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明末当皇帝 > 章节目录 第015章:官商勾结
    东林党最近尾巴已经翘起来了,主要还是因为朱由校在朝政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主见,东林党说什么朱由校都照做。

    如今的朱由校,名义上是皇帝,但是没有表现出丝毫个人意志,东林党人感觉皇帝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顿感洋洋得意。

    朱由校还表现得对朝政没什么兴趣,平日里朝政基本上都丢给内阁和司礼监。内阁首辅叶向高是东林党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安也是东林党的。司礼监秉笔太监李进忠,则很少去司礼监值班。

    朱由校的这番态度和表现,也让东林党上下开始麻痹大意,认为新君的意志已被他们掌控。

    尽管王安在宫内的爪牙被朱由校给削了脑袋,但对东林党人来说,并不动摇他们的利益。同时朱由校也出师有名,是靠反腐的名号把王安的爪牙斩除的,并未引起东林党官员的警惕。

    东林党根本不知道,皇帝正谋划着整顿禁军。

    这天朱由校移驾回宫,东林党马上建议开恩科。历代皇帝登基后,都是要开科取士的。不出意外的,朱由校不仅同意了开恩科,还让东林党官员负责这次科举监察。

    东林党又获得了一次阶段性胜利,大佬们顿时欢天喜地。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操纵这次科举。

    谁能中举、中进士,到时候还不是他们东林党说的算。江南那么多商贾子弟想要考取功名,这钱不就哗啦啦的来了。

    特别是殿试的时候,状元、榜眼之类的又能卖钱。

    大佬们高兴,小弟们自然也有一杯羹。于是东林党官员们,乐呵呵的去准备恩科了。

    朱由校则如同春秋的勾践,继续韬光养晦、卧薪尝胆,先把自己有绝对权力的宫廷内部掌控起来。

    这天朱由校正在养心殿看书,杨光走了进来,小声在朱由校耳边说道:内“皇上,张炎回来了。”

    “回来了,快让他前来觐见。”朱由校顿时大喜,连忙站起身来。不一会,张炎进了养心殿。

    “奴才张炎,叩见皇上。皇上,奴才回来了。”张炎神色激动的高呼道,朱由校连忙把张炎扶了起来,急切的问道:“马买到了吗?”

    “皇上,买到了。二十万两银子,买了一万三千匹马,其中一千匹是上上马,九千匹是上马,还有三千匹小马驹。”张炎回答道。

    “这么顺利?”朱由校大喜过望的同时,也有些意外。

    “奴才此去张家口,原本并不是很顺利,但是奴才碰上了一个马商,听闻奴才是为皇上买马,便极力相助,不仅联系到了战马,价格还比较优惠。”张炎将去张家口的经历给朱由校讲了一番。

    “这马商带来了吗?”朱由校问道。

    “来了,一同把马匹赶到京城的。”张炎回答道,朱由校坐不住了,连忙说道:“快带朕去看看战马,顺便去见见那个马商。”

    “是,皇上。”张炎遵旨道,杨光连忙去传司设监备驾,很快朱由校就坐上车驾,前往御马监所辖的草里栏厂。

    朱由校到的时候,看到草里栏厂里面挤满了马匹。

    终于有马了,朱由校开心的笑了起来。一名身穿绸缎的中年人这时被带到了朱由校身前。

    “草民曹金玉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中年人连忙跪地叩拜,朱由校心情极好,微笑道:“平身。”

    “谢皇上。”曹金玉起身,有些拘谨的站在那里,朱由校对他问道:“曹金玉,你是哪里的商人?平日里就是做贩马生意的吗?”

    “启禀皇上,草民是陕西商人,平日主要是往边关贩卖粮食,到了边地之后,也做一些贩马生意。”曹金玉回答道。

    “那你给朕说说,可有什么官商勾结才能做的生意。”朱由校对曹金玉问道,此时的朱由校已经有了吸纳民间商人,与他们合股做生意的想法。

    “启禀皇上,其他行业草民所知不详,然而这官商勾结能做的生意里,田赋折色绝对是有巨利可图的。”曹金玉想了想回答道。田赋折色,这关乎大明的财政问题啊!朱由校不由精神一震,问道:“具体是如何运作?”

    “我大明自张居正变法之后,所收田赋从征粮变为征收银两。就有折色一说,每年田赋征收之时,粮价必然大跌,北方平日一石粮食要1两白银,而田赋征收的时候,往往只要5钱白银,折色也算5钱,甚至还更低,这其中之利可想而知。”曹金玉顿了顿,看皇帝听得认真,便继续说道:“而普通百姓也不是傻子,他们都会尽量把粮食留着,等到粮价上涨后再卖。所以这个时候能低价收上来的粮食,只有田赋折色之粮。但这些折粮是官府当面折算,不是什么人都能买的。只有那些权贵,或者有门路的商贾,才能低价买到这些折粮。”

    “而在缴纳田赋的时候,所用的秤基本上都是缺斤少两的,商人吃了折粮这一部分的差价,而官员则吃秤头上的斤两,外加商贾的贿赂。”曹金玉的话,让朱由校终于明白,为什么去年明王朝多达2100万石的田赋,真正能用上的粮食却连一半都不到。

    明王朝从征粮该为征银,并非是让农民自己卖粮食换到银子,然后直接交银子。而是把粮食送到官府指定地点进行折色。

    也就是说,例如江南一个地主,按照规定要交100石粮食。江南的粮价可能只有8钱,缴纳田赋的时候,粮价可能会降低到4钱。那么这个地主将这100石粮食送到官府折色,卖给官府指定的粮商,那么折色结果就是40两白银。那么正常价格应该是80两白银,另一半就跑到商人口袋里去了。

    如果这些折色银拿到北方来用,粮价是1两银子1石粮食,那么朝廷实际上只得到了40石粮。

    而那名地主,因为官府秤头有问题,所以他可能要交120石粮,这20石粮则进了官员的腰包。

    农民的负担并不像人们所传的那样成倍的增长,因为明王朝的田赋比较低,被吃点秤头也完全能够接受。所以倒是没闹出什么官逼民反的事情,农民军起义一般都是天灾,明廷没有及时赈济,外加一些势力蛊惑从而形成。

    但是国家却是被疯狂挖墙脚,2000万石的田赋,真正能拿到手的只有一半,而南粮北调的漕运过程中,还有大量损耗,如此损耗一下,朝廷真正能调用的粮食,恐怕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当初张居正变法的时候,为的是增加国家税收,可不是想要这个结果。如今这局面,就是东林党人在张居正死后弄出来的。张居正的变法内容几乎都被废除,但是折色这个可以进行官商勾结,从而挖国家墙角的东西却是被他们保留了下来。

    “曹金玉,你可愿与我皇家合股做买卖?”朱由校决定插手粮食生意,随即对曹金玉问到。

    “这个,草民……”曹金玉面露难色,并不是很激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