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覆手繁华 > 第二十三章 尖叫

第二十三章 尖叫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琅华仔细思量,偏偏记忆如同山顶上缥缈的云烟,有时散有时聚让她捉摸不透,更无从查证。

        大约是因为陆瑛也在军中受过伤,她才有这样的错觉。陆瑛虽是文官,但是太祖爷说过,本朝文官也要通武职,所以陆瑛进军营也有过几次,回来时受了些小伤,陆家上下都紧张的不得了,她想要帮忙,可惜无从下手,只等御医来给他换了药之后,她才会轻轻摸一摸他伤口上的白布,大约了解一下伤口的严重性。

        像这次这样,亲眼看到那些流血的伤口,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她也终于明白重伤和轻伤之间的区别,为什么姜邑会那么紧张。

        这人根本就是个血葫芦,身上不知道有多少个地方在流血,多亏他身着一件暗色的衣服,否则光是看透过衣服的那些血迹,就要将人吓死。

        他手握着一柄钢刀,身体靠着桌案,微低着头,明明是坐在地上,却给人一种傲然雄浑的气势,一双眼睛如同冰潭中含着的那轮明月,清亮亮的,看上一眼就让人打着寒噤,也难怪姜邑媳妇不敢靠近。

        这人不太像是盗匪,盗匪求的是身外之物,干的都是偷偷摸摸的行径,不会有这般摄人的气势,既然不是盗匪又是什么人?如果就像萧邑说的那样,他是被王仁智所伤,王仁智是镇江同知,有官职在身,他想要杀一个人有无数的手段,从这人伤口来看,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一定是大动干戈。

        琅华很快有了条理,突然问向萧邑,“这人犯了什么罪?”

        萧邑不禁一惊,他是亲眼目睹大小姐怎么用手段让卢正招认的,他也知道大小姐过来之后一定会发现什么异样,却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问出口。

        而且,直截了当,正中靶心。

        萧邑张开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生怕自己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吓到顾大小姐。

        “谋逆之罪?”

        萧邑还没说出来,耳边就已经响起了顾大小姐清脆的声音,正好让旁边的萧邑和萧妈妈听了个清楚。

        萧妈妈满脸惊诧,萧邑也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琅华已经从萧邑的反应中得到了答案。

        萧妈妈一掌就掴向儿子,“你这是要害死顾家不成?”

        萧邑结结巴巴地解释,“大老爷生前,让我照应他,我……我……也没有多想……他到底是什么罪名,只知道是被王仁智追杀,后来才听说,官府捉拿什么庆王余孽。”

        萧妈妈已经按捺不住,“那他是不是?”

        萧邑急忙摇手,“不是,不是……”然后又不确定起来,小声说着,“他才十三岁,庆王谋反案是在老爷刚刚去世的时候,那是四年前,一个九岁的孩子能参加谋反吗?”

        孩子?这人满脸的尘土,五官都看不清楚,又拿着刀,看起来像是身经百战,这样一来给了她错觉,让她以为这人与萧邑年纪相仿。

        原来才和陆瑛一样的年纪。

        琅华仔细回忆有关庆王谋反案的一切,庆王是皇上的胞兄,皇上继位时,他自请迁出京城,那时江浙行省一百四十三县,年年遇天灾,瘟疫横行,朝臣建议将庆王封到了江浙行省,在这样艰苦的地方,庆王没有精力做出对龙椅有威胁的事。庆王欣然前往,掌管江浙十余年,赈济饥民,讨伐江南盗贼,将江浙行省百姓得以休养生息。

        这些都是在庆王被平反之后,写进大齐国史中的话,庆王也被谥封为忠王。然而死了那么多人,庆王一脉遭受灭顶之灾,最终不过换来一个封号而已。

        萧妈妈一脸愧疚地看向琅华,“大小姐,我们先回去吧,谁惹的祸让谁承担,官府真的查下来,判他个窝藏之罪。”

        萧邑也萎靡起来。

        看着萧妈妈、萧邑脸上那噤若寒蝉的表情,琅华忽然什么都想通了。外什么前世祖母将顾家托付给陆家,不光是因为她和母亲孤苦无依,这其中还有王家的关系,王仁智做了镇江知府,就像是镇江的皇帝,他想要在镇江做些什么,没有人能拦得住,不管这人有没有逃入顾家,王仁智硬要说顾家通敌,顾家也百口莫辩,随便在顾家庄子上藏两件兵器,顾家就是重罪。

        前世,镇江被屠城之后,三叔回了一趟镇江,不管是土地还是宅院都没有拿回来,她问起来,三婶也是匆匆说宅子被叛军焚烧了,佃户也都死了,土地留着也没有用,被三叔变卖了,剩下银钱分给了一些老家人,让他们各自谋生去了。

        真的是这样吗?

        那为什么庆王被翻案之后,三叔、三婶找上了门,陆二太太反常地热情招待了他们,并且劝说陆瑛也帮忙给三叔、三婶置办土地。

        于是有了三叔、三婶的搬迁。

        琅华的心脏仿佛要跳出她的胸膛,她可以推断出,前世,王家就是用窝藏庆王余党来要挟祖母的。

        所以祖母权衡利弊,认为最安全的就是将她托付给陆家,做陆二太太的儿媳妇,这样一来顾家也是王家正经的姻亲,姻亲对姻亲总要手下留情,王家虽然手下留情,却始终攥着顾家的短处,所以三叔回到镇江什么也没拿回来,她那时候以为顾家满目苍夷无法收拾,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被王家霸占了。

        如果她没能抓出卢妈妈和卢正。

        萧邑救下了人,不管向不向祖母和母亲求助,都会被卢妈妈察觉,卢妈妈禀告给王家,就像是打开了顾家的大门,让王家这个强盗径直进门掠夺。

        她有意识地改变自己的处境。

        无意识地闯进了更大的阴谋当中。

        琅华道:“萧邑,你告诉我,他对我父亲果然有恩吗?”

        萧邑转过头回话,顾大小姐本来稚嫩的脸上却有一种掌家人的威势,让他心里不禁突突跳了两下,未经思考就说出实话,“大小姐,他真的救过大老爷。”

        “顾家人,不会有恩不报,我会救他,”琅华站在原地,“但是从现在开始,大门紧闭,对外不准多说一个字,包括祖母和母亲。”

        卢妈妈是被抓出来了,谁知道顾家里还有没有其他王家的眼线。

        王家想要一口将顾家吞下肚,除了好胃口之外,还需要仔细地谋算,现在除了她身边的几个人,别人她都信不过,这样的大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琅华看了看坐在地上的人,向前走了两步。

        萧妈妈吓了一跳忙要上前,萧邑也失声道:“大小姐,他已经糊涂了,小心伤了您……”

        琅华去转过头阻止了萧妈妈和萧邑,一步步慢慢地靠近了那人。

        随着她向前,那人手中的刀刃果然转过来,像是随时随地都要提起来杀人一样。

        萧妈妈心跳已经到了嗓子眼,死死地盯着那柄刀,只要那刀挥过来,她就会扑过去挡在大小姐面前。

        琅华踩进了地上的血泊中,任鲜血湿了她粉色的绣花鞋,“这是顾家庄子,我是顾家小姐,我不知道你是谁,你也不用告诉我,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选。第一条路,你伤重不幸死在这里,我会让萧邑将你剁成几块,焚烧后埋在庄子上,不会有人知道你是谁,也不会有人察觉到你曾来过这里,从此之后你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第二条路,我让人给你治伤,三日之后给你一匹马,你立即离开镇江,走的越远越好,将这里的事忘记,只要知道顾家从此之后不欠你的,跟你再无任何关系。如果你都不答应,我就只有,”琅华将手按在刀柄上,“马上杀了你,在官府闯进来搜捕你之前,将你处理的干干净净。”

        琅华说完话,只觉得他的那双眼睛落在她脸上,如同树杈上的冰雪,亮的刺眼冷的入骨,她按着的刀猛然被他提起,背后传来萧妈妈尖叫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