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明末当皇帝 > 章节目录 第451章:长江以北皆新政
    湖广绝对是改革中的一块硬骨头,难啃得很。湖广之地,特别是湖南,民风普遍比较彪悍,历来是反抗外部入侵的生力军。

    但是当地的地主,在反抗农业税改革的时候,同样也彪悍了一把,下乡丈量土地的公务员被打得鼻青脸肿,工作一时半会难以展开。

    农业改革被迫陷入停顿。

    朱由校的政策一下来,湖广汉皇党官员随即开始执行,很快就拉拢了一大批愿意改革的地主。由国企出资金、技术,地主出土地,成立合资农业垦殖公司,将土地中的人口释放出来,采取最大效率模式的农业生产。

    同时集中打击武装力量,打击一批抗法地主,一律被抓起来拘留。那些闹得特别凶的,则抓起来判刑。

    还有一大批,则是暂时没去管的。

    另外政府加大宣传力度,号召地主成立农业公司经营土地。

    之所以要成立农业公司,主要是为了将农业生产模式改变过来,从而将人口从土地中得到释放。

    在朝廷十几万大军的坐镇之下,湖广地主抗法倒是没有进一步酝酿成叛乱,而且在朝廷的暂缓政策下,局势倒是很快稳定了一些。

    朝廷也不需要马上就完成湖广地区的农业税收改革,可以一步步慢慢来,持续把人口释放出来,并不影响目标。

    每个州县,都是先集中武警之类的力量,先解决当地的刺头地主,展开杀鸡儆猴的活动。

    而在省级,则集中力量先解决某个州县的地主抗法问题。

    同时又拉拢一批、孤立一批。

    还真没几个人敢造反的,顶多就是抗法。毕竟朝廷刚刚征服蒙古,前线大军直接调到改革省份。

    只有傻蛋才会这个时候跳出来高举造反大旗。

    户籍改革也正在进行,朝廷的建设款,以及国企的投资陆续到达,开始在改革地区建设城镇基础设施,以及水利工程。

    湖广、淮河地区的百姓,马上就获得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因为改革取消了徭役,到工地上做事都是有工钱的。

    城镇之中失业人口首先被解决,接着是农村释放出来的农业人口,也被这些建设活动所消化。

    水利、铁路、公路、电报等等基础设施的建设,马上就改善了民生。

    湖广是重要的商品粮产区,这里的商品粮可以通过长江水运运往江南,如今更是可以通过长江北岸的火车运往北方。

    水利工程是湖广改革能种修建规模最大的工程,同时铁路也是一个重要工程,计划修建一个完善的铁路网,通网各个州县。

    公路系统同样也在建设,不过建设规模没那么大,更多是地方政府进行公路建设。主要是用来改善乡镇交通。

    电报自然是要全面铺设的,行政之类的已经离不开电报了。

    另外就是城镇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城镇排水系统,以及住房什么的,都是需要大量工人。

    银行的钱是比较充裕的,可以大量贷款给地方政府和国企,利率都是最低的。

    国企资本则大量涌入湖广,一方面是参与到湖广的农业生产,一方面则是掌控湖广的商品市场。

    银行网络在湖广各州县全面铺开,改革展开之后,纸币开始成为流通货币,而银两、银元则不再直接用于市场交易。

    国企商品大量涌入湖广,进一步将湖广市场占据。

    湖广这个地方的工商业不是那么发达,本身商品不多,被挤压掉的市场份额主要是江南地区的商品。

    这场改革,可以说对湖广地区的农村自然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过去江南商品经济泛滥,但没有泛滥到如今国企商品的这种程度,随着铁路修进各地,各种商品都会降低运输成本,进而对农村自然经济造成巨大的冲击。另外农业税改革,让地主被迫改变生产模式,佃户大部分都将离开土地,进入城镇成为工人。

    而朝廷需要的也就是冲击农村自然经济,如果是过去的明王朝,冲击农村自然经济简直就是找死的举动,因为过去的明王朝的统治体系就是以农村自然经济为基础的模式,一旦农村自然经济崩溃,无力安置离开农村的人口,就会产生巨大的社会隐患。

    可如今不同了,那些从农村出来的人口,到了城镇能够找到工作。甚至还可以移民到各地去,朝廷可以分配土地给那些移民,或者给他们安排好工作、临时的住房。还可以给他们发放贷款,救济等等,安置能力非常强。

    湖广人口稠密,大部分人口的生产效率都比较一般。特别是湖广地区,因为农业资源丰富,从来就不是一个会饿死人的地方,所以百姓生活节奏很慢,没有沿海省份的百姓那么有危机感,干活不是那么勤劳。

    大量的劳动力,实际上都被浪费了。

    改革就是为了将这些劳动力释放出来,获得更多的工业人口。所以这次改革的矛盾,实际上就是资本阶级与地主阶级的矛盾,才会有那么多的地主暴力抗法。

    一般来说,这种矛盾爆发出来的时候,都会发生战争。如同历史上英国和美国,都发生过这样的战争。

    大明同样在改革北方的时候,福王叛乱就是代表着地主阶级的利益。

    这次湖广改革,如果不是朝廷抽调了十几万野战军坐镇湖广,叛乱肯定也是蔓延整个湖广。

    主要是没有一定高度的人跳出来造反,所以下面的地主就算是很焦灼,内心很想造反,但也只能按捺心中的躁动。

    朝廷几乎是不给造反一点机会,各项改革项目有条不紊的在湖广展开。

    那些受到朝廷拉拢的地主,则是喜出望外。谁都看得出,这场改革他们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

    但是农业公司这个玩意,大部分地主又一头雾水,有的资金不足,有的不懂如何管理操作。

    但是改革之后,农业税是照常要交的。

    而用原先的生产模式,除了小地主还能支撑之外,那么大地主每年都要贴钱进去。那么除了卖出土地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很多地主,是把土地看成他们的命根子的。

    与国企合资成立农业公司,这意味着他们的利益可以得到保障。特别是天启十四年京城证券交易所出现了期货交易。

    大宗农产品期货出现,大米也是期货市场上的一个种类,这意味着成立农业公司之后,可以直接到京城下单,每年的收益都会比较稳定。

    同时政府对于商品粮生产,已经开始尝试采取订单生产的模式,湖广地区的商品粮也将逐渐普及这个制度,到时候只有生产订单的土地要交税。而那些空闲的土地,则不需要交税。

    这些农业公司的生产模式,无非就是购买农机提高生产力,国企的农机制造厂已经研制出了不少关于水稻种植所使用的农机,已经在台湾和南洋等地使用。同时也有不少卖到了南方市场,这些农机提高了不少生产效率。

    通过使用农机、修缮水利、使用化肥,从而减少劳动力投入、增加农业产出,将人口从土地中释放出去。

    这实际上就是一场利益之争,人口掌控在谁手上,谁就有利益。

    当人口掌控在地主们手上时,地主们有利益。当人口掌控在资本家手里的时候,资本家就有利益。

    而这场改革,却是在湖广得到了普通百姓和小地主阶级的支持。

    不论是城镇百姓,还是自耕农、佃农、小地主阶级,都支持这场改革。对于普通城镇百姓来说,这场改革让他们不用交徭役税,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税,同时增加了就业岗位,户籍上的问题也得以解决。

    自耕农更是土地少于30亩不用缴纳农业税,佃农的佃租也降低到了15%,而过去佃农的佃租,是普遍达到五六成的。

    至于小地主阶级,他们需要缴纳的农业税比较低,都不超过10%,很多只有5%的程度,尽管佃租少了,但他们往雇工型农场转移很容易。

    这让那些大地主们的造反行动,缺乏了一定程度的群众基础。

    普通百姓都不想造反的情况下,那些大地主也是徒呼奈何。因为没有足够的势,无法顺势而为。他们跳出来造反,就像是逆水行舟。

    所以这场农业改革,只是损害了少数大中地主的利益。特别是那些家里有成员考取了功名的地主,大明的地主阶级兴衰轮回,实际上就是看功名。

    如今功名不管用了,同样要一体纳税,特权被直接剥夺。

    湖广局势在改革之下,看起来尽管有些波橘云诡,但实际上又很稳,闹不出什么大乱子。

    那些大中地主该出局的出局,该转型的转型,朝廷起码留了条路给他们走,利益尽管受损,但也没有要赌上性命身家去造反的程度。

    而在淮河流域,改革则顺利许多。

    这里的地主阶级势力没有那么顽固,在朝廷改革大势之下,暴力抗法事件尽管也有发生,但却不是那么多。

    而在凤阳,朝廷的改革马上释放了长期挤压的官民矛盾。

    过去这里有明王朝的祖陵,当地百姓税收负担比较重,尽管出了皇帝,但却年年一大票人出去要饭。当地百姓普遍仇视官府,后来更是配合流贼把朱家祖坟给刨了,可见矛盾积累到什么程度。

    这次改革,取消了徭役,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负担。

    鉴于当地灾害频发,朱由校直接免除了凤阳三年的农业税,凤阳百姓顿时欢天喜地,当地的民怨很快就释放了。

    湖广和淮河流域的改革,很快就释放出了大量人口。

    朝廷在苏北地区,则采取开垦政策。这里有大量的芦草滩,主要是为了提供用来煮盐的燃料。

    所以有很多土地是没有开垦出来的,尽管有一些流民偷偷溜进去开垦土地,但大部分地区还处于荒芜状态。

    这里如今也不煮盐了,食盐生产方式已经变成了晒盐,集中在北直隶与山东两省渤海湾地区,而且随着技术的进步,晒出来的食盐的海腥味已经没那么重了,不过高档食盐还是青盐、竹盐。

    那些芦草滩也没什么用了,朱由校让下面划了一点湿地保护区,其他地方全部都开垦出来,把资源分配下去,并设立州县,恢复行政,将这些三不管的地带纳入管理。至于上面那些已经开垦出来的土地,则给那些百姓办好户籍和地契。

    苏北地区,可以开垦成一个产棉区和粮食产区。

    江南地区的士族、财阀,此时已经人心惶惶,江北地区都已经改革了,眼看下一步就轮到江南地区了。

    报纸上天天都是改革的消息,百姓都伸着脑袋盼着改革的到来。

    随着朱由校改革北方,振兴了北方的商品市场和民生,更是亲征蒙古大胜而归,威望已经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江南士族如今想黑皇帝,也不知道从哪里黑了。

    普通老百姓也不是傻瓜,朝廷的改革政策摆在他们面前,对谁有好处随便想想就知道。

    他们只知道,朝廷推行的改革,对他们有利。

    特别是江南工人比较多,城镇化程度比较高,更是有大量的工人盼着朝廷在江南进行改革。

    天启十四年,江北全面修建铁路。

    在铁路干线已经修建完毕的地区,铁路支线开始大规模的修建。在这场轰轰烈烈的铁路修建之中,大明经济市场格局被迅速改写,工商业将因为铁路的出现变得更加繁荣。

    江南地区,第一条铁路也开始修建。

    这条铁路与江北铁路并不相连,而是通过摆渡转运。工部目前正在研究修建长江大桥的方案,暂时不会开工。

    江南第一条铁路是从南京通往苏州,再从苏州通往杭州。这里的经济发达地区,这里的铁路将会有很高的商业盈利。

    朝廷把铁路修到江南,一群士族和财阀束手无策。

    国有资本财团对江南市场的渗透已经非常严重了,不少大商人已经投靠了国有资本财团。

    资本是一场大鱼吃小鱼的游戏,同时资本也是软弱的,当国有资本财团抛出橄榄枝,自然会有一大批的商人冲上来抱大腿。

    如今已经变成了朱由校的国有资本财团占据强势,只要改革政策实施到江南,江南士族和财阀就会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