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覆手繁华 > 第三十三章 风雨

第三十三章 风雨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其振挥手就是一鞭子,抽的王家下人脸上顿时血肉模糊,王其振一鞭子一鞭子毫不留情地抽下去,“都是废物,让你找人,你却眼睁睁地看着那贱人将人带走了,养你做什么?今儿我就打死你,让你还了我王家的谷粮。”

        血喷溅到王其振脸上,让王其振正更加的兴奋起来,正当他喘口气准备接着再打时,鞭子却被人攥住,让他不得不停下来,可是紧接着他就缓过劲儿,脱离了掌控,一鞭子抽过去。

        鞭子落下来,王其振才知道自己抽错了,转头一看,陆瑛身上的长袍已经裂开,里面的皮肤冒着血津儿。

        “舅舅,这是药王庙门前,不是王家的宅院,闵大人正在镇江,您真想让人告状到闵大人面前?”

        陆瑛紧板着眉眼,严肃的模样忽然将王其振吓了一跳,他也立即清醒过来,用手背擦了擦汗,然后将手搭在陆瑛肩头,“好外甥,你虽然不是嫡子……却对我和你母亲是极好的,懂得为我们着想,等将来有了机会,我一定帮你谋个前程。”

        陆瑛心中觉得好笑,随随便便就将嫡庶挂在嘴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管教他,王其振这样的人,直接给他一把梯子他也爬不到云端上去。

        终究是个废物罢了。

        王其振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眼睛豁然一亮,“我知道她请郎中是为了什么,他们顾家这是在找死。”

        陆瑛还没有弄明白王其振的意思,王其振已经上了马,转头看向陆瑛,“回去跟陆老太爷说,这两日不管发生什么事,陆家都不要出面,我定然要让顾家血流成河。”

        王其振催马绝尘而去,王家下人不敢怠慢,一瘸一拐地跟了上去。

        陆瑛皱起眉头,旁边的程颐忙凑过来,看陆瑛的伤,“王大老爷也太看不起人了,伤了少爷,连句话也没有。”

        如果他是嫡子,王其振当然不敢这样,说到底这就是他心底的伤疤,嫡庶之间差一个字,却是云泥之别。

        “不碍事。”陆瑛不喜欢别人看他的伤口,那会让他更加心声厌恶。

        程颐立即明白陆瑛的意思,忙岔开了话,“少爷,王大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会带着人闯进顾家杀人?”

        王其振还没有傻到这个地步。

        王家敢动兵,那就只有一个结局,直接被闵大人绑去京城受审。

        程颐道:“要不然,我去趟顾家,问问顾大小姐。”顾大小姐之前跟少爷说话,分明是对少爷有心的,如果试探着问,兴许能得到答案。

        陆瑛想了想,“如果她不说呢?”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谁第一个想到的都是维护自己的利益,即便是顾琅华对他有几分的喜欢,也不见得会忘记陆家和王家的关系,更何况方才他还在顾琅华眼皮底下帮了王其振。

        这件事如果做不好,很有可能得到的结果是两边都不讨好。

        王其振会知道他给顾家送信。

        顾家也不会告诉他实情,他就将自己逼近了死胡同。

        程颐看陆瑛的脸色变了几次,不由地嘟囔,“一个八岁的丫头,不至于有那么多鬼心思吧,只要少爷您将王老爷的话透露给她,让她知道您关心顾家,就算是顾家藏着天大的秘密,她也会向您透露一二。”

        理所当然的想法。

        如果他每一步都是这样去做的,早就和陆氏的其他庶子一样,卑微到了泥里,他不允许自己有半点的失误。

        换句话说,琅华真是个普通的八岁丫头,他反而能与她多说几句话。

        现在,他根本不能完全掌握她的心思。

        眼前豁然出现顾琅华那双如水的眼眸。

        陆瑛心中不由地一荡,他却很快稳住了自己的心思,“如果王其振想要对付顾氏一族,我们不会不知道。”

        程颐点点头,“顾家也不是好惹的,家中有长工,佃户,不是随随便便几个人就能打发了的。”

        程颐看向陆瑛,他却没有在陆瑛眼睛里找到认同。

        陆瑛并不是在想这个。

        见到程颐的疑惑,陆瑛道:“我是王家定然是攥住了顾家的把柄,或者说有十足的把握能害顾家。”王其振方才说的可能不是吓唬人的话。

        他要让顾氏一族血流成河。

        有什么罪名能让一个大族面临灭顶之灾?

        特别是对于顾家这样没有子弟入仕,又不是在外经营的官商,与外界接触不多,要想找到顾家的要害,并不容易。

        除非是,谋反之罪。

        常州有反贼在先,叛军又将要兵临镇江,如果是谁在这时候与叛军有联系,不要说一个顾家,就算是朝廷重臣也会被下大狱,最终报给朝廷一个事急从权的理由……

        这就是为什么他不会贸然掺和进去。

        陆瑛看向程颐,“我答应闵子臣给他送一盒老墨过去,你现在立即取了墨直接奔闵家,闵子臣一定会问我在哪里,你就将顾家和王家在药王庙冲突的事说了。”

        程颐点点头。

        陆瑛道:“告诉闵子臣,闵家小姐也跟顾琅华一起去的药王庙。”

        这样闵家就会着急,闵子臣就会去顾家,闵大人也能提前有所准备。

        陆瑛话音刚落,陆家下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三爷……三爷……太太让小的来寻您回去。”

        下人向陆瑛点了点头,平复了气息压低了声音,“王家老爷追上了太太,跟太太要了对牌,要借用咱们陆家的庄子。”

        陆家在郊外的一个庄子和顾家的连在一起,那是当年顾家老太爷买下的,赶上陆家时年不好的时候,送了陆家一半。

        王其振借用陆家的庄子就能悄无声息地将顾家的庄子合围。

        这么说,他的猜测是对的。

        陆瑛示意下人离开,然后吩咐程颐,“要出事了,你再让人跑趟金坛县,金坛顾家向来与王氏父子不和,你将顾老太太病重,顾家大小姐与王家起了冲突的事告诉顾四老爷,他不会不管。”

        程颐道:“我立即就去办。”

        陆瑛看着程颐匆匆离开的身影。

        他能帮顾琅华的也就是这些了,如果王家要栽赃嫁祸不论是闵家还是金坛顾家都不会答应。

        可如果,真的有确凿的证据。

        那么,不论是谁,都难以扭转乾坤。

        ……

        琅华看着胡仲骨给顾老太太诊脉。

        祖母的精神明显的是一日不如一日,她再不做出改变,就算镇江城不被攻破,只怕祖母也没有几天好活。

        胡仲骨准备施针。

        顾三太太还是一副质疑的神情,顾大太太也不禁拉着琅华出去,“这个胡郎中……到底能不能靠得住?你祖母的身子可经不起折腾。”

        琅华看着眼睛红肿的母亲,母亲是真的在害怕,父亲去世后,祖母和母亲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感情早已经超越了婆媳,“母亲放心,这位郎中是药王庙主持和尚引荐给我的,不会有任何问题。”

        顾大太太皱起眉头,“我还是不放心,让他开些药就好了,不要动针,你看他用的针,比寻常人的都要大,他那药箱……里面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母亲说话的声音渐渐大了些,旁边的顾三太太也听了个清楚,她立即上前来,“我也觉得,先不要给老太太用针,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得了。”说着就示意家人上前。

        胡仲骨擅长的就是针灸和外科,让他开内服药给祖母,并不是不管用,只是祖母的病一来等不得,二来镇江也没有像样的药材。

        叛军攻城,顾家也会面临几次风波,如果不立即让祖母的情形有所好转,祖母的身体哪里能承受住几波的攻击。

        眼看着家人将胡仲骨拦下。

        琅华走上前,冷冷地看向两个婆子,“躲开,让胡先生用针。”

        “琅华。”顾三太太皱起眉头又要说话。

        琅华转身打断顾三太太的话,“如果胡先生不能让祖母病情好转,我来承担责任,万一祖母有什么闪失,我剃度出家,青灯古佛一辈子为祖母超度祈福。”

        琅华说完话,就看到门上的管事慌慌张张地走进了屋子。

        *******************

        请大家多投推荐票哈~

        今晚有加更,时间定在19点30分,谢谢大家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