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覆手繁华 > 第四十章 交锋

第四十章 交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放屁,”王其振瞪圆了眼睛,“我什么时候见过你?你个不要脸的贼秃奴。”

        闵怀摸着被王其振喷了一脖子的吐沫星子,皱起眉头,就算王其振是行伍出身,也太粗鲁了,这是他们几个在这里,若是他们不在,还不知道会怎么嚣张跋扈。

        静明师太哀嚎道:“老身若不是因为王大人,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王大人可以骂老身,却不能对出家人不敬,举头三尺有神明,王大人就不怕菩萨怪罪吗?”

        静明师太说完,竟然双手合十念起佛经来。

        王其振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顾家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来冤枉本官。”

        静明师太如同没有听到一般,仿佛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王其振一拳仿佛打在了棉花上。

        琅华不禁觉得心中痛快了许多,王其振若不是来害她,今天也不尝到这种滋味儿,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王其振气得哇哇大叫,如果不是韩璋和闵怀在这里他早就将静明师太剁成了肉馅。

        王仁智皱起眉头,阴狠地看向顾琅华,“光凭一个婆子的话,就要将罪名扣在我们王家头上,既然想要弄清真相,就按照规矩办,将人带去府衙过堂。”

        过堂?最终的结果不过是王瑞顶罪罢了,她的眼睛毕竟没有瞎,王家也不会为她前世所受的痛苦付出代价。

        所以她才没有将卢妈妈等人就这样交出去。

        随随便便就让王家********。

        是否定罪不重要,重要的是王仁智父子的名声,韩将军、韩御史、闵大人都在场,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她怎么能错过。

        她就是要让王仁智父子知道,她不是达官显贵,也不是皇亲贵胄,却有的是本事将他从镇江知府的位置上拉下来。

        “怎么能弄到公堂上去,”琅华一脸无辜,“毕竟我们两家还是姻亲,王家不在乎我们顾家还是在意的。”

        方才王家还风风火火地在顾家庄子里找反贼,现在却要在这里任人宰割。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闵怀不禁摇头,王仁智以为顾家现在老的老,小的小,没有人当家作主就随便欺负,谁知道却反被顾琅华这个小姑娘一锅端了。

        王仁智只觉得胸口如同被针扎般的疼痛,顾琅华不知又在想什么狠毒的主意。

        琅华接着道:“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要冤枉王家,若是他们有说错的地方,两位王大人尽可以驳斥他们,也好还王家一个清白。”

        王仁智脸上的肉顿时抖了两下,说到底顾琅华还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揭他王家的短,他就是拒不承认,闵怀和韩璋还能将他如何?

        琅华不理会王仁智父子,径直看向卢正,“卢正你说说,你做这些事,会有什么好处?”

        卢正早就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心里拿定了主意只要谁问他,他都说一股脑将实话说出来,现在他就是一壶被烧开的水,被人揭了盖子,就要拼命地向外吐,“王大老爷许给小的东城一处宅子和十亩良田。”

        琅华不由地道:“只是一处宅子和十亩良田,就让你卖了主子,我们顾家对你们一家老小如何?过年过节什么时候少了你们一份赏钱?若是你不肯就范,将这件事如实告诉我祖母,我祖母也会赏一处宅院给你。”

        卢正急忙磕头,“大小姐……小的是一时昏了头,”说着伸出手来,“都是他,都是王瑞,他说王大人任了镇江知府,那就是镇江的皇帝,顾家就要任他摆布。若是大小姐有了差池,老太太急的病重归了西,顾家剩下的人又跟着陆家去了杭州避难,那么顾家留在镇江的产业就没有人来照料,到时候还不是王家说怎么样,就要怎么样。”

        “若不是如此……小的怎么敢做这种事……大小姐……您就饶了小的吧!”

        卢正不停地磕头。

        地上的卢妈妈也不禁动容,也忍不住道:“说到底,我们这些奴婢都是贱命一条,自己哪来的本事去害人……若不是被王家威吓……也不敢……”

        王其振忽然大喊一声,眼睛里布满了猩红的血丝,整个人如同发狂了般,抽出身边的刀刃,向卢正走去,“我现在就杀了你们这些恶奴,你们以为随便一说就能唬住所有人,算是个什么东西……”王其振说到这里,忽然感觉到肚子上一疼,他低下头看到韩璋的手贴在他的肚皮上,然后他整个人就踉踉跄跄地跌了出去。

        屋子里所有人都惊住了。

        韩璋面容冷峻,威视着王其振,“这不是你们王家,容不得你这样放肆。”

        卢正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半晌才回过神来,“还……有,王大……老爷还将……家中的秋霞许给我,就是伺候王大太太……的那个秋霞,眉眼很像陆二太太。”

        韩璋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再这样说下去,不但王家无法在镇江立足,陆二太太也没脸见人了。

        堂屋的门口传来陆二太太惊呼声,“老太爷您这是怎么了?快,快扶老太爷回去。”

        陆老太爷想要来看顾家的笑话,却没想反而成了别人的笑柄。

        王仁智一掌拍在桌子上,转头看向琅华,“你是一定要害死我们王家了?”

        琅华静静地与王仁智对视,王仁智如同是一头嗜血的野兽,恨不得扑过来将她撕成碎片,若她是个普通的八岁孩子,一定会吓得颤抖。

        可她是重活一世的人,在经历过前世那么悲惨的命运后,她还怕些什么呢?她什么都不怕。

        王仁智眼看着顾琅华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那双清澈的眼睛中满是轻蔑和讽刺,仿佛在告诉他,她会将他踩进土里,让他永远不得翻身。

        琅华道:“王大人,您若是觉得卢正说的哪些地方不对,可以反驳。”

        怎么反驳?

        那些话,除了王家谁又能说得出来,谁又敢说出来。

        闵怀冷笑道:“朝廷的任命的文书还没到,你们王家就已经当了镇江的皇帝,王大人你也高兴的太早了些,”说着站起身来,“既然我还没有去苏州就任,就还是镇江知府,我倒要仔细查查,你们父子这些年到底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坏事,查明之后我必定上报朝廷,看朝廷如何发落你这个土皇帝。”王家怎么害的顾大小姐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卢正的那番话,让他知道王仁智这些年如何在镇江为所欲为。

        王其振已经面如死灰,王仁智想要起身说话,却腿上一疼重新跌回了椅子里,“闵大人,属下跟了您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为朝廷办事,就算是王家有错,也是竖子没能仔细管束下人,在没有查明之前,属下愿放下一切公务,待罪家中,等候大人处置。”

        王仁智不愧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几句话说的闵怀无可挑剔。

        “来人,”闵怀吩咐道,“将顾大小姐妥善地送回顾家,”说着转头看向委顿在椅子里的王仁智,“若是顾家再有什么差池,我头一个便找你们王家。”

        琅华站起身来,“既然我们顾家没有找到反贼,民女就请各位大人到家中一叙。”

        韩御史想都没想就要推辞,“我看不如改日……”

        琅华笑道:“镇江大户这两日就要搬离镇江,到时候再说这些可就已经晚了。”

        ********************

        正常更新奉上。

        感谢大家的投票,今晚将在19点30进行加更。请大家继续投票支持教主,谢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