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覆手繁华 > 第四十二章 留下

第四十二章 留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徐松元不禁看向陆文顕,他不是不喜欢玄学,往高了说《老子》、《庄子》、《周易》早就被称为三玄,往低了说,针灸、汤剂、推拿都是以玄学为始。但是他不太相信什么推演之术。他这次过来,也是要劝说陆文顕,好好在杭州任同提举,等到考满时评个优,他会想方设法将他调去京师。

        徐松元思量着没有说话。

        陆文顕却不见窘色,接着道:“我占了一卦,怕是寿诞当日慈宁宫有变,徐大人要提早为夫人、小姐做好准备才好。”

        徐松元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不禁压低了声音,“这些话可不能乱说。”

        陆文顕却笑眯眯地道:“这话关于身家性命,自然不能对外人说,但是兄长不一样,兄长不会将我放到火上去烤。”

        徐松元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摇头,“你啊你。”

        陆文顕道:“我没有兄长的聪慧,更不会六种语言,进不了翰林院,又没有带兵打仗的本事,只是通晓些玄学,将来也不指望能够做什么达官显贵,只是盼着有机会能为兄长出出力,也权当回报兄长的处处维护。”

        陆文顕几句话说的人心中妥帖,徐松元方才因玄学涌上心头的反感,顿时去了个干干净净,人各有所好,他总不能强迫陆文顕一定按照他的安排行事。

        徐松元想了想,“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文顕目光一亮,“太后今年恐怕是病符入命,我给兄长寻的那位嬷嬷,正好会饮食调理之法,不妨让大小姐学一些。”

        徐松元皱起眉头,“就算是这样,宫中总有太医,哪里用得着我们。”

        陆文顕笑着凑过来,“让谨莜多学一些总是没错的,兄长不要对谨莜太苛刻,每日总是板着脸教训她,让她学规矩,说到底终究是个女孩子,兴许她对别的更有兴致。”

        徐松元从不怀疑陆文顕对谨莜的喜爱,大约是亲眼看着她出生,待她就像是自家的亲叔叔一般,每次来杭州都要给她带些稀奇的物件儿,什么走马灯,银薰球,不倒翁,上次还送了一只金丝雀,也是怪了但凡是陆文顕拿来的东西谨莜都很喜欢。

        徐松元虽然不太认同陆文顕说的那些道理,却觉得换个嬷嬷也未尝不可,“那就让那位嬷嬷试试。”

        陆文顕很是高兴,咳嗽一声,立即有人提了一只鸟笼进来。

        陆文顕道:“这是我给谨莜带来的雀儿。”

        一只翠鸟在笼子里神气地跳来跳去。

        徐松元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也怪不得每次谨莜都问我,陆二叔什么时候来杭州。”

        等到徐松元离开,陆文顕也一路回到陆家,何嬷嬷立即迎了上来。

        陆文顕低声道:“你明日就去徐家,”说着顿了顿,“但是别忘记,谁才是你的主子。”

        何嬷嬷低眉顺目地回话,“奴婢对老爷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陆文顕十分满意。

        陆家管事走过来禀告,“老爷,李大人来了。”

        李成茂是太子生母崔氏的远亲,可惜皇上尚是端王时,崔氏就因生太子难产而死,李家这个远亲还没借到势就已经失势,去年皇上为了立太子,追封了崔氏为皇后,李成茂才借着外戚之名在杭州任了个行军司马,这次才有机会进京拜见太子。

        陆文顕去堂屋里与李成茂见面,刚走进屋子,李成茂立即迎上来,一把将陆文顕拥进怀里,不停地拍打着陆文顕的后背,哈哈大笑道:“贤弟真乃是神人也。”

        陆文顕但笑不语。

        李成茂道:“这次进京果然如贤弟所说,好事临门了。”

        陆文顕目光闪烁,“让我猜一猜……”

        李成茂眼看着陆文顕在屋子里转了两圈,转过头吐出几个字,“是兵马司指挥使。”

        李成茂顿时怔愣在那里,紧接着满眼崇拜之情。

        他离京之时陆文顕给了他一句话。

        喜事临门,志得意满,半喜半忧。

        全都应验了。

        让他如何不惊奇。

        有了陆文顕,他还怕日后没个好前程。

        便是这陆文顕,将来也非池中物。

        陆文顕接着道:“不过,李兄也要立下大功,才能得偿所愿。”

        李成茂点点头,兵马司指挥使是要职,没有资历和军功,就算是太子开口,中书省的两位丞相也不会答应,更何况还有太后盯着朝局。

        太后和皇上分庭抗争,闹不好李家没能任职还成了被牺牲的棋子。

        李成茂道:“太子让我做韩璋的援军,只要立下大功,将来……就可以顺势而上。”这就是让他犯愁的地方,韩璋可不是好惹的,给他当援军,做好了功劳都是韩璋的,做不好就算不在战场上丢了脑袋,也会被韩璋弹劾。

        福兮祸所依。

        李成茂恳切地看着陆文顕,“陆贤弟一定要给为兄指点迷津啊。”

        陆文顕微微抬起头,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笑容,“兄长不必担忧,太子爷总会让人送信给兄长,告诉兄长该如何作为,小弟……也送兄长一句话,只要兄长记住,必然成就不世之功。”

        李成茂屏住呼吸听过去。

        陆文顕道:“韩璋不死,不进镇江。”

        ……

        顾家祖宅。

        琅华让管事将一本账目交到韩璋手中。

        韩璋打开一看,上面记载着顾家所有米粮的剩余,他不禁惊讶地看着坐在椅子里的顾琅华。

        每次打仗,他都要拜访左近的大户,希望他们能捐些粮食以做军资。

        这一次他还没有开口,顾家已经将厚厚的账目递到他手中。

        顾大小姐也早就开始为朝廷准备修葺城墙的糯米。

        韩璋总觉得顾家有个高瞻远瞩的人在悄悄地安排着这一切。

        是生病的顾老太太,还是未谋面的其他女眷?总不能真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小姑娘圆滚滚的手,粉嫩又俏丽的脸庞,就像是用一块无暇的羊脂白玉雕成的娃娃,这样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会做这些事。

        顾三太太走到窗外悄悄地听着里面的谈话。

        琅华道:“这是我们顾家能拿出来的所有粮食,等大军建了粮仓,就会让家人尽数送过去。”

        顾三太太不由地惊呼出声。

        所有的粮食。

        老太太疯了不成?

        琅华没有理睬屋外的顾三太太,接着道:“即便是这样,若是士兵超过一万,在镇江停留超过一个月,这些粮食也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从岭北到镇江这么远的路程,只怕朝廷的供给早已经不足,韩将军提前来到镇江,难道不是准备要调粮吗?”

        韩璋有种再将顾大小姐举起来的冲动。

        他提前来到镇江,有两个原因,其中一个就是粮食。

        “那么,”琅华抬起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在椅子上轻轻地点着,“韩大人就要阻止准备携带所有家资离开镇江的大户,走可以,却要留下所有的粮食。”

        ***************

        周末,孩子在家闹腾,所以更新晚了,抱歉抱歉。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请继续支持教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