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覆手繁华 > 第九章 相见

第九章 相见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琅华前世总会做一个和陆瑛有关的梦。

        她躺在草地上,闻着杏花那又酸又甜的味道,睁开眼睛,透过朦朦胧胧地见到陆瑛半倚在不远处的杏花树下,穿着一袭青色的长衫,漆黑的头发上像是染了露珠,眼睛深远而安静。他咬着草茎,边看书边哼着一曲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调子,正得悠闲,不知从哪里来了下人,他立即将手中的书藏起来站起身,那时他大约有十来岁,虽然仍旧青涩,却一板一眼的举止得体,活脱脱一个礼数周全的士族子弟,可是转眼人走了之后,他就爬上了树去逗那叽叽喳喳的幼鸟。

        她仰起头想要去看他的面容,他的脸却被璀璨的阳光遮住,看不清楚。

        远处传来乳母叫喊的声音,她知道应该爬出去,免得乳母和下人被母亲责骂,却还是留了下来,听着鸟叫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如今这一切不再是梦,她真的可以见到陆瑛了。

        相见的这一刻是那么的长。

        陆瑛将去岭北那天夜里,他藏着心里的秘密拉着她的手,紧紧地搂着她,整夜一言不发。走出屋子却又忽然折返,为她梳理好头发,仔细地为她画眉,她能感觉到,他的手在微微地发抖。

        陆瑛应该已经猜到岭北之行十分凶险,他低声在她耳边叹息,“是不是无论怎么样,你都会原谅我。”

        她知道他是指为了仕途不得不冒险去岭北督军,她笑起来,“只要你平安回来,我都原谅你。”他在她脖颈上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她现在还能感觉到他那一刻的轻松。

        户部尚书陆瑛心思缜密,城府颇深,不喜被人揣摩心思,这跟他年少成长经历有关,身为庶子,要用多少心思最终才能成为陆家宗子,大齐朝虽然仍旧科举取士,却更看重出身,陆瑛没有城府就不能从一个小小儒生一路升迁到户部尚书。

        陆瑛表面上的冷漠和疏离她不知道,她只能看到他心底里藏着的那个善良又脆弱的孩子,这就是她为何知道他的爱意,又为什么会爱上他。

        丫鬟搬来了屏风,圆脸的小丫头帮她将被子掖好。琅华听到脚步声响,屏风上已经映出了一个影子。

        身姿颀长,轮廓清秀,迈着不大不小的步子,走到祖母跟前施施然地行了个礼。

        琅华忍不住侧头想要顺着屏风的缝隙向外张望。

        旁边的丫鬟忽然伸出手将屏风轻轻地挪了挪,让她的视线正好能通过那条细小的缝隙,看到屏风外面的一切。

        琅华向小丫鬟笑着点了点头,这孩子年纪虽小却很机灵。

        她正需要这样的人去帮她办事。

        琅华招了招手,等到小丫鬟凑过来。

        琅华低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鬟恭谨地回,“奴婢阿莫。”

        阿莫,阿莫,琅华读了两遍豁然想起一个人,她招了招手轻声在阿莫耳边吩咐了两句,阿莫有些犹豫,琅华道:“祖母问起来,还有我呢。”

        阿莫这才点头,“奴婢明白。”

        阿莫转身离开了屋子,外面也传来祖母的声音,“琅华还病着,这些礼数就该省了,”说着顿了顿,“怎么没跟你母亲一起回去?”

        琅华抬起头正好看到陆瑛,白皙的脸孔,浓黑的眉毛,一双眼睛熠熠生光,穿着淡青色的长袍,整个人仿佛沐浴在月色下,才十三四岁的年纪,却已经十分的俊美。

        琅华心中涌入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对,这就是陆瑛,跟她想象中的陆瑛没有任何的差别。

        皇上曾说,论才情、容貌,唯有裴、陆二卿若以匹敌。夸赞大齐朝两个才貌双全的两个男子。

        这句话她现在还不得证实,可以肯定的是陆瑛和裴杞堂是生死之敌,可是什么人能够在岭北害了陆瑛,紧接着又向裴杞堂下手,她被冠上与裴杞堂的**之名而死,裴杞堂也难逃此罪,***害死户部尚书,两条罪名就算是皇上也不能护他周全。

        到底是谁在操纵着一切。

        如果陆瑛也有前世的记忆,她就能和陆瑛一起分析,找到那个人。想到这里,琅华的心脏“突突”跳个不停。

        陆瑛表情十分恭顺,声音也很谦和,“我来看看琅华妹妹的病如何了。”

        陆瑛说着向这边看来。

        琅华对上了陆瑛那双通透的眼眸,虽然没有拒人千里的冰冷,也没有饱含笑意的温存,有的只是礼数周全,这双眼睛能看透人心,又拒绝别人窥探他心底的秘密。

        琅华顿时一阵失望,难以描述的消沉情绪不禁袭来,心口又酸又疼,让她不由自主地攥起了手指。

        显然只有她知道从前的事,不,应该说是未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从前的一切,两个人的感情和恩爱都还是泡影,不复存在。

        顾老太太点点头,“已经好多了。”

        陆瑛拿出两张药方交给顾老太太,“我们家中三房有个堂姐,出花的时候用过这个药方,我在药石书上也查过,可以清热生津、消肿排脓,如今琅华妹妹已经好转,连续服用几剂,再食疗调养定能痊愈。”

        顾老太太笑着颌首,“难为你了,”让旁边的小丫鬟将药方接在手里,“去杭州的事已经筹备好了?”

        陆瑛道:“这两天就要启程。”

        顾老太太有些意外,“这么快?”

        陆瑛的目光向屏风后看了看,他知道顾大小姐琅华,就在屏风后面,陆、顾两家的婚事虽然没有正经提起来,但是人人都知道顾琅华将来是要嫁给他的,只要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屋子里从长辈到下人都若有若无地将视线落在他们身上。

        八岁的女孩子,虽然没有了父亲却有祖母、母亲庇护,不食人间烟火,关注的无非是衣食住行,他们凑在一起也没什么可说的。

        家族的婚约,看重的是利益,顾琅华到底怎么样,他也不甚在意。

        可是今天,屏风后那双眼睛却变得十分锐利,尤其是方才看他的那一眼,目光中饱含了一种让他十分复杂的情绪,就像一柄剑直接插进他的胸口,突然又涨又酸,他几乎愣在那里,回过神来不禁诧异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这一定是错觉。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