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覆手繁华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清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琅华不禁惊呼出声,她低下头去看那人的面容。

    松枝般浓黑的眉毛飞入鬓中,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目光灼灼地看着众人,挺直的鼻梁下,嘴唇微翘露出一丝爽朗的笑容,脸颊如刀刻,扬起的下巴,昭示着他坚毅的性格。

    最重要的是他和赵翎一样,身上有股血腥的味道,那是常年行伍的人才有的摄人威势。

    韩御史先惊呼一声,“韩将军。”

    琅华想到一个人,韩璋。闵怀的侄儿,荣国公的弟弟,因骁勇善战被封为正三品的昭武大将军,二十岁开始就戊边在岭北,拥有一支精锐的骑兵,在他驻守的八年时间中,岭北关防一直平安,外藩秋毫无犯。以至于往后的几十年,只要大齐有战事,皇上首先要喊几声韩璋的名字。

    想到这里,琅华的目光微微暗淡,皇上总说若是韩璋在,七日之内必破敌军。只可惜韩璋在二十八岁那年死于镇江之战。

    有谁能想到,八岁的她会被韩璋举过头顶。

    “璋儿。”闵怀忍不住喊了一声,真是每日在军营里摸爬滚打,连规矩礼数都忘记了,虽说顾大小姐年纪尚小,毕竟是个女孩子,怎么能随便抱来抱去。

    韩璋却不以为然,干脆将琅华放在了肩膀上。男女七岁不同席,这孩子看着小小的,看起来连七岁都没有,有什么好避讳的,舅舅做文官时间太长,被酸儒影响太大才会这样。

    王其振彻底惊呆了,他忍不住去拉父亲王仁智的衣袖。

    他一定是眼花了,韩璋岭北的军队最少也要十多天才能到镇江,可这个人不是韩璋又是谁?

    王其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他们没有找到反贼,又遇到了韩璋,那不就是死路一条。

    王仁智也觉得自己的腿疼得更加厉害,几乎站立不住。

    韩璋向四周一扫,“谁在代理镇江知府一职?”

    王仁智硬着头皮向前走几步,撑着伤腿规规矩矩地给韩璋行了礼,抬起头就望见了坐在韩璋肩头的顾琅华。

    这等于也同时拜了顾琅华。

    王仁智想到这里,顿时气结。

    韩璋冷笑道:“你们居然不知道这里在做什么吗?”

    王仁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只是不愿意说出来。他没想到走的每一步都会被顾琅华利用。

    方才在郊外的庄子上,他明明感觉到了顾琅华是在引他上钩。

    可他就是不由自主地要来看个明白。

    这就像是赌博,输的越多越想要赚回来,不知不觉中他压上了自己的前程、名声,甚至还有几十年搏来的官位。

    王仁智张嘴,却忍不住喉头发甜,咳嗽起来。

    韩璋不愿意再多看王氏父子一眼,径直道:“条石为基,上筑夯土,外砌巨砖,用石灰和糯米汁浇灌,这样修筑城墙,就算是用回回炮也轰不开。”

    韩御史这次也听明白了,“韩将军是说……”

    顾家收糯米是要捐给朝廷修筑城墙?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他明白了为什么寺庙里的大和尚会在这里,他早就听闻古寺塑的佛塔能千年不倒,是用了外人不知晓的秘方,这大和尚是将建造佛塔的方法教给众人。

    “十首词章赞不周。其如端正更难俦。高低自有神灵护。昼夜争无圣众游。样好已知通国惜。功多须是大家修。微僧敢劝门徒听。直待庄严就即休。”

    佛曲在耳边回响。

    韩御史不禁耳朵发热。

    当镇江百姓都在忙着筹糯米时,他却跟着王氏父子四处寻找所谓的反贼。

    韩御史埋怨地看了王仁智一眼,没有确定的把握就用这样的阵仗,也怪不得闵怀能挑出他的毛病。

    韩璋郑重地向寺里的维纳行了佛礼。

    维纳还了句,“阿弥陀佛,继续带着众人忙碌起来。”

    有人熬米浆,有人磨石灰,有人称河沙和黄土,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韩璋看着不禁惊叹,若是将这一套用在修缮城墙上,不出几日的功夫就会让镇江城焕然一新,等到叛军临城当日,新筑的城墙就能发挥作用。

    韩璋的心激动地跳跃起来。

    他忍不住要夸赞顾家,不亏是镇江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族,才有这样的见识。

    他刚来到镇江,看到有人收糯米,他立即想到了镇江破旧的城墙,他以为这一切都是官府为了抗击叛军做的准备,听说糯米交到顾家庄子上,他还觉得是官民合力,他匆匆忙忙赶到了顾家的庄子,果然看到了官兵的身影。

    可他却没想到官兵不是来帮忙而是来庄子上搜捕反贼的,他们将百姓当做“反贼”搜查,一个个凶神恶煞,如同拦路抢劫的盗匪。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他的军帐中,他已经将王仁智父子的人头挂在了城墙之上。

    萧妈妈一脸尴尬地向韩璋行了礼,韩璋这才想起肩膀上的顾大小姐。

    韩璋小心翼翼地将顾琅华放下来,对上顾琅华那双秋水般的眼睛,韩璋不禁怔愣片刻,这孩子的眼睛清透又漂亮,让他忍不住心生欢喜,他不由地伸出手摸了摸顾琅华的头顶。

    闵怀不由地觉得稀奇,他从来没见过外甥对人有过这样宠溺的举动,或许是顾琅华这个孩子太惹人喜欢了。

    萧妈妈低声道:“闵大人,韩将军,各位大人,我们家小姐让人在堂屋里准备了茶点,请诸位前去休息。”

    也就是说,现在该给顾家一个交代。

    王其振有些挪不动脚,直到被父亲王仁智狠狠地瞪了一眼,他发现自己整个人抖如筛糠。王仁智咬着牙跟在闵怀身后向前走去,王其振也跌跌撞撞地跟进了屋。

    屋子里准备了热茶和点心。

    管事笑着引众人坐下来,紧接着有几个人被带进了门。

    这几个人王其振正好都认识,静明师太,王瑞,卢妈妈和卢正。

    王瑞满脸憔悴,嘴唇裂成一道道血口子,显然是受了折磨,卢妈妈才几日不见就已经形销骨立,如一滩泥般瘫在地上,卢正吓得缩成一团,只有静明师太眼睛四处转动,不知还在盘算着什么。

    王其振对上静明师太的视线,不禁心中一缩,他熟悉静明师太眼睛中的这种目光,那是十分的世故,懂得在夹缝中生存,为了钱财不顾一切的奸佞之辈才会有的,就如同是一条毒蛇,会为了一条活路会想方设法地窜过来咬你一口。

    从前王其振就喜欢这样的人,因为以他的地位和财力能牢牢把控这些人,让这些人为他去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可现在,闵怀在这里,韩璋在这里,他如同被扔进河中的泥菩萨,没有了权利和地位,他就等于失去了掌握的力量,那些曾经为他办事的人,一定会反过头咬他一口。

    即便整件事是他安排王瑞去做的,静明师太从没见过他的真容。但是到了今时今日,他也不能保证静明师太不会为了在顾家人面前立功而指认他。

    正在王其振担忧的时候,耳边好死不死地响起了顾琅华的声音。

    “这位是韩将军,这位是镇江知府闵大人,这位是王仁智王大人,那位就是王其振王大人了。”

    顾琅华的话音刚落,地上的静明师太忽然伸出了脖子。

    王其振顿时感觉到脖颈上一痛。

    毒蛇已经露出了牙齿。

    静明师太大声道:“就是他,就是这位王其振大人威胁老身,若不害了顾大小姐就要了老身的命。”

    清算的时候到了。

    *******************************

    感谢大家的支持,请大家继续投推荐票,留言,打赏。

    教主的书友群公布了,大家加入准备参加十一月底的抽书活动,教主会赠送签名书哦~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