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覆手繁华 > 第十三章 陷阱

第十三章 陷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顾老太太拉着孙女软软的小手,到底是个孩子,如果那尼姑能认出来倒是好了。

        顾老太太轻声道:“如果那尼姑认不出来呢?”

        卢妈妈抬起头刚好看到大小姐直起身子用手掌遮着嘴在顾老太太耳边说了几句话。

        顾老太太皱起眉头,紧接着叹了口气。

        琅华不耐烦地摇晃着顾老太太的胳膊,“如果她不说实话,就让官府来审,就这样吧,”说着央求顾老太太,“走,祖母陪我去玩陶球!阿莫,你去看看陆三哥的风筝画好了,就拿来给我。”

        卢妈妈快速看了眼顾琅华,顾琅华在顾老太太怀里扭的像根麻花,显然已经坐不住了。小孩子一本正经地听着大人已经说了一个时辰早就失去了耐心。

        卢妈妈暗自松了口气。

        顾老太太被琅华磨的没有办法,只得吩咐姜妈妈,“将人带下去,分别关着,不准任何人见,跟那假尼姑说,若是认不出那个收买她的人,就别想活着走出顾家。”

        姜妈妈应了一声。

        眼见卢妈妈要被带走,母亲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卢妈妈泪眼婆娑地喊了一声,“太太。”

        母亲也跟着擦眼泪,看向顾老太太欲言又止。

        顾老太太沉着脸,“若是跟她无关自然放她出来,若是坐实了她的罪名,那时候才轮到你哭。”

        母亲的目光一直随着卢妈妈出了屋子才收回来,脸上是一片痛苦和茫然,像是硬生生地从她身上扯下了什么东西。

        琅华能理解母亲的心情,毕竟卢妈妈是母亲最信任的人。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那种痛苦她比谁都清楚。

        琅华希望能分散母亲的注意力,伸出手,“母亲跟我们一起去玩陶球吧!”

        母亲脸上勉强浮起一丝笑容,吩咐丫鬟去拿陶球,目光不停地在琅华脸上徘徊,“这孩子病刚好一些,怎么就这样精神了。”

        在琅华印象中,母亲好像一直都沉浸在失去父亲的悲伤里,不管遇到什么事,首先提起的就是父亲,要么不顾一切地发怒,要么就是哀怨着悲伤,所以不到三十岁就开始不停地吃药。就因为母亲身体不好,她才一直都将母亲带在身边。

        这一世,她希望能让母亲开心起来。

        但是有些路是必须要走的,比如清除她和母亲身边的祸患。

        琅华仔细回想前世卢妈妈都做了些什么,她嫁给陆瑛之后,卢妈妈跟着母亲和她一直在陆家内宅里做事,她为了让卢妈妈能尽心照顾母亲,还从自己体己中拿出一份钱给卢妈妈,卢妈妈办事还算很用心,一直将母亲照顾的很好,她因此让陆瑛为卢妈妈的两个儿子在陆家找了份差事。

        现在想一想心中隐隐作痛。

        琅华撇开思绪,尽可能去想与卢妈妈有关的人和事。三婶一直对卢妈妈不是很满意,她记得有一年正月,三婶上门要钱,卢妈妈将三婶拦在门外,三婶破口大骂,数落卢妈妈狗仗人势。

        卢妈妈仿佛一直也没做过什么有利于三婶的事,倒是有时间就絮叨让她想法子将三叔一家撵出京城,让他们回镇江老家去。

        这样看来,三婶应该跟这件事没关系。

        那么,卢妈妈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琅华稳住卢妈妈,就是想要近一步得到答案。

        首先她要找到那个能帮她找出答案的人。

        琅华抬起手揉了揉头。

        耳边立即传来祖母慈祥的声音,“快将迎枕拿来,让小姐靠靠,病还没好就折腾起来,若是严重了,可就要了我的命。”

        琅华还没躺下,顾老太太已经咳嗽起来。

        母亲忙端茶上前,大家七手八脚将顾老太太扶到炕上躺下,琅华看着一脸疲惫的祖母,心中十分难过。

        祖母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也是强撑着在照顾她,琅华轻轻地拉着祖母的手,真希望祖母能快点好起来,让她有机会能在床前尽孝。

        琅华双手合十,药师琉璃光如来,求您让祖母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等到祖母睡着了,母亲也离开了屋子,琅华才轻手轻脚地起身,招手让阿莫过来。

        阿莫很机灵地服侍琅华穿好鞋,主仆两个走到暖阁里,琅华才开口,“阿莫,我要吃蜂糖糕。”

        阿莫点点头出去,不一会儿功夫姜妈妈笑着过来,“小姐要吃蜂糖糕?今天晚了,若不然先吃些乳酪,明日一早我就让人去西市买来。”

        “不要,”琅华故意赌气,“我不要吃乳酪……我要吃夹果仁的蜂糖糕。”

        姜妈妈低声道:“大小姐,我让人在乳酪上洒些糖,你来尝尝。”

        琅华鼓起脸,“不……没有蜂糖糕,今晚我也不要吃药了。”

        姜妈妈顿时一脸为难,旁边的阿莫忽然想起来,“姜妈妈,我知道谁会做那种夹果仁的蜂糖糕,若不然我将她叫来……只是她……常年在外院的大厨房……恐怕……”

        看着顾大小姐皱在一起的眉眼,姜妈妈也无可奈何,只得答应,“快去,不管是谁,让她做好蜂糖糕送来给小姐。”

        **

        陆瑛一笔一笔仔细地描着蝴蝶的翅膀,那蝴蝶栩栩如生仿佛振翅就要高飞。

        “少爷。”

        程颐低声道:“顾老太太已经决定不离开镇江了?”

        陆瑛点点头,“看样子,是不准备走了。”

        程颐十分不解,“二太太那边不是说,顾老太太已经让人收拾行装……”

        陆瑛也觉得奇怪,“可能是临时改变了主意。”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想起顾琅华那双清澈的眼睛,顾老太太竟然会因为顾琅华的几句话而改变主意。

        程颐道:“顾家上下都在传顾大小姐是药师琉璃光如来在世。”

        陆瑛轻轻吹散了聚在纸上的朱红色,“先生相信吗?”

        程颐笑一声,“我自然是不信,如果这世上有菩萨,主家也不需要我们这些人出谋划策,只要日日焚香供奉自然事半功倍。”

        陆瑛放下笔,“我只是奇怪,到底是谁要害顾琅华的眼睛,又是为什么?”

        程颐想了想,“或许,这件事反而能助少爷一臂之力。”

        陆瑛抬起眼睛与程颐四目相对,程颐一脸笑容,“如果这件事是二太太做的,顾老太太从此必然与二太太交恶,就算不闹的人尽皆知,有了这种丑事在前,二太太在陆家也抬不起头。”

        “少爷毕竟独木难支,不如趁这个机会借顾家的力,将二太太压下去,否则等到二太太父兄立下大功,又得了顾家的财物,稳定了当家主母的地位,再生下嫡子,日后……少爷这个庶子要如何自处。”

        “咱们大齐跟前朝不一样,不是人人都能科举入仕,全族上下都等着这个机会,少爷您可要把握住。”

        陆瑛知道这个道理,他早就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陆氏是百年大族,前朝灭亡之后,不得不搬迁到镇江来避祸,从此过着默默无闻的日子,曾祖父临死前将祖父叫到床边,告诉祖父,人生苦短,不要被声名所累,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免得后悔。陆家和顾家一样自诩前朝遗臣,守着名声过了几十年,结果又得到了什么?

        这世上唯一能被人称赞的不过四个字:功名利禄。

        其他的不过是过眼云烟。

        只要他记住这四个字就永远不会后悔。

        顾琅华失望的神情忽然又在眼前,陆瑛只觉得心口豁然又被重物狠狠地撞了一下,半晌才回过神来。

        这个顾琅华真的很奇怪,举手投足让他觉得莫名的熟悉,又十分的陌生。

        陆瑛吩咐程颐:“去查查顾大小姐在做什么。”

        程颐有些奇怪,一个八岁的孩子能做什么?

        陆瑛道:“她做的每一件事我都要知道。”

        程颐看到陆瑛的表情,才知道他是认真的。

        陆瑛身姿挺拔地坐在椅子上,重新拿起了笔,“顾家不是要查吗?我也助她一臂之力,让人回去告诉祖母和母亲,姨祖母不舒坦,我留下来侍奉药石,明日再回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