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覆手繁华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改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舅舅,这是怎么了?”

    琅华听到陆瑛的声音。

    陆瑛来的正是时候,等她将王家的罪名坐实了,他才出现,王家根本不会怀疑他参与其中。

    果然是算无遗策。

    陆瑛诧异地走过来,仿佛十分惊奇他们所有人的举动,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然后疑惑着开口,“琅华妹妹,你怎么出门了?姨祖母知道吗?”

    琅华看着陆瑛风尘仆仆的模样,既然他要来做个见证,她也不准备拆穿他。

    琅华笑道:“祖母马上就来了。”

    王其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顾家的家人,大声喊叫的卢正,再加上陆瑛,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可能将事情处理的像没发生一样。

    “老太太来了。”萧妈妈的声音传来。

    琅华微微一笑,时间刚好。

    紫鹃喊了一声,“大小姐。”立即上前将琅华抱起来,一鼓作气地将她送到了马车里。

    车里是靠着软垫的顾老太太和沉着脸的顾大太太。

    “祖母,”琅华张开手向顾老太太迎去,她知道怎么能让祖母高兴起来。

    顾老太太见琅华安然无恙,脸色微霁,顾大太太从一脸担忧变成了怒气冲冲,张口训斥琅华,“你这孩子,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怎么……”顾大太太刚说到这里,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从顾老太太那边投过来。

    顾大太太住了嘴。

    现在显然不是处理家事的时候,真正要对付的人在外面。

    顾老太太拍了拍矮桌,“扶我下去,我倒要看看,是谁有那么长的手,神通广大地伸到我们顾家里来了。”

    丫鬟撩开帘子,车外站着的王其振,表情尴尬,想要开口解释,肩头立即就被顾老太太打了一拐杖,王其振疼的呲牙咧嘴,却不敢发作。

    顾老太太冷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从山里跑出来的猴子,就算是穿衣戴帽,也别想在我面前称王称霸,想欺负我们顾家,等我老太太死了再说。”

    祖母是在讽刺王其振沫猴而冠。当年王其振还是县里的一个小吏,因为蝗灾差点饿死,还是祖母收留了他,给了他和身边人足够的饭食,帮他度过了难关。祖母每次说起这件事,说王其振见了吃的眼睛发绿光,活像一直猴子。

    顾老太太抬起头看了看曹家祖宅的宅院,颇有深意地道:“这么说,曹家现在是王家了?我老太婆记得,曹大人说过永远不会卖这祖宅,”说着突然拔高了声音,“曹大人还活着吗?”

    王其振脸上如同被甩了一巴掌,顾老太太这话的意思是,他是用了手段才得到了这处院子。

    王其振低头解释,“老太太,您这兴师动众的到底是为什么?有话咱们进门好好说。”

    顾老太太表情威严,冷冷地看着王其振,“好好说?等你害了我孙女的眼睛,将我气死,占了我家土地和财物,整个顾家任你摆布的时候,你才能跟我提条件。”

    顾老太太说完抬起拐杖指向卢正,“将这家奴绑回去,别以为我老太太年事已高,就能任人欺负。我们顾家在镇江立足几十年,就算头顶没有一官半职,想要求个公正也不难,王大人,我说的对吗?”

    王其振的手忽然颤抖起来,忙弓腰,“老太太,这里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您千万莫要生气,您说回顾家,晚辈也跟您回去就是,说到底都是姻亲,有什么话不能说明白,不至于就闹到外面去,让人笑话。”

    顾老太太却不准备再和王其振多说,让人扶着回到马车里。

    王其振站在马车外,期望着听到顾老太太的回音,等了半晌才听到稚嫩的声音。

    “祖母,刚才真是将我吓坏了,那位舅舅好像要吃人一样,还有……那人……还要拿刀杀人……我……孙女……再也不要出来了……”

    王其振的牙咬得咯吱吱响。

    骗子。

    这个骗人精。

    可他能说什么?跟一个八岁的孩子对质?那只会让他自取其辱。申辩,顾老太太会相信孙女还是相信他。

    顾老太太的声音果然更硬了些,“拿上我的帖子去将闵老太爷请来,现在只有请闵老太爷做主了。”

    闵老太爷的儿子是镇江知府,镇江蝗灾的时候,顾家辅助闵大人抗灾有功,如果真的找了闵大人,闵大人不会不给顾老太太情面。而且闵大人马上就要调任苏州知府,接任镇江知府的正是父亲,父亲打点了多年,如今就差朝廷一纸公文,这件事让闵大人知道了,以闵大人的脾气,不但会对他多有责难,还会连累父亲的仕途受阻。

    王其振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罪名坐实,可就真的全完了。

    顾家的马车向前走去,王其振不敢怠慢忙吩咐下人,准备车马一起去顾家。

    看到一旁的陆瑛,王其振豁然想起来,陆瑛与那顾琅华是有婚约的,顾老太太对陆瑛很是喜欢,王其振一把拉过陆瑛,“快去顾家,跟顾老太太说说,这里一定有什么误会,两家姻亲这么多年,请顾老太太一定不要一时冲动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来,我和你外祖父一起去顾家解释,一定会解释清楚。”

    “瑛哥,舅舅一家现在就靠你了。”

    陆瑛大方地点了点头,“好,那甥儿就去试着劝劝。”

    陆瑛望着王其振匆匆离开的方向。

    程颐凑过来,“这……顾家到底要做什么?”

    大动干戈地来捉卢正,又在舅舅门前演了一出好戏,卢正方才说的话,不止是在场的顾家、王家人听了个清楚,只怕是旁边的平民百姓也知道了不少,这些传言就会像长了翅膀似的很快就传遍整个丹徒县。

    眼下正值外祖父晋升镇江知府的关键时刻,如果家中闹出这样的丑事,显然对外祖父不利。

    直到现在他才想明白。

    顾家不光是要找出害顾大小姐的幕后真凶,还要做改弦易辙的大事。

    让整个镇江,外祖父的仕途都跟着起变化。

    是谁有这样的能耐?

    顾老太太与顾琅华商量好的,祖孙两个联手行事。

    还是顾琅华的主意。

    陆瑛眯起了眼睛,不管是谁的主意,这是一盘好棋,他要陪着顾家好好地下完。

    *******

    琅华蜷在顾老太太身边,一副受过惊吓的模样,断断续续讲出了整件事的经过。

    陆二太太听着这些话,只觉得屁股下像是长了蒺藜再也坐不住了,脸上那精致的妆容也被汗水冲花。

    她早早起床梳妆打扮,就是要来顾家耀武扬威的,她觉得顾老太太不是个傻子,经过了一夜的思量,一定会想通,除了依靠陆家,顾家已经无路可走。就算顾家不准备离开镇江,顾家也不敢得罪她,因为她父亲就要继任镇江知府,整个镇江都要看着她王家的脸色过日子。

    可是现在呢?

    她没想到哥哥居然做了这样的丑事,还被顾家抓了个现行。

    那卢正就像是得了失心疯,逢人就说到底是如何被哥哥收买去害顾大小姐,真的闹到闵大人那里可就糟了。

    她只希望父亲早一步找到闵大人,先入为主地向闵大人解释整件事。

    陆二太太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琅华看着陆二太太,从前陆二太太有了机会就会去教训她,一说就是一个时辰,现在她不过说了几句,陆二太太就一副要逃走的模样。

    她还没快活呢,哪里能放陆二太太离开。

    陆二太太果然站起身来。

    琅华将茶端给顾老太太,“陆二伯母,您去哪里?我话还没说完呢。”

    ***********

    昨天把对陆二太太的称呼写错了,已经改过来了,不妨碍阅读,大家知道就行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