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覆手繁华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原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韩御史顿时皱起眉头,“这……恐怕不好吧?”

    哪里有强行让人留在城内的。

    韩璋冷笑,“不管是收粮的还是卖粮的,都想要利用这次机会来发财,他们定然都不会守在镇江城内,早早就为自己安排了后路,我偏就不让他们如愿,就算是将来镇江缺粮,我也要让他们尝尝饿肚子的滋味儿。”

    韩璋说到这里顿了顿,“如果镇江城被攻破,就让这些作壁上观的人,看看战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韩璋这番话,让顾三太太离开镇江的想法彻底破灭了,没有了米粮,守着可能随时被攻破的城,只要想到这个,顾三太太脑子一懵,顿时又晕厥过去。

    顾世宁忙吩咐萧妈妈将顾三太太抬下去。

    韩璋站起身,走了几步,高大的身影站在琅华面前,一伸手就将琅华重新抱上了椅子,韩璋蹲下身来,注视着琅华,他的声音有些低沉,给他多增了几分威严,“那些话我是吓唬她们的。”

    前世她从来没遇到过韩璋,今生这样面对面的说话,让她觉得好似一场梦。

    在韩璋高大的身影下,琅华忽然觉得自己很渺小。

    让她第一次有种,自己真的是八岁稚儿的感觉。

    琅华点了点头。

    韩璋微微笑着,眼睛如同黑宝石般闪烁着光辉,“我从不打败仗,镇江城有我在,一定会安然无恙。”说完又伸出手来摸了摸琅华的头顶,嘴边也漾出几分笑容。

    ……

    顾三太太坐在炕上啼哭,顾老太太面色不虞地看着这不争气的儿媳妇,就算是平时畏首畏尾躲着不说话的顾三老爷,也训斥起妻子来,“你怎么能这样做?娘放心将家交给你管着,你倒好,居然偷偷摸摸地将米粮拿去卖了。”

    顾三太太泣不成声,一手搂着儿子,一手搂着女儿瑟瑟发抖。

    顾玲珑和顾炳之从母亲怀里露出眼睛看着屋子里发生的一切,脸上都是惧怕的神情。

    顾老太太见状吩咐姜妈妈,“将二小姐,大爷带下去弄点吃的,两个孩子都饿了。”

    顾三太太顿时像是失去了保命符,握着儿子的手不肯松开。

    顾老太太冷哼一声,“卖粮食的时候也不见你这样惊慌,你以为生下了两个孩子,我就不会将你休回娘家?”

    顾三太太吓得连哭声都哽住了。

    顾三老爷见状终究忍不住“噗通”一下跪在顾老太太面前,“母亲,您就饶了玉芝吧,她也是没办法……都怪我……我……知道了也没拦着她……母亲,您要责罚就连儿子一起罚吧!”

    顾三太太睁大眼睛看着顾三老爷,她没想到一直懦弱的丈夫会在这时候站出来挡在她面前。

    顾老太太看着儿子,半晌叹了口气,“我真希望你们两个就是一对农夫农妇,这辈子没有什么大出息,只要能过你们自己的小日子。”

    顾三太太一时不明白老太太的话是什么意思。

    顾老太太向琅华招招手,让琅华坐在身边,然后看向顾世宁,“让老四看笑话了,你们应该也知道,自从世衡没了之后,我们家就这样没落下去,如今更出了家贼,若不是琅华想着要向朝廷献米,我老太婆还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顾世宁脸色难看起来,他知道长房老太太这是在数落他,从前大哥在的时候,他每日都要来长房给老太太请安,大哥走了之后,他便很少来了,长房搬来丹徒县,他基本上除了过年就不再登门,在长房老太太心里他一定是个忘恩负义的狼崽子。

    琅华看着四叔脸上愧疚的神情,听了祖母的数落也不敢抬头,手指紧张地攥在一起。她不禁觉得奇怪,如果一个人真的是狼心狗肺,绝不会因为几句话就难过起来,从四叔的表现上来看,他是很关切祖母和她的,可为什么反而离他们越来越远呢,就像是祖母说的,生怕被沾上晦气似的。

    可是既然怕被连累,为什么听到了顾家长房有难的消息,又慌忙不迭地跑来帮忙。

    这其中一定有一个他们不知道的理由。

    顾世宁清了清嗓子,“三嫂,您是要让两个孩子在这里听您认错不成?”

    顾三太太豁然明白过来,送来了紧握着顾炳之的手。

    儿女被带走之后,顾三太太哆哆嗦嗦地下地跪在顾老太太面前,“都是我那哥哥,突然之间迷上了赌局,在荣国侯开的局子上,赌输了两万多两银子,我父亲见拖不过,四处筹借银子给哥哥还赌债,求到了我这里,我哪有那些银钱,后来……”

    顾老太太冷声道:“你就卖了田庄上的粮食。”

    顾三太太忙挥手,“没有,没有,媳妇哪有那么笨,将东西卖给不认不识的人。”

    说完这话,顾三太太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她可不就是这样笨,最终还是将米粮卖了出去。

    顾三太太欲哭无泪,“媳妇……开始只是将庄子里长年累月剩下的那些动物皮毛、肉干、破损的瓶瓶罐罐卖出去,那些东西都是在库里消了账的,早就没有人理会了,没想到卖了大价钱。”

    “然后……就是些沉米。”

    顾老太太面沉如水。

    琅华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商贾是在一点点地钓三婶,十分有耐心,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最终达到让三婶卖粮食的目的。

    那么她想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顾老太太忽然道:“你哥哥输钱是在什么时候?”

    顾三太太吞咽一口,“去年……是去年春天。”

    琅华仔细回忆,去年春天,那不可能啊,还没有叛军造反之事,就算是商贾也不能推算出今年的米价会大涨,如果硬要说有人为了今天而算计三婶,除非那人是未卜先知。

    又或者,早就看中了顾家的钱财,之前的一切都是在做准备,只要有了时机就会果断下手。

    这样一思量,琅华手心不禁也起了层冷汗。

    顾老太太道:“看来顾家长房已经名声在外,早就被人惦记上了。”

    顾三太太豁然之间像是想通了什么,“娘,您这样说,媳妇也觉得……自从大伯去世之后,这家里就每况愈下,连媳妇娘家也是……好端端的哥哥突然就入了赌局,老爷本想学着大伯去打理各处的庄子为娘分忧,却没想到……在农户家睡了一晚,就被冤与那农妇偷奸……”

    尴尬又让人惊奇的气氛顿时扩散开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顾三老爷身上。

    琅华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唯唯诺诺的三叔,还会找一个农妇偷奸,这怎么可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

    正常更新奉上。

    教主今晚12点00,就要上架啦,所以这是最后一章公众章节,支持教主的一定要正版订阅,是首发网站。

    今晚12点,教主准备了两章更新给大家,拜托大家第一时间订阅本书,给教主投出宝贵的月票,助力教主在新书月票榜上取得好成绩。

    阔别了一年发新书,本不该求在榜单上有个好成绩,但是因为大家的支持,教主也期盼一次,希望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让这本书在榜单上有一席之地。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和爱护。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