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覆手繁华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答应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琅华觉得这才是陆瑛最关心的。

    解除婚约,一拍两散,陆家和顾家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情分,那么就再也不用顾忌彼此的颜面。

    如果是从前的她,就会答应下来。

    经过了前世种种,她却明白了善心不能花在那些没有良心的人身上,顾家帮着陆家这么多年,陆家又何时感激过。

    琅华抬起头看向陆瑛,“你想要这门亲事,不过就是维护两家的关系,如果能让祖母不退婚,你自然也会被陆家长辈夸赞。”

    她说的已经再直白不过。

    陆瑛也没有意外,而是笑起来,“那也没什么不对,每次我来顾家你都是问我,厨房做的糕点好不好吃,园子里的花开的好不好,什么做风筝才能飞高,我早就过了这个年纪,自然不会在意。能权衡的也就是两家的关系而已。”

    陆瑛这话是很有道理。

    她不会对陆瑛要求更多,但是在陆瑛没有付出真情感之前,她也就是到此为止。

    “可是现在不同了,”陆瑛的眉眼深沉下来,“我不知道去哪里还能找个八岁的女孩子,来听我说这些话。”

    没有哪个八岁的女孩子,能听懂他的意思。

    “琅华,我们的婚事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又尚年幼,但是既然能想到一起,又不互相讨厌,我觉得我们可以慢慢来,兴许……会不一样。”

    是啊,现在她又能要求他什么呢?

    对她关怀,照顾,保护她,与她同心同德,那都是不可能的。

    重生之后,她对很多事都很确定的。

    比如留在祖母身边,保护祖母安全,不跟随陆家去杭州,就算是一切未能改变,镇江仍旧被屠城,她也心甘情愿死在这里。

    成王败寇,她敢作敢当。

    可是对于前世,她与陆瑛的那份感情,恰恰成为了她最不能确定的事。

    她不知道她和陆瑛会怎么样。

    她确定的是,她绝不会为陆家和王家犯下的错开脱,她只能告诉陆瑛,下一步她要做什么,如果陆瑛想要补救,就不至于太难看。

    琅华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承担后果,祖母会不会提起退婚,还要看陆家怎么做,”说着顿了顿,“陆三哥,你知道每年耕种时,顾家给陆家多少种子,配了多少佃户过去帮忙吗?这些年累积下来有多少?如果我让陆家立即还回来会怎么样?”

    那么陆家就会成为笑话。

    所以陆家想要包庇王家,就要看能不能承担这个结果。

    陆瑛惊讶于琅华能有这样的主见,他提出建议,她没有遵循,反而说出她的见解,做事果断又坚定。

    就跟在舅舅门前时一样,看着年纪小又单薄,但是能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让他不得不另眼相看。

    陆瑛道:“我会劝说祖父,不会任陆家这样继续错下去。”

    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陆瑛很有把握,一个庶子能有这样的信心已经很不容易。

    琅华向陆瑛行了礼,“祖母一会儿还要找我。”

    陆瑛站在原地,看着琅华带着人离开。

    过了一会儿,程颐凑过来道:“这个顾大小姐还真是厉害,明明对少爷有心,却一步也不肯退让。”

    陆瑛若有所思,顾琅华继续这样下去,顾家会变成什么模样?可见顾老太太宠着这个孙女是对的。

    他也想知道顾琅华带着顾家还能做出什么事来。

    陆瑛道:“我们回陆家,好好给祖父算一笔账。”祖父太小看顾家了,以为通过这次的风波就能将顾家吞下去,就算顾家是条虫,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

    琅华回到顾老太太房里,陆老太太刚刚走,桌子上放着一张名帖,琅华好奇地拿起来看。

    顾老太太道:“是王家送来的,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狡辩。”

    琅华将毯子盖在顾老太太身上,“祖母身子还不好,多休息少伤神。”现在对她来说,祖母的身体最重要。

    顾老太太埋怨地看了琅华一眼,“怎么不说一声就跑了出去?生了一场病愈发胡来了。”

    琅华垂下头认错,“都是孙女不好,孙女只是好奇,想要亲眼看看,毕竟卢妈妈……是家中的老人了……难怪母亲知道之后要伤心。”

    “有什么好伤心的,”顾老太太冷笑,“抓到了内鬼,心中痛快才是,你父亲没了之后,外面人都等着我们顾家没落的一天,就算我那妹妹,也是看笑话罢了,却没想到今日来跟我赔小心。”

    “说到底,这都是因为你,祖母才能扬眉吐气,而不是低三下四地去求他们,”顾老太太闭上眼睛,叹了口气,“陆瑛还是个好孩子,你们俩的婚事要怎么办?”

    琅华不禁佩服陆瑛的心思,提前猜到了祖母会问她。

    琅华没有说话,顾老太太却已经明白,“你也回去歇一会儿吧!”

    琅华服侍顾老太太歇下才带着萧妈妈回到房里。

    萧妈妈倒了杯热水送到琅华手里,琅华想了想,“你觉得陆瑛怎么样?”

    萧妈妈想了想,“陆三爷城府很深,像他这般年纪,能将整件事想的这样透彻真的不容易,不过……小姐……也才八岁……已经能跟他对上话,奴婢看得出来,从这往后,陆三爷少不了有事会找小姐商量。”

    琅华也明白这一点,陆瑛不会随随便便向别人说出自己的秘密,既然跟她说了这些就是主动要和她拉近关系的意思。

    这不正是她重生之后一直期盼的吗?

    琅华放下手里的茶杯。

    阿莫快步走进门,“大小姐,萧妈妈,萧邑来了,想要见大小姐。”

    萧妈妈顿时皱起眉头,“这是内院,岂是他说来就来的,打发他回去,就说是我的意思。”

    琅华看到萧妈妈脸上有些紧张的神情,伸手阻止了阿莫,“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妈妈吞吞吐吐,长叹了一口气,“萧邑也不知道听谁嚼舌说,大小姐是药师琉璃光如来转世,能治病救人,所以……就来求大小姐帮忙……我这就骂他回去……”

    药师琉璃光如来转世?如果连在庄子上干活的萧邑都听说了,想必至少在丹徒县已经是人尽皆知。

    琅华笑了笑,“我虽然不是药师琉璃光如来转世,但是有些事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

    萧妈妈踌躇着握起了帕子,显然还没有想好。

    琅华道:“将萧邑叫进来吧,我听他说说。”

    阿莫将萧邑带进门,萧邑立即跪在地上,“求大小姐给我一碗药水,我……我想用来救人。”

    萧妈妈面色阴沉,“哪里来的药水?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相信外面那些传言,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治病。”

    琅华想了想,治病她确实不会,但为了给自己治眼疾,她也背了不少的药方。

    琅华思量间,萧邑已经慌忙不迭地开口,“大小姐,我要救的人,曾对大老爷有恩,您就看在大老爷的面子上……”

    琅华不禁惊讶地看向萧邑。

    萧邑急的面红耳赤,大汗淋漓。

    琅华皱起眉头,“萧邑,你是在跟我编故事吗?”对父亲有恩的人,如果需要帮助,会大大方方地上门来,怎么可能跑去萧邑那里。

    萧邑愣了一下,立即磕头,“大小姐,小的不敢说瞎话,只是这件事不能让旁人知晓,因为……因为那人……是个盗匪。”

    这话是越来越离谱了,父亲是被盗匪所杀,怎么盗匪倒成了对父亲有恩。

    琅华看向萧妈妈,“萧妈妈,你说说,萧邑的话是不是真的?”

    萧妈妈狠狠地瞪了萧邑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大小姐,是有这么个人……如今就在庄子上……但根本不是什么盗匪,只是家中遭了难,朝廷正四处找他,我是怕给顾家带来麻烦,因此不想让萧邑收留他。”

    萧邑恨恨地争辩,“他是根本就被冤枉的,也不是被朝廷通缉,而是王仁智父子在抓他,大小姐现在也知道王家的本性如何,这两个狗官只会陷害好人。”

    王仁智就是陆二太太的父亲。

    这么说,她跟王家还真是冤家路窄。

    琅华想起前世萧邑想要跟他说的话。

    会不会与这个人有关?

    前世他可一直不知道父亲还有这样个恩人。

    琅华站起身,“要不要救他,我看过之后再说。”

    ******

    请大家多投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