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覆手繁华 > 第十章 将军

第十章 将军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陆瑛将心中那奇怪的情绪抛开,看向顾老太太,“听父亲说,朝廷在杭州城外设了几道关卡,就是要阻拦前往避祸之人,祖父和父亲好不容易才托人开了召保文书,这样才能通行。早些动身也是怕夜长梦多,再有什么变故,不能保证全家平安。”

        原来是这样。

        琅华立即明白过来。

        这才是陆瑛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探望她而是进一步试探祖母到底会不会搬离镇江。

        顾老太太沉默片刻,端了一杯茶凑在嘴边却没有喝下去,“好孩子,你给姨祖母出个主意,我们该不该走?”

        陆瑛并不惊讶顾老太太会问出这样的话,他放下手中的茶,舒展了袖子,脸上那少年的稚气仿佛一下子褪去了,缓缓开口,“首先姨祖母是不准备离开镇江了,那么现在姨祖母是在犹豫,顾三叔一家、顾二婶和琅华妹妹要不要跟着母亲去杭州。”

        琅华没想到陆瑛会这样直白地说出来。

        陆瑛道:“顾、陆两家相互扶持几十年,十年前的水灾,顾家帮着陆家渡过难关,陆家必然要还顾家这份人情,况且,”说着不免又向屏风后张望,“祖母和姨祖母不是已经为我和琅华定下了亲事,如果在临行前换了庚帖,琅华就是陆家的媳妇,不论如何陆家都要护得她周全。”

        “姨祖母定然关切琅华嫁入陆家会不会受委屈,您为她准备的那些嫁妆,就能让她在陆家站稳脚跟。”

        琅华听着陆瑛的话,想起自己几十箱嫁妆搬入陆家时陆二天天那欢快又得意的语调。

        半个顾家的钱就这样进了陆家。

        顾家为陆家锦上添花,最终落得的不过是被陆家施舍的名声。

        她知道陆家的算计,一直以为陆瑛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她和陆瑛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记忆里陆瑛对她的态度一直都是温煦又体贴,在陆家时不论遇到什么麻烦,母亲都会去找陆瑛,陆瑛总会想方设法地解决,不遗余力的维护她。

        可今天看来,一切并不像她记忆中的那样。现在他们两个的婚约,在陆瑛心里也只是两家之间权衡的利益算计罢了。

        陆瑛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真心对她好,是因为她寄居陆家太过可怜,还是朝夕相处萌生情愫。

        如果他们没有定下婚约,她也不会寄住在陆家门下,他们两个会怎么样?

        不管怎么样,她不会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就在这时候妥协。

        琅华看着陆瑛,“陆三哥是不是也将我们当成了没见识的乡下人?”陆家有人在朝中为官,一定将这次朝廷派兵和叛军情况的底细摸了个清清楚楚,却不肯跟顾家透露半点消息,可不就是将顾家当成一个没见识的乡下人。

        招之则来呼之则去。

        陆瑛诧异地顺着声音看过去,屏风后的女孩子已经坐起来,顾琅华看起来有些憔悴,但是一双眼睛却微挑着,生机勃勃地与他对峙。

        陆瑛不禁抿起了嘴。

        这些话听起来只是像一个孩子无来由的斗嘴。

        可是仔细琢磨起来,却一语中的,这也正是顾老太太不舒服的地方,顾琅华怎么能将话说的这么透彻。

        前方战事到底如何,祖父和父亲早就知晓。

        却绝对不能外传,因为越少人知道就越安全。

        更何况顾家本就没有主事人,顾老太太病入膏肓,顾三老爷烂泥扶不上墙,陆家不可能与他们谋事。

        如果不是因为顾家有丰厚的财物,母亲都不会答应将顾家带去杭州。

        陆瑛刚想到这里。

        一团东西从屏风后冲出来,扑进顾老太太怀里。

        “祖母。”清脆的声音再响起来,陆瑛这才意识到,这团奇怪的东西是顾琅华。

        顾琅华将自己从头到脚用月白色的细棉布包裹起来,样子十分的可笑。

        她这样做大约是怕将天花传染给别人。

        琅华在顾老太太怀里转了个脸,看向陆瑛。

        四目相接,陆瑛突然发现顾琅华没那么可笑了。顾大小姐是出了名的漂亮,精致的眉眼,小巧的下巴,洁白的皮肤,十分的灵秀动人,但也只是仅此而已。

        可是今日却不同,她的容貌虽被棉布遮挡,光是一双眼睛,已经让她整个人显得更加鲜亮起来。

        顾老太太摸着琅华的鬓角,“孩子,你觉得我们是不是没见识的乡下人?”

        琅华点了点头,“我们就是乡下人,那又怎么样,前几年水患,我们没有让一个投靠来的亲戚和佃户饿死。”

        顾老太太本来板着的脸顿时有了笑容,“我们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也没有人在朝为官,但是我们却让整个镇江度过了难关。”

        琅华看了陆瑛一眼,祖母和她说的这些话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奚落陆家这个名门望族,到头来还不如他们看不起的顾家。

        陆瑛仍旧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仿佛并没有将她说的话放在心上。

        “陆三哥,”琅华的声音清脆,“你不准备和陆二伯母一起去杭州对不对?”

        这话终于让陆瑛抬起了眼睛。

        琅华与陆瑛四目相接,从陆瑛诧异的表情中,琅华满意地获得了答案。

        毕竟,十年后陆瑛才会变成那个旁人口中的“泥塑的菩萨”,那时候想要从他脸上揣摩出他的心思,会比登天还难。

        陆瑛道:“琅华妹妹怎么知晓?”

        琅华笑起来,如银铃般清脆的童音,听起来万分的悦耳,她直起身子,学着刚才陆瑛的腔调,重复着陆瑛的话,“姨祖母是在犹豫,顾三叔一家、顾二婶和琅华妹妹要不要跟着母亲去杭州。”

        陆瑛将自己的话重新听了一遍,立即发现了问题所在。

        他说的跟着母亲去杭州,而不是跟着我们去杭州,他下意识地将自己排除在外。

        他没有在意的事,顾老太太都没有听出端倪,怎么顾琅华竟然发现了这一点。

        陆瑛从顾琅华稚嫩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的异样。

        难不成一场病能将一个人脱胎换骨?

        琅华白嫩的手指又向前点了点,“祖母瞧瞧。”

        顾老太太顺着琅华的手看向陆瑛脚上的鞋。

        琅华笑道:“陆三哥穿了一双新鞋呢,”说着微微蹙起眉头,”走很远的地方,穿着新鞋,脚会很难受。”

        陆瑛不愿仔细地盯着顾琅华看,那会显得他礼数不周,他的目光却忍不住留在顾琅华脸上。

        她重生后就发觉很多事,跟她前世了解的并不一样。

        可她实在是太了解陆瑛,所以第一时间就能探出些她想要知晓的实情。

        从镇江到杭州,这样远的路程寻常人在临行前不会去适应一双新鞋,陆瑛就更加不会。

        陆瑛的右脚年幼时受过伤,稍稍劳累就会疼痛难忍,他从未将这件事向旁人讲过,因为他的脚伤是探望生母姨娘时落下的,说出来不会有人心疼他,反而会责骂他不守礼数。

        在外面他威风凛凛是皇上的心腹重臣,回到家中他就像虾米一样蜷缩在她身边,让她摸索着为他的脚上药,他的手像羽毛一样划过她的鬓角,那时候他只是带着满身药味儿和满心伤口的陆三郎。

        如果陆瑛想要跟随陆家离开杭州,绝不会将自己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临走前两天去穿一双新鞋,委屈自己的脚伤事小,半路跟不上队伍事大,陆瑛这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自然会权衡利弊。

        让她觉得奇怪的是,陆瑛没有走,镇江被攻城时他是怎么脱身的?陆瑛为什么从没提起过这件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