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覆手繁华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扭转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静明师太专注地捏着手中的银针,按住床上顾大小姐的眼角,她咬住了牙关,坚定地将针凑了过去。

    手底下,那小小的身躯微微地挣扎着。

    静明师太喘了口气,抬起头怜悯地看了一眼顾大小姐,才刚刚七八岁的女孩子却已经能从眉眼中看出日后的天人之姿。

    可惜了。

    这么好的容貌,却要一辈子做个瞎子。

    不会有哪个男人愿意将她娶回家中。

    静明师太想着,将针扎向顾大小姐的眼睛,一针下去,再吹上她带来的药粉,顾大小姐就像是患了眼疾。

    顾家人却不会因此责怪她,她会告诉顾家人,顾大小姐眼疾是因为发热所致。顾大小姐的能熬过天花,就算落下了眼疾,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愿意用一百两银子,去买一个八岁女孩子的眼睛。

    顾家人虽然待她不错,人情却及不上这些银子。

    拿了这一百两她就可以离开镇江,远离战祸。

    静明师太手指拨开顾大小姐的眼皮,这样进针会更容易一些。

    很快,很快,就好了。

    静明师太屏住呼吸,将针顺着扎下去。

    蓦然,她却停顿下来。顾大小姐的那双眼睛在她手下猛地睁开,那根本不属于八岁女童的视线顿时落在她身上。

    如刀般凌厉的目光径直插入她的眼睛,那万分凶狠的神情,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血腥气从屋子里蔓延开来。

    让她浑身汗毛竖立,忍不住颤抖。

    银针也随之从她的手中脱落,紧接着一只小小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让她挣脱不得。

    她不能相信,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会有这样的力气。

    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静明师太回过神来,刚要挣脱顾大小姐的手。

    顾大小姐忽然喊叫起来,尖锐的声音仿佛瞬间能刺破她的耳膜。

    琅华做过许多关于眼睛的梦,她会因为各种原因变成瞎子,她总是竭尽全力保护自己的眼睛不受伤害,即便醒来的时候知道这一切是徒劳的挣扎。

    这一次。

    她也会这样做。

    她用十几年蓄在心中的力气奋力反抗,捉住静明师太那只握着银针的手,大声地尖叫。

    带着愤怒和威慑人的力量。

    谁都不能再在她眼皮底下害她。

    琅华从静明师太的眼睛中看到了心虚和恐惧,她向静明师太展开轻蔑的笑容。

    她满意地看到了静明师太瞪圆了眼睛,脸上无法遮掩的仓皇神情。

    只有心中有鬼的人才会这样害怕一个孩子。

    她猜的没错,静明师太并不是在给她治病,而是要用银针扎瞎她的眼睛。

    屋外的人听到声音,立即走进屋来,先是两个十四五岁的丫鬟打帘,然后是焦急的祖母和母亲。

    屋子里人影晃动。

    她有些茫然地坐在床上,听着祖母喊她的名字。

    “琅华。”

    “囡儿”

    琅华看着这些人来人往,她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梦。

    梦不会这样的真实,这样的清晰。

    琅华感觉到嘴边有甜甜的水缓缓地流进她的嘴中,祖母亲手喂她甜汤,安抚着她惊慌的心情,也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她低头看到自己一双小小的手,手背上还有没有愈合的水泡,这是患上天花的病象。

    她开始就猜对了,现在这一切,都是她八岁时生病的经历。

    没猜到的是,这一切都是现实,她被陆家人勒死之后,竟然回到了八岁这一年。

    顾老太太看着愣在那里的孙女,她不哭也不叫,一双大大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周围,奇怪的神情从她脸上一闪而过,里面蕴含着她也读不懂的复杂含义,一瞬间她也有些吃惊,“囡儿,可别吓祖母。”

    “祖母。”琅华迟疑着慢慢地张开双臂,抱住了顾老太太。

    祖母温暖的怀抱,让她整个人都跟着温暖起来,祖母的心跳声,让她感受到此时此刻她还真真切切地活着。

    琅华抬起头仔细地看着满头银丝的祖母,然后撇过头去找母亲。

    看到亲人,琅华忍不住鼻子酸涩,半晌才露出笑容来。如果被害死是她要经历的磨难,现在也是值得了。

    “我们囡儿这是好了,”顾老太太伸手去摸琅华的额头,“烧也退了,这场病算是熬过去了。”

    祖母眼角泪光闪烁,柔软的手掌不停地抚着她的头。

    “静明师太,我们琅华的病是不是好了?这热好像也退了些。”母亲轻柔的声音传来。

    静明师太走上前,伸出手去试顾大小姐的温度,她早就发现顾大小姐已经开始发汗,这就是要退热的迹象,所以才急着动手施针。

    现在她只能装作惊诧的样子,以免引起顾家的怀疑。

    静明师太惊诧地道,“方才还不见好转,现在却退热了,”说着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大小姐这一关闯过来了。”

    琅华看着惺惺作态的静明师太,可惜,也没有人看到方才的那一幕,没有人会怀疑一个慈悲为怀的出家人。

    如果她是十三四岁的年纪,一定会直接质问静明师太,想方设法从她嘴里获得她想要得知的一切。

    可是现在她只有八岁。

    她要怎么才能将这件事弄清楚。

    一个八岁孩子说的话,不会有人相信,她指责静明师太想要施针扎她的眼睛,静明师太只会说她是烧晕了头。

    现如今静明师太脸上已经又是一副悲悯、慈爱的神情,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将她当成一个孩子哄骗,在她的眼皮底下又演起戏来。

    可是她绝不会因为这样就放过得知真相的机会。

    静明师太上前,“老衲再为小姐念段药师经,为小姐消病除灾。”

    面对静明师太的好意,顾老太太十分感激,让丫鬟拿了薄被裹住琅华,祖孙俩坐在大炕上,许氏和下人站在一旁,屋子里登时安静下来。

    静明师太也终于找回了属于她的气氛,每次她就是这样将善男信女哄得团团转,即便是在时局不稳,四处灾荒时也能让老实巴交的佃户,交出仅剩的口粮,就更别提镇江顾家这样的大族,就算没有拿到一百两银子,也会收获一些供奉。静明师太抬起头飞快地看了一眼顾大小姐。

    平平常常的八岁女孩子,只是眼睛比寻常人要清亮些,方才也不过梦魇了才大喊大叫起来,根本没什么可怕的。

    静明师太在药师像前点燃了佛香。

    顾老太太也让丫鬟将佛珠取来捏在手中,所有人都在虔诚地等待着。

    静明师太布置好了一切,握起佛珠,准备张嘴念经,耳边却传来清晰的梵语,那梵语吐字清晰,仿佛一瞬间将她带入了诵经的大法师身旁。

    “南谟薄伽伐帝,鞞杀社窭噜,薜琉璃,钵喇婆,喝啰阇也,怛他揭多耶,阿啰喝帝,三藐三勃陀耶,怛侄他,唵,鞞杀逝,鞞杀逝,鞞杀社,三没揭帝莎诃。”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