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明末当皇帝 > 章节目录 第037章:准备下手
    朱由校黑着脸宣布退朝,心里就别提有多不爽了。

    “妈蛋,以后老子不上朝了。”

    这个想法在朱由校脑子里浮现了出来,他此时能够万分理解,为什么万历皇帝那么多年不上早朝了。

    上朝就是找不自在。

    这次早朝,朱由校明显已经东林党闹翻脸了,这个时候朱由校必须考虑一下后果了,显然他的名声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这些东林党给败坏了。

    就如万历皇帝,因为和东林党闹别扭,外界就盛传万历皇帝每日必然饮酒,每饮必醉,每醉必杖责左右,每杖责必死一人等等,基本上全是被泼到身上的脏水。

    东林党就是这样,在正面无法击败你,就从人格上攻击你,说你无德。

    中国传统的尊卑体系,是建立在‘以德服人’这个基础之上的,每个人自出生以来,便有独立的人格与尊严。要想让人死心塌地的臣服,就必须打‘德’字牌,从而给臣服者一个台阶下,而非是野蛮的征服。

    攻击他人人格,甚至是皇帝的人格,就像是釜底抽薪。使得一些无知群众,对某人产生敌意和排斥。

    然而有一个本质的东西永远无法改变,那就是成王败寇。朱由校只要夺取最终的胜利,暂时的造谣中伤,还是可以无视的。

    要想取得最终胜利,还是要改善财政收入。

    ……

    散朝过后,百官三五成群的走下台阶,看着外面被打得不成人样的方震孺,东林党圣斗士们纷纷指责。

    “真是暴君啊!方震孺不过是直言上觐,便被当场廷杖。此等暴君,如何是好啊!”

    “岂止残暴,还昏庸无匹,商税关乎天下百姓之利,竟也敢胡乱征收。”

    “恐怕这皇帝征收商税打着国家财政吃紧是假,个人享受是真啊!这天下都归他朱家所有了,他还想怎样啊!哎!”

    叹息、痛斥,各种言语纷纷从东林党官员的口中冒出,全然不把皇帝威严当回事的,甚至是边上还有太监站在那呢!完全被这些东林党视若无睹。

    那些齐楚浙党官员,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他们出宫的路上只字不谈,但是眼中却已经有了神采。

    这是皇帝登基以来,第二次和东林党脑别扭了。

    第一次不了了之,东林党取得胜利。皇帝只能按部就班的被他们摆弄,然而大半年过去后,皇帝显然已经不再愿意被东林党这般摆布了。

    这些代表地主阶级利益的齐楚浙党官员,自然是看到了一些打击东林党的希望。

    一些有识之士,势单力孤不敢表露态度,当他们心中却是十分振奋,也许大明又将出现一个圣天子。

    百官心思各异,思想混乱,乱世将临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

    正所谓天下归一,只有归一才不会乱,这种归一不仅仅是疆土的归一,更主要是内部思想、价值观的归一。

    当权威逐渐失去的时候,就是天下即将大乱的时候。

    就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最好的例子,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因为德国人的资本财团崛起,试图挑战犹太人的资本霸权,从而与英国为首的协约国发生的一场大战。只是这场战争发生的时候,英国还是军事霸主,所以主战场还只在欧洲。

    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英国人已经不具备了霸主地位,德国、美国、苏联、日本都想取得世界霸主地位,从而发生了规模浩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明王朝的权威,就是皇权。

    两百多年过去了,商人资本力量逐渐发展,商人所掌控的财力,已经超过了明王朝,商人又资助东林书院,在思想上已经打开了一个缺口,明王朝已经不再天下归一。

    为什么最后满清能够夺取天下?主要还是因为汉人这边,不仅明王朝无法天下归一,疯狂挖国家墙角的商人集团同样无法归一,江南那些商人家族,本身就不统一,山西晋商支持的又是野猪皮。

    野猪皮最大的优势,就是内部统一,然后用汉人打汉人,拉起大批的汉八旗炮灰。好在这个时候辽东局势还没彻底糜烂,野猪皮还没有开始重用汉族文人,还停留在强盗团伙的层次,根本上不了台面。占领沈阳后,汉民被大量屠杀,导致野猪皮现在没有足够的人口进行生产,也没有足够的汉人组建大量炮灰部队。

    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朱由校把关内守好,不让野猪皮进关掠夺人口,前线也不让野猪皮抢到太多东西,以野猪皮那种一戳就破战斗力,根本不可能入主中原。当然,内部还不能有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历史上的天启皇帝,头脑是非常清醒的,没有被东林党忽悠着在北方增税,反而是将东林党赶出朝堂,启用齐楚浙党官员,对南方进行增税。从而改善了财政,并在北方百姓进行赈济,同时大规模推行保甲制、提拔懂民情的基层官员,稳定住了北方局势。

    后来崇祯皇帝上台会乱,无非就是东林党重新掌权后,马上贪污了九边军饷,加上天灾导致边军活不下去开始劫掠陕北,陕北灾民活不下去从而陷入混乱。这时候东林党根本不进行有效的赈济,导致农民起义越来越大,为了剿灭农民军又在北方疯狂加税,使得北方农业生产陷入恶性循环。

    大方向上,历史上的天启皇帝都走对了,偏偏在个人安全上疏忽了,最终人亡政息、功亏一篑。

    此时换成一个穿越而来的朱由校,吸取了历史的教训,个人安全上已经是非常小心,东林党想要弄死他基本没有机会。同时也开始走向了一条不太一样的道路,那就是用皇家资本取代民间资本的道路,从根本上取代民间资本家。

    对于朱由校来说,此时一切还都是钱的问题。有钱就能赈济北方百姓,就能修缮水利、道路,让北方恢复稳定。

    退朝之后,朱由校回到养心殿,立即把李进忠叫了过来。

    “皇上有何吩咐?”李进忠对朱由校问道,朱由校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说道:“你马上带人去把王安逮捕下狱。”

    “是,皇上。奴婢马上就去抓人。”李进忠精神一震,王安这老家伙整天想弄死他,今天终于可以弄死他了。

    “去吧!看看他贪了多少银子。”朱由校点了点头,王安这可定时炸弹是时候把他清理掉了。既然已经和东林党处于翻脸状态,朱由校也不用顾忌那么多了,先收拾了王安,再收拾骆思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