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覆手繁华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身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琅华不禁觉得奇怪。

    真的不疼吗?是不是伤到这个程度,反而没有了痛觉。

    琅华心里想着,手上就用了力气,一下子就将布条扯了下去,鲜血顿时浸透了赵翎的衣衫,赵翎那匀称的呼吸仿佛微微被打乱了一些。

    原来他也不是没有感觉。

    琅华将涌出来的血擦干净,才看清楚伤口,箭头已经被胡仲骨挖出来,留下了一个大大的血洞。

    阿莫声音有些发颤,“胡先生说,要将伤口里面的布条取出来。”

    琅华这才发现血洞里面是一块被鲜血染红的布条,布条竟然被塞在伤口里,琅华不由地觉得脖颈上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大齐所有的郎中里,大约唯有胡仲骨敢这样做。

    她还想着要跟胡仲骨学些医术,现在看来,还是要好好考虑考虑再说。

    琅华接过阿莫递来的银针,深吸一口气,慢慢将血布挑了起来,血布还带着滚热的温度,仿佛沿着针烫到了他的手指,她一鼓作气将血布扔进瓷盆里,吩咐阿莫,“悄悄地拿去烧了,不要留下痕迹。”说完她转过头去看赵翎。

    赵翎也在瞧着琅华,她那双眼睛清澈透底,黑白分明,没有半点惧怕的意思,若说方才有些手抖,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稍稍有些紧张。

    一个八岁的孩子轻描淡写地做了这些大人都不敢做的事,要么是她经历了太多苦难,练就了如今的沉静,要么真的是受了佛菩萨点化。

    如果非要让他信一个,他会选择前者,可是一个养在家中的小姐,能遭受过多少的磨难。

    赵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是谁?”

    琅华挑了挑眉,“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到底是什么人?”说着从阿莫手中接过安静的布条,沾了药粉顺着赵翎的伤口塞进去,“我能救了你,也能将你交给官府。”

    赵翎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一丝不苟地给他治伤,同时也在冷静地威胁着他。

    “我信。”赵翎说着闭上了眼睛。

    他怎么不信。

    她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她让萧邑给将他打扮成一个丫头,趁着王仁智将王家护院都调去顾家庄子上找人的时候,将他塞到了王家庄子的地窖里。

    如果她有心将他交给官府,自然就能让官兵在王仁智的庄子上发现他。

    和聪明人说话,不用动心机,也不用绕圈子。

    赵翎道:“我不是反贼。”

    琅华看过去,她能看清楚他的眼睛,哪怕里面半点的波澜都能映入她的眼帘,而他明明堂堂地让她看着。

    他的声音清亮,“至少现在还不是。”

    “哦,”琅华道,“不是反贼,却集结了三百多人马,手持武器。【愛↑去△小↓說△網w  qu 】”

    他吞咽一口,颈窝上汪了一小窝的汗,在闪闪发光,“那是为了生计。”

    生计?集结人马?照他这样说,响马和盗贼也可以光明正大了。

    “那为什么王仁智要带兵剿灭你?”

    赵翎微微一笑抬起眼睛,“王仁智你也见过了,你觉得他抓人一定要有理由吗?”

    明知道他的话半遮半掩,却又挑不出什么错漏。

    她活了二十几年,可是跟他这个十三四岁的人相比,却仿佛并不占什么优势。

    赵翎道:“那些人并非我的人马,大多数是崇明等地的百姓,庆王谋反案之后,王仁智等人在江浙四处拿人,你可知崇明县县丞王奉熙?”

    琅华摇了摇头。

    赵翎像撒豆子似的,将王奉熙的遭遇说了一遍,庆王谋反案,王奉熙被牵连,多亏了崇明县百姓上下一心藏匿王奉熙夫妇,才让他们逃过一劫,这几年王奉熙夫妇在崇明县生下两儿一女,本来日子越过越平安,却不知是谁又揭开当年的事,向王仁智告发,王仁智带人去捉拿,结果将崇明县百姓一起都打成了庆王余党。

    赵翎带着人夜里偷袭,将王奉熙夫妇和百姓都放了。

    可是从此之后,这些人却都不能光明正大地回崇明县。

    于是他们就都成了王仁智嘴里在逃的反贼。

    琅华绑好了赵翎伤口上的布条,“就这样?”

    赵翎点点头,“现在是你选择信还是不信。”

    每个人在说秘密的时候表现都不太一样,有人谨慎,有人害怕,有人干脆无所顾忌,赵翎说的十分自然,承认了被官府捉拿,又否认了他那反贼的身份。

    对与错,都交给她来判断。

    赵翎道:“如果我不想说实话,在你进屋之前,我就已经走了。”

    一个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的人,当然不可能自己走出这个屋子。

    琅华看向窗外,“他在哪里?”

    赵翎轻轻地喊了一声,“吴桐。”

    一个人影就像一片树叶一样,顺着窗子飘了进来。

    阿莫捂住了嘴。

    灵巧的人影向赵翎和琅华行礼,然后悄然站在窗边,阿莫皱了皱眉头向琅华靠了过去,一副要保护琅华的模样。

    赵翎看着琅华,目光中满是恳切,从一个倨傲人的眼睛里看到这种神情,格外的有说服力。

    赵翎道:“我没走,是因为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没有等她发问,他就径直说了出来。

    琅华站起身,“你曾对我父亲有恩,我也救了你的命,如今我们已经两清了。”

    赵翎面带微笑,他的声音清脆,不卑不亢,“琅华,再想一想,你有用到我的地方,你可以将它作为交换,这样一来你就不会觉得难了。”

    她不认为相信赵翎方才说的是什么好主意。

    他这样的祸患,还是离她越远越好。

    “小姐。”阿琼轻轻地敲了门走进来。

    吴桐打开窗子,身形一闪就不见了。

    琅华转过身,阿琼低声禀告,“陆三爷在外面等着小姐。”

    方才陆瑛想要给祖母请安,祖母以要处理家事为借口没有见他,没想到他却一直没有走。

    琅华点了点头,准备在外间里见陆瑛。

    陆瑛穿着宝蓝色的长袍,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见到琅华出来,脸上勉强一笑,“老太太那边怎么样了?病可好些了?”

    琅华点了点头,“祖母吃了药,已经有了精神,再过两日应该就能下床走动。”

    屋子里片刻的安宁。

    琅华伸手去拿桌子上的茶杯。

    陆瑛却抬起头,“琅华,”他的目光发亮,“出了这么多事,你还想嫁给我吗?”

    ************

    加更奉上,明天还会有更新,大家晚安。

    别忘了投月票给教主哦~(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