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明末当皇帝 > 章节目录 第052章:不按套路出牌
    东林党突然被抓了六个激进派,第二天一群东林党顿时哗然,就在这个时候,朱由校昭告天下的圣旨也出来了。

    圣旨中澄清了李选侍虐待储君,甚至是害死皇帝生母王才人一事,并痛斥杨涟等人欺天子年幼,擅自干涉帝王家事,妄图操纵天子。同时下诏封李选侍为康太妃,正式执掌慈庆宫。毕竟是便宜老子最心爱的女人,驾崩前都明确交代大臣们要给她封皇妃的,就算是封了皇太妃,也无法威胁朱由校的地位。

    群臣看到这道圣旨,又是一阵骚动。

    朱由校尽管是东林党推上皇位的,但朱由校本身就是皇太子,所以身份是合法的。他此时自然可以跳出来清算东林党。历史上天启皇帝清算东林党的时候深居简出,显然不是因为不能公然清算东林党,很可能是被下了毒。

    齐楚浙党则是神色兴奋,皇帝对东林党下手,对他们自然是最有利的。不过齐楚浙党相比东林党来说,要松散得多,这也是齐楚浙党为什么在朝堂上如果没有皇帝支持,就争不过东林党的原因。

    杨涟等人被逮捕,向东林党开战的第一枪已经打响了。锦衣卫和东厂奔赴各省,迅速将杨涟等人的家人全部逮捕,并查抄了资产。

    一番查抄下来,资产查抄了将近十万两白银,各种来历不明的资产,杨涟这些家伙,底子全都不干净,否则靠那点俸禄怎么过日子啊?

    朱由校随即让人在皇家军工厂边上建了一个新监狱,然后将杨涟这些罪臣送入监狱,进行‘劳动改造’,也包括他们的家人,一律打上刺青,穿上囚服,每天在看管之下,到皇家军工厂做苦力活。

    监狱暂时还比较简陋,不过已经在大兴土木了,用不了多久一个设施完备的新监狱就能建设出来。

    朱由校亲自前往监狱巡视了一次,圣斗士杨涟一看到朱由校,马上指着鼻子大骂:“昏君,昏君啊!”

    “哈哈!”朱由校畅快的大笑一声,对杨涟问道:“爱卿,你是不是很气啊?”

    听到朱由校这句话,杨涟差点气得吐血。自从被逮捕之后,他们先是被关押在了东厂大牢内,然而东厂特务对他们根本就是审都不审,让他们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很快一群家小也进来作伴了,让杨涟等人大吃一惊。

    不仅自家的进来了,连他们的兄弟家小都被抓了进来。

    这些亲属见到杨涟等人,不是哭得昏天地暗,就是大骂他们得罪了皇帝,以至于连累亲族。

    最惨的当属左光斗,他的一个叔伯侄子被抓进来后,当场和左光斗撕逼,把左光斗摁在地上胖揍了一顿,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左光斗,身体倒是无恙。朱由校见到左光斗鼻青脸肿的模样,随即吩咐道:“来人,去请个御医来给他看看,再给他安排个独立牢房,别被打死了。”

    “陛下真是宅心仁厚啊!”李进忠拍了个马屁。

    朱由校巡视了一圈,又把监狱看管制度修改了一番。这些罪臣的家小,上了年纪的就好好养着,不用参与劳动。其他的贬为官奴,安排去做苦力,从他们身上压榨人口红利,制度上一定程度参考了宋代的模式。

    杨涟等人的家属遭到连坐,也引起了朝中巨大的议论。很快奏章就如同雨点一般送到了司礼监。

    自从王安被朱由校查抄问罪之后,朱由校从内书堂提拔了两个文采不错的太监,一个当司礼监掌印,一个当司礼监秉笔。李进忠则专心负责东厂事务。

    此时的司礼监,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权力了,仅限于帮皇帝处理奏折、草拟圣旨之类的。对宫内已经失去了管理权,同时也不再管理皇庄、皇店。虽然看上去处理奏折、草拟圣旨权力很大,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权力。

    毕竟两个没有其他权力的太监,又没人事管理权,也没有军权。他们的权力是完全依附于皇权的,朱由校随时能够把他们解雇,基本上就是相当于两个秘书。

    “皇上,这上百道奏章,都是反对连坐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叫李朝庆,是个四十多岁的太监,性格十分稳重。担任司礼监掌印之后,每天都会在司礼监将奏章分类,然后送到皇帝面前。

    “全部扔了吧!”朱由校挥了挥手,对于这样的奏章朱由校根本懒得看,连坐制遭到群臣反对这自然是极为正常的。现在的大明,有几个官员底子干净的?

    杨涟等人被逮捕下狱,东林党一群人开始谋划如何营救的问题。见个人上奏不见效,于是东林党开始上蹿下跳,又给皇帝上了一道联名奏章。

    面对依旧跳个不停的东林党,朱由校真心有些恼火了。

    当个皇帝容易么?

    处置几个大臣,就好像捅了马蜂窝一样。

    “李进忠,田尔耕,你们两个马上给朕狠狠查查这些东林党,只要贪污受贿的一律逮捕下狱。”朱由校把李进忠和田尔耕叫进了宫内,对他们两个吩咐了一番。

    “是,皇上。”两人应诺,朱由校看了看他们两个,这两个最近关系貌似不错,锦衣卫和东厂近来貌似处于蜜月期啊!

    那还分开干嘛?干脆合并算了。

    “谁查到的多,朕有赏。”朱由校瞥了一眼他们两个,随即好似不经意的说了一句。田尔耕双眼一亮,刚刚晋升锦衣卫指挥使的田尔耕,还不太敢和李进忠竞争,毕竟李进忠是皇帝最亲近的心腹。然而这次皇帝的话,显然是要挑起竞争了。

    “谢皇上。”两人叩谢,李进忠自然也是知道怎么回事,皇帝登基以来,已经表现出了极为高明的平衡之术。

    宫内司礼监权力被削弱,他李进忠提督东厂,张炎提督御马监,宫内没有一个太监能够管理全局。

    不过李进忠并不是很担心,只要用心办事是了。

    两人出宫后,锦衣卫和东厂,随即大打反腐牌。这张牌简直就如同王炸一般,对东林党产生巨大的杀伤力。

    锦衣卫和东厂只是随便一查,就抓到了不少东林党贪腐的小辫子。每天都有东林党官员被锦衣卫和东厂带走审讯,查出铁证就是连坐下狱。

    东林党一阵鸡飞狗跳,纷纷叫苦鸣冤,好似意思在说,皇帝你不按套路出牌,已经‘防御过当’了。这年头有几个底子是干净的?朝廷那么点俸禄够他们过活么?

    但是皇帝这番架势,倒是第一次把不少东林党官员吓到了,一时间除了东林党那一群比较廉洁的官员外,其他的人人自危,生怕半夜被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破门而入。同时希望能找到一些功绩,来挽回皇帝对他们的信任。

    可惜的是,功绩没找到,又让朱由校发现了一个大案。这个大案之所以被朱由校发现,主要还是大明皇家银行的季度报表引起的。

    大明皇家银行的季度盈利很糟糕,大量的揽储资金都用来投资农业垦荒了,一时半会产生不了盈利。

    为了扭转大明皇家银行的盈利糟糕问题,朱由校一拍脑子想到了铸币。大明的纸币尽管贬值到退出了市场,但不是还有铜钱铸造吗?

    搞了半天,朱由校还不知道官方铸币每年能赚多少银子。于是朱由校让司礼监掌印李朝庆去内阁询问叶向高铸币收入。

    叶向高竟也不知,还专门跑去询问了一番,这才上奏说在铸的‘泰昌通宝’大半年下来,仅入一万五千两。

    朱由校一听这个数字,当场就炸毛了,铸币利润岂会如此之低?当他是三岁小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