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西游骷髅传 > 章节目录 第3章 :白虎庚金杀【三更求推荐收藏】
    时光飞逝,白毅已经在这个世界呆了半个月的时间了。

    除了每天引导白君灵朝着真善美的妖怪之路上迈步,就是发呆了........他们是骷髅,并不需要进食,偶尔出山洞之外看了看,洞口三个大字“白虎洞”令他彻底证实了这里就是白虎岭,白骨精的地盘,西游的世界。

    只不过有些发愁而已,西游的世界,满天神佛,他只是一位小骷髅,没有任何的实力,随便来个小妖怪就能够将自己给击杀,更不要说去抵抗那大闹天空的齐天大圣了。

    “怎么提升自己的实力?”白毅很是苦恼,他根本就没有修炼法决,无法知道怎么修炼,唯一知道的地方就是处于西牛贺洲的灵台方寸山了,只是他现在没有任何的实力,西牛贺洲在什么地方他根本就不清楚,贸然地去拜师,恐怕沿途碰到个小妖怪就死了,幸好这白虎岭处于荒山野岭,周围没有妖精,要不然也不能够安稳地在这里生活这么久。

    况且他也不知道有没有孙悟空那么大的福源,人家可是女娲补天石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孕育而成,乃是四大灵猴之一的灵明石猴,天生就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

    就算是到了灵台上方寸山,人家菩提祖师不一定会不会收自己为徒。

    前世白毅看过不少的阴谋论,说菩提祖师就是西方两大圣人之一的准提道人,为的就是将猴子给度化到自己的佛教,取西经也只不过是为了扩充佛教的地盘而已。

    当初菩提祖师教了猴子两大本领,一是七十二变,专门用来惹是生非的,第二就是筋斗云,逃跑格外的方便,像是其他的师傅,都是临走前会给徒弟不少的法宝,菩提祖师却没有给猴子一件,还出口不要其提及自己的名讳,不然要将其剥皮挫骨,贬入九幽,这是一位师傅能够说得出来的话语么?

    只是其中的真实性不得而知,只能够等待着白毅以后慢慢去证实了。

    但是面前一个关卡就锁住了白毅,他没有法子修炼,寿命终究是有限的,如果无法跳过三灾八难,也是无济于事,终究要被地府勾掉魂魄重新去投胎转世。

    这是白毅极为不甘心的,如果说前世的话,他恐怕不会为这个烦恼丝分,但是在这样满天神佛,到处是与天体同寿,日月同辉的世界,他就有些不甘心了。

    他也想要长生,好好窥探一下这个世界,当然也是为了自保,这个世界可是极为残酷的,实力说话,没有实力背景就算是被人打死了,恐怕也不会有人出来给其收尸,而且实力提升到猴子那样境界甚至更高没准还有机会回到原来的世界。

    白毅心中一直保持着一个愿望,就是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

    “不对!”白毅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原著之中白骨精也是没有修炼法决,她是如何成为妖精,并且霸占着白虎岭,成为一方妖将的呢?”

    白毅觉得自己好像是漏了什么一样,连忙回到洞穴之中,白君灵看到白毅也是笑着:“白毅哥哥.......你怎么了?”

    原本白君灵是叫夫君的,只不过白毅一再要求之下,总算是改了口,叫白毅哥哥,还是在白毅承诺以后一定会取她,和她成亲洞房的前提之下。

    “君灵,跟我来。”白毅拉着白君灵的手,不由分说地就朝着洞穴最深处走去。

    这洞穴是他们居住的地方,白毅已经轻车就熟了,很快就来到了最深处,石座处,蹬蹬蹬跨上了石阶,仔细观察起来。

    石座是很普通的石座,除了那白虎二字有些肃杀之气,隔了这么久,还是能够感受其中的锋芒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可疑之处。

    “怎么会没有呢?”白毅很是纳闷,有些不甘心地在周围仔细观察着,但却没有发现丝毫的端倪,忍不住挠了挠头:“难不成是我自己猜错了?”

    白君灵很是疑惑地看着白毅:“白毅哥哥你在找些什么呢?”

    白毅没有回话,依旧是寻找了一通之后,很是颓然地一屁股坐在石座之上,叹了口气:“也可能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了,怎么可能就那么容易就拥有着修炼法决,那么世界上不早就神佛到处飞了?”

    至于白骨精是如何修炼的,那么也不得而知,可能是从什么地方偶然得到的。

    “咔擦!”

    正当白毅准备放弃的时候,石座突然咔擦一声响,吓得白毅连连忙从石座上蹦了起来。

    石座当即裂开成两截,一道金色的光芒斗射而出,落在了白毅的脑海之中,紧跟着石座像是失去了所有声息,再次重合,没有任何声响了。

    “《白虎庚金杀》”

    五个金光闪闪的字体印在了白毅的脑海之中,即使是字体,也难以掩饰那其中的肃杀之意,一条白虎猛地跃出,额头的王字仿佛活起来了一般,冲着白毅扑跃过来。

    白毅吓得连忙后退,可是白虎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般,消散。

    仔细查阅着脑海之中的记忆,《白虎庚金杀》里面的内容跃然于眼:“白虎者,西方庚辛金白金也,得真一之位...........”

    洋洋洒洒几千字,白毅却是大喜,心中的喜悦再也掩饰不住了,欣喜若狂,保住一旁的白君灵:“哈哈哈........君灵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不用死在猴子的棒子下,也不用为了以后提心吊胆了!”

    白君灵被白毅抱着,有些懵懂,听着白毅口中说着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语,不过倒是第一次见白毅如此失态,以前都是很淡然,稳如泰山的那种。

    只是有些羞涩,羞答答地抬起头:“白毅哥哥,你跟我说的,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子抱着我,我们可还没有成亲入洞房呢.........”

    白毅呆若木鸡,僵立在原地,缓缓放开白君灵,有些尴尬地干笑一声:“君灵,这个和恋人之前的拥抱有些不太一样的,我是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呵呵.........”

    “哦.........”白君灵低着头,也不知道明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