觉彼此之间的关系,倒也亲近了几分,没有了最开始时候的剑拔弩张。

    最起码,萧景元的戒心,淡化了几分。

    他犹豫了下,低声道:“我刚才看到了……车马芝!”

    “什么?”

    吕厚身心一颤,惊喜交集:“真的假的?”

    “其实刚才,红花姥姥已经送我离开了武夷山。”

    萧景元解释道:“只不过,我才想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抹流光。淡白似玉的色泽,只有巴掌大小,如马车拉的造型……”

    “没错,肯定是车马芝!”

    吕厚一口断定,整个人开始战栗了,不过却在强行克制,小声问道:“车马芝呢,你看到它最终,逃向了哪里?”

    “发现了车马芝,我肯定穷追不舍,又重新返回了武夷山脉。”

    萧景元继续说道:“神奇的是,武夷山禁法重重,我追在车马芝的后面,却一个也没有碰触到,十分平安顺利的,抵达了石火神君的宫城。”

    “然后,我就看到了,红花姥姥在引爆火山,摧毁了宫城……”

    萧景元娓娓而谈:“最重要的是,在宫城崩坍的时候,我也看得清楚,那车马芝就消失在火山深处……”

    “咦?”

    吕厚一听,眼睛闪烁:“这事,貌似有些怪……”

    “的确怪。”

    萧景元深以为然,车马芝有灵性,并不缺乏智慧。不然的话,它也不可能,避开了石火神君布置的层层禁法,深入到这里。

    然而,让人想不通的是,它为什么要自投罗网,跑到石火神君的宫城之中来?

    哪怕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却是指在极端的环境下,最极端的办法。

    一般来说,以车马芝的能力,远遁千里之外,另择洞天福地安居,也不是难事。它为什么一定要冒着风险,跑来这里呢?

    “有蹊跷呀。”

    吕厚轻声道:“还有红花姥姥,宁愿与石火神君撕破脸,也要破开宫城,到底是在谋取什么利益?”

    “……道友,我们的机会来了。”

    一瞬间,吕厚目光闪亮,低声道:“这可是浑水摸鱼的好时机。”

    “嗯?”

    萧景元意动,不过耳中听见,一阵轰轰隆隆的动静,顿时变得迟疑不决:“行不行的,别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搭送进去。”

    “绝对没问题啊……”

    吕厚撺掇道:“道友,你也看到了,现在石火神君与红花姥姥,战得昏天黑地,肯定没有空理会我们。”

    “只要我们小心一些,绝对可以潜入那金属宫殿,一探究竟。”

    吕厚兴奋道:“以我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来判断,在那宫殿之中,肯定隐藏了大机密,所以才引起红花姥姥的上门抢夺……”

    “我知道,其中有大机密。”

    萧景元点头道:“不过石火神君很厉害的,他的一个分身,就与红花姥姥打得不分上下,要是一会儿,他的本尊回来,形势肯定要逆转。”

    “诶,分身?”

    吕厚一呆,旋即骇然道:“不会吧,那只是石火神君的分身?”

    “是啊,红花姥姥说的,那是第二元神的身外化身。”

    萧景元羡叹道:“分身的实力,大概有本尊的七八成水平。一会儿,本尊回来,肯定要形成碾压之势。”

    “我们现在离开,那是明智之举。要是陷进去了,就怕九死一生。”

    萧景元冷静的分析,表情却有几分奇异。

    如果,他真有那么理智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了,何必啰嗦分析一堆。

    说到底,他还是不舍呀。

    “富贵险中求!”

    吕厚沉吟片刻,突然咬牙道:“道友,有些事情,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既然我们知道,石火神君的本尊,随时可能杀回来,那红花姥姥不可能不清楚。”

    “而她,明知道惹怒了石火神君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却毅然决然干了。”

    “这充分说明,只要她的谋划成功,肯定是得大于失。”

    吕厚握拳道:“最重要的是,她敢这样做,多少有成功的把握。再不济,也布置了后手,能将石火神君的本尊,拖延一段时间。”

    “她是主力,都不害怕,我们还怕什么?”

    吕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我们不去和红花姥姥争,要知道那宫殿,应该是石火神君老巢的核心区域,肯定藏了不少宝贝。我们进去之后,捞上一把,就心满意足了。”

    这很符合浑水摸鱼的初衷,不指望能吃肉,只要有喝汤就行。

    “道理是这个道理,不过……”

    萧景元有些犹豫:“不过以我们的实力,能够瞒得了两个散仙的探查吗?”

    “这倒是个问题。”

    吕厚斟酌了下,忽然开口:“道友,我有办法……但是,你要立道誓。”

    “什么道誓?”

    萧景元微微皱眉,但也沉得住气。

    “真诚合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有背离,人神共弃。”吕厚语气严肃,表情十分认真,有别于平时的吊儿郎当。

    萧景元深深望了他一眼,就伸出了手掌:“可以!”

    “啪!”

    吕厚迅速击掌,两只手掌一合,分别起了誓言。

    “呜……”

    誓言一起,一道淡淡的流光,就在吕厚身上腾起,如同流动的水波,在空中荡开了,把萧景元笼罩在其间。

    “这是……”

    萧景元有些吃惊,好奇的观望四周粼粼波光。他敏锐的察觉到,在波光的笼罩下,自己与外界空间,形成了一定的隔离,仿佛处于不同的时空之中。

    “嘿嘿!”

    此时,吕厚得意而笑,一拍胸口,一面小巧玲珑的镜子,就飘到了头顶,在散发出无穷无尽的光华。

    “这是天遁镜!”

    吕厚也不藏私,炫耀似的说道:“我压箱底的宝贝,拥有许多妙用。”

    “天遁镜……”

    萧景元忍不住仔细打量,只见那是一面三寸大小的八角铜镜,阴面朝天,密层层刻着许多龙蛇鬼魅乌兽虫鱼之类,当中心还有一个纽,形式比较古雅。

    镜光清盈,能照透地面很深,飘浮得越高,所照的地方也越大。

    镜光所照之处,不论山石沙土,一样毫无阻隔。那深藏地层泥土中的虫子,一层层的,好似清水里的游鱼一般,在地底往来穿行。

    再往有树之处一照,树根竟然和悬空一般,千须万缕,一一分明,十分神奇玄妙。

    总之,这是一面,能够透视的宝镜。也难怪当初,吕厚以镜光一照,就探出了竹山教弟子藏匿的身形。

    不过现在,吕厚将宝镜,反过来使用,立即就把两人的身体隐匿无形,仿佛空气一般。不在此界,不在彼界,身居中空,无形无相。

    “走起!”

    与此同时,吕厚祭起宝镜,以镜光裹卷,带着萧景元潜入到地下深处,然后层层泥土山石,仿佛空气一样,没有半点阻滞。

    两人轻而易举,潜行了百里,很快抵达火山宫殿之下。

    此时此刻,石火神君与红花姥姥的大战,依旧是如火如荼,山崩地裂,黄沙漫天。两个散仙的实力高深莫测,手段层出不穷,花样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