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明末当皇帝 > 章节目录 第036章:君臣翻脸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群臣们便提着灯笼进了午门,与此同时,朱由校也起床了,一番梳洗之后,也起驾前往皇极门。

    这上朝确实是比较累的,这么一大早起来,春天倒是还好,要是在冬天绝对是十分难受的。

    一天之计在于晨,在这种生产力还不是很发达的时代,人们早起是普遍现象,只是让朱由校这个穿越者感觉不太适应。当了皇帝还不能睡懒觉,真是太不爽了。更不爽的显然还在后面,朱由校来到皇极门,百官朝拜过后,东林党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臣斗胆,请问陛下,东厂在京城各门对过往商旅征收商税,到底是谁的主意?”杨涟这个圣斗士直接跳了出来,气势汹汹的对朱由校质问道。

    “是朕的主意。”朱由校沉声回答道。

    “陛下乃圣天子,怎会做出如此祸国殃民之事,必然是受了小人蛊惑,还请皇上将小人问罪,并撤去商税。”杨涟扬声说道。

    “我朝祖宗法本就以轻商税、藏富于民为本,请陛下撤去商税。”左光斗这时候也出列上奏道。

    这边左光斗刚跳出来,东林党又有御史条跳了出来,大声对朱由校禀报大道:“臣弹劾阉人李进忠,其罪有八,其一蛊惑圣上,其二欺君罔上,其三……”

    一个个屎盆子就扣到了李进忠脑袋上,显然李进忠此时已经成为东林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李进忠最得朱由校信任,对王安的威胁最大。

    王安在宫内已经被朱由校疏远,这让东林党人已经无法掌控新君,自然是想要把李进忠处之而后快的。

    “呵!”朱由校坐在龙椅上不由的笑了,真是一场闹剧啊!目光在百官身上扫过,齐楚浙党众官员此时也不敢跳出来和东林党作对。显然这些代表着地主阶级利益的官员,此时也不够团结。而那些中立派,就商税问题上,显然也没打算出来和东林党多加争辩。

    “众位爱卿既然觉得商税乃是祸国殃民,那朝廷财政吃紧又该如何解决?”朱由校冷笑的看着众臣问道。

    “臣以为,我朝以田赋为本,可多增收田赋,而南方田赋较高,北方田赋过低,朝廷缺辽饷,可从北方各省征收。”周嘉谟出列回答道。

    “荒唐,农户就不是朝廷子民了吗?尔等口口声声说要藏富于民,农民家破人亡的时候谁来负责?一切还不是算到朕的头上,哼!你们想让朕当亡国之君不成?”朱由校不由暴怒,将一堆奏折直接丢了下去,直接砸在了周嘉谟的脑袋上。

    “皇上息怒。”叶向高连忙出列和稀泥,说道:“增税之事还可再议,皇上莫要气坏了龙体。”

    “自古百姓不患寡而患不均,大明商贾享两百年轻税、安定,犹不思报效朝廷,朕只是在京城征收些许商税,你们就上串下跳,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朱由校咆哮一声,穿越半年多以来的压抑此时全都爆发了出来,指着一群大臣破口大骂。

    “陛下,一征商税,必然物价上腾,民不聊生,此并非商人之失,乃是百姓之失。”御史方震孺这时不怕死的跳了出来,又是一番偷换概念,妄图混淆视听。

    正在气头上的朱由校,已经不是刚穿越那会的皇帝了,只能把气咽在肚子里。看到方震孺这家伙敢跳,当即伸手一指,喝道:“来人,把他拖下去,廷杖三十。”

    “来人啊!拖下去。”杨光立即大声喧道,朝堂之上的锦衣卫力士们,当即将方震孺架起来拽了出去。

    “皇上,切不可征收商税啊!”

    方震孺挣扎着,嘴里依旧喊个不停,一副壮烈不屈的模样。只要今天皇帝打不死他,他就名扬天下了。以后走到哪里,哪个富商不把他奉为上宾?

    “皇上息怒,方震孺一片赤诚,怎能廷杖啊!”

    “请皇上息怒。”

    东林党一群大臣纷纷跪在地上,大呼息怒。

    越是如此,朱由校越气,杨光在一边偷偷对朱由校问道:“皇上,廷杖要真打还是假打?”

    “往死里打。”朱由校心里发狠,小声吩咐道。

    “奴婢知道了。”杨光随即从台阶上走了下去,跟着锦衣卫力士走出了皇极门宫殿,锦衣卫力士把方震孺架到庭外,然而摁在地上,左右持棍而立。杨光扫了一眼方震孺,鼻腔冷哼一声,双脚呈八字站立,然后对锦衣卫力士命令道:“快打吧!皇上还等着呢!”

    锦衣卫力士一看杨光站立的姿势,心下不由一惊,连忙挥手道:“行刑。”

    棍子随即重重的砸在方震孺屁股上,一棍比一棍还重。

    “啊!啊~!”

    方震孺疼得嘶声惨叫,声音传进殿内,一群东林党官员跪在地上听得心惊肉跳。朱由校沉默不语,听着外面传来的的惨叫声,心里没有丝毫怜悯。

    自古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明末时期就是儒以文乱法大行其道的时期,这样的文人实在该杀。

    三十棍!

    棍棍到肉,棍棍震骨。

    很快方震孺就被打得一片血肉模糊,三十棍结束之后,已经被打晕了过去,杨光蹲下身伸手一探鼻息,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估计是活不了了。随即满意的会到殿内,低声对皇帝禀报。

    朱由校听了禀报后十分满意,他今天就是要杀鸡儆猴,让这些东林党好好清醒一番。

    “还有谁要撤销商税的?”朱由校高声问道。

    “臣反对征收商税。”杨涟跪在地上高声说道,朱由校正要下令再度廷杖,还没等他说出口,又是一群东林党官员跪在地上高呼:“臣反对征收商税。”

    “臣亦反对征收商税,皇上若要廷杖,就把臣等一并廷杖了吧!”叶向高这个时候也一脸平静的说道。

    朱由校当场被噎住了,一时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些东林党的政治斗争经验何等丰富,岂是区区廷杖就能把他们吓住的?

    面对这些东林党的抱团行为,朱由校真的很想把他们全部拖出去枪毙一百次。可惜此时的朱由校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他这么做。

    若是太祖开国时期,权力高度集中,手上兵马数百万,这些文官敢这么做,直接就能全部砍了。

    可是此时的明王朝,权力已经非常分散。

    朱由校此时能绝对控制的兵马,仅有腾骧、武骧两个骑兵师,还有五万没有编练完成的京营。真要是把这些东林党都廷杖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长江以南就处就是叛乱了。

    “哈哈!好,很好,众位爱卿果然忠勇可嘉。”朱由校大笑一声,已经懒得和这些无可救药的家伙浪费口水,随即冷冷说道:“退朝!”

    ps:感谢流氓大哥哥的打赏,这是第一个打赏的兄弟,特别感谢!今天和人打了一架,实在是被欺负到头上了,作者并不是很会打架,将近八年没和人打过架了,结果碰上了一个更弱的战五渣,还那么嚣张,我也是醉了。这次发书的时候,有很多意外情况,实在是写这么多年小说以来第一次这么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