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覆手繁华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主意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陆二太太听到仔细“咝”地吸了口冷气,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她想过顾老太太可能会犹豫,正聚精会神地听陆老太太说话,却冷不丁地窜出这样一声,惊得她打了个寒噤。

    她却很快缓过神来。

    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不想离开祖母也是情理之中,顾老太太不会像个小姑娘似的,去理睬这些的话。她现在只要安抚住琅华,顾老太太为孙女着想,更会答应让顾家人跟着她们一起离开。

    举家搬迁不是一个小事,她们陆家虽然已经在朝廷有些根基,提前置办了宅院,却花费了多年的积蓄,尤其是近些年,祖产经营不善,几个庄子的收益不好,公中能调配的财物不多,她能不能保住从长房手中接过的这把管家的钥匙,就看是否能将搬迁的事安排好。

    顾家跟着一起去杭州,一路上要仰仗陆家照应,顾家作为回报必然要多出银钱,为公中省了银钱,陆家长辈定然会觉得她办事妥当。

    再说,她早就打听到了消息,顾老太太的身体根本不能远行,走会死在路上,留下可能被叛军杀死。

    她现在就是要下一剂猛药,逼顾老太太去想死后的事。

    顾老太太认为自己难逃一死,一定会提前给最疼爱的孙女准备嫁妆,当年镇江蝗灾,顾世衡为了整个顾家出去跑商,被强盗所害,顾老太太痛失爱子,就更加疼顾琅华这个孙女,老爷听顾老太太露出口风,会拿出一半的财产给顾琅华做嫁妆。

    没有这个钱,她凭什么答应陆瑛娶了顾琅华,虽然陆瑛不过是个庶子。

    陆二太太脸上浮起笑容看向琅华,“琅华,你要听话,二伯母带你去扬州调理身子,等到明年就能回来看你祖母了,你不是喜欢跟静儿和芸儿玩吗?正好家里请了女先生,可以教你们书画和规矩,还可以跟瑛哥儿一起读书。”

    琅华静静地听着陆二太太的话,陆二太太知道祖母最关心的是什么,所以有意告诉祖母,如果她去了陆家会受到这样的教养。

    没想到陆二太太是个心思机敏的人。

    她一直以为陆二太太并不太会审时度势,整日里忙的手脚朝天,家中依然糟心事不断,以至于家里外面都要依赖陆瑛帮忙解决。

    如今亲眼所见,陆二太太不但算计周全,也颇会见风使舵。

    琅华看过去,母亲因陆二太太的话眼睛发亮,满脸笑容,显然已经被说动了。

    母亲一定想不到,多年以后陆二太太却是另一番说辞。

    她如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陆二太太脸上那轻蔑和不屑的神情,逢人便说如何收留他们母女。

    娘家不得力,没有一个得体的身份,多年全靠陆家周济,这样一个瞎女不知道为陆家找了多少的麻烦。

    每次到她身边都会说一句话:如果不是陆家,你们母女早就死在镇江了,说到底这个媳妇是捡回来的麻烦。

    当年顾家确实跟着逃命,那时候她年幼无知又病入膏肓没有选择的权利。

    今天,却已经不一样。

    她能够选择。

    陆家也终于能甩掉她这个麻烦。

    琅华抬起头看向陆二太太,装作一副不解的模样,“陆二伯母为何对琅华这样好?”

    清脆的童音响起来,屋子里的气氛也仿佛变得轻缓。

    陆二太太笑着,“因为伯母喜欢琅华啊。”

    “可不是,”顾三太太满脸深意,“要不说我们琅华命好。”

    陆二太太对自己的回答十分满意,刚要接着劝说顾老太太,就听琅华又说了一句,“如果陆二伯母不喜欢琅华了,静姐姐、芸姐姐也不跟琅华玩了,瑛哥哥长大了更不会与琅华一起读书,琅华想要回家却又不能回,那该怎么办?”

    屋子里忽然鸦雀无声,大家都目瞪口呆地愣在那里,陆二太太被惊住居然一时忘记了辩驳。

    只有琅华钻进顾老太太怀里,用清楚的声音继续说,“我是怕陆二伯母觉得麻烦,到时候想要撵琅华走,琅华又无处可去,琅华不要捂住耳朵过日子。”

    捂住耳朵过日子,是陆二太太惯用奚落人的话,她常说那些屡次来蹭饭的陆家远亲,明明知道主人下了逐客令,却一个个都捂住耳朵过日子,装作什么也没听到。

    陆家、顾家这样亲近,祖母和母亲定然听过陆二太太说过这种话。

    琅华果然在祖母脸上读到诧异的神情。

    陆二太太的脸也豁然红起来,鸡皮疙瘩从脖子后顿时起遍了全身,一瞬间她几乎认为自己一定是在哪里说漏了嘴,被琅华偷听到了。她怎么会知道?一个八岁的孩子怎么会知道她心中的想法。

    心里的秘密一下子暴露在人前,就像是被敲碎了蛋壳,肮脏的东西顿时撒了一地。

    陆二太太压制住想要逃走的念头,将头发抿在耳朵后装作若无其事,“这孩子,哪有这样的话,伯母最喜欢你,怎么会觉得麻烦,静儿还给你做了一只荷包,瑛儿也让我带两本书给你。”

    陆二太太说着从身边乔妈妈手中拿过一只檀木盒子放在桌子上。

    顾三太太目光闪烁,忙上前解围,打开了那只檀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两本书和一只绣着杏花的荷包,“瞧瞧,静姐儿和瑛哥就记得给琅华礼物,怪道我们家玲珑总是羡慕的很。”

    母亲也微微皱起眉头埋怨地看着琅华,“你这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净说些胡话。”

    陆二太太舒了口气,正要借着台阶下,琅华抱住顾老太太,“祖母,琅华困了。”

    顾老太太笑着道:“好,祖母陪你去歇着,”然后看向陆二太太,“琅华刚醒过来,病还没完全好,家中还有些别的事没处理,我就不留二媳妇了。”

    陆二太太顿时惶然无措起来,“那去杭州的事。”

    顾老太太端起茶来喝,“搬迁这样的大事不能冒冒失失地定了,你先回去,等我理清了再去与我妹妹商议。”

    话说到这个份上,陆二太太再也待不下去了,只得悻悻地告辞。

    母亲忙起身去送陆二太太,顾三太太还没等到陆家人走出院子,就急切着开口,“娘,您可不能错主意,我们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可就……走不出镇江了。”

    “那就不走,”顾老太太忽然坐直了身子,“我们都留下守着祖宗家业,我倒要看看我们会不会都死在镇江。”

    “再说,”顾老太太看着孙女,“我们琅华得了药师琉璃光菩萨恩惠,说不定菩萨也会帮我们顾家。”

    顾三太太脸色登时变得苍白。

    ……

    送走了顾三太太,屋子里没了旁人,顾老太太舒了口气,将姜妈妈服侍着脱下身上的褙子。

    琅华眼见着姜妈妈递给祖母一张泥金的帖子。

    姜妈妈道:“这帖子怎么办?”

    顾老太太皱起眉头,有些犹疑,“先收起来吧,今天是用不着了。”

    琅华瞄了一眼姜妈妈手里的泥金帖子,豁然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进心脏。

    她想起来了。

    母亲说过,她和陆瑛是在离开镇江之前换的庚帖。

    那么祖母让姜妈妈收起来的这个,就是她的生辰八字。

    祖母是不是准备将她和陆瑛的亲事定下来。

    琅华刚想到这里,只听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陆三爷来了。”

    琅华的心顿时突突地狂跳不停。

    她要见到陆瑛了。

    她终于要见到陆瑛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