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明末当皇帝 > 章节目录 第056章:天家蛮横
    天津,这是一个盐业发达的得地区,这里的权贵很多都从事食盐生意,是北方出了京城、张家口之外,又一个财富比较聚集的地区。

    不久前济民粮行的仓库被一把灰烧了个精光,三万石粮食被彻底焚毁,一直济民粮行的各个粮铺不到两天时间就断货了。

    这把火到底是谁放的?没人知道。

    但是这并不妨碍天津城那些粮行的欢天喜地,济民粮行的粮食供应一断,天津城的各个粮行的生意顿时又恢复了。

    为了报复皇帝征收粮食零售税,也为了能够趁机捞一把,一群粮商迅速形成价格联盟,迅速的将粮价往上拉升。不到几天时间,面粉价格就上腾了每石2两白银。一时间天津百姓叫苦不迭,这些粮行涨价的理由也是理直气壮。

    “都是皇帝征税,低于2两我们都要蚀本呢!”

    “皇帝太贪财了,说是每石之征2钱的税,那群番子却要收5钱,多出来的3钱全部进了他们的腰包。”

    一个个粮行理直气壮的散播谣言,为他们的涨价寻找借口,并且将仇恨转嫁到皇帝头上。果然不少老百姓听了之后十分愤慨,将罪魁祸首瞄准了皇帝。然而让他们更加无奈的是,第二天各个粮行的粮食价格再次涨价。

    面粉价格从2两1石,迅速上腾到了你4两一石,平均下来1斗米要250文。这个价格简直爆炸,此时的劳动力干一天的活,也仅有20文左右的工钱,12天的工钱才能买一斗米(9.2公斤~9.6公斤),工钱竟仅够吃饭。

    明代北方有大量流民,这些流民实际上和后世的进城农民工差不多,都是因为呆在农村没钱赚,所以进城务工。明代后期的户籍管理几乎处于不作为状态,这些进城的农民工,都成了失去户籍的人口。不过这样可以避税,徭役方面的钱就不用交了。

    这些农民工进城,要住房、吃饭、穿衣等等,一天二十文的收入,如果是万历年间,已经能让日子过得不错了。而那些中产阶级,每天就算大鱼大肉,所费也才二三钱。到了如今的天启年间,北方生产进入萧条阶段,通货膨胀加快,购买力倒是没有万历年间那么高,但一天二十文的收入也足够过活。

    粮食价格疯狂上腾到4两1石,他们的工钱就仅够一家人的买米钱,再买点菜,就毫无剩余了。

    面对汹涌的粮价,天津百姓怨声载道。

    也并非没有人试图从城外运粮进城贩卖,然而这些客商刚把粮食运到城门口,就被那些守城士兵拦了下来,除了城内的粮行,其他商人一粒粮食都不准运入。

    守城士兵敢这么做,自然是受到了指使。指使他们这么做的,就是天津的那些权贵。天津不少权贵都在做粮食生意,这是极为普遍的。

    官府折粮不是谁都能买,基本上都被权贵所包揽。权贵的资本也大量进入粮食贩卖领域,每年能创造惊人的利润。

    天津这些权贵现在就是要闹,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从而向皇帝施压,皇帝一天不撤掉粮食零售税,他们就会继续把粮食价格维持在离谱的价格上。

    与此同时,枪手也找好了。一群权贵,联系了几个御史,一封封叫苦鸣冤的奏章不断发往内阁。

    奏章中无非就是说因为征收了粮食零售税,导致天津粮价上腾,以至民不聊生,请皇帝马上撤销粮食零售税。

    然而仅仅三天之后,一千京营士兵在锦衣卫副指挥使许显纯的带领下,迅速奔赴天津。天津官员看到城外的京营士兵,不由大吃一惊,马上城门紧闭,同时派人到城外交涉。

    显然天津官员不想让京营进城,主要是怕纵兵掳掠。然而许显纯拿出圣谕,天津官员顿时吓傻眼了。

    一群官员突然意识到,锦衣卫和京营进驻天津,很可能和济民粮行的粮仓被烧有关。既然有皇帝的圣谕,自然是阻挡不了的,天津官员只好把城门打开,将京营士兵迎了进去。

    “全体都有,按照原定计划,立即行动。”许显纯一进城,立即对一群锦衣卫下令道。

    “是。”锦衣卫齐声应诺,随即各自带领一批京营士兵分头行动。只见这些锦衣卫和京营士兵,快速的在街道上奔跑,一家粮铺正在开张,一群老百姓围在粮铺前,无奈的看着上面标着价格的木牌。

    “锦衣卫办公,闲人避退。”

    “啊!”

    “锦衣卫来了,快跑啊!”

    一声大吼,老百姓顿时被吓得四散逃离,锦衣卫的虎皮甚是吓人。粮铺内的掌柜一阵错愕,这是怎么了?

    “官爷,我们铺子是小本经营,也未犯法,您这是?”掌柜连忙上前交涉,可却被一名锦衣卫粗暴的撇开,喝道:“滚一边去,来人,把这铺子封了。”

    “你们怎么能不讲理啊!”掌柜大惊失色,连忙大呼。

    “你们这些无良奸商哄抬粮价,还有理了吗?”那名锦衣卫百户冷哼一声,那掌柜张了张嘴,一句话说不出来。

    若是换了别人,这掌柜绝对能说出个歪理来。然而对锦衣卫说那些又有何用?他们能睁着眼睛说瞎话,那是建立在老百姓对他们无可奈何的基础上的。和锦衣卫说这些又有何用?人家还不是照样封你铺子。

    很快粮铺就被打上了封条,同时两名京营士兵手持长枪,守在了外面。

    “下一家。”锦衣卫百户一挥手,带领着京营士兵沿街一路查封。

    此时天津城内,自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锦衣卫兵分两路,一路查抄沿街粮铺,一路前去查封各粮行的粮仓。

    惊叫声、哭喊声、喧闹声、拍手声较好声,纷纷扰扰,充斥于耳。一些粮铺甚至想要暴力抗法,却被锦衣卫当场砍翻在地。

    面对这种绝对的强权暴力,城内除了济民粮行的粮铺之外,无一幸免,全被锦衣卫打上了封条。

    城内权贵们惊闻锦衣卫带人来查抄粮行,全部都傻眼了。这……皇帝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